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共62篇|

Live Norish:從瑞典性別教育反思楊千嬅教仔法

香港藝人楊千嬅 3 年前接受傳媒訪問時,被主持人問到兒子 Torres 平時喜歡玩甚麼。千嬅說:「他不玩車,有時鍾意(冰雪奇緣)Elsa,我狂罵他『這是甚麼來的?那麼醜怪!不准!』他是男孩子,玩 Elsa 做甚麼。電話有個 app 可以下載這些卡通人物,我便把他的照片和 Elsa 合成,兒仔立即說不好。」千嬅還透露兒子喜歡玩煮飯仔和公主等女生玩意,她覺得很奇怪,擔心兒子會喜歡粉紅色或「變乸型」。

美感要從小培養:把教科書重新設計

日前,「香港設計之父」石漢瑞(Henry Steiner)受訪時狠批,當今香港多數設計猶如垃圾,客戶只求平價,設計師又視港人為小童,現況令人十分失望。相比香港,彼鄰的台灣已注視到設計的重要性。繼早前有總統蔡英文在競選時重用設計師聶永真,現在再有大學畢業生組成「美感細胞團隊」,掀起一場小學生教科書的「美感革命」,務求讓小孩子長大後有美的鑑賞能力。

要男孩專注,「坐定定」沒有用

大家皆知長坐無好處,連站著的辦公桌也發明出來了,但精力充沛的小孩,在學校卻長坐長有,猶如沒有得放風的監犯。本來大家也曾在學校怨怪小息太小,課時太長,但坊間深信,坐得愈久,學得愈多,終於有科學研究指出學生(特別是男生)長坐問題重重,推翻這種半調子直覺——實情是坐得愈耐,學得愈小。

戰爭玩具給兒童上的課

戰爭明明是會死人的事情,但我們卻不顧忌給小朋友玩戰爭玩具。戰爭玩具到底是鼓吹戰爭,還是給小朋友先上一課?1902 年,英國作家 E.J. Hawley 寫了一篇小故事,故事中一名男生 Bertie 正在和他的玩偶玩耍,那是一個英國士兵玩具及敵人波耳。Bertie 興高采烈地想像前者殺死敵人波耳,恰巧反映了當時英國在殖民戰爭勝利後高漲的愛國主義。

新幼兒教育:禁絕雪姑七友

瑞典長期位居性別平等大國,根據 2016 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瑞典與其他斯堪的納維亞(Scandinavia)地區國家如冰島、芬蘭、挪威,都在縮窄男女教育水平、健康、經濟、政治地位差距上交出令人欣羨的成績表。要說瑞典男女平等的秘訣,要從幼稚園禁說白雪公主式童話開始。

讓中國怕怕的外國勢力:國際學校

假如真的有所謂「中國人」,中國人一方面看見西方體制與教育的優越,一方面擔心有損中國性及國體。當然,最終還是用腳投票,僅在 2015 年就有 50 多萬人出國留學。近年,在中國就讀國際學校,則成為國民出國的跳板之一,然而經濟學人日前發表文章指出,中共當局對國際學校愈來愈不甚寬容,國際學校成為中共對抗外國勢力的前線。

由自由市場主導歷史教育

有民建聯議員在立法會內倡議初中中史獨立成科及列為必修科的動議……這位議員請回去吧,不要再浪費納稅人的金錢(包括其薪津及重新開辦課程的花費),香港再沒有中史科是世間美事,預期由納稅人出資給人亂搞史觀,不如我們將史觀認知的教授交還自由市場處理,一地之人是否爭氣,自己決定,與人無尤。

自由市場內裡所有的理念,也是可有可無可交易的東西,要活得自在,只適合心靈真正自由的人。如果你還是給各種條條框框困鎖,例如一定要有家、有國,一定要有人安排教育,那麼請跳過此文。自由市場是買家及賣家皆享自由,無謂辛苦大家。

芬蘭教育:不重學科界線的主題教學

芬蘭的學生能力,長期位於國際評估 PISA 的 10 名內,一直是全球教育的範例。回顧芬蘭的教育政策,芬蘭人不會強調成為「世界第一」,亦沒有研究如何量化學童表現,即使學生的 PISA 成績自 2012 年微跌,依然大力推行以人文為本的教育理念。不要去羨慕,當香港學生受苦於填鴨式教育、補習名師分析出題規律及考試數據,芬蘭卻沒刻意迎合以學科作分界的國際測試,反而於今年度的教育改革提出「主題教學」—— 一種刻意融合各學科於一體的教學模式。

