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

|共53篇|

東芝的衰亡:錯誤的收購與假帳

製造出日本第一台雪櫃、洗衣機的東芝(Toshiba),142 年來一直是日本先進技術水準的象徵。但這家老牌企業近 18 個月就虧損近 6,000 億日元(約港幣 411 億),是史上最差經營成績。東芝除了向日本政策銀行申請紓困,它還打算出售 NAND 快閃記憶體業務一半以上股權,知情人士指出,東芝甚至不排除全賣。

在企業工作

“Going to work for a large company is like getting on a train. Are you going sixty miles an hour or is the train going sixty miles an hour and you’re just sitting still?”

- J. Paul Getty, American Businessman

沒人話事的公司,真的可行嗎?

一間公司,連個話事人都沒有,成何體統?瑞典軟件顧問公司 Crisp 全體 40 名員工倒認為,這也沒甚麼不可。於是,從 3 年前起,該公司廢除 CEO 此職,一切大小決定,皆由仝人開會落實。自己作主,自己負責,這對公司是好是壞?

中日拉鏈戰爭

絕大部分時裝公司都會外判拉鏈工序,因而造就過百億美元的龐大市場。其中,日本企業 YKK 以近半市佔率位居龍頭,銷路遍佈全球,中國福建潯興拉鏈科技則靠巨大國內市場發跡,對 YKK 的領導地位逐漸構成威脅。不起眼的細節背後有何商業競爭,又透露了甚麼營商法則?

美國新「福利」:示威可放有薪假?

杜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有幾多人愛他「敢說敢做」,就有幾多人炮轟他「任意妄為」。光是華盛頓婦女大遊行,就有 50 萬人到場反杜林普,同類型活動更陸續有來。面對這波抗爭浪潮,不少公司乾脆向員工發放「示威假」,讓他們在上班時間帶薪抗議。這是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抑或社會撕裂下的大勢所趨?對僱傭雙方又有何利弊?BBC 近日撰文探討。

鄭立:如何令你的專制變得開明?

投票這個制度,並不是為了產生最正確最有效率決策而存在的;投票制度,是為了保證那最接近大家的共識而存在的。在管理一個封閉系統,例如社會與國家時,因為成員不可以隨時加入與離開,而所有決策都是公共的,投票會是重要的。在社會中,政府不應做出太違反共識的事情,否則不滿的成員增加,但他們無法離開,這樣很容易導致內部崩潰。可是企業不是社會,企業正是社會的相反。

鄭立:投資者是你的長期盟友

如果你只把投資者看成是金主的話,你就是把你和投資者,視為兩個利益立場不一樣的陣營。如果你賺錢而投資者賠錢的話,你會覺得自己賺了;如果你把盟友視為你陣營的一部分,盟友的錢流到你身上,你沒有賺錢,最多是資源分配的比例改變而已。當然實際上你的錢好像多了,投資者的錢好像少了,但這是一個觀念的問題,你這樣想,代表你沒搞清楚你和投資者的真正關係。

事業成功靠「扭轉力」

「你 XQ 有幾高?」時代雜誌 2015 年 6 月某期封面有此一問。專題指出,企業日益重視求職者的個性,以免錄用之後才發現性格與產業需求不合,無法適應環境變化,縱有才華亦難以發揮,關鍵就在於「變商」(XQ)高低。美籍企業家、前摩托羅拉亞洲總裁孔毅將 XQ 延伸為「扭轉力」(torsion force),即面對未知挑戰的能力,並細分為五個層次,嘗試歸納出事業致勝之道。

無印良品:極少廣告卻殺出血路

港人都愛無印良品(MUJI),喜愛它的極簡主義,喜愛它的文青生活,也喜愛它的平凡產品——就連山寨品牌「名創優品」,也從抄襲無印良品之中,殺出一條血路。無印良品從沒有大賣廣告,卻能衝出日本,走進亞洲,甚及美國。究竟無印良品有何成功之道?

鄭立:宣誓與團隊組織

我相信大家都曾經宣誓,例如宣誓當童軍,讀一些不知所謂的誓詞,宣誓效忠基本法之類。但是有沒有認真看待宣誓的內容?我相信是沒有的。因為很多宣誓都只是手續上迫你這樣做,你要當童軍,就要誓童軍的誓,你要當議員,就要被香港政府強迫宣誓。因為你的目標是當童軍或者當議員,誓言只是一個被半強迫的過程,再加上我們大部分人都不怎樣信上帝,自稱信主的律師可以連十誡都不知道。

日企 Daiso:以百円生意建立百億王國

100 円(未連稅)可以買到甚麼?據最新匯價,100 円可兌港幣約 $7.5。七個半,在香港的便利店可能連一枝可樂也買不到,但在日本,手握 100 円,或可在 Daiso 等「百元均價店」 選購到生活所需。日本企業 Daiso(中譯 大創百貨),就是依靠一宗又一宗 100 円生意,建立跨國連鎖店,足跡遍佈亞洲。近年,Daiso 近年更進軍世界,在美國發展。究竟 Daiso 有甚麼成功之道?日本的 100 円店又有甚麼營商手法?

鄭立:為何能共患難不能共富貴?

領袖的責任在於團結所有自己人,因為團結所以才有組織,有組織才有企業,而企業的瓦解在於這種團結精神的瓦解,而陷入內訌,終致無法再合作。既然我們必須盡可能防止內訌,那我們得自問一個問題,甚麼時候最有內訌的危險?我知道很多人會答:應該是公司臨近倒閉的患難之時吧?

諾獎量產國:日本的科研實力

東京工業大學榮譽教授大隅良典日前獲頒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以表揚他對細胞自噬研究的開創貢獻。日本連續 3 年在自然科學領域奪得桂冠,自 2001 年起有 16 人,總數僅次美國,高於英、德、俄國,堪稱「諾獎量產國」。實驗室外,日本的科研實力一樣稱霸。在所謂「失落的二十年」間,日本科技企業持續創新,2015 年就有 40 間日企入圍路透社「全球百大創新企業」,超越美國。70 年代「日本第一」的評價,今日仍未過時。

鄭立:如何利用賢臣與小人

出師表裡諸葛亮說,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之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之所以傾頹也。我們一直都說,當一個管理者或者領導者,皆要遠離小人。我們看這段時,有一點意思,是經常被忽略的。就是諸葛亮叫的,是劉禪去親賢臣,遠小人。並不是說,用賢臣,殺小人。這意味著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