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

|共36篇|

減少等候時的焦慮?你需要進入「俄羅斯方塊效應」

等待的感覺最磨人,小至等待遲到的人,大至等待公開試成績,到化驗結果報告,在等待的過程中,該如何緩解那種如坐針氈的焦慮?分心是一大方法,但如何有效地分心?玩俄羅斯方塊可能是對抗等待焦慮的好方法,甚至達到暫時忘記時間及空間的境界。

擁抱令人感覺良好

擁抱會令人感覺好一點,不特別抗拒擁抱的人相信都會認同,此說最近更得到了科學的支持,一項美國研究表明擁抱可以減少由社交活動引起的不良情緒。以後遇上不開心、有壓力、不如意,有更實在的理由可以去擁抱一個人。

唐明:網絡語解放情感表達力

如果和這位評論員有同感,就不難明白今天中文網絡流行語的「火星化」 ,網民自創的強烈情緒表達譬如「表演一個原地爆炸」,「光速升天」,「內心幾乎是崩潰的」,「獻出我的膝蓋」,「尖叫爆哭」,或者在前面在加上「旋轉/跳躍/窒息」之類的前綴,或者乾脆回歸最原始的「啊啊啊啊啊啊」(字數無限)。

尼爾:你不乖,你不聽話

「不乖」,究竟是甚麼呢?我們有沒有帶著一點耐心,從規條、僵化的對錯標準中暫時抽離出來,以更寬廣的理性和情感,去了解孩童的內心世界之中,正在發生甚麼事情?人性中從來都有愛的存在,只是我們有多少耐性,探究孩子的想法、情緒、行為?而不是簡化為僵化了的應該或不應該?

女人更易餓到嬲?沒這回事

一個人容易燥底,無外乎是脾氣太壞?其實更有可能,純粹是餓到嬲而已。牛津字典在今年加入的新字「Hangry」,正是形容這種複雜狀態。對科學家而言,這算不上甚麼驚天發現。倫敦國王學院營養與食療學講師 Sophie Medlin 指出:「長久以來在科學上,我們都已認定飢餓使人煩躁。」只是在主流媒體的表述當中,餓到嬲的往往都是女性,反而引起專家關注 —— 這到底是偏見抑或真理?

白領有淚別輕彈?

Kimberly Elsbach 是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工商管理學院的教授,同時亦為一名「喊包」,所以她分外好奇,人們如何看待職場的淚水。她訪問數百名目睹過同事落淚的白領,發現上班時候流淚,抒發沮喪、憤怒、失望和悲傷,雖然尚可被人接受,卻會招致很多後果,因為哭泣這回事,太過引人關注。「此舉營造出求助的印象,就像嬰兒哭喊那樣。而在工作期間,這被視為侵擾。人們會想,『上班時候,我不該被索取情感支援。』」

「壓力」,從何談起?

本來壓力是描述的用詞,沒有感覺可言。後來,憂愁與緊張心情,就漸漸以「壓力(或精神壓力)」一詞代替了。「壓力」從何時起成為心情呢?「壓力」的新意義,源自匈牙利內分泌學者 Hans Selye 的研究文章。在 1930 年代,Selye 曾經做過實驗,從動物各器官中抽出汁液,將各汁液注入老鼠體內,觀察這些汁液如何改變老鼠體內的荷爾蒙分泌。結果發覺,各種注射液都令身體內分泌系統有相同的反應。這些反應與徵狀,Selye 稱之為「壓力(stress)」。

為甚麼有人會自殘?

