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

|共17篇|

H:最能區分種族優劣的字母?

迷倒全球萬千女性的奢侈品牌 Hermes,到底如何發音才是正確呢?對國際時尚和法文稍有認知的人應該都知道,它的第一個字母 H 是不發音的 —— 連 H 這個字母的發音,其實都應該讀作「aitch」而不是「haitch」。但原因何在?專家質疑,這是一套精英主義下的語言霸權。社會上較具影響力的人和種族,能自訂哪一種是獲得認可的發音標準,藉此便將地球人分成兩種生物,優等的「aitch」和次等的「haitch」。

陶傑:如果錢大康沒有回香港 —— 兼論中國知識人的淮橘定律

所謂留美學人精英,接受香港特區政府禮聘,紛紛回流,為香港效力,為中國貢獻,面對十三億人口大市場,歡欣鼓舞,有一番抱負,榮光相當短暫,繼而毫無例外,最終一一釀成「風波」,並遭受學生和年輕人網絡的辱罵,形成中國人和香港人在西方讀飽書、領了學位,回流的「淮橘定律」。這就是中國成語「橘越淮而枳」的生物環境學定理。同一隻橘子,在淮水以北的土地種植會很肥美,易種至淮水之南,遇到另一種水土,同一橘子和種植方式,結出來的果實爛掉,味道完全不同。

德國科研成就,默克爾之功?

德國於 9 月 24 日即將舉行大選,由現總理基民盟的默克爾,對決曾任歐盟議會會長的社民黨舒爾茨,民調顯示默克爾穩操勝券。默克爾成功俘虜的,還有德國科學家 ——「自然」期刊日前刊登社論稱許默克爾「值得連任德國總理」,基於她任內讓德國科研穩定進步。歐洲科學政策記者 Alison Abbott 就於刊內社評,闡述當代德國的政策,如何把德國聞名天下的科研傳統,發揚光大。

現代社會過分倚賴精英?

精英政治(meritocracy)這把雙刃劍,自柏拉圖起已爭議不斷,一邊防範民主墮落為「多數暴政」,另一側卻有「1% 政治」之嫌。現代政府由選舉產生,因而造就一班「職業政客」,以專業之名代行議政。制度建基於人民對政府的信賴,然而綜觀歐美今日政壇,大眾對傳統精英的觀感普遍轉差,民粹乘勢抬頭,精英政治陷入信心危機。民眾固然覺得所託非人,但同時亦有聲音指,或者問題源於社會過分倚賴精英所致。

唐明:從 19 世紀穿越回來的大英救星?

如今這個金融神童加文史活字典,儼然喚起了許多英國人的愛國心,赫然發現傳統的大英紳士並未死絕,伊頓牛津依然可以產出高智商有智慧,值得敬重的君子,不只是油滑的卡梅倫和狂野的 Bojo(Boris Johnson)之流。他的冒起,正好和當今的「民粹」潮流犯駁:選民真的是「反精英」嗎,還是說他們只反對那些腐敗的精英?

資本主義後的四個未來

當朱克伯格能編寫出「鋼鐵俠」中智能管家 J.A.R.V.I.S. 的雛形、亞馬遜快推出免人手交易的超級市場 Amazon Go,代表我們的科技已逐漸掌握機器學習,社會亦走向「自動化」(Automation)趨勢:機器取代人手,傳統工種交由機械人處理。在這後資本主義社會,人應如何自處?世界會走向何處?科技思想家 Peter Frase 提出四種可能:兩種天堂,兩種地獄。

唐明:老實人怒摑的這一巴

「被遺忘的人」是甚麼人呢?他們就是些老實人,是胼手胝足,不奢求發達,可能外表很土,嘴也很笨,沒見過甚麼世面,可能沒出過美國,畢生老老實實工作,規規矩矩做人。不要說美國的廣大腹地,即使是大城市,也到處充滿被遺忘的人:地盤工、清潔工、速遞員、小販、門房、警衛、開電梯的人,隧道口的收銀員,便利店的搬運工,無家可歸的退伍軍人;他們是已經衰老,年屆退休的人,是年輕時髦的反面,是你絕不會給他多一分注意力的人。

反民主的理據

世界有民主以來,就有反民主。柏拉圖憂慮雅典民主制會造就平庸社會,人民依據個人喜好而活,判斷不依據理性、正義和真理,結果就是蘇格拉底之死;美國是世上第一個實驗現代代議民主制的國家,但其實美國憲法並不十分民主,反而有意處處牽制人民權力。正如邱吉爾講,民主並不完美甚至極差,但究竟還有沒有更好的體制?有學者就嘗試提出折衷方案。

去精英化的文翠珊內閣

新內閣洗牌堪稱是近世少有的「大地震」,比 1962 年麥美倫(Harold Macmillan)的「長刀之夜」更為轟動,當時是一夜間炒掉了 7 個大臣。本屆是一口氣炒掉前任 11 名主要官員,包括高浩文(Michael Gove)在內,都在 24 小時內執包袱走人,有「諾丁山派」(Notting Hill set)之稱,即前首相卡梅倫和財相歐思邦的黨羽,則一個不留。

沒人告訴你的搵工指南(上)

這世界有兩種人,第一種人求穩定,有一份不錯的工作,朝九晚五,放工回家又或去飲杯酒,然後日復一日。第二種人完全不同,每早起床第一件事就在盤算如何爬得更高,在三十歲初就擔當行政重位,所做的每個決定隨時影響幾千人——他們對「工作」的理解,與你我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