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共44篇|

方俊傑:「冰之驕女」—— 尷尬的真人真事改編

今年,強手林立,大膽推測小丑女 Margot Robbie 做監製,一心自己捧自己,自己幫自己轉形象的「冰之驕女(I, Tonya)」,連奧斯卡影后的提名名單也入不到。據說,我是明燈,逢猜必錯。不是說 Margot Robbie 演得不好,也不是性感形象太深入民心好難洗底,只是角色的真人真事實在太踩界,又有太多灰色地帶,電影歌功頌德太危險,落井下石又太功利,相當為難,也當相尷尬。就特別難取悅評審的歡心。

自由潛水:改寫人類生理學的極限運動

常人道極限運動玩家皆亡命之徒,以為他們不惜捨生求快感,殊不知絕大部分人為了挑戰極限,付出多少心血訓練與裝備自己。事實上,不少極限運動靠的不是熱血而是理性。以自由潛水員為例,雖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卻為人類測出新底線,自 68 年前起,不斷用實踐推翻科學家為人類設下的理論性極限,拋離人體生理學定義。

以肉身抵抗自然的極限挑戰 —— 海洋划艇

海洋划艇顧名思義就是划艇橫渡海洋,近年隨著極限運動興起與通訊科技進步嶄露頭角,自 1997 年起超過 450 個隊伍划船向海另一端進發,比之 20 世紀要多近 9 倍。但由於偏門小眾,兼之海上長划極度講求耐力和財力,據講海洋划艇運動員的人數,比登珠峰的人還要少。

是求生不是求死 !人們參與「極限運動」的緣故

去年年尾,年僅 26 歲、有「中國高空極限運動第一人」之稱吳永寧在一次攀爬摩天大廈挑戰中墜落死亡,再度引起各界就極限運動熱議。近年極限運動大行其道,愈來愈多人參與其中,有人以為極限運動玩家只是為了尋求刺激而玩命,行為幼稚無聊,不負責任;也有相反意見指他們至少是「為自己而活」,敢試敢做。究竟為何人會玩極限運動?

智能手環雖健康⋯⋯ 但無用?

儘管現時不少智能產品都一再強調,新生代都市人的趨勢,是更懂得關注身體健康,在忙碌的日常生活中願意抽空多做運動。廣告上也總呈現出完美的 IT 健康達人形象,他們配備各種新式體能監察產品,在健身室或海傍秀出鍛練過均衡的肌肉,讓人感到似乎連汗水都流得比別人更有效率。不過,這可能只是智能產品特意塑造的精英貴族。現實中的新趨勢,跟假象相距甚遠,很多時候買了產品後,其實並沒有之後。像 Fitbits 或 Garmins 這些熱賣的智能手環,有 3 分之 1 的用家在買了之後只配戴不到 6 個月,新鮮感減卻,就不再日日戴著。而過去大部分研究都曾表明,這類健康監察器的效用非常低,甚至跟 Keep Fit 關連不大。

中產階級新象徵:長跑

根據 2015 年「中國跑者調查報告」:中國跑手平均年齡超過 30,大學學歷佔 70%,主要職業是 IT、政府、金融、地產。尼爾森中國體育人群調查報告的數字也顯示,長期做運動的人有「三高」:高學歷、高收入、高職位,收入比不做運動的人高出 36%,67% 有大學以上學歷,其中 28% 是管理層。對於城市的中產階級,長跑已成為新的身份象徵。

比深水埗還少人的冰島,憑甚麼打進世界盃決賽週?

最近多了人認識冰島,得知原來其人口只有 33 萬,皆因冰島為史上最少人口的國家晉身世界盃決賽週,成為 2018 年男子世界盃 32 強其中一隊。現任冰島足球協會主席、前國家隊長 Gudni Bergsson 說:「多年來我們一直在電視上觀看各大賽事,人們會選擇自己喜愛的國家球隊。現在我們終於晉身於此。」即是在決賽週中,冰島人終於可以為自己的國家打氣。比香港深水埗 40 萬人口還要少的冰島,其漫長的冬天之中,每日只有 4 小時白天,這支極地異軍是如何誕生?

