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共137篇|

電競補習班 —— 親子樂的契機?

為了令子女學業成績更進一步、或培育一技之長,經濟條件許可的父母會送他們去補習班、興趣班,或聘請私人老師,但孩子未必想像得到,父母會因為自己打機不夠好而聘請教練。最近在歐美地區大熱的電子遊戲「要塞英雄(Fortnite)」,家長為了讓子女獲勝,不惜花費金錢,為子女甚至自己聘請教練,當中的理由各有不同。

南韓教科書 —— 國編版與審定版的鐘擺

學生從小建立「政治正確」的思想,以意識形態擁護政治權力,歷史教科書似乎就是最好的工具。在南韓,關於歷史教科書中的近現代史審查拉鋸早就開始,由國編版到非官方的審定版,再回到國編版,最後又重新擁抱審定版。春川教育大學社會系教育教授金正仁的「歷史課的攻防戰」,就闡述了南韓歷來的歷史教科書爭議。

芬蘭另類教育:玩一場模擬人生,學一課工作苦樂

從童年過渡至成年向來不容易,大人無法三言兩語告訴天真爛漫的小孩子:未來未必是你們想像般美好。我們第一次通過遊戲感受到現實的殘酷,充其量是在「大富翁」被一鋪清袋的時候。但假如是把「模擬人生」的遊戲呈現給小孩呢?芬蘭人以優良教育聞名於外,他們近年就有個別開生面的方法。

馬拉拉有改變巴基斯坦嗎?

2012年,馬拉拉因爭取「女性教育權」而被塔利班分子襲擊,雖然頭部中槍但大難不死。世界各地人士聲援支持,促使巴基斯坦政府推動教育改革。她本人的慈善組織「馬拉拉基金」亦為女孩子創造讀書的機會。如今全國大選在即,政黨「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向公眾保證,要在教育、就業和醫療等方面,取得男女平等權利。那麼馬拉拉過去所做的事,又有為當地帶來改變嗎?英國廣播公司發現,整體分別恐怕不大,只有在個別地方,方能看到轉變。

把道德課變成愛國的日本教育

2012 年香港反國民教育一役仍歷歷在目,大家深恐空降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會對學生造成潛移默化的洗腦效果,以「德育」為名,卻「愛國」為實。遠在海洋另一邊的日本,在 2015 年通過條例修定,「道德教育」作為新的獨立科目,加入中小學的課程裡,中小學分別在今明年陸續實施。民間一片譁然,此舉是否將右翼愛國思想加諸學子身上?

亞洲留學生漸減 美國大學吸引力不再?

麻省理工學院、史丹福大學、哈佛大學,在QS最新的全球大學排名分別佔據頭三,而他們的共通點都是——美國的大學。美國的大學在人們印象裡一直有著優質高等學府的形象,單是QS的排名首 20 名,便有 11 間是美國的大學,因此父母送子女到外國唸書,都想讓他們進入這些「神檯級」的學府。然而從最新的趨勢來看,美國的大學已經不如以往般具吸引力。

持槍教師:以暴制暴,真能保護學童?

在俄亥俄州的鄉郊,一排教師拿著手槍,向射靶步步進逼,子彈聲響徹全場。他們均是自願培訓計劃「FASTER Saves Lives」的參加者。計劃從 2013 年創辦至今,已有超過 1,300 名教職員接受持槍及射擊訓練。一名任教特殊學生的老師表示:「基本上,學生就是我的孩子,而我想要像保護兒子那樣保護他們。」總監 Joe Eaton 表示:「不少學校意識到,在專業人士趕到之前,必須先有保命的計劃。」但專家質疑,教師拿起手槍,學習以暴制暴,真能保護學童?

