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共64篇|

唐明:唯死亡和交稅無可避免?

所謂現代政府,收稅的同時要為國民提供法律的根據和相關服務;但專制帝王的政府並不提供服務,連上前線幫皇帝打仗,武器、裝備、軍服全部都要自己負責,從花木蘭到李自成都沒有分別,明朝末年打仗:「時至寒冬,士卒裸體穿甲,身無存棉」,往往因為欠餉譁變;或者馬戛爾尼來中國所見:「遍地都是驚人的貧困,像乞丐一樣破破爛爛的軍隊」,因此即使是小政府,但並不向國民負責,反而效率極其低下,而貪污腐敗也無可避免。

一半貧窮,一半涅槃:緬甸人的賣頭髮生意

自古以來,面對禿頭和脫髮這些不願對外露的問題,不少人都情願買一頂假髮,以作掩飾。乍看不出破綻的高級假髮,用的幾乎都是真頭髮,也多數是在中國工廠加工,不過,中國人的頭髮本身不適合製作假髮,鄰近的緬甸才是供應全球假髮、織髮和駁髮的最大「髮源地」之一。耐人尋味的是,頭髮買賣雖是一門生意,但緬甸的賣髮者並非完全只為賺錢才將頭髮割售,在虔誠的宗教信仰和緊絀的經濟條件之間,箇中關係更見複雜。

唐明:錢有好壞之分

鑄幣局本來是份閒差,但牛頓上任著手清理門戶,遠不止三把火,將他研究科學的狂熱轉移到對劣幣的窮追猛打,明查暗訪,盤問罪犯,突然搖身一變成為英國最辣手的神探,在短短三年內成功起訴的偽造摻假案件達 28 宗,而當時這個罪名可是判絞刑的。牛頓也因此落下「刻薄小人」的惡名。

陶傑:達爾文式森林

北京一場大火,令當局發現低端人口非法佔駐,非常嚴重,下令驅趕。平心而論,低端人口不是新問題,80 年代一度稱為「盲流」,中國也曾強制處理。盲流之盲,與低端之低,一樣是將這種基層定性為「賤民」階級,與 1975 年之前的「黑五類」及其子女相同,70 年來並無改變。

中產階級新象徵:長跑

根據 2015 年「中國跑者調查報告」:中國跑手平均年齡超過 30,大學學歷佔 70%,主要職業是 IT、政府、金融、地產。尼爾森中國體育人群調查報告的數字也顯示,長期做運動的人有「三高」:高學歷、高收入、高職位,收入比不做運動的人高出 36%,67% 有大學以上學歷,其中 28% 是管理層。對於城市的中產階級,長跑已成為新的身份象徵。

津巴布韋政變,說到底也是為了「錢」

俗語有云,兄弟鬩牆,不是為錢就是為女人。如今津巴布韋「疑似」政變,也許亦是同樣道理。曾幾何時,此國在非洲富甲一方,但由於工廠管理不善、糧食短缺、貨幣崩潰及貪污猖獗,經濟受到重創。總統穆加貝獨攬大權近 40 年,對此責無旁貸,但他繼續揮金如土,上周甚至為助其妻繼承其位,革退曾為盟友的副總統姆南加古瓦,終於激起軍方出手。

Moyashi:財團 B 的陰謀

幪面超人(假面騎士)電王由時空穿越,發展出作品穿越的概念。名正言順的官方二創,將過往的作品循環再用,與前作的幪面超人共演。結果當年賣出亮眼成績,劇場版在 TV 版結束後還多拍了兩年。Bandai 驚覺幪面超人作品的消費者,除了小學生外,還有喝變身腰帶奶水大的成年人;另外還有陪小孩一起看星期日晨間特攝英雄片,結果愛上帥帥小生的主婦。但 Bandai 和東映當時仍停留於「多人看?拍多一部劇場版吧」的階段。

新生命階級:年輕老人

「人口老化」令經濟及社會學家擔憂,要年輕人撫養更多老人,會拖慢經濟增長,造成各種社會問題。不少人視人口老化為「高齡海嘯」,不過,經濟學人一反傳統,提出老人不一定是負擔。相反,社會可以讓更多具備財政及健康條件的老人,積極參與經濟活動,轉危為機。經濟學人本月初的特別專題,就探討了人口老化所引伸的意義。

