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共54篇|

美財長提名人選,料中美難爆貿易戰

隨著杜林普的財政部長人選出爐,我們幾乎可以確定,他在選前大放那些要制裁中國的狠話不會實現。史提芬‧姆欽(Steven Mnuchin),出身高盛(Goldman Sachs)世家,父親在高盛服務逾 30 年,弟弟曾任高盛副總裁,他自己也擔任過高盛的合夥人。他在華爾街的作風以精準、冷酷著稱。金融風暴期間,他收購一家破產銀行並重組改名,五年後出脫獲利超過一倍。其間該行客戶因老病失業繳不出房貸,姆欽「no mercy」,直接把對方掃地出門。

卡斯特羅,最後革命者之死?

卡斯特羅一死,古巴人反應兩極,居於國內的哀慟悲痛,移民國外的上街歡呼,唯獨相同的是:對於失去卡羅特羅的古巴,80 後都充滿期待。但專家相對悲觀,認為不過是「一雞死一雞鳴」。卡斯特羅(Fidel Castro)死了,仍是卡斯特羅(Raul Castro)掌政,再者開放政策早已開始,如今卡斯特羅離世,也不過是少一把反對改革的聲音,遠未到帶來劇變。

陶傑:坐言起行

大選贏得漂亮,入主白宮之後,刻不容緩,到了要交貨的時候了。傳媒對杜林普的偏見很嚴重。「紐約時報」出版人已經認錯。但大亨勝選後,循例見奧巴馬,一對手謙卑地作祈禱狀,垂在胯下,心理學家說他內心慌張。好事者即刻起哄:杜林普本來沒想到贏,只一心搞局,哪知弄假成真,現在心慌了。

渾水:一次性貶值的貨幣操作(下)

至於中國的一次性貶值操作,在 1993 年朱鎔基任中國副總理時曾做過一次。除此之外,他還有財稅制度、金融體制、投資體制、企業制度、住房制度、物價體制六個方面的改革。因此強硬的作用亦令他被叫做「經濟沙皇」。因為中國曾因這次的一次性貶值換來了經濟高增長,所以評論員覺得可以重施故技,實屬合理。不過,今次的情況跟 1993 年那次不同,政治成因也不同。

競爭力最疲弱,最分裂的美國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只剩下數十小時不到,原本篤定勝券在握的希拉莉如今再陷電郵門,被性騷醜聞纏身的杜林普奇蹟似的民調再升,兩者再度陷入膠著。但贏的那個人,恐怕高興不了幾天。因為他 / 她所要接手的,將是一個有史以來最弱、同時也是最分裂的美國。

29 歲:她供完樓,一般人呢?

女傑青黃仰芳自言大學時做傳銷月入三萬, 27 歲上車,兩年供斷,心得在於買樓信念高於一切,以「四倍努力」追趕他人 20 年時間。女傑青 29 歲供斷層樓,和蔡加讚 29 歲開設九龍城汽車廣場一樣,「努力程度」絕對是特例;那麼平均而言,今日一個 29 歲香港人,他和她的經濟條件又是如何?

為甚麼 21 世紀人類還在工作?

1930 年,凱恩斯在 「後代經濟前景」(“Economic Possibility of Our Grandchildren”)一文中預測,21 世紀一周工時只有 15 小時,如何平衡閒暇與資源,未來將成首要社會問題。到 2016 年回顧,似乎與現實相去甚遠。譬如香港已算富裕地區,一年工時卻長達 2,606 小時,平均每周工作 50 小時,冠絕全球,其他富裕國家如英美日韓亦不見得能夠掌握平衡。人類為何不去珍惜餘暇,難道個個熱愛工作?

再見小米:甚麼玩法才長霸中國手機市場?

執政黨幾十年來始終如一,手機市場卻無長勝將軍。這就是當今中國。去年,小米成功「超韓趕美」,成為內地最暢銷手機品牌,但一年未過,已被迫退位讓賢,而華為貴為新一哥,亦有可能被另一國貨 OPPO 後來居上。要長霸中國手機市場,到底難在甚麼?

剔走柏林,德國更美好?

國家經濟的火車頭,一定是首都嗎?在德國這個歐洲最大經濟體,實情顛覆你的想像。德國經濟研究所(Institut der deutschen Wirtschaft Köln)的最新研究發現,若是撇開柏林的經濟產值來算,德國反會更加富庶,這種現象在歐洲可謂萬中無一。為何柏林作為一國之都,卻對國家經濟建樹甚微,甚至長拖後腿?

罄竹難書的安倍馬里奧

一場奧運的終結,最令人形象深刻的,竟非一眾頂尖運動員,而是一條巨型綠色水管,以及從水管冒出來、模仿超級馬里奧的安倍晉三。
外界對此普遍受落,高呼新奇有趣,反觀日本國內,批評之聲不絕於耳。不少國民更為反感,在他們眼中,即使安倍扮演著馬里奧,仍無法掩飾他的種種惡行……

滑浪拯救經濟

以前是一個小漁村,經年發展,變成旅遊勝地……說的不是香港,而是秘魯的曼科拉(Mancora)。曼科拉全年常夏,靠陽光與海灘,以及得天獨厚的優質浪,吸引大量衝浪客到訪,每周遊客多達 3,000 人。「滑浪經濟」(Surfonomics)全球每年造就 500 億美元收益,平均每個滑浪勝地也有 2,000 萬美元進帳。浪花過後,留下的不只是泡沫。

菲比斯經濟學

菲比斯再創奧運神話,參加 5 屆共奪 23 面金牌,比全球 130 個以上現存或已亡的國家,其國所累積得的金牌數量都要多,甚至超越古代奧運的金牌紀錄,真正做到前無古人。但他的輝煌成績,不止令自己名利雙收,更帶挈整個美國泳壇,增加曝光、招攬贊助、拓展商機,可謂「一人得金,全隊升天」,由金蛋再生金蛋。

「歐盟維持和平」是事實抑或神話?

對於德國哲學家哈巴馬斯和他那輩人,歐洲是個「和平大計」(European peace project),歐盟也是基於促進和平的目標創立:以經濟協作,打破國族界限,令前敵對國家轉為合作夥伴,穩定地區安全。然而,自歐盟成立以來,這大計不斷被挑戰,近日的英國脫歐、歐國民族主義日盛的趨勢,不禁令人又一次質疑歐盟維持和平是否事實?

大國青年:咱們的人生不用供樓

有一日,港中青年同枱食飯,談及兩地物業價格——香港青年說:「在 30 歲前要供完一層樓,不只是夢想,更是幻想。」中國青年答:「供樓?咱們的人生不用供樓。」雖然以上對話純屬虛構,但根據研究,中國青年的確沒供樓煩惱。

脫歐後新金融中心……蘇格蘭?

「恨錯難返」這四個字,相信會是很多英國人的最佳寫照。他們投了 Brexit 一票,翌日卻高呼「I’m wrong」,甚至加入網上聯署,想要推倒重來,要求再次公投。由「要脫歐」突變成「悔脫歐」,只因他們難以承受離開歐盟的種種後果,其中最為慘痛的,相信是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可能性。

無數超支延誤……說的是德國

守時、準確、高效率,堪稱德國三大優良特質,但火車誤點、工程拖沓、基建失修,卻成為德國的新常態。向來嚴肅謹慎的德意志民族,近年也將「嘆慢板」拿來開玩笑,不時戲言:「要見識德國式效率,去瑞士才對。」堂堂歐盟之首,何以「淪落」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