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

|共32篇|

鄭立:美食大胃王 —— 革命就是請客吃飯,吃飯可解決一切問題

本來暴飲暴食這個行為,有害健康兼浪費地球資源。但在「美食大胃王」的世界中,你不僅可以像廖偉雄一樣憑吃下大量漢堡包賺錢,名利成就成為大胃王,還可以透過暴飲暴食行俠仗義,教訓仗勢凌人的壞蛋,感化走上歪道的惡人,促進地方經濟,感動世人令世界變得更美好,甚至為國增光去臺灣參加世界比賽。

鄭立:CODE GEASS 皇道 ——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莊子主張「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意思就是說,追求合乎所有道德的聖人,因為服務制度和社會的限制,終究只會變成了惡人的下屬,大盜的爪牙。想要有好的結果,還是想要堅持自己的手段,你只能捨棄其一,不能兩者皆取。如果你想兩者皆取,就只會像朱雀一樣,最終兩者皆失。

把道德課變成愛國的日本教育

2012 年香港反國民教育一役仍歷歷在目,大家深恐空降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會對學生造成潛移默化的洗腦效果,以「德育」為名,卻「愛國」為實。遠在海洋另一邊的日本,在 2015 年通過條例修定,「道德教育」作為新的獨立科目,加入中小學的課程裡,中小學分別在今明年陸續實施。民間一片譁然,此舉是否將右翼愛國思想加諸學子身上?

30 多年的「道德內戰」:愛爾蘭墮胎公投

今年的 5 月 25 日,將會決定數十萬名愛爾蘭女性的命運。當天這個天主教國家會以公投形式,決定是否廢除憲法第八修正案 —— 該條文規定,未出生的胎兒與其母親擁有同等的生命權,婦女只有在性命受到威脅時,方能合法終止懷孕,違者最高可被判入獄 14 年。正方宣揚「同情」、「關懷」與「改變」,反方呼籲「愛孩子」、「拯救生命」和「拒絕持牌殺人」。惟臨近投票時刻,民意仍有巨大分歧,在道德、自由與宗教之間,激辯從上世紀持續至今。

人類同情心的極限

從 0 到 100 的差距,感覺上大於從 5,800 到 5,900,但其實兩者相差同樣是 100,不過是心理作用令我們產生錯覺。這樣的錯覺同樣適用於我們對人命損失的反應上,導致我們聽到一個人受苦受難時,很容易動惻隱之心,伸出援手,但當受難人數增至成千上萬時,我們容易變得麻木,同情心不增反減。心理學家把這個心理機制稱為「心理麻木」,左右著政府的決策,亦左右很多人道危機的發展方向。

科研學習要在道德課之後?

矽谷曾有一信條:「先建構,再求原諒」重點旨在快及有創見,往後有甚麼問題才補救,但在建構時沒有考慮周全,往後的麻煩愈來愈多。因科技不只是單純一個新技術出現,更影響不同的道德倫理層面,所以美國各大學正打算先從行業未來人才着手,設立類似於醫學倫理的電腦科學道德倫理課程,以改善科技所牽涉的道德難題。

汽車廢氣測試:用猴子做實驗,比用活人更可惡?

德國大眾汽車被爆曾用猴子和活人進行實驗,以證柴油車廢氣對人體無害。總理默克爾發言人 Steffen Seibert 直斥:「這些在猴子甚至人類身上進行的測試,完全無法在道德上站得住腳。」環境部長 Barbara Hendricks 及反對派政客 Stephan Weil 亦分別形容,涉事實驗「可恨」甚至「荒謬和可惡」。但今時今日,動物實驗以及受薪臨床試驗仍司空見慣,何以大眾的廢氣測試就令人神共憤?原因可能在於猴子身上。

新純素主義者:拋開道德,吃喝就是享樂

昔日,素食的話題總離不開健康和道德,然而,新風潮所掀起的,卻是關於選擇。營養食物選擇充足,驅使大眾尋求如何讓每天膳食更符合他們的個人形象。新舊素食世代,餐單或無太大分別,卻呈現了相反的價值觀。傳統素食者茹素是自律和犧牲的體現,新純素主義者普遍為己茹素,既是樂於與人分享的生活習慣,也是個人形象的重塑,他們往往看重「你選擇吃甚麼」,不是「你不會吃甚麼」。

