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共72篇|

為出國留學鋪路 中國家長離棄補習學校

近年中國學生留學外國數目急增,家長恨不得為孩子削尖腦袋躋身外國學校。操練補習自是不在話下,為了讓孩子早日「適應」國外學校的英語環境,學童接觸英文的年齡愈推愈前(至 0 歲)。但當各種高壓教育成果落空,坊間開始興起幼兒讀書會,以各類英文圖書和小說為日後國外學校學位的競爭預熱。

輸在起跑線,永遠無翻身?

成功靠父幹,贏在起跑線,是社會苦澀的現實。富裕家庭能提供較好教育,教育決定將來收入,是不言自明的道理。不過,窮孩人卻不一定全無優勢,逆境在某方面或能提升他們的解難能力。例如 2015 年刊登在「性格與心理期刊」的一項研究顯示,童年家庭經濟較不穩定的家庭,定力方面較差,卻有更佳的轉換任務表現。

趕在奧運前的英語教育改革

忙於籌備奧運的日本政府,正面臨一道難題——英文。日本的整體英語水平不高,但基於奧運關乎國家形象,也是帶來旅遊業及全球貿易的商機,日本政府不得不推行大規模的英語教育改革,務求提升國民的英語能力到足以招待外國遊客的水平。文部科學省早於 2010 年成立委員會積極實施改革,包括在小學三年級起引入英語課、五年級起將英語納為必修科目。但政策推行至今,師資及教學配套均備受質疑,更遑論實際成效。

日本學童的「食育」課

當香港的學生力數校院午膳供應商的不足,甚至發生食物中毒案件,日本政府卻千方百計讓千萬學童在每一個上課日都吃得滋味健康,名副其實的「隔籬飯香」。當外國孩子捧在手裡的,盡是些加工食品、還有翻熱再翻熱過的飯盒;而日本的孩子在午飯時間,卻品嚐著由當地農場或學校農場種植的新鮮食材,更有一隊每個早上為他們悉心炮製料理的廚師,歸根究底,日本將午飯視為學童教育的一部分,而非單純的吃個飯或放個午休。

以色列何以成為科技大國?不只靠好學校

以色列人口只有約 800 萬,國土面積比廣東省大一點,但已有 93 間公司在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比印度、日本與南韓的總數更多;2016 年,以色列 6,000 間初創公司投資金額超過 60 億美元,Google、IBM、蘋果與 Intel 均有在以色列設立研究與發展中心。是甚麼因素讓以色列有此成就?以色列前教育部長說:有好學校還不夠。

挽救學生智商,請停用 PowerPoint

丹麥哥本哈根商學院的哲學及商業教授 Bent Meier Sørensen 撰文批評,呼籲停用 PowerPoint——多得 PowerPoint,學生變得愚蠢,教師變得沉悶。隨著 PowerPoint 的流行,高等教育界也出現了一種迷思:好像學生可以通過這種課程獲取知識和技巧,而不必經過漫長的閱讀和解題,而閱讀、上課、抄筆記,做功課漸漸變成不合理甚至荒謬的要求。

辨別假新聞,從學校做起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真的嗎?美國大選期間假新聞當道,假新聞撰稿員 Jestin Coler 稱,這些「胡說八道」網站的廣告收益,每月可多達 1 萬至 3 萬美元(約 78,000 至 230,000 港元)。除了有利可圖,還是為政權塗脂抹粉的假新聞媒體,如建制媒體「HKG報」圖文並茂捏造德國領事館聲明,做法令人髮指。假新聞禁之不絕,令一方面或要加強大眾免疫力,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教育主管稱,學校應該教學生如何辨別假新聞。

何以成績差的學生都能成功?

生於現世,我們從出生就孭著學生身份,這邊廂被各種測驗考試補課補習鞭撻催谷務求達至全人;另一邊廂終於甩難的畢業大學生收入長年在低位徘徊,只能大嘆成績好能出人頭地此說純屬騙局。與此同時,過去在班上萬年考倒數幾名的同窗反而脫穎而出,過著有錢有理想的生活。此等反差屢見不鮮彷彿已成規律,但究竟原因何在?

芬蘭幼兒教育:以故事、針織來教寫程式

有言未來定然是人工智能年代,即使不以學習計數串字為不合時宜,至少要精通電腦以便駕馭機器人。為此學校提倡電子教學,成效如何眾說紛紜,用電腦學習是好是壞仍是個未解謎。芬蘭幾年前將程式編寫引入課程,不用電腦,配合學習故事書,幼兒也能學習電腦科學知識。

Live Norish:從瑞典性別教育反思楊千嬅教仔法

香港藝人楊千嬅 3 年前接受傳媒訪問時,被主持人問到兒子 Torres 平時喜歡玩甚麼。千嬅說:「他不玩車,有時鍾意(冰雪奇緣)Elsa,我狂罵他『這是甚麼來的?那麼醜怪!不准!』他是男孩子,玩 Elsa 做甚麼。電話有個 app 可以下載這些卡通人物,我便把他的照片和 Elsa 合成,兒仔立即說不好。」千嬅還透露兒子喜歡玩煮飯仔和公主等女生玩意,她覺得很奇怪,擔心兒子會喜歡粉紅色或「變乸型」。