對於自殘者而言,令人恢復平靜,感覺良好的不是痛苦,而是痛苦由開始到消失的過程。身體的疼痛(無論是病痛還是自殘導致)結束的時候,不但令人重新感覺舒適,還導致心理上如釋重負,形同一種獎賞機制,獎賞所得不僅是疼痛消失,還有隨後出現的快感。Franklin 猜測,這是由於大腦處理生理和心理的區域經常重疊,譬如說,大腦的前扣帶迴皮質(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和腦島(Insula)同時負責生理感受和心理感受,亦即腦神經無法清晰辨別受傷的感覺由何產生。

牽動情緒的顏色力

Christian Louboutin 和 YSL 為何要為一對紅底高跟鞋打官司?因為顏色擁有令人聯想的能力,我們看到紅底高跟鞋,就會想到 Christian Louboutin;看到橙色,就會想起 Hermes;見到 Tiffany Blue,就會想起 Tiffany & Co.。每個高級品牌都想擁有讓人過目不忘的顏色商標。美國彩通色彩研究所(Pantone)的副總裁 Laurie Pressman 指出:「顏色不僅是產生情緒的設計元素,更是傳達信息的重要溝通工具。」各大企業將顏色應用於商品設計和市場營銷,改變我們的感覺、思想甚至消費模式。

每天一點,正確發放負能量方法

常將「Don’t worry,be happy」這類說話掛在嘴邊,強打精神硬要將負面情緒化為正面,有沒有想過其實發愁有益,而且非常重要?加州大學心理學副教授 Kate Sweeny 指:「事事擔心的人對於壞消息的承受能力更高,而且遇到好事時更開心。」所以說,強求凡事樂觀來維持心理健康實在捉錯用神,憂愁擔心無害,你需要的只是正確的發愁方法。

甚麼酒叫你忘憂解愁自信爆棚?

人類與酒為伴上千年,有科學家更認為人類嗜酒可追溯至其人猿祖先的求生本能。離開原野後,酒精跟隨人類進入社交場所、文化及宗教儀式,漸漸與生活密不可分。不過準確而言,喝酒是怎樣的感覺?英國醫學期刊日前刊登的研究論文,就指出不同種類的酒精如何影響人的情緒。

潘度琳:前度

想不到今天會在尖沙咀街頭碰到前度。分手很多年後的今天,我又再讀到這個「教授論」。我發現當年這個中年未發福的人教會了我很多有關電影和文學的種種,當然還親身示範了人性的虛偽,令我看見自己的脆弱和無知,失戀確實有令人一夜長大的威力。雖然事隔多年,但恕我始終未能真心說感謝。跟一個曾經最熟悉的人變陌生,心裡的感受難以形容,並非一封信能道出。但我確信當有天你能夠離開你曾經眷戀的風景,勇敢踏上旅途,尋找下一個目的地,便證明你與那段過去劃上句號,從短期課程畢業。那封信要不要寫,都不再重要了。

失戀時,如何療癒情傷?

失戀、離婚、喪偶等感情創傷使人心碎。除了傷心難過,更可能會心口疼痛、心肌痙攣,有如心臟病發,嚴重者甚至致死,可見「心碎而死」並非誇大其辭。即使「大難不死」,餘情未了也會使人盲目對前度死纏難打,自取其辱,造成更嚴重的二次傷害。有神經科學研究認為,大腦訓練可以幫助甩拖者斬斷情絲,從而加快療癒心碎,重獲新生。

心情差的好處

現在我們身處的社會總是強調「正向」、「正面」又或「正能量」,好像負面情感都是「不必要」的。然而,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心理學教授 Joseph Paul Forgas 撰文表示,負面情感亦是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負面情感絕非一無事處,其實如傷感、憤怒、羞恥等情感,只要不要過分沉溺,實對心理有益。

自言自語的好處

大庭廣眾自言自語,少不免被白眼以待,若不是有第三眼能見別人所不能見,就是出現幻覺與假想對象對話,當即被冠上「精神病」帽子。其實,自言自語不一定代表精神問題,事實上我們經常在不自覺下與自己對話,諸如「鎖匙放哪裡了」的瑣碎自問,或午夜睡前三省吾身的深層交流。自言自語不單正常不過,而且有助健康,甚至是另類成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