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

|共26篇|

雨多才大?錯!新研究揭葉子大小的秘密

葉子的形狀大小變化之多數之不盡,有像巨形扇葉一般的棕櫚樹葉,也有小至 1 平方毫米的沙漠品種,葉之大小變化多端究竟所為何因?現代科學家將之歸因於平衡環境濕度和過熱風險的結果,卻始終未能完全解開謎團。不過最近一項分析了 7,670 種植物葉子的研究,就揭露箇中的複雜因素。

你不為意的污染源 —— 人字拖

過去,人字拖是平民恩物,愛其廉價又輕便,兩趾一夾就能出門。近年,人字拖更是時尚配搭,鮮艷沉色都好襯衫。於是懶人也好,潮人也罷,誰都有對(甚至幾對)人字拖。但買的人多了,丟的鞋也多了。每年有數以噸計的人字拖,被直接掉進汪洋大海,流落他鄉彼岸,加劇生態污染。

沒有人就沒有今日的亞馬遜雨林

橫跨巴西、 哥倫比亞、秘魯等多個南美國家的亞馬遜雨林,是當今物種最豐富的熱帶雨林。驟眼看,這片雨林似是渾然天成,只有造物有能力成就此景,然而,根據最新發表在 Science 期刊的考古科研,今日的亞馬遜雨林,原來有部分是由古代的原住民在幾千年前種植,生長而成。

野貓在澳洲當上百獸之王

澳洲以生態環境豐富多樣聞名,擁有不少稀有動物,但當這些動物遇上野貓卻都不堪一擊。根據統計,至今有 20 種澳洲本土動物在野貓爪下絕種,大量物種因野貓而名列瀕危動物名單。當中有袋類動物(例如袋鼠、無尾熊、袋熊)等輕於 3 公斤的動物尤其是野貓最愛。昆士蘭大學研究人員 Sarah Legge 無奈道:「野貓削弱了我們所有保育工作的成效。我們最後可能要被迫建造無貓區。」

資本主義後的四個未來

當朱克伯格能編寫出「鋼鐵俠」中智能管家 J.A.R.V.I.S. 的雛形、亞馬遜快推出免人手交易的超級市場 Amazon Go,代表我們的科技已逐漸掌握機器學習,社會亦走向「自動化」(Automation)趨勢:機器取代人手,傳統工種交由機械人處理。在這後資本主義社會,人應如何自處?世界會走向何處?科技思想家 Peter Frase 提出四種可能:兩種天堂,兩種地獄。

潛入無人之境:夏威夷朦朧地帶

全球珊瑚白化,不少潛水愛好者要趕在珊瑚礁死前一睹風采,連觀光客都急忙起行朝聖。不過就在珊瑚礁逐漸因全球暖化而失色之際,有海洋科學家正潛入夏威夷深海,探尋前人未及研究的珊瑚礁。在 30 至 150 米下的海底,素來被科學家稱為朦朧地帶(twilight zone)。直到近年新的潛水技術出現,科學家才得以細看這裡的中光度珊瑚生態系統。

余以謙:象的絕滅命運繫於市場

為挽救瀕於絕滅野生動物的華盛頓公約締約國會議,9 月 24 日起在南非舉行。會議最大的焦點是嚴厲禁止偷獵大象和關閉所有象牙市場。一旦通過這一決議,一些國家如日本、東南亞國家的象牙市場是否關門?而非洲一些國家則要求國際間應解禁象牙市場,因為成群野象破壞農作物日益嚴重,影響人民的生計,並破壞其他動植物生態環境。

水壩霸氣,還排廢氣?

本來以為水力發電零排放,全球以皆落重注,水力發電源成為多種綠色能源最受看好的一種……不過,有研究指出造壩蓄水的水力發電不是百份百環保,即是話破壤生態、迫遷住民、摧毀文物、下游岸崩、水質變差、及花上巨款(到底涉及哪一項,則視乎在那地,由那個政府,建造那條水壩)過後,原來一樣會有溫室氣體排放……

能者居之:鴿子也政變

政權犯錯所帶來的損失往往由整個族群承受,因此由誰擔當領袖是千古不變的重要命題,不論地域甚至物種。在弱肉強食的原始生態,求生本能讓鴿群選擇了最合適的管治制度——有能者居之。

「原野」減少如 3000 個香港

早前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把大熊貓從原先評定的「瀕危」等級,降低為「易危」,因其數量止跌回升,各界奔走相告。然而,人類在保育的努力還屬杯水車薪,日前學術期刊 Current Biology 便有報告揭示,人類在過去 25 年來,已破壞了十分之一的原野,若情況持續,未被開發的地方或將不再存在。

Live Norish:企鵝移民去北極?

選舉季節又來臨,各區大街小巷的競選橫額上,總少不了「成功爭取」的字眼吸引眼球。某位來自經常標榜成功爭取「雞毛鴨蒜」政積的政黨的區議員,幾年前曾經在電視時事節目中揚言「北極人少企鵝多」,其豐富自然科學常識及為企鵝爭取移民的熱忱到今天仍然受人津津樂道。若然企鵝真的移民北極,企鵝寶寶會生活得好嗎?

屍變的過程

人死如燈滅,身體熄燈之後,會如何變化?對科學家而言,死亡不是死亡,而是充滿生機,以另一形式融入生態系統。根據科學網站 Mosaic Science 介紹,屍體變化可歸類為分解、腐爛、蟲蛀到回歸土壤等階段。

畿內亞魚獲大減,拜中國漁船所賜?

中國和畿內亞,一個在亞洲,一個在西非,距離甚遠,但因為黃花魚,卻令他們的命運突然連在一起。說的是畿內亞因中國漁船,到其海域非法拖網捕撈,令魚獲大減,打擊該地漁民生計。這固真是「要不是中國」,畿內亞的魚(及漁民)便不用這麼就早完蛋了。

當這地球沒有沙

炎炎夏日,宜去沙灘暢泳、曬太陽打排球。然而,這刻踏上軟綿綿的沙丘,下一刻可能消失?現時,世界上不只有糧食短缺,由於有犯罪集團有組織地從河岸、沙灘偷走大量沙粒,不少小島因此而消失,連沙都逐漸成為稀有品。多年之後,可能一沙難求。

全球暖化危及蟲草?

冬蟲夏草以名貴著稱,中醫指有壯陽、補肺、抗癌等療效,20 年前沒沒無聞,今日已發展成總值上百億元的產業,因而又稱「軟黃金」、「仙草」和「喜瑪拉雅偉哥」(Himalayan Viagra)。野生蟲草集中於海拔 3,000 米以上的寒帶高原,近年需求飆升的同時,供應卻急遽下降,原因之一或在於氣候變遷,生態系統暖化,致使蟲草減產。不少西藏及尼泊爾人以採摘及販售蟲草為生,預期生計將大受打擊。

活在北韓的鳥兒:我們最幸福

極權國度北韓雖然長期封閉,甚少允許遊客入境,但是對候鳥來說,北韓還是一個永遠開放的天堂,甚至是一塊令瀕臨絕種候鳥得以苟延殘存的重要福地。在政治軍事上,北韓可能是個嚴重威脅;但在環境保護上,北韓貢獻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