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

|共111篇|

Gloria Chung:不浪費的旅遊展

這種環保不是講講就算,傳媒的資料不再是紙本,只有 Links,禮物也沒有甚麼鎖匙扣,攤位幾乎沒有怎麼佈置,大幅減少素材,看起來的確沒有香港的展覽那麼輝煌花巧,但老實說,誰有時間欣賞呢?傳媒和參加者的禮品是 Keep Cup 咖啡杯、Avanti 水壺、Crumpler 背包,全部都是澳洲的著名品牌,又是可以重複使用,設計實在有型,如果看不到 Australia 的字樣,根本和一般產品沒有分別(天啊,這才是送禮的真正意義吧!要人家把你的公司標誌放在身上賣廣告,是不是有些強人所難呢?)我馬上就把 Keep Cup 和水壺拆開來用,兩天下來,起碼省下了 5、6 杯咖啡的紙杯和膠杯。

綠色和平:走得快,好世界 —— 我說的是「走塑」

香港人生活節奏急促,凡事講求效率,不論工作玩樂都要快人一步。但在環保方面,卻提不起勁,甘願落後於人。尤其是全球熱議的塑膠污染問題,當多國政府及企業區爭相展示長遠的「走塑」大計,香港卻依舊慢條斯理,只推出一些零星的走塑小措施。香港貴為國際大城市,政府及企業均應盡世界公民的責任,加快腳步推動全城走塑。事實上,訂立全盤走塑計劃的益處多籮籮;做到走塑,就不會「走寶」了。

北非白犀牛之死 —— 情願絕種,也不成全人類的偽善

隨著地球上最後一隻雄性北非白犀牛 Sudan 的死亡,如今現存於世的就只剩下兩隻雌性北非白犀牛,在全球媒體的關注下,這瀕危多年重超過 2,250 公斤的龐然生物,宣告絕種。儘管人類有辦法征服大自然,導致無數個物種的消失,反過來卻根本無力逆轉一個物種將要消失的命運。能力再大,都只能親眼見證 Sudan 的死亡,讓一個曾經存世的物種成為文明餘燼。

貓狗食素糧,這可行嗎?

素食產品在人類世界確有其市場。而日本的「國菌」麹菌,最近亦成為新型寵物食品的關鍵成分。這種真菌很普遍,在醬油、味噌和清酒中都會找到。研發該寵物食品的公司 Wild Earth 聯合創辦人 Ryan Bethencourt,希望能夠由此改變動物飼料的未來,探索純素的寵物食品的可能性。

法國如何打擊浪費食物?

食法國菜,不一定是奢華浪費。日前,法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館推出「好味法蘭西」首個公眾活動,與油街實現的「盛食當灶」實驗計劃合辦「惜食法蘭西五十人宴」,請來 Le Bistro Winebeast 主廚 Johan Ducroquet,利用社區剩材炮製法式午膳,讓街坊品嚐佳餚,並呼籲珍惜食物。事實上,法國近年積極推動食物回收,提高公眾對食品消費的關注,甚至成為首個以立法來減少浪費食物的國家。

維修咖啡店 重塑惜物生活

物質過剩的年代,大如吸塵機,小如湯匙壞掉無用,我們就會隨手掉棄。但一群來自全球的志願者立志要人不再扔掉東西,在「咖啡店」重塑以往惜物的生活。名義上是咖啡店,但不會聞到咖啡香,因為實際上這是每月第 3 個星期日提供免費維修各種居家用品的服務場地,而且全世界多國亦正推行。

限期將至,海洋保育不達標,各國如何報大數?

多國於 2010 年簽訂聯合國環境署訂下的「愛知生物多樣性目標」,2020 年要達到保護地球 10% 海洋的目標。限期在即,但恐怕只是紙上談兵,企圖以「語言偽術」蒙混過關。最新研究發現,聯合國這目標迄今連一半也未達到,經濟利益固然是各國的一大考量,但科學家均認為應該將目光放遠,因為海洋保護區對環境健康至關重要,既能防止資源用盡,確保漁獲健康,又可以保護瀕危物種,並使生態系統對氣候變化更具抵抗力,而且保持生物多樣性。

庫存過剩,創意不再,Lego 王國一跌就散?

曾被評級機構選為全球最有影響力品牌的積木王國樂高 (Lego),過去幾乎每年都錄得雙位數字的業績增長,不過,自去年狠狠跌了一跤,至今顯然未有起色,更錄得 13 年來首次全年業績倒退。神話粉碎,並不是偶然失威,剛接掌舵手一職的行政總裁 Niels Christiansen 亦承認,這並不是一個能夠輕易擺脫的難關。積木王國的國運是否真的如同樂高,砌得艱難,一跌就散?

廢棄香口膠,如何成為有用的膠?

從打瞌睡的上班族,到 NBA 的籃球員,嘴裡都在嚼香口膠。每年這款零食的全球銷售額超過 140 億英鎊(約1,500億港元),但「能咬不能吞」這個特點,也令它淪為繼煙頭後最常見的街道垃圾。而更可惡的是,它還會黏住鞋底,難被刮掉。英國當局每年花約 5,000 萬英鎊清理,假如問題持續惡化,甚至會考慮對製造商徵稅。當地設計師 Anna Bullus 由此心生一計:何不把這些「廢膠」回收再造,製成有用的物品?

