舞台劇

|共21篇|

藝評:「過河卒」——直面偷渡潮歷史的尋問者

在回歸 20 周年,距離 2047 還有 30 年的歷史時刻,歌功頌德者眾,誠實面對歷史者少。與此同時,香港本土思潮冒起,排外情緒躁動非常。而尋問者劇團,在此選擇以紀錄劇場的方式來呈現中國內地居民偷渡來港的過去。是甚麼原因、怎樣的力量驅使他們以命相搏?當終於抵達香港這片休養生息之地,這股精神力量又怎樣蓄養轉化發展?創作團隊從訪談、民間紀錄、政府文件與學術專著等資料拼湊歷史片段,窺探這群人偷渡來港的因由、方法和經歷,及在港適應、求存和扎根的經歷。以謙卑、真誠,以及講真話的欲望,來面對這段歷史。

藝評:試評「西邊碼頭」——回歸慶典下的冷酷異境

那夜,筆者與其他觀眾在門前靜待入場。當時烏雲密佈,在前身為牛隻中央屠宰場的牛棚藝術村內,在略為破落的紅磚瓦頂小屋之間,不知怎的,氣氛帶一點沉重。突然間,天空傳來轟轟巨響,工作人員解釋這是國慶煙花匯演的花火聲,大家才恍然大悟。然後,開始下雨了,愈下愈大,眾人魚貫入場。場內一片黑暗,在頭上的是黑壓壓的木造橫樑、斑駁的紅磚,演出還未開始,場外場內的氣圍已把觀眾帶進那一個冷落、殘酷、帶點原始性的西邊碼頭。

在劇作中,我們充分體會到世界以交易為規則,但亦充分感受到交易背後,人類將會失去愛與希望。人們的精神狀態也必如西邊碼頭一樣,冷酷而破落。

有些音樂永遠存在:專訪 The Simon and Garfunkel story

在那個人們開始對虛假社會所充斥的階級主義、種族歧視和消費主義生厭的時代,美國還有一個對抗主流文化的「反文化」傳奇:二重唱組合 Simon & Garfunkel。如今英國劇場「The Simon and Garfunkel story」以他們的故事為藍本演出,繼在倫敦大獲好評後,七月底將降臨香港。

藝評:談「梅田宏明雙舞作」與「巧手陶偶」

今年 5 月最後一個週末,匆匆趕上澳門藝術節的尾班車,兩天內一共欣賞了四個節目,每一個都有其特色。不過由於篇幅所限,本文就集中點評兩個無論在演出規模,還是其表演形式上都南轅北轍,但卻同樣動人的演藝佳作:「梅田宏明雙舞作」與「巧手陶偶」。

藝評:「卡桑德拉—表象終結的世界」——表象與實相,都是一種選擇

自 2010 年的阿拉伯之春開始,來自不同地方的難民為了逃離赤貧、戰亂或政治迫害,紛紛被迫離開家園,偷渡往歐洲各國,因而引發歐洲的難民危機,在經濟及社會層面上均造成嚴重影響,迫使各國必須正視難民問題及實施相關的政策。面對著被遣返的風險及遷徙時的危機,難民們憑著甚麼堅持下去,追逐不真實的遷徙夢?這正是前進進戲劇工作坊為觀眾帶來的「卡桑德拉—表象終結的世界」中提及的故事。

藝評:「好人不義」——直視罪與罰的本質

主角張宇懷著熱心助人的善意,扶起半路跌倒的陳喜,開車護送她至醫院就醫,甚至慷慨解囊提供金錢協助,從任何角度來看,他的義行完全符合愛人如己的基督精神,卻沒料到換來的下場竟是被誣告撞人逃逸,而這正是劇名「好人不義」諧音隱含的雙關涵意:當好人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

江皓昕:「風雲 5D 音樂劇」——記一次打大佬的觀劇體驗

人生有許多事情都是無法預料的,例如我萬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去紅館看「風雲 5D 音樂劇」。我不算是「風雲」粉絲,不曾讀過原著,當年兩部電影雖曾看過,已忘得八八九九。正因如此,是次音樂劇雖然在網絡上鬧過不少風波,例如飾演步驚雲的鄭嘉穎酷似星矢,飾演聶風的謝天華酷似蔡一智,或傳聞門票出現兩折割價潮,這些新聞我都沒太在意。直至朋友多了一張票問我去不去,我大概是抱著一種完全開放,零包袱的態度去接觸這個經典港漫故事——結果是非常尷尬的。

藝評:突破「藝術節」的想像——評黑盒劇場節 2016

全球的「藝術節」有飽和趨勢,單單在歐洲,藝術節數量已經比 15 年前多了 30 倍以上。以柏林為例,曾試過一年有 400 個藝術節,其節目的數量更多數倍!藝術節化(festivalization)是全球化的另一徵兆,牽涉 3 個層面的經濟模式互相扭動,有機會產生巨大回報,不單推廣非主流的藝術形式及品牌建立,資源分配上又有優勢,因此吸引愈來愈多城市和機構舉辦藝術節。但表演市場競爭日益激烈,如何走出一條可持續的道路?