明天上班請穿:運動裝

西裝 —— 穿著時,因其修身剪裁或用料,舉手投足會略顯不便,算不上十分舒適;但其予人的莊重和專業感,是不少辦公室職員上班的不二之選。話雖如此,如果有著得舒服、又不失專業風格的工作服飾,對打工仔來說,應是一大福音。近年,不少年輕的專業人士,會在其工作環境裡穿起「運動時裝(athleisure)」類的服裝與運動鞋。

人魚經濟:化童話為金錢

「美人魚」對於今人,不論男女老少,均有無形的魔力,部分來自安徒生淒美愛情童話的加持,也夾雜人們對穿梭海洋與魚共舞的嚮往,或許還有點對其優美身姿的仰慕。近年挾著流行文化的扶持,童話裡的美人魚成為現實中的商機,從人魚商品到人魚學校,到職業人魚,揭起一輪新興的人魚經濟。

Tick or Stripe:潮流巨星只是一塊踏腳石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用來形容當下的 Adidas 就最適合不過了。三年前,Adidas 淪為德國股市表現最差的公司,三年之後的今日,Adidas 逆市上揚,終於超越宿敵 Nike 旗下的 Jordan Brand,成為全美第二大球鞋製造商。原來,球壇有勵志故事,球鞋也有。Adidas 與 Kanye West 合作的簽名鞋款 Yeezy Boost 掀起話題,被視為 Adidas 近年崛起的最大關鍵。但 Adidas 的逆市奇談,仍像 Jordan 之於 Nike 一樣,全來自 Kanye West 的個人魅力嗎?

Tick or Stripe:老飛人的光環已掉下來

Adidas 超乎預期地趕過 Nike 旗下的 Jordan Brand,成為全美第二大球鞋製造商。史無前例的急起直追,正好對照了 Nike 在行銷策略上的問題。摩根士丹利報告分析,Nike 旗下皇牌 Jordan Brand 的賺錢能力已遠遜預期。過去依靠 Michael Jordan 明星效應和復刻經典球鞋的做法,令 Jordan Brand 風生水起,但品牌號召力對於新生代甚為疲弱。今時不同往日,江河日下的 Jordan 銷售策略明顯轉變,積極地復刻 80、90 年代的經典鞋款和配色,不但定價隨之提高,主打款式的推出密度亦愈來愈高。然而,炒風不再,昔日賣斷市的情況已成歷史,加上物以罕為貴,商品泛濫只會逐漸讓支持者感到疲勞甚至煩厭。食老本催谷銷量,反而動搖了 Jordan 的鞋王地位。

最被低估的運動項目 —— 步行

早前有國際研究發現,香港人每日的步行數冠絕全球。惟每逢周未,社交網站盡是行山跑步的發帖,卻沒誰會說今天走了多少路。因為在大家心中,步行不過是移動手段,與生活健康無關。但多名專家指出,步行作為一種運動,其實極有效益,對身心帶來的正面影響,絕不遜於跑步。

只需一個簡單的思想轉變,就能讓你更長壽

史丹福大學一項研究指出,那些認為自己不太「好動」(less physically active)的人,壽命會比認為自己好動的人短 —— 但他們實際的體力活動程度非常相似。研究人員 Alia Crum 表示,近年來多項研究都指出,一個人的思維(mindset)對健康起著關鍵作用,而他們的發現則符合這個趨勢。難道真的是「你看待自己的方法如何,你的壽命也必如何」?

哭泣聲有其意義

男兒有淚不輕彈?此話放在競技場上,可能就不太適用。早前溫布頓網球男單決賽,施歷與費達拿對戰,連輸三盤落敗。惟賽事進行期間,他曾在場邊低頭落淚,引來全球觀眾關注,甚至招來英國名嘴 Piers Morgan 批評:「別因輸波就哭得像嬰兒。這實在可悲。」但放眼國際體壇,淚水非但從不罕見,某程度上更是難以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