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

|共270篇|

應徵「客戶服務忍者」:何以要為職位另立新頭銜?

找工作時,不難發現高級職位較以往多,更有不少新職位湧現,但不免為「新瓶舊酒」,像肉檔檔販現稱肉類分割技術員,代客泊車現稱座駕管理專員,在美國出現更為另類職位頭銜,如「客戶服務忍者」、「銷售搖滾明星」,工作範圍與一般客戶服務員及銷售人員無異,那何以要從新為職位改名?

Gloria Chung:逆轉老牌酒店的命運

千禧世代的顧客,他們討厭一式一樣的東西,就算是連鎖酒店,如果每一間都是倒模式出來,根本不能夠吸引新世代的客群。喜來登的策略是將品牌的設計,貫穿所有酒店但是同時,加入不同的本地元素。比如悉尼這一間,就在大堂設立了一個叫做 Gallery Wine Room 的酒室,展示澳洲的葡萄酒,另外亦都會舉辦農夫市集,帶來悉尼地區的手工食品與及葡萄酒,聽落雖然有點遲了十年,但是起碼連鎖酒店也開始跟隨時代的步伐了。

Netflix 攻亞之道:沒靠中國,靠硬技術

早前 Netflix 在新加坡舉辦亞洲大會「See What’s Next: Asia」,發佈 17 部與台灣、日本、南韓、印度及泰國等地製作團隊合作的原創作品,以表對亞洲市場的重視。不過,部分國家人均收入偏低,網絡發展亦明顯落後,上網速度緩慢之餘亦未必穩定。Netflix 要在亞洲進一步大展拳腳 ,從節目內容到串流技術,不乏精密的計算和考量。

Burger King 的夢想餐廳

在美國,幾乎事無大小都有 A 餐 B 餐予人選擇。不支持民主黨可以投共和黨、不愛 DC 可以看 Marvel。不喜歡麥當勞的漢堡飽,還有漢堡王…… 但漢堡王還足以與麥當勞相提並論嗎,抑或早已落於時代?儘管近日漢堡王母公司正積極宣傳其「明日漢堡王(Burger King of Tomorrow)」大計,但比起美國國內其他快餐集團,漢堡王的餐飲改進計劃早已落後於人。

Netflix 致勝之道:做你心裡的蛔蟲

10 年前追劇,尚要每晚準時趕回家中,等電視台逐集播給你看。但現在有了自選影像服務(Video On Demand,VOD),看甚麼、何時看、哪裡看、怎樣看,全由觀眾自己決定。然而 VOD 服務這麼多,專注於影視娛樂的 Netflix,如何在全球吸引過億訂戶,並跟業務多元化的 Amazon 和迪士尼分庭伉禮?除了節目質量,其實數據也是關鍵。怎樣從中揣摩訂戶喜好,成為他們心裡的蛔蟲,成為 Netflix 的致勝之道。

一瓶麻油,靠刺蝟戰術創下 300 億日元營收

管理學大師詹姆.柯林斯(Jim Collins)曾提出過著名的「刺蝟理論」,認為愈是能專注在自己的競爭優勢,不隨便分散注意力,將複雜世界歸納成單一系統或基本原則的企業,愈能夠維持長久與高獲利。日本許多長青企業,正是擁有這樣的本質。例如光靠一罐小紅瓶就能熱銷 82 年的益力多,以及只賣麻油就創造一年 300 億日元營業額的角屋(かどや)。

信用卡積分密密儲,零售商已受不了

近年信用卡衍生出一大功能 —— 儲積分換獎賞,香港更有「資深」儲分人士靠刷卡,每月賺取近 2,000 元的回贈。消費者沉迷於信用卡的獎賞計劃,理論上,密密消費儲積分,也會帶動零售商的生意額,但商家對這些優惠獎賞信用卡似乎頗為厭惡,部分甚至考慮拒絕接受某些獎賞信用卡。外遊時總有多卡傍身的港人,恐會受到影響。

跨國品牌要如何討好中國顧客?

談及適應力,能應付經常改變消費習慣的中國顧客,經營得最出色的外國企業,例子必然要數到可口可樂公司。在中國市場的經營策略,跟它們在其他國家以可口可樂為主打,並依賴品牌知名度的舊手法有著明顯改變:「要不自行在中國摧毀你的品牌,要不別人來摧毀它。」

新 iPhone 能否挽救中印市場的敗局?

即使 Apple 已成為史上首家市值破 10,000 億美元的上市企業,但曾是年度熱話的 Apple 新品發佈會,則顯然掌聲寥落,失去了焦點。過去備受期待的 iPhone 系列,經過了持續多年的發展後,創新性大減。如今選擇以定價較低的新品作主打,符合了市場普遍看法,從今日來看,要在智能手機市場上趕上三星和華為等競爭對手,Apple 的最大挑戰正是如何放下身段,打入人口眾多的中國和印度。

NASA 最新任務:送廣告上太空?

美國太空總署(NASA)剛滿 60 歲,明年亦是人類首次登月的 50 周年,太空熱潮有望再創高峰之際,NASA 內部傳出震撼消息。據報署長 Jim Bridenstine 有意出售太空船和火箭的命名權,以及允許太空人參與商業活動。換言之,他正考慮把這些航天工具,變成各大企業的廣告牌,並讓航天英雄像金牌運動員般,在電視廣告及商品包裝上亮相。但 NASA 屬於政府機構,太空人又是公務員。這樣做沒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