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

|共50篇|

如果邱吉爾活在今天,他會支持脫歐還是留下?

如果邱吉爾活在今天,他會支持脫歐還是留下?最近比利時首相 Guy Verhofstadt 聲稱,邱吉爾肯定會投留歐一票,理由是 1947 年 5 月邱吉爾在艾伯特音樂廳發言時曾說:英國將在一個統一的歐洲,以家庭成員的身份,扮演關鍵角色。邱吉爾是公認的偉人,但不要忘了他也是政客,也就是說,他說的話可不可以照單全收?

脫歐 2,200 億損失可以做乜?

脫歐公投以來爭議不斷,由公投是否適切、法律約束效力到整體經濟損失,似乎全是負面消息。財相夏文達近日公佈秋季中期預算,暫別財政盈餘,預算責任局估計 5 年內公債將急增 2,200 億英鎊,總數升至 19,450 億。有分析指,政府額外舉債可視為脫歐的成本,其中有 780 億歸因於後公投時期經濟衰退,160 億出於政府開支及稅務,其餘則是英國央行針對脫歐所出台金融措施的成本。2,200 億英鎊是甚麼概念?不用在脫歐的話,可以做甚麼?

脫歐的輻射後遺

核聚變是太陽產生能量的原理,核聚變比現時核裂變反應堆產生更少核廢料,也無碳排放,數世紀以來,科學一直致力研究以核聚變產生所需能量。位於英國牛津郡的 Culham 核聚變研究所 (Centre for Fusion Energy)是由歐洲資助的研究中心。不過脫歐卻令這座研究所的前途撲朔迷離。

【美國大選】左翼哲學家怎樣看?(Jürgen Habermas 篇)

美國杜林普挾民粹上台,全球政治光譜日益靠右,左翼學者如何理解趨勢轉移?德國哲學家、社會學家哈伯瑪斯(Jürgen Habermas)認為,杜林普及右翼民粹崛起出於政經結構失衡,加上眾多巧合而成,雖然並非一種新式專制主義,但卻帶來兩極化的趨勢,足以動搖西方政局穩定。左翼受限於全球新自由主義思維,無法解決貧富懸殊,右翼民粹乘勢「竊取政治議程」,反全球化的主張引來國族主義的復興。哈伯瑪斯表示,左翼勢力應該通過跨國合作,致力解決社會不公,達致一種「合乎社會期望的全球化政經體系」。

如果有一張火車票,你會……咪住,去邊先?

香港政府跟香港年輕人已經無計傾,全送子女到外國讀書的達官貴人,再歌頌獅子山精神及努力就可買樓,只會換來年輕人的一隻手指,當然也是活該。與其搞甚麼太空人分享、奧運隊員唱歌跳舞,不如看看歐盟的新計:18歲即享一個月免費跨國火車證,意念超好!至於香港政府也可照抄,不過咪住先,張火車票去邊的?

歐盟,勿忘初衷!但初衷又是甚麼?

現實總是殘酷兼刻薄,「唔見棺材唔流眼淚」似乎是現在歐洲各國的最佳寫照。當年歐洲聯盟的創立先驅們,皆是腳踏實地的實用主義者,他們創設聯盟,不是用來做甚麼人道政策,目的只是要國家更強大,國民生活更好。亂世迫出英雄,又或是當時的人真的明白人心(邪惡一面)更多?先放下這沒完沒了的討論,總之,他們的智慧或許能幫幫現今領袖(喎~~)及歐盟,處理普京、移民及英國退歐的棘手問題。

全球化下,一條酸青瓜的兩難

除了豬手和司華力腸,最德國的食物要數酸青瓜(gherkin)。作為常見入饌材料,酸青瓜深入德國民心,電影「快樂的謊言」裡,女主角昏迷 8 個月後甦醒,第一件事就是吃一條酸青瓜。酸青瓜又以施普雷森林(Spreewald)產地最負盛名,先後獲德國及歐盟認證,一如法國梅鐸紅酒和希臘菲達芝士,施普雷是瓜界翹楚。貿易全球化下,商品也趨向同質化,施普雷酸青瓜名氣不如上述紅酒芝士,對於地區美食,全球化是機遇還是危機?名物能否走向世界而不失原味?