美感要從小培養:把教科書重新設計

日前,「香港設計之父」石漢瑞(Henry Steiner)受訪時狠批,當今香港多數設計猶如垃圾,客戶只求平價,設計師又視港人為小童,現況令人十分失望。相比香港,彼鄰的台灣已注視到設計的重要性。繼早前有總統蔡英文在競選時重用設計師聶永真,現在再有大學畢業生組成「美感細胞團隊」,掀起一場小學生教科書的「美感革命」,務求讓小孩子長大後有美的鑑賞能力。

要男孩專注,「坐定定」沒有用

大家皆知長坐無好處,連站著的辦公桌也發明出來了,但精力充沛的小孩,在學校卻長坐長有,猶如沒有得放風的監犯。本來大家也曾在學校怨怪小息太小,課時太長,但坊間深信,坐得愈久,學得愈多,終於有科學研究指出學生(特別是男生)長坐問題重重,推翻這種半調子直覺——實情是坐得愈耐,學得愈小。

戰爭玩具給兒童上的課

戰爭明明是會死人的事情,但我們卻不顧忌給小朋友玩戰爭玩具。戰爭玩具到底是鼓吹戰爭,還是給小朋友先上一課?1902 年,英國作家 E.J. Hawley 寫了一篇小故事,故事中一名男生 Bertie 正在和他的玩偶玩耍,那是一個英國士兵玩具及敵人波耳。Bertie 興高采烈地想像前者殺死敵人波耳,恰巧反映了當時英國在殖民戰爭勝利後高漲的愛國主義。

新幼兒教育:禁絕雪姑七友

瑞典長期位居性別平等大國,根據 2016 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瑞典與其他斯堪的納維亞(Scandinavia)地區國家如冰島、芬蘭、挪威,都在縮窄男女教育水平、健康、經濟、政治地位差距上交出令人欣羨的成績表。要說瑞典男女平等的秘訣,要從幼稚園禁說白雪公主式童話開始。

讓中國怕怕的外國勢力:國際學校

假如真的有所謂「中國人」,中國人一方面看見西方體制與教育的優越,一方面擔心有損中國性及國體。當然,最終還是用腳投票,僅在 2015 年就有 50 多萬人出國留學。近年,在中國就讀國際學校,則成為國民出國的跳板之一,然而經濟學人日前發表文章指出,中共當局對國際學校愈來愈不甚寬容,國際學校成為中共對抗外國勢力的前線。

由自由市場主導歷史教育

有民建聯議員在立法會內倡議初中中史獨立成科及列為必修科的動議……這位議員請回去吧,不要再浪費納稅人的金錢(包括其薪津及重新開辦課程的花費),香港再沒有中史科是世間美事,預期由納稅人出資給人亂搞史觀,不如我們將史觀認知的教授交還自由市場處理,一地之人是否爭氣,自己決定,與人無尤。

自由市場內裡所有的理念,也是可有可無可交易的東西,要活得自在,只適合心靈真正自由的人。如果你還是給各種條條框框困鎖,例如一定要有家、有國,一定要有人安排教育,那麼請跳過此文。自由市場是買家及賣家皆享自由,無謂辛苦大家。

芬蘭教育:不重學科界線的主題教學

芬蘭的學生能力,長期位於國際評估 PISA 的 10 名內,一直是全球教育的範例。回顧芬蘭的教育政策,芬蘭人不會強調成為「世界第一」,亦沒有研究如何量化學童表現,即使學生的 PISA 成績自 2012 年微跌,依然大力推行以人文為本的教育理念。不要去羨慕,當香港學生受苦於填鴨式教育、補習名師分析出題規律及考試數據,芬蘭卻沒刻意迎合以學科作分界的國際測試,反而於今年度的教育改革提出「主題教學」—— 一種刻意融合各學科於一體的教學模式。

印度家長:請讓學生留級

考試肥佬要留級,肯定是港孩惡夢。父母盼你連跳 3 級,你卻要留班重讀,豈非罪大惡極?反觀印度孩子,看來幸福多了,當地法例規定,無論成績多差,每年都能自動升班,直至 8 年級為止。但在上月的教育會議,印度全國有 21 個邦及聯邦屬地都要求政府廢除此法。非要留級不可,到底是為誰好?

俄國新聞,俄式事實?

在俄羅斯,不少觀眾也對電視台「又愛又疑」。最近一項民調指出,88% 受訪俄人表示電視新聞是主要消息來源之一,但吊詭的是,有 31% 受訪者認為自己被當中的資訊完全誤導,換言之,約有五分一俄國人既要看電視,又不信電視。與其自相矛盾,何不直接關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