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災

|共12篇|

樂施會:再生能源供水系統助肯尼亞 取用食水更方便

天旱嚴重打擊肯尼亞,圖爾卡納郡已持續 18 個月沒有降雨,加上持續高溫,郡內六成水井枯竭。不少村民都要長途跋涉去取水。天旱令河流湖泊等水源變得混濁,就算能取水飲用,亦容易因為飲用了受污染的食水而患上霍亂等傳染病。旱情又令地下水位降低,村民要把水井挖得更深,取得的水卻很多時是鹽份或氟化物過高,不宜飲用。樂施會積極推出新而耐用、具成本效益的技術來解決圖爾卡納郡的食水問題,但最新的一份災情評估指出,東非旱災可能延續至 2018 年 4 月。災情極之嚴峻。

樂施會:米,話唔關你事?

所有的稻米都是由農夫種出來,只是很少人記得。他們的處境,你又知道嗎?早前在印度,有超過 100 名來自南部的農民,自 3 月開始,到首都德里進行大規模示威,用標奇立異的手法,例如剃半邊頭髮和鬍子,希望引起政府關注農民面對的問題。

全球氣候難民潮

全球暖化未屆攝氏兩度死線,惡果已排山倒海而來,由促成自然災害到激發武裝衝突、滅絕動物到氣候難民,氣候變化已成為本世紀最大問題。氣候暖化導致全球生活環境惡化,難民四處流徙,不單撤離地區受害,移民地點亦難倖免。正如波蘭社會學家 Zygmunt Bauman 所說:區域方案不能解決全球問題。世界難民問題必須全球共同解決。

恆河會乾涸?

恆河是印度的聖水,流經 2,500 公里地段,供養印度四分一人口。近兩年大旱之下,印度面臨嚴重水危機,安全食水欠奉,湖泊、水壩乾涸,水力發電產能下降,恆河隨之水位下降;加上全球暖化,喜瑪拉雅山上冰川急遽融化,恆河日益縮短,印度人開始憂慮聖水的命運:恆河會乾涸嗎?

掩耳盜鈴的中國沙漠「傳奇」

中國政府於沙漠化並非視若無睹,例如在 70 年代末啟動的「三北防護林工程」,自 1978 年起便種植了超過 660 億棵樹,為有史以來最大的造林項目,惜其成效不彰。這究竟是天災使然,無可逆轉,還是別有內情?牛津大學地理學家 Troy Sternberg 早前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便表示:人禍大於天災。

樂施會:你快樂過生活 我拼命去生存

我跟隨樂施會到埃塞俄比亞東部索馬里地區,當義務攝影工作。當時的埃塞俄比亞已連續 14 個月沒有下雨,出現旱災。強烈的日照令原本已經乾旱的土地出現龜裂現象。在曠野感受到灼熱的空氣如燃燒肺部一樣,還帶股濃濃的鹹魚味,原來在村落四周,有不少動物已渴死,伏屍於赤地上,散發著陣陣的腐屍惡臭。情景、味道至今仍歷歷在目。

中國沙塵,吸氣也中槍

中國經濟因泡沫爆破乾塘其實死不得人,一波爆一波起,大力吹,必有生機;真正死人的是每年吞噬具大幅具生產力土壤的沙漠化。而一直以來,中國總說沙塵暴是自家內政,旁人無權多管閒事。但近年情況有變,塵土終如自由行,衝出國際,飛揚海外,這就好難再說是家事了。

冇水散水的瑪雅文明

在公元 850 年左右,瑪雅南部低地文明開始衰落,輝煌的城市被遺棄,北部猶加敦地區的城市在 200 多年後亦面對同一命運。考古學家一直靠有限的資料來猜測瑪雅文明衰落的原因,現有新證據印證其一原因,就是瑪雅文明面對嚴峻的氣候變化——旱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