方俊傑:「22 年後之告白」—— 將罪犯當偶像的世代

這齣改編韓國電影「星級殺人犯」的日本片「22 年後之告白 —— 我是殺人犯」,是齣扭橋扭橋再扭橋的傳統格局懸疑片。故事的重點放在起訴期限的設定上。話說在 1995 年,有個連環殺手,成功犯案 5 次後,逍遙法外,到 2010 年,15 年起訴期屆滿,確保今後不用負上刑責,令死者的家屬和調查的警探,又悲哀又憤怒。事隔 7 年,仲囂張到走出來出書,開記招,上電視節目做直播,搞無數大龍鳳,成為全城焦點,又賺了大錢。巧合在,兇手最後一次犯案,正是實施起訴期限的最後一個晚上,過了凌晨 12 時,條例被取消,再殺人就一生一世也有被起訴的風險,他果然收工。計算精確得接近完美,想報仇的一眾蟻民,除了得個想字,還可以怎樣?

Moyashi:正義英雄的掙扎(上)

幪面超人一開始基本上就是有正方有反方,反方要征服世界、擾亂和平,正方的英雄跑出來把敵人打倒,皆大歡喜。敵人侵害了社會既有的秩序,幪面超人則是將失序的狀態修正,回復原有的社會結構。即英雄打倒壞分子,維持世界和平,是社會建制化的過程,也是道德實行的演練。於是,幪面超人進行暴力的根據其實是社會的倫理價值基準,力量的正當性、同時是與敵人最大的分別,目的在於糾正偏離社會道德價值的行為。否則在使用暴力這個層面上,英雄敵人並沒有分別 —— 用老師的角度看,就是兩方都錯。

鄭立:「洋腸派對」—— 相信謊言是因為害怕絕望

最近在 Netflix 看了「洋腸派對」,它的確有很多黃色笑話與性暗示,但這些都是為了確立它「政治不正確」的特色。這個故事的真正主題是信仰。超級市場裡的食物流傳著一個信仰,那就是被賣出之後,只要他們忠於和歌頌人類,這些食物就會被人類在家裡疼愛,享受更好的生活。當然它只是一種維穩技巧,當主角說角穿了這一切,大眾卻和現實一樣,拒絕接受世界和想像中的不一樣。有些人會覺得,這是個無神論的故事,不過,我不覺得這個故事是在探討神是否存在,或者死後世界天堂地獄的問題。讀者如果你曾相信過香港會有雙普選的話,你覺得是哪一年會實現呢? 是不是今年? 我們和一舊超級市場的蕃茄,又有甚麼不同呢?

唐明:中國君子比紳士差了一點點

「君子可欺以其方」,忠實誠信是君子的必要條件,因此君子都符合老實人的條件,曾國藩生來也是個典型的老實人,甚至天資十分平庸。但「老實」絕不等於愚昧,也不可以一成不變,必須不斷升呢 —— 但不是變成狡猾奸詐,而是將老實修煉成渾厚、大度、博實,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忠信篤敬」。曾國藩的神奇,在於很多老生常談的道理到了他身上:甚麼笨鳥先飛、將勤補拙、大器晚成、愚公移山,居然都是真的。

Moyashi:道德包膠包膠道德

順應 2020 年奧運,日本大搞形象工程,除了之前清洗式整頓色情產業,亦有意規管動漫文化界,來個大掃除,務求外國人來日本眼不見為乾淨。日本便利店的雜誌架上的成人刊物,雖然一般都有用膠帶或者繩子綁住,目的只是為了不讓人站著看。基本上是店舖決定,並非發行商規定。於是,政府就向成人雜誌開刀。

方俊傑:「愚行錄」—— 愚者行世

電影明明在反映日本社會現狀,但香港人卻完全能夠對號入座。問心,你是否也認識很多對陌生人對情人對朋友帶來傷害後,能夠輕易合理化,甚至無視,甚至覺得被傷害者只是想搞大件事,然後會安安樂樂不帶一點內疚便輕鬆過活的香港人?電影或小說當然可以寫到以上人物遭遇殺身之禍,大快人心。現實嘛,多數是手執大權,天也收不到。以此作準則,現實世界的確比杜撰的世界,更加殘酷一千倍。

鄭立:最佳損友——超越敵我陣營的力量是人與人的感情

我今次談「最佳損友」這個電影,對大部分人而言,它就是王晶的無厘頭式笑片。但對我而言,我卻認為這是一套主題為道德的啟蒙作品。這個故事是兩種價值觀的對抗、兩種不同道德的對抗。徐定富作為反派,重視的是「表面的、社會性的道德」;而徐定貴作為主角,最後救贖他的是「內在的、自我的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