中藥?野味?死於非命的穿山甲

大部分出口到中國的穿山甲都是非法的,穿山甲在中國被列為國家重點二級野生保護動物,禁止捕殺和售賣穿山甲及其製品,並規管鱗片的醫藥用途,只有獲批的醫院及中藥廠,才可買賣鱗片。儘管西方科學研究認為,這些鱗片由角蛋白製成,與人類的頭髮、指甲相同,並無藥用價值,相信其中藥療效的人仍趨之若鶩。

一片薄膜:輕易解決全球食水危機?

水資源短缺是全球眼下面對的嚴峻問題。地球上大部分的水為海水,若果能加以運用,海洋將會是食用水的寶庫。只是現時的海水化淡技術需要耗費大量能源,且技術所費不貲,不是每個地方均能負擔,幸好最近出現一塊簡單的過濾薄片,能夠多快好省為人提供清潔用水,長遠不用再眼巴巴望著一片海,覺得好渴,卻又不能喝下去,也可能也不用再向其他地方買水了。

綠色和平:我們那尚未崩壞的地方

有科學家警告,要讓海洋回復生機,須在 2030 年前把全球至少 30% 海洋納入全面保護。可惜觀乎目前進度,只有約 2% 的海洋受保護。事實上,由於中國及俄羅斯不能達成共識,全球面積最大海洋保護區的建議,未能在去年 10 月的南極海洋生物資源養護委員會(CCAMLR)會議上通過。由德國提出並獲歐盟支持的另一建議 —— 於毗鄰南極洲大陸的威德爾海設立南極海洋保護區,將於明年 CCAMLR 會議成為談判重點。為了說服南極海洋委員會成員投下支持一票,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已於 1 月初啟航,聯同科學家、攝影師、傳媒等前往南冰洋威德爾海考察。

德國脫膠從超市開始

日常生活中為了保持食物乾淨,或證明產品全新未被開封,產品多會添上了一層膠,雖說包膠是為乾淨,但實際上卻令人類的飲食更不乾淨,塑膠物料的製作及廢棄都跟水有關,不僅威脅自來水供應,更會透過魚和海鮮進入我們的食物鏈。為了減少塑膠廢棄物,德國先由超市貨品着手減少包裝,做法好像香港舊式糧油雜貨舖,顧客自己帶容器,買多少就盛多少回家,減省不必要包裝。

有機農業是法西斯和優生學的「推手」?

今人對環保運動的歷史也許如數家珍,卻未必想得起法西斯生態思想這一重要根源,至少在英國有機農業上,法西斯曾經堪稱先驅。它雖與有機農業之類生態思想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事實上卻相輔相成,藉扶持農業和號召民眾回歸自然,以「有機」之名,募集下層支持者,助長其政治力量,同時「有機農業」也得以在二戰前後的英國開花結果。

木材作建材,更環保?

一車車木材從森林運出,是發展中國家司空見慣的事。一般來看,木材與砍伐森林脫不了關係,而砍伐森林又是嚴重的環境問題,它既會破壞生態系統和棲息地,也是氣候變化的一大「推手」,怎看都不會是環保建築的選項。不過,多得人類留下龐大的碳足跡,木造建築現時熱潮再起,甚至被奉為唯一重要的可再生建築材料。

綠色和平:勇士到訪,彩虹詠香江

香港,本已恍如日不落之地,拜「幻彩詠香江」所賜,夜色更炫亮 ;光影反照在維多利亞港的海面上,城市的晝夜難分難解。然而,幻彩再動人,也動不了香港水域的塑膠垃圾;比起天空的輝煌,海洋的繁雜似乎更超我們的想像 —— 海洋吞下的是香港每天 2,183 公噸的塑膠垃圾,海岸處處皆飲管、膠杯、發泡膠盒,還有全球每年多達 1,270 萬噸的塑膠垃圾。至於大海吞不下的,就由超過 170 種海洋生物來承受。海洋塑膠污染危機,可能比想像來得更嚴峻。要真正了解問題,唯有實地研究。全因這個目的,綠色和平彩虹勇士號特意在 12 月由地中海遠航而來。

把垃圾變寶藏 日本公司發掘回收產業新出路

香港 3 個堆填區快將爆滿,回收再造是大勢所趨,但舊物、垃圾再成有用之物主意雖好,成功例子卻總是不多。不過,日本一家廢棄物回收企業 Nakadai,整合回收、設計,既做廢物處理,也把廢物當成素材,收集廢棄物的他們標榜「我們也是生產者」,搭起了丟棄與使用之間的橋樑,並成功創下 99% 的回收率。企業常務董事中台澄之便寫下「把垃圾變成寶藏的公司」一書,分享自己如何點廢成金。

電子廢物丟棄量榜首:中國

以前東西壞了,我們會修理,現在東西壞了,我們會丟棄,然後再買下一代新款。聯合國近日發表的「全球電子廢物監察報告」,便強調這是電子廢物與日俱增的主要源頭。從一台多士爐到一部智能手機,當代人的習慣都是棄舊換新,因為修理舊產品的成本很可能貴過購買一部更新的型號。據報告統計,2016 年全球丟棄的電子廢物便創下 4,500 萬噸的歷史新高。以重量換算,即是等同 4,500 座艾菲爾鐵塔。而電子廢物丟棄量最多的國家,如今落在迅速崛起的中國,全年產廢量便高達 720 萬噸,換言之佔了全球的 6 分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