從「冒險」逼出來的維京競爭力

作為充滿傳奇色彩的維京後裔,北歐五國在世界經濟上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他們的祖先是了不起的水手,身處冰天雪地物資缺乏的嚴苛環境,卻能發展出先進的造船技術與高超的航行技巧,早在公元 9 世紀,就能克服惡劣的海洋。對北歐民族來說,離開舒適的爐邊與家鄉,前往未知的挑戰,正是文化 DNA 一部分。時至今日,這樣的 DNA 依然存在,但更多的是透過制度與教育去體現。

法國 2018 高考哲學題目

6 月 18 日法國 2018 年高考開始,哲學科一如既往打頭陣。法國高中哲學科由拿破崙於 1808 年創立,高考必修,不論修讀文科、理科或經濟社會科亦須應考,每年約有 60 多萬名考生參加。題目三揀一,4 小時論文形式作答。哲學科以艱深著稱,哲學家恩多芬(Raphaël Enthoven)當年僅考得 11/20 分,前總統薩爾科齊則只有 9/20 分。

陶傑:英國考試加深數理試題

英國大學和寄宿學校學額,近年被中國香港學生大量進駐,英國本來為本土考生設計的數學卷,「虎媽」家教,效力宏大,中國學生跨國奪取高分,英國考試局宣佈增加高等程度會考,亦即 A-Level,數學科目的難度,提高中國學生進侵英國教育市場的門檻,令英國本地考生大感不滿。

陶傑:哈罗国际学校简体中文课之爭

若是在一個前殖民地開分校,為了遷就不識正體中文的中國人,連這點也欠缺,則為何一個學額,又值六七百萬港幣、中國家長搶崩額頭?如此香港家長為何不能將子女轉送往北京讀書?那裡不只中文課,數理化教科書都用簡體字。這或許是哈羅香港分校唯一須只向香港消費者交代的理由。

想培養孩子成未來領導人?讓他多跟同伴玩鬧!

在凡事都講求高科技的年代,EQ 之父丹尼爾‧高曼與當代管理學大師彼得‧聖吉(Peter Senge)提出,要培養孩子成為未來領導者,最好的場域,卻是在最傳統的「學校」。「讓孩子花時間去看著其他人,聽其他人說話,了解他人的感受。只是捧著書本或盯著螢幕,他們是永遠無法得到真正的學習的!」高曼說。

EQ 之父:要孩子控制情緒,注意力是關鍵!

「EQ 之父」當代領導學大師丹尼爾.高曼,近年來卻將重心從企業轉向學校教育。「我們正處於一個史無前例的生存環境,」高曼指出,這一代孩子在一個人類有史以來充滿最多讓人分心事物的環境中長大,注意力愈來愈弱。跟他一樣憂心的,還有寫出當代管理學聖經「第五項修煉」的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彼得聖吉。他們兩人合力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將腦神經科學、心理學、人類行為學與組織管理學等跨領域知識彙整在一起,歸納出幾大未來教育新焦點。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叫做「專注」。

日本讚美達人:讓世道變好的「讚美力」

受少子化和年輕不開車的風氣影響,日本連駕駛學校也不景氣,唯獨三重縣一間駕駛學校自從 5 年前改變「教學方針」,學生數目逆市上升不止,而且畢業生出車禍的機率減半,因而受一流企業和學校注目,欲效法之。最近學校代表著書傳授秘訣,談的成功之法不是好車好師資之類,而是獨沽一味 —— 盛讚學生。

唐明:中日蜜月的小插曲

1901 年 3 月 20 日,北京東文學社開學,當時義和拳之亂留下的瘡痍猶在,許多學校還未復課,街頭常有德國、俄國、日本,以及英國的印度士兵巡行,聽說東文學社招生,學子即如潮水湧至,本來只預計收生 30 人,結果第一學期就收了 280 人,除了少數的翰林、進士等人有知識基礎,大多數都是小學生和文盲。因此,能堅持下來讀書的人少之又少,1901 年入學 601 人當中,到了 1902 年剩下 152 人,1905 年只剩下一個人,能夠完成四年學業的,僅僅是千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