「歐盟維持和平」是事實抑或神話?

對於德國哲學家哈巴馬斯和他那輩人,歐洲是個「和平大計」(European peace project),歐盟也是基於促進和平的目標創立:以經濟協作,打破國族界限,令前敵對國家轉為合作夥伴,穩定地區安全。然而,自歐盟成立以來,這大計不斷被挑戰,近日的英國脫歐、歐國民族主義日盛的趨勢,不禁令人又一次質疑歐盟維持和平是否事實?

Uber 啟示:中國是打不敗的

彭博報道,叫車公司「滴滴出行」將收購對手 Uber 中國分部,合組估值 350 億美元的新公司;暫時,Uber 中國仍會維持獨立,繼續營運。這場收購,為兩間公司在中國市場這兩年來的激烈鬥爭劃上句號,同時也正式宣布:Uber 敗在中國手上。Uber 在中國擴展業務的壯志幻滅,其因由值得其他矽谷科技公司參考借鑑。

英小企:脫歐是放眼世界

文翠珊上台後,強調脫歐事在必行,國內外則紛紛唱衰,指「離婚」會造成經濟浩劫。但「華盛頓郵報」發現,凡事皆有兩面,對英國一些中小企來說,脫歐才有商機。這些商戶相信,英國離開歐盟,意味著可從諸多制肘中鬆縛,營商環境更加自由開放,能爭取有利的貿易協議,重建以英國利益為先的新經濟秩序。

歡迎來到 Banksy 式名人壁畫村

保加利亞作為歐盟最窮國,生活於偏遠地區的村民尤為拮据,和其他東歐小村莊一樣,Staro Zhelezare 正因為人口老化問題而慢慢萎凋。藝術家 Ventzislav Piriankov 靈機一觸,用畫筆一支,帶領學生,「邀請」歷史英雄、政要、演員、科學家到村民家中做客,沾沾星光,吸引遊客到訪,挽救這個岌岌可危的村落。

後脫歐時期的歐盟英文

英國脫歐,歐盟官員一度放風,警告英文或失去區內官方語言地位,不出一日講法被推翻,歐盟駐愛爾蘭代表聲稱更動官方語言必須由部長理事會(Council of Ministers)投票決定。鑑於英語應用廣泛,各國官員賴以溝通,英文將繼續留守歐盟。不過有論者指出,當英語脫離了英國規範,非母語使用者任意運用,將進一步促成歐式英文,而且大安旨意,盡情克里奧,大灑洋徑濱。

亢泰:脫歐啟示——「脫陸」時間已到?

我對統一歐洲這個概念實在厭惡。觀乎自秦始王統一原本七國,中國的發展幾千年如一日。即使不停改朝換代,社會權利的分佈、結構和思想意識卻還是停在原地,紋絲不動。倒是「離大陸」的台灣有點進步,社會結構、權利分配、思想觀念和過去完全不同了。脫歐使人深思,也許脫陸的時間已到?

陶傑:左翼 左膠 左奸?

英國退歐公投,在英國引起一陣盲目的歇斯底里。前倫敦巿長、一度有望繼承首相位而又馬失前蹄的 Boris Johnson 日前撰文指出:就像 1997 年戴安娜王妃逝世引起的舉國哀悼,戴安娜對英國的建樹、對皇室的危害,民眾並不了解,總之王妃死了,人人哀慟,盲目讚揚。

脫歐了,他們最開心……

真的脫歐了,有人悔不當初,亦有人義無反顧,前者無處不在,後者多在 Hull。在這個臨海城市,對脫歐投贊成票的,竟然高達 68%。有些人質疑他們純粹用選票洩憤,但更多選民認為有苦自己知。作為最鄰近歐洲大陸的英國城市之一,歐盟對當地所帶來的麻煩甚至傷害,是倫敦留歐派難見,但他們長期承受。所以對 Brexit 的決定無怨無悔,甚至喜聞樂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