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

|共258篇|

跨國企業政治透明度:迪士尼、華為、Big4 最差

官商勾結,權利相依,古往今來皆是大企業和政治勢力不為公眾知情的黑暗面。有英國監察組織公開一項由 104 家大型跨國公司的調查,發現近 4 分之 3 的公司從未充分披露他們與政客之間的關係。最嚴重的違規企業,遍佈不同業務,包括美國童話王國迪士尼(Disney),來自中國的手機製造商華為(Huawei),以及總部位於英國,素有 Big Four 之稱的安永(Ernst & Young)會計師事務所。

不買 iPhone,租一部更保障?

iPhone 掀起的智能手機革命,改變了世人的生活模式,原來資訊和通訊是可以集於手上的一塊小玻璃熒幕。雖然蘋果在手機市場再不能傲視業界,但其實蘋果還有機會掀起一場革命,一場捨棄「計劃報廢」的商業模式革命。

日產的沉痛教訓 —— 再能幹的人,也需要監督

當初日產陷入破產邊緣,Carlos Ghosn 接過這爛攤子,憑其「日產重生計劃」,包括大幅裁員及關閉部分廠房,令業績谷底反彈,日產得以起死回生。但這位日產「國王」如今被內部告密,揭發他多年來在集團邊「搶救」邊「吸血」。分析指出,Ghosn 的倒台給予沉痛教訓:即便是業內最具權力領袖,也需要一位監督他的上司。因為當行政總裁擁有太多權力,有時便會失去問責及負責機制。

抗生素大挪移,製藥公司如何在廣告發功?

為數不少的農場,無論牲畜有否患病,均在飼料中加入抗生素,防病未然,保證農場產量,卻埋下抗藥性風險。消費者有時聽到抗生素或會擔心食品安全。病向「錢」中醫,抗生素藥廠與農場也向錢看,為了釋除消費者「疑慮」,他們在社交媒體上幕後發功,用錢轉移視線。

應徵「客戶服務忍者」:何以要為職位另立新頭銜?

找工作時,不難發現高級職位較以往多,更有不少新職位湧現,但不免為「新瓶舊酒」,像肉檔檔販現稱肉類分割技術員,代客泊車現稱座駕管理專員,在美國出現更為另類職位頭銜,如「客戶服務忍者」、「銷售搖滾明星」,工作範圍與一般客戶服務員及銷售人員無異,那何以要從新為職位改名?

Gloria Chung:逆轉老牌酒店的命運

千禧世代的顧客,他們討厭一式一樣的東西,就算是連鎖酒店,如果每一間都是倒模式出來,根本不能夠吸引新世代的客群。喜來登的策略是將品牌的設計,貫穿所有酒店但是同時,加入不同的本地元素。比如悉尼這一間,就在大堂設立了一個叫做 Gallery Wine Room 的酒室,展示澳洲的葡萄酒,另外亦都會舉辦農夫市集,帶來悉尼地區的手工食品與及葡萄酒,聽落雖然有點遲了十年,但是起碼連鎖酒店也開始跟隨時代的步伐了。

Netflix 攻亞之道:沒靠中國,靠硬技術

早前 Netflix 在新加坡舉辦亞洲大會「See What’s Next: Asia」,發佈 17 部與台灣、日本、南韓、印度及泰國等地製作團隊合作的原創作品,以表對亞洲市場的重視。不過,部分國家人均收入偏低,網絡發展亦明顯落後,上網速度緩慢之餘亦未必穩定。Netflix 要在亞洲進一步大展拳腳 ,從節目內容到串流技術,不乏精密的計算和考量。

Burger King 的夢想餐廳

在美國,幾乎事無大小都有 A 餐 B 餐予人選擇。不支持民主黨可以投共和黨、不愛 DC 可以看 Marvel。不喜歡麥當勞的漢堡飽,還有漢堡王…… 但漢堡王還足以與麥當勞相提並論嗎,抑或早已落於時代?儘管近日漢堡王母公司正積極宣傳其「明日漢堡王(Burger King of Tomorrow)」大計,但比起美國國內其他快餐集團,漢堡王的餐飲改進計劃早已落後於人。

Netflix 致勝之道:做你心裡的蛔蟲

10 年前追劇,尚要每晚準時趕回家中,等電視台逐集播給你看。但現在有了自選影像服務(Video On Demand,VOD),看甚麼、何時看、哪裡看、怎樣看,全由觀眾自己決定。然而 VOD 服務這麼多,專注於影視娛樂的 Netflix,如何在全球吸引過億訂戶,並跟業務多元化的 Amazon 和迪士尼分庭伉禮?除了節目質量,其實數據也是關鍵。怎樣從中揣摩訂戶喜好,成為他們心裡的蛔蟲,成為 Netflix 的致勝之道。

一瓶麻油,靠刺蝟戰術創下 300 億日元營收

管理學大師詹姆.柯林斯(Jim Collins)曾提出過著名的「刺蝟理論」,認為愈是能專注在自己的競爭優勢,不隨便分散注意力,將複雜世界歸納成單一系統或基本原則的企業,愈能夠維持長久與高獲利。日本許多長青企業,正是擁有這樣的本質。例如光靠一罐小紅瓶就能熱銷 82 年的益力多,以及只賣麻油就創造一年 300 億日元營業額的角屋(かど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