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

|共126篇|

健康經濟學:減糖風下的朱古力戰爭

一般提到瑞士的著名產業,不外乎夢幻觀光景點阿爾卑斯山脈、精品鐘錶、私人銀行等。但大部分人並不知道,瑞士的朱古力產業可以創造 4,000 多個工作機會,生產總值將近 20 億美元。而瑞士與比利時、冰島,是世界頭三位的朱古力狂熱國家,每人平均一年消耗 6 公斤朱古力,比美國的 2.5 公斤高出一倍有餘。但這個甜蜜浪漫的產業正面臨衝擊。「金融時報」專欄作者 Ralph Atkins 指出,從農產品到罐頭,全球食品界都捲入一場反糖戰爭,即使瑞士的優質朱古力品牌也不能倖免,必需重新思考經營模式。

杜林普沒打擊恐怖份子,先擊毀中東三大航空公司

美國總統杜林普上任以來頒發的移民禁令與反恐政策尚未收到具體效果,但有三個中東巨頭已遭受嚴重打擊,他們分別是阿聯酋、阿提哈德與卡塔爾航空。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統計,所有中東航空公司今年獲利將腰斬不只一半。阿聯酋宣布 5 年來第一次虧損,與去年同期相比跌幅高達 82%;第二名的阿提哈德,除了面臨同樣的衝擊之外,還深陷投資失利的窘境。卡塔爾原是航空新星,但在今年 6 月卡塔爾元首傳出支持恐怖主義的風聲,短短幾天內就連續招致 9 國斷交,肯定需承受鉅額損失。情況繼續惡化下去,三雄可能會落入不得不互相吞併的窘境。

兵敗如山倒,「日本製造」亦末路

「日本製造」(Made in Japan)曾是質素保證的一大象徵,但隨著日本第三大鋼鐵企業神戶製鋼(Kobe Steel)社長川崎博也向全國公開低頭認錯,光環可能就這樣跌下來。神戶製鋼正式承認,公司在過去一直偽造數據,甚至在高層不聞不問默許之下,蒙混了超過 10 年時間。醜聞震驚日本各大產業,過去引以為傲的高規格、高品質,一時之間變得不堪一擊,汽車、鐵路以至電子產品在國際間聲譽近乎一鋪清袋。連串造假事件,讓「日本製造」的弱點原形畢露。就像一把兩刃劍,崇優尚智的昨日,成為了自己今日最大的敵人。戀棧於昔日光輝的管理層為保名聲,承受著巨大壓力的前線員工唯有隱瞞真相,默不作聲。結果,這些顯赫的日本企業,還是輸給了自己的精英主義。與歷史上所有上流貴族的墮落,殊途同歸。

包大人:請不要用懷舊做公關,除非……

請不要用懷舊做公關,除非你是高手中的高手。事實上,懷舊路線並非每間公司皆可使用。懷舊能感動年長一輩,但網民卻年輕人為主。用懷舊做公關,背後需要詳盡的資料搜集,要小心顧及該段傳統或本土文化和機構業務有沒有衝突,令公眾反感。

AR 技術將成為蘋果的秘密武器?

兩年前,AR 對電影、遊戲來說還是奢侈的技術項目,就連擁有最頂尖製片技術的荷里活片商,都得花上幾個月時間,投入上百萬美元才能製作出擴增實境的效果,但隨著 iPhone 8 以及 ARKit(蘋果發佈的 AR 功能開發軟件)問世,將技術門檻大幅降低,擁有成熟開發經驗的遊戲公司,甚至一週內就能開發產品原型。「這會帶來一場新的視覺革命,徹底破壞既有遊戲規則,」獨立開發商 Duncan Walker 說。

Fast Fashion 真的唯快不破?

Fast Fashion 盛行了十多年,雖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普羅大眾的消費心態還是會逐漸轉變,如今在一線城市,部分人已開始厭棄這種快餐一樣的快時尚。斷捨離當道,貴精不貴多,過量的時裝供應反而讓人疲勞和麻木,昔日開店時大排長龍的 Fast Fashion 品牌,正面臨時代考驗。H&M 正面臨著高峰過後的瓶頸,由於高端時裝開始大眾化,而大眾又開始對廉價時裝反感,導致 H&M 煞車,轉拓另一群崇尚簡約高品質的消費者。

Tick or Stripe:潮流巨星只是一塊踏腳石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用來形容當下的 Adidas 就最適合不過了。三年前,Adidas 淪為德國股市表現最差的公司,三年之後的今日,Adidas 逆市上揚,終於超越宿敵 Nike 旗下的 Jordan Brand,成為全美第二大球鞋製造商。原來,球壇有勵志故事,球鞋也有。Adidas 與 Kanye West 合作的簽名鞋款 Yeezy Boost 掀起話題,被視為 Adidas 近年崛起的最大關鍵。但 Adidas 的逆市奇談,仍像 Jordan 之於 Nike 一樣,全來自 Kanye West 的個人魅力嗎?

