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

|共64篇|

一條 200 美元的白毛巾,讓一座城鎮起死回生

一條原本被當成免費贈品的白色毛巾,經過一名日本人的巧手後,售價竟然可以高達 200 美元( 約 1,500 港元),不僅成為五星級飯店指定用品,更在東京銀座、青山等高檔地段開設專賣店,與 LV、Gucci 等奢華品牌比鄰而居。今治毛巾——全球毛巾界的頂尖精品,其獨特的紡織技術造就超高吸水力,號稱「五秒沉降」,亦即浸入水中五秒內一定沉降落底。出浴後擦拭,毛巾一接觸肌膚立即乾爽,用者形容「如被包覆在雲朵般輕柔」。

為何華為員工人均薪酬逾 60 萬?

華為以高度研發為主,每個員工都把自己當成老闆一樣在拼命,因為他們的收入不只底薪,還有公司的配股。也就是說,公司愈賺錢,其分紅愈高。「我們不像一般領薪水的打工仔,公司營運好不好,到了年底會非常感同身受」,華為無線網絡產品線營運總裁邱恆說:「你努力的程度直接反映在薪金上。」

華為營收再創新高的秘訣:怕死!

根據中國通訊企業華為剛發表 2016 年度財報顯示,其營收達 5,216 億人民幣(約 5882.7 億港幣)。你能想像這是怎樣的數字?在中國,這相當於兩個聯想、三個騰訊、五個阿里巴巴。在全球五百強中,這超越了 IBM、Ericsson 等百年企業,排名第 75。在產業連年衰退、傳統巨頭如 Motorola、Nokia Siemens 等相繼隕落的狀況下,華為逆勢突圍,連續十年正成長,成為全球通訊第一霸主。

使 Adobe 股價創 30 年新高的改革

長遠發展,你敢得罪 5 萬個客戶,迫他們改變付費模式嗎?辦公軟件大廠 Adobe 就做了這件事。原本一套軟件售價 1,000 美元,用戶每過一年半到兩年就得付費購買新版本,近年來卻遇到營收停滯不前的狀況,原因是用戶覺得舊的很夠用,一用就是 4 年以上,不願意再花錢升級。這跟微軟遇到窘境一模一樣。當年推出重金研發的 Vista 系統徹底失敗,消費者轉回去擁抱 XP,加上盜版軟件猖獗,連帶讓 Windows 7、8 的銷量都跌落谷底。

日本即將進入「零加班」新時代?

「一生懸命」、「鞠躬盡瘁」、「顧客是神」,「即使拼盡最後一口氣也要完成所有的使命」,這些傳統日本職場的價值,在一個 24 歲女孩過勞死之後,即將成為過去式。日本消費者對於商品、服務的要求,眾所周知是世界第一嚴苛,過去日本人以此自豪,但現在開始反省:「這樣的要求,真的有必要嗎?」

不靠高薪,如何成為最佳僱主?

自 1998 年起,「財富雜誌」( Fortune )每年均會根據全國大型企業的員工意見反饋、福利政策,以及性別/種族比例等資訊,綜合出美國年度首 100 名「最佳僱主」( The 100 Best Companies to Work For )。工作環境獲全球稱頌、工作計劃具挑戰性,宗旨為「組織全球資訊」的 Google 連續第 6 年佔首位;但緊隨其後的,卻並非專業諮詢公司、抑或緊守醫學理想的生物科研公司。取而代之,第二名反是大隱隱於市、家庭式默默耕耘逾百年的連鎖百貨超市 Wegmans Food Markets 。

百事可樂健康失敗,不如續當垃圾食物之王

對百事集團(PepsiCo)行政總裁盧英德(Indra Nooyi)來說,沒有甚麼比想轉型健康食品產業卻被市場狠狠打臉更尷尬的事了。這位以「好媽媽」形象著稱的行政總裁,上任以來拼命想要擺脫製造垃圾食物的企業形象,沒想到費盡心思推出的新產品銷售慘淡,原有的垃圾食物獲利卻不斷上升,讓她哭笑不得。

Panasonic 重生之道:不再崇尚武士切腹,甘當國際配角

當 Sharp、Toshiba 因鉅額虧損,不是落入賤賣窘境,就是瀕臨破產危機。但同一個時代崛起的另一家百年企業松下(Panasonic),卻早已谷底反彈,擺脫虧損。差異,就在於前者還在堅守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寧可戰到死也不願意投降受辱,後者卻早已看清局勢,像明治天皇一樣改革求存。

東芝的衰亡:錯誤的收購與假帳

製造出日本第一台雪櫃、洗衣機的東芝(Toshiba),142 年來一直是日本先進技術水準的象徵。但這家老牌企業近 18 個月就虧損近 6,000 億日元(約港幣 411 億),是史上最差經營成績。東芝除了向日本政策銀行申請紓困,它還打算出售 NAND 快閃記憶體業務一半以上股權,知情人士指出,東芝甚至不排除全賣。

在企業工作

“Going to work for a large company is like getting on a train. Are you going sixty miles an hour or is the train going sixty miles an hour and you’re just sitting still?”

- J. Paul Getty, American Businessman

沒人話事的公司,真的可行嗎?

一間公司,連個話事人都沒有,成何體統?瑞典軟件顧問公司 Crisp 全體 40 名員工倒認為,這也沒甚麼不可。於是,從 3 年前起,該公司廢除 CEO 此職,一切大小決定,皆由仝人開會落實。自己作主,自己負責,這對公司是好是壞?

中日拉鏈戰爭

絕大部分時裝公司都會外判拉鏈工序,因而造就過百億美元的龐大市場。其中,日本企業 YKK 以近半市佔率位居龍頭,銷路遍佈全球,中國福建潯興拉鏈科技則靠巨大國內市場發跡,對 YKK 的領導地位逐漸構成威脅。不起眼的細節背後有何商業競爭,又透露了甚麼營商法則?

美國新「福利」:示威可放有薪假?

杜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有幾多人愛他「敢說敢做」,就有幾多人炮轟他「任意妄為」。光是華盛頓婦女大遊行,就有 50 萬人到場反杜林普,同類型活動更陸續有來。面對這波抗爭浪潮,不少公司乾脆向員工發放「示威假」,讓他們在上班時間帶薪抗議。這是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抑或社會撕裂下的大勢所趨?對僱傭雙方又有何利弊?BBC 近日撰文探討。

鄭立:如何令你的專制變得開明?

投票這個制度,並不是為了產生最正確最有效率決策而存在的;投票制度,是為了保證那最接近大家的共識而存在的。在管理一個封閉系統,例如社會與國家時,因為成員不可以隨時加入與離開,而所有決策都是公共的,投票會是重要的。在社會中,政府不應做出太違反共識的事情,否則不滿的成員增加,但他們無法離開,這樣很容易導致內部崩潰。可是企業不是社會,企業正是社會的相反。

鄭立:投資者是你的長期盟友

如果你只把投資者看成是金主的話,你就是把你和投資者,視為兩個利益立場不一樣的陣營。如果你賺錢而投資者賠錢的話,你會覺得自己賺了;如果你把盟友視為你陣營的一部分,盟友的錢流到你身上,你沒有賺錢,最多是資源分配的比例改變而已。當然實際上你的錢好像多了,投資者的錢好像少了,但這是一個觀念的問題,你這樣想,代表你沒搞清楚你和投資者的真正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