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行為

|共10篇|

救動物,更要救其知識?

當野生動物被人大量獵殺,導致數目急降,出現滅絕危機時,人們其中一個解決辦法是,於其他地方引入同類物種,以維持生態平衡。乍看下,替補似乎令動物數量回升,避免失衡。但事實上,原生動物世代累積下來,關於如何在棲息地生存、活動的知識,早已隨著獵槍聲響而消失。新來的動物,需要重新摸索。

動物能準確預測地震?

在科學倡明的今日,人類始終無法準確預測地震,無論是分析地殼中發出的電磁脈衝,還是檢測地底的壓力波,成效都極其有限。來自全球 150 間大學的研究人員卻嘗試另闢蹊徑,透過國際太空站追蹤世界各地的野生動物,分析牠們在地震前是否有異常行為,從而為人類提供準確的地震預警。

60 年實驗,揭示狐狸如何馴化到向人類搖尾

小說「狼圖騰」中,主角曾嘗試收養一隻初生狼崽。儘管最後,小狼被送回野外,但在過程中仍現出一些馴化跡象。現實中,從狼到狗的馴化過程,並非一蹴而就,僅憑一代的養育,就能磨去動物的野性。一直以來,遺傳學家對狼是如何馴化為狗均有所爭議。終於,持續至今近 60 年的研究,終於揭示野生動物在馴化過程中的基因轉變。

總愛坐同一個位,是甚麼心態?

大學生沒有座位表,但多數人有種默契,第一堂課是怎樣坐,以後上堂都會怎樣坐。若是被人佔了自己坐慣的位置,就會心有不甘。踏入社會以後,這種心態仍在。每逢開會皆坐同一處,每去健身都挑同一輛單車,連坐飛機也愛選同一側。這份對座位的「專一」,原來與環境心理學(environmental psychology)有關。

蜜蜂也知何謂「零」?

蜜蜂腦袋雖小,卻能掌握學習和模仿等複雜行為。普通兒童大概要到 4 歲才了解「零」這個抽像的數學概念,但近日在「科學(Science)」期刊發表的報告指出,只要經過訓練,蜜蜂也可以區分零和其他數字,甚至表現出類似人類的辨別模式。在動物界,海豚和鸚鵡等都能理解零的意思,在昆蟲身上則屬首次發現。

狗靠甚麼認得自己?

狗是嗅覺靈敏於視覺的動物,牠們會以氣味來辨認物件,更會在一些地方撒尿,以自己的氣味佔地盤,狗明顯不明白人們為何會使用鏡子,有時牠們走在鏡子面前,會對鏡吠個不停,因牠們以為鏡中的是外來陌生狗。事實上早有測試指,狗無法照鏡認出自己。那麼,狗如何分出物我?最近就有新研究提出,狗的物我之辨,可能在於平日用作「霸地盤」的尿液。

老鼠的情感世界

老鼠不會笑--起碼不會像人類那樣笑--從何得知牠「快樂」與否?科學家觀察老鼠的腦神經活動,再與表情動作對比,發現當老鼠興奮時,耳朵會放鬆側向一旁;疼痛的表現則似足人類:雙眼緊閉、鼻與頰部拉平、耳朵傾前,甚至有一張「鬼臉表」測量老鼠的痛楚度。不過首先,為甚麼要研究老鼠開不開心?

動物也會自殺?

「動物究竟會否自殺?」這個問題頗有歷史。2 世紀時希臘學者 Claudius Aelian 就著書專門討論這個問題,當中囊括 21 個動物「自殺」的事例:有海豚故意被人類捕獲、獵犬絕食追隨仙去的主人、獵鷹投向主人火葬的柴堆……然而意圖為何——或者是否有所圖——至今仍是耐人尋味的未解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