印度家長:請讓學生留級

考試肥佬要留級,肯定是港孩惡夢。父母盼你連跳 3 級,你卻要留班重讀,豈非罪大惡極?反觀印度孩子,看來幸福多了,當地法例規定,無論成績多差,每年都能自動升班,直至 8 年級為止。但在上月的教育會議,印度全國有 21 個邦及聯邦屬地都要求政府廢除此法。非要留級不可,到底是為誰好?

俄國新聞,俄式事實?

在俄羅斯,不少觀眾也對電視台「又愛又疑」。最近一項民調指出,88% 受訪俄人表示電視新聞是主要消息來源之一,但吊詭的是,有 31% 受訪者認為自己被當中的資訊完全誤導,換言之,約有五分一俄國人既要看電視,又不信電視。與其自相矛盾,何不直接關機?

唐明:中史課的鍵盤俠風格

中史課最無趣的地方,就是套話接著套話,好像包裹木乃伊的裹屍布,譬如這些:堯舜禹、湯文武、平王東遷、春秋五霸、戰國七雄、秦王一統、楚漢爭霸、七國之亂、王莽篡漢、三國鼎立、八王之亂、貞觀之治、安史之亂等等等等,凡亡國必然是朝廷腐朽,凡簽約必然是喪權辱國,中史課的敘述,其實有點像現在的鍵盤俠:他們最厭惡的是對人的理解,最喜歡的是簡單歸納法,只認同對他們有利的東西,凡是有違他們口味的,就極力醜化。

29 歲:她供完樓,一般人呢?

女傑青黃仰芳自言大學時做傳銷月入三萬, 27 歲上車,兩年供斷,心得在於買樓信念高於一切,以「四倍努力」追趕他人 20 年時間。女傑青 29 歲供斷層樓,和蔡加讚 29 歲開設九龍城汽車廣場一樣,「努力程度」絕對是特例;那麼平均而言,今日一個 29 歲香港人,他和她的經濟條件又是如何?

孩子的未來

“Every child is an artist. The problem is how to remain an artist once he grows up.”
– Pablo Picasso, Spanish artist

每個小孩都是藝術家。問題在於孩子成長後,該如何維持其藝術之路。
– 畢加索(西班牙藝術家)

網上學習的教育不平等

今時今日,一人一 smartphone 是平常事。網絡上的知識垂手可得,不過對於無力配備上網工具的窮苦學生來說,網絡卻隨時是讓他們在人生跑道上被進一步拉開距離的因素。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去年的統計結果,儘管幾乎所有 10 歲或以上的學生都懂得使用電腦,但只有約 8 成家庭有個人電腦接駁互聯網,比往年下降,更有小部分學生在過去 1 年未曾使用互聯網——即便是自詡科技發達的香港,網絡也非無遠弗屆。在美國,同樣有學校設備落後的學生,因網絡不達發愁。

IQ 高了,但不見得更聰明?

在 21 世紀,大家的 IQ (智商)稱得上十分之高超。現任職於紐西蘭奧塔哥大學的政治學教授 James Flynn 在 80 年代曾指出,在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平均 IQ 成績均有持續和明顯的增長,後來這現象命名為弗林效應(Flynn effect)。提升智商有不同的方法,然而 IQ 高了,但不一定見得更聰明,何解?

Eric Chan:教育是甚麼?甚麼是教育?

教育的英文是「Education」,一般我們都沒有去研究它的真正意義是甚麼。今天,我們已被灌輸了一個概念:教育便是老師把知識「教」給學生,學生應聽從教學內容,加以操練,目標只得一個:取好成績!我的老師,富爸爸集團首席商業教練 Blair Singer 說:「教育是蛻變!」現在的學校是在複製,並非啟發。

拉近起跑線策略:避孕?

「贏在起跑線」是現代父母的金科玉律。當美國富裕家庭花在子女的支出增加 70%,基層家庭同期卻少花 22%,起跑線理應愈來愈遠,惟出奇地兩組兒童的學前能力差距卻收窄 10%。如何解釋此現象?原因可能與青少年的避孕意識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