美財長提名人選,料中美難爆貿易戰

隨著杜林普的財政部長人選出爐,我們幾乎可以確定,他在選前大放那些要制裁中國的狠話不會實現。史提芬‧姆欽(Steven Mnuchin),出身高盛(Goldman Sachs)世家,父親在高盛服務逾 30 年,弟弟曾任高盛副總裁,他自己也擔任過高盛的合夥人。他在華爾街的作風以精準、冷酷著稱。金融風暴期間,他收購一家破產銀行並重組改名,五年後出脫獲利超過一倍。其間該行客戶因老病失業繳不出房貸,姆欽「no mercy」,直接把對方掃地出門。

卡斯特羅,最後革命者之死?

卡斯特羅一死,古巴人反應兩極,居於國內的哀慟悲痛,移民國外的上街歡呼,唯獨相同的是:對於失去卡羅特羅的古巴,80 後都充滿期待。但專家相對悲觀,認為不過是「一雞死一雞鳴」。卡斯特羅(Fidel Castro)死了,仍是卡斯特羅(Raul Castro)掌政,再者開放政策早已開始,如今卡斯特羅離世,也不過是少一把反對改革的聲音,遠未到帶來劇變。

陶傑:坐言起行

大選贏得漂亮,入主白宮之後,刻不容緩,到了要交貨的時候了。傳媒對杜林普的偏見很嚴重。「紐約時報」出版人已經認錯。但大亨勝選後,循例見奧巴馬,一對手謙卑地作祈禱狀,垂在胯下,心理學家說他內心慌張。好事者即刻起哄:杜林普本來沒想到贏,只一心搞局,哪知弄假成真,現在心慌了。

渾水:一次性貶值的貨幣操作(下)

至於中國的一次性貶值操作,在 1993 年朱鎔基任中國副總理時曾做過一次。除此之外,他還有財稅制度、金融體制、投資體制、企業制度、住房制度、物價體制六個方面的改革。因此強硬的作用亦令他被叫做「經濟沙皇」。因為中國曾因這次的一次性貶值換來了經濟高增長,所以評論員覺得可以重施故技,實屬合理。不過,今次的情況跟 1993 年那次不同,政治成因也不同。

競爭力最疲弱,最分裂的美國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只剩下數十小時不到,原本篤定勝券在握的希拉莉如今再陷電郵門,被性騷醜聞纏身的杜林普奇蹟似的民調再升,兩者再度陷入膠著。但贏的那個人,恐怕高興不了幾天。因為他 / 她所要接手的,將是一個有史以來最弱、同時也是最分裂的美國。

29 歲:她供完樓,一般人呢?

女傑青黃仰芳自言大學時做傳銷月入三萬, 27 歲上車,兩年供斷,心得在於買樓信念高於一切,以「四倍努力」追趕他人 20 年時間。女傑青 29 歲供斷層樓,和蔡加讚 29 歲開設九龍城汽車廣場一樣,「努力程度」絕對是特例;那麼平均而言,今日一個 29 歲香港人,他和她的經濟條件又是如何?

為甚麼 21 世紀人類還在工作?

1930 年,凱恩斯在 「後代經濟前景」(“Economic Possibility of Our Grandchildren”)一文中預測,21 世紀一周工時只有 15 小時,如何平衡閒暇與資源,未來將成首要社會問題。到 2016 年回顧,似乎與現實相去甚遠。譬如香港已算富裕地區,一年工時卻長達 2,606 小時,平均每周工作 50 小時,冠絕全球,其他富裕國家如英美日韓亦不見得能夠掌握平衡。人類為何不去珍惜餘暇,難道個個熱愛工作?

再見小米:甚麼玩法才長霸中國手機市場?

執政黨幾十年來始終如一,手機市場卻無長勝將軍。這就是當今中國。去年,小米成功「超韓趕美」,成為內地最暢銷手機品牌,但一年未過,已被迫退位讓賢,而華為貴為新一哥,亦有可能被另一國貨 OPPO 後來居上。要長霸中國手機市場,到底難在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