分店只 50 家,卻被雀巢收購,市值 7 億美元的咖啡店

從加州奧克蘭起家的藍瓶咖啡,被稱為咖啡界的蘋果,成立 15 年來在全球僅 50 家分店。他的勝出之道,卻是徹底的「慢」和「跩」,一反規模化、簡單快速、顧客至上的商業原則。在藍瓶,點一杯咖啡要等上 15 分鐘,因為所有的咖啡豆都是現場烘炒,用日式虹吸壺慢慢滴取。沒有多種 size 供選取,奶泡上也不會有華麗的拉花。店員不會貼心地在杯子上寫名字,畫塗鴉,假裝跟你很熟的喊著你的名字。店裡沒有舒適的座位與空間,也聽不到輕柔的音樂 —— 如果說星巴克販賣的是一種「城市綠洲」的氣氛,藍瓶賣的就是非常單純的「咖啡本身」。

包大人:嚴重事故的危機管理

面對嚴重意外事故,公關一般都採用所謂的 CAP Approach,即 Concern,Action and Perspective。首先遇事的機構要對事件表達關注,對受害者和受影響人仕表示關心;然後機構須宣佈採取適切的行動,例如成立調查事故的小組、委任獨立人仕進行調查、成立基金照顧受害者和其家人等;最後是指出機構在事故中的角色,在過去及未來如何避免事故再發生。

幫 28 萬員工建托兒所,這家日本企業成世界五百強

矢崎總業,主力產品是汽車專用的連接線,年度營業額將近 2 兆日元,海內外超過 28 萬名員工,與美國德爾福公司互搶世界第一的寶座。員工福利與公司競爭力一樣強勁,源自矢崎總業創辦人矢崎貞美 70 年來的堅持 —— 把員工當成自家人一樣照顧。公司托兒所學費低廉,每月只要 7,350 日元。員工如果不想通勤,可以住在宿舍,租金僅薪金的 5%,遠低於周圍房價;停車場不用錢,餐廳裡 3 餐費用只要 525 日元,所有的福利都好到不可思議。這樣的家族主義,不但確保其公司戰力,更成了國際化的競爭力。如此好的福利待遇,應該花費不少成本,真的有辦法全變成業績嗎?矢崎裕彥說:「不能想要有所回報才去做,一定要真心付出,對方才能感受到你的用心。」

電影版 Netflix ── 大幅減價是福是禍?

隨著 Netflix 等在線影視服務發展蓬勃,「坐定定睇電視」、「入戲院睇戲」的傳統市場正逐步萎縮。但若把電視與電影分開探討,電影院可能尚有一線生機。因放映設備上,影院始終比流動或家居裝置更完善。就此, Netflix 執行團隊始創成員 Mitch Lowe,現正在另一家公司,嘗試以新的月費模式,改變院線生態。

玩具反斗城垂危,拋棄你的並非時代

陪伴香港 80 後成長的著名零售店玩具反斗城,近日傳出舉債如山,瀕臨破產邊緣。受到網購平台和大型購物中心的夾擊,只能說一山還有一山高,其最大敵人是全球最大網商亞馬遜和是全球最大零售商沃爾瑪,也顯示玩具反斗城的經營模式本來就存在先天限制,難以抵擋時代挑戰。

亞馬遜效應發威,全球零售業將出現大衰退?

售業的隱患由來已久,過去十幾年的好景與資本市場要求的增長壓力,讓各零售業商家盲目擴張門市,對電子商貿強勢崛起視而不見,泡沫愈吹愈大。如今亞馬遜左手收購連鎖超市 Whole Foods,右手推出無人商店,從虛擬進軍實體,無疑是引爆泡沫的導火線。

樂高大裁員,積木王國神話破滅?

全球擁躉數以億計的樂高(Lego)近日公佈業績,錄得 13 年以來首次業績倒退,並隨即宣佈大幅裁員。積木王國從高處墮下,主要有三大原因:公司規模過度擴張、智能裝置的興起,以及電影熱潮失效。宏觀來說,樂高的危機也是整個傳統玩具業的困境。裁員以外,人事更替亦在所難免。高層連番異動,或顯示樂高對眼前困境也一籌莫展,不禁讓人質疑品牌能否再一次谷底翻身。積木王國狠狠跌了一跤,會否就此粉碎?

包大人:公關的颱風應變技巧

今個夏天香港不停打風,一眾上班族學生哥當然希望力抗「李氏力場」,成功懸掛 8 號風球,放風假偷得浮生半日閒。但颱風對一眾籌劃活動記者會的公關來說絕對是噩夢。預先安排好的採訪大受影響;在惡劣天氣下勉強進行活動易生意外,但要改期進行,又未必達到預期效果,這正正是考驗公關的應變技巧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