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

|共24篇|

陶傑:Trump English

自從狂人入主白宮,英語危機遠早於北韓的導彈危機。總統杜林普與金正恩隔一個太平洋,採用非常激烈的語言展開罵戰,但杜林普的英文,令英國人皺眉頭。狂人總統喜用一個 Bad 字形容一切野蠻行為。白宮辯稱,這是使用金正恩聽得懂的語言,並非杜林普缺乏教養。

如何判斷一種語言難易?

根據語言學家蓋伊多徹(Guy Deutscher),20 世紀中葉語言學教科書普遍有個前設:所有語言都一樣複雜(或是簡單)。他在論著「小心,別踩到我北方的腳」(Through the Language Glass)破除這個迷思,表示說法以訛傳訛,背後其實毫無根據。如果說語言有繁簡之別,自然也有難易之分,問題是應該從何判斷?

為出國留學鋪路 中國家長離棄補習學校

近年中國學生留學外國數目急增,家長恨不得為孩子削尖腦袋躋身外國學校。操練補習自是不在話下,為了讓孩子早日「適應」國外學校的英語環境,學童接觸英文的年齡愈推愈前(至 0 歲)。但當各種高壓教育成果落空,坊間開始興起幼兒讀書會,以各類英文圖書和小說為日後國外學校學位的競爭預熱。

趕在奧運前的英語教育改革

忙於籌備奧運的日本政府,正面臨一道難題——英文。日本的整體英語水平不高,但基於奧運關乎國家形象,也是帶來旅遊業及全球貿易的商機,日本政府不得不推行大規模的英語教育改革,務求提升國民的英語能力到足以招待外國遊客的水平。文部科學省早於 2010 年成立委員會積極實施改革,包括在小學三年級起引入英語課、五年級起將英語納為必修科目。但政策推行至今,師資及教學配套均備受質疑,更遑論實際成效。

唐明:被背叛的不止你一個

最近只有電影「迷幻列車」(T2)喚回一點久違的地道英國味:那種不分階層高低共通的,對愚蠢人類包括自己無節制無底線的嘲笑,至於那些條條框框,理想啊、藍圖啊、正能量、世界和平,互助互愛甚麼的,只要說一句 Damn all,這個地球即使由變形蟲統治也會比人類好。

語言決定性格?

英文幽默,德語嚴肅,法文優雅,日語謙恭?這些印象其來有自,甚至催生出「民族性」的討論,譬如說學好英文,人會變得風趣、思維嚴謹。的確早有實驗研究指出,轉用一種語言,有時或會改變性格,但須留意,轉變並非源於語言本身的特質,而是與文化背景、溝通對象、學習時地有關。

感嘆號的濫觴與濫用

據網媒 Vox 統計,美國總統杜林普的 Twitter 帖文有 76% 用過最少一個感嘆號,最常見對象包括「enjoy!」、「America!」、「sad!」、「people!」、「soon!」。感嘆號在英文史上一度相當普遍,涵義輾轉流變之下,英國淑女幾乎言必感嘆,極受維多利亞風格歡迎,近代修辭學界卻不敢恭維,一概建議少用為妙。究竟感嘆號經歷過何等令人為之一嘆的過去呢?!

唐明:否則只剩下這三個 X

令人非常不適的感受還有 Appalling,有聳人聽聞,驚駭之意;Shocking 則相對單純,問題是,你憎恨鄙視的一個人竟然發了達走了好運,到底是 Shocking 還是 Appalling 呢?呵呵。吃驚的還有一個 Ghastly,到底是出於可怕還是可厭,也說不清楚,視乎閣下的神經有多麼細膩,外表拘謹內心高冷的公子小姐,恐怕遇見過份熱情的朋友也會當堂嚇壞。

英文形容詞:孰先孰後?

在學習英語的過程中,大概所有人都有過這樣一個困擾:使用多過一個、甚至一連串形容詞的時候,次序該如何排列,又怎樣斷定安放哪個詞在前,哪個詞在後?為甚麼我們會覺得「old little dog」拗口,而「little old dog」才顯得地道正確?

護照風波:英文也要脫歐?

英國脫歐,英文也要脫歐?有人發起網上請願,要求國會移除英國護照上的法文字句「Dieu et mon droit」、「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以示英國與歐盟之別。不過即時有網友指出,其實「passport」一詞,已經源自法文。英法歷經千年的語言交流,恩仇交織,難以一刀兩斷。

蛋白:今天風很多

「Because Chinese is basically uncool!」不止一位新加坡的本地好友告訴我。中文在此地淪為鄉愁、職業工具、考試必需。它是年輕人的「聽得懂」,和「不想說」,是低俗的華文節目和過時的張燈結彩、敲鑼舞獅的混合印象。新加坡人對中文的「誤判」背後,當然有諸多原因了。

後脫歐時期的歐盟英文

英國脫歐,歐盟官員一度放風,警告英文或失去區內官方語言地位,不出一日講法被推翻,歐盟駐愛爾蘭代表聲稱更動官方語言必須由部長理事會(Council of Ministers)投票決定。鑑於英語應用廣泛,各國官員賴以溝通,英文將繼續留守歐盟。不過有論者指出,當英語脫離了英國規範,非母語使用者任意運用,將進一步促成歐式英文,而且大安旨意,盡情克里奧,大灑洋徑濱。

「只說英語」 美餐廳規則遭轟歧視

東京也好,巴黎也好,在各大百貨或名牌商店,買的賣的都說普通話,寫的貼的都是簡體字,只為方便大批揮金如土的中國客。但有些人做生意,偏不愛討好客人、一味投其所好。美國密爾沃基一間雪糕店就堅持「English Only」,即使位處西語裔人集居之地,店員都只准說英文。網民大罵歧視,老闆倒說:「拜託﹗ 這裡可是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