藝評:「看著你⋯⋯」——劇場與鏡頭上的真真假假

傅柯在「規訓與懲罰」中有一全景敞視(Panopticon)理論,熟讀哲學的「看著你⋯⋯」主角,正對此真我充滿好奇,而用隱蔽鏡頭視察每位住客。故此,監視與被監視,真與假,成為本劇要探討的中心。編導素來擅長以多媒體劇場作實驗,表現荒謬劇格局的劇本,這次亦無例外。

藝評:「三子」—— 一千萬能買多少陰司紙

故事以「三兄弟如何處理母親的遺產」為出發點,牽涉到親情與金錢的衝突,而三兄弟各自的伴侶亦有插手干預,開宗明義是以爭產為題材的家庭通俗劇。然而編劇和導演同時亦對這主題予以反身性的解構,並對爭產劇的陳腐公式有所反諷。「香港話劇團」有意創新,混合了兩種敘事風格,也可說展示出從一種藝術風格到另一種風格的轉移,效果不錯,可更放膽。

藝評:資本主義與冷酷異境——「愛比資本更冷 Deconstructed」的異化和疏離

「愛比資本更冷 Deconstructed」似乎證明新文本/後現代劇場的劇場語言對處理反抗資本主義的主題如魚得水。類似的劇場形式和問題意識似乎有著根本的連結--支離破碎的肌理和呈現,與市場的無形之手掌控一切、個人對體制甚至人生自主顯得疏離,有著根本的哲理關係。

雷米諾雅:「風雲」再現

適逢香港舞蹈團成立 35 週年,挑選了「風雲」作為新舞季的開幕節目,是近期不可多得的創意舞蹈劇。劇中賣點之一在於「風雲」第三幕「風雲・決」中的水戰,雖「水舞間」已非新鮮事,但竟令人有意外的視覺驚喜。

雷米諾雅:印象當歌,山水如畫的實景舞台劇

張藝謀最賺錢的製作並不是電影,而是他在全中國各地旅遊景點所製作的大型印象系列實景歌舞劇。在廣西桂林製作的「印象・劉三姐」中,那是張藝謀電影裡不可缺少的紅,也是電影「菊豆」的大染坊、「英雄」的飄葉林,還有我們熟悉的「紅高梁」與「大紅燈籠高高掛」的紅。一切的紅色力量,不由分說佔領了在場過千觀眾的全部感知細胞。

藝評:何以為家?談「流徙三部曲」最終章 Gweilo

近年香港本土思潮崛起,身份認同的問題日趨迫切。Gweilo 對家的認同,是從擺脫薩伊德所描述之東方主義開始,即以西方視野觀察東方,並彰顯己身優越。這不在純粹懷舊,更在於拉近我們感受城市多元的文化紋理,並叩問我們因何而愛。

亢泰:為甚麼中國不禁止莎士比亞

莎士比亞劇本的原則是「不從抽象概念而是從現實生活出發」,所以他的劇中人物都能在現實生活中找到,幾百年如一日。那些崇拜權力,對掌權人溜鬚拍馬,諂媚奉承的人物,在莎士比亞的劇本中栩栩如生。那些濫用權力,欺人霸道的當權者既在戲劇中也似乎生活在你身邊一樣。正因為如此,我就覺得非常詫異,為甚麼中國不禁止莎士比亞的劇本出版或上演呢?

藝評:「家.寶」 從名字揭示漢字的寓意

你有愛上過自己的名字嗎?小時候總聽到長輩說「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可見中國人信奉名字比命運更影響人的一生。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的作品「千與千尋」中也曾用過相關題材作橋段,男主角白龍叮囑女主角千尋不要忘記自己真實的名字,否則會忘記歸家的路,這故事進一步凸顯東方人相信漢字背後蘊含著一定的意義。而這次三角關係則以名字為題材創作出「家.寶」一劇。

藝評:令人唏噓的「順風‧送水」

乍看這劇的宣傳,以為「順風‧送水」只是純粹探討香港現況、諷刺時弊的黑色幽默劇作,所以觀賞前並沒有抱太高期望。直到觀劇後,被一種隱隱約約的唏噓一直纏繞,幾經沉澱、過濾,再翻看場刊裡編劇的話和早前編劇的訪問,發現那種唏噓原來源於劇本對個人「存在」的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