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

|共39篇|

噁心美食博物館:一場視覺、嗅覺與味覺的地獄宴

天下間讓人嗤之以鼻的食物,標列不盡。常見的臭豆腐、榴槤、納豆和藍芝士,口感濃烈,不是人人吃得消。要數冷門一點的,還有魚罐頭中的「極品」瑞典鹽醃鯡魚、四川名物辣兔頭、冰島特產發酵鯊魚肉、烤天竺鼠⋯⋯ 以上,都將會如同藝術品般,在「噁心美食博物館(Disgusting Food Museum)」一一展出。「噁心美食博物館」並非以歧視目光嘲笑和貶低某些國家的特色食物和傳統飲食,而是期望能消弭人們的「噁心感」,挑戰了人們對既定觀念中何謂「不可食用」的想法。

突破漫畫與展覽的天際線,專訪把鄭問送進故宮的幕後推手

2018 年的夏天,台北故宮和台灣漫畫圈共同破了一項紀錄,位於第二展區的「千年一問 —— 鄭問故宮大展」乃台灣漫畫藝術首度進入國家級博物館展出。這次的大展除了引發漫畫圈、媒體、藝文界的熱烈討論,同時獲得了驚人的迴響,許多粉絲表示自己早已是二、三刷入場,直呼只看一次遠遠不夠,甚至還吸引香港、日本、馬來西亞的粉絲特地前來觀展。而促成展覽的幕後推手,正是漫畫家鄭問的徒弟鍾孟舜。

亞洲當代藝術展:在豪華酒店探驪尋寶 見本地藝術文化轉變

就如藝術品能變化萬千,或叫人著迷,或令人糊塗,藝術展亦可層出不窮,脫離正經八板的空間,走到五星級豪華酒店舉辦 —— 說的是 9 月底即將舉行的第 13 屆亞洲當代藝術展(Asia Contemporary Art Show)。展覽開幕前,展覽總監兼創辦人之一 Mark Saunderson 與 *CUP 談及展覽策劃理念,以及他對香港和亞洲藝術市場的觀察。

Gloria Chung:博物館,你拍夠了沒有

是次在墨爾本的行程,其中一個我最期待嘅節目,是到訪維多利亞國立美術館,最後帶著一點意興闌珊離開。館內的人潮也未免太多,無論是澳洲、內地還是任何國家的人,五步一小影,十步一大影,不只是少女啊,大叔阿嬸也忘形地影,忘了有人想看作品,而不是看他們跟作品擺 Pose。

【文化按摩師】放下想像,體驗深水埗的日與夜

「在這幾年,對香港人來說,『空間』是我們經常思考的問題,最簡單就是,我們愈來愈窮,根本買不到樓。」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副教授司徒慧焯說。「現在一想到『Space in Hong Kong』這個題目,大家的氛圍就是居住空間有多細。」但建築師葉頌文關注的另一件事,是香港人對「空間」的概念,或已隨時代有所改變。「你用多少錢,買多少尺,但這是否唯一重要的『空間』呢?」真正讓人們生活質素下降,對未來感到悲觀的,或遠不止於居停尺寸的緊絀。人際「空間」,興許才是城市發展的關鍵。

Moyashi:今晚睇展夜唔夜

上星期六,之前認識的藝術家朋友姉咲巧在青山一丁目、距離車站稍遠的某個小畫廊裡舉行聯展,會期才 3 天。他說故意不選畫廊集中地的銀座,因為想入口大一點,輪椅也可以進來。文化藝術的「門檻」並不一定是「價錢」,想讓所有人也可以進去,可能只需要一點空間而已。

Journey

現代人的生活是一趟旅程,我們不斷前進,路途上充滿了刺激和快樂的體驗。南韓藝術家車載英希望透過裝置 Journey(HK),讓大家置身在下墜的雲朵間,回望曾經無憂的童年以及林林總總的經歷,與回憶捉一次迷藏。

「小心被滑」:與荒謬的規矩對話

「其實做藝術是不是一定要好看,要美侖美奐呢?」矜貴堂皇的藝術展覽愈來愈多,卻逐漸成為上流人士的樂園,令本地設計師馮正權(Loiix Fung)反思:「很多人都覺得藝術就是繪畫、雕塑、攝影、音樂或者舞蹈,可不可以將不起眼的東西變成藝術?」Loiix Fung 將於推廣藝術大眾化的 Affordable Art Fair 展示一個約 2.4 米高的「小心被滑」大型黃色警示牌,一個本來極為常見,數量多到人人都會忽略的街道物件,卻被改造成裝置創作的展品,並期望藉此拓闊觀眾對藝術的看法。

【星級人物】Affordable Art Fair 買得起的藝術革命

你不需要熟讀藝術史才能理解藝術,也不需要身家百萬、經蘇富比或佳士得,才能買得到一件現代藝術品。今次「星級人物」請來 Affordable Art Fair 香港總監 Stephanie Kelly 分享兩件鍾情的作品,並談談 Affordable Art Fair 的來源、藝術的大眾化以及隱藏其中的治療力量。

Same & Different

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但其實皆誕生自同一個模具,是各自的歷練把我們區分出來。要突破自身的限制,探索不同的可能性變得非常重要。藝術家 Antoinette Rozan 希望透過雕塑,展現擁抱自我的自由、實踐自己生活方式的價值。

Gloria Chung:不浪費的旅遊展

這種環保不是講講就算,傳媒的資料不再是紙本,只有 Links,禮物也沒有甚麼鎖匙扣,攤位幾乎沒有怎麼佈置,大幅減少素材,看起來的確沒有香港的展覽那麼輝煌花巧,但老實說,誰有時間欣賞呢?傳媒和參加者的禮品是 Keep Cup 咖啡杯、Avanti 水壺、Crumpler 背包,全部都是澳洲的著名品牌,又是可以重複使用,設計實在有型,如果看不到 Australia 的字樣,根本和一般產品沒有分別(天啊,這才是送禮的真正意義吧!要人家把你的公司標誌放在身上賣廣告,是不是有些強人所難呢?)我馬上就把 Keep Cup 和水壺拆開來用,兩天下來,起碼省下了 5、6 杯咖啡的紙杯和膠杯。

在德國,節儉是一種長久培養的民族特質

雜誌「經濟學人」駐德記者曾撰文這樣說:「讓德國人掏腰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的確,節儉是德國人的民族特性,早已深刻在骨子裡。為了令公眾更了解德國人對儲蓄的狂熱,德國歷史博物館最近舉行美德歷史展覽「儲蓄(Saving)」,探討這種德式美德。

利志達的灰色空間

過去一年多了不少人會談論利志達,原因都離不開他是第一位被法國羅浮宮邀請合作的香港漫畫家,但利志達坦言,自己的創作跟羅浮宮存在距離,甚至離得愈遠愈好。出道 20 多年,其作風依舊獨立、怪誕,慢工細貨。利志達又指自己的漫畫不屬於流行類型,並非自己不想流行,而是想得太多:「我做過了,但大家都不覺得而已。就算是流行題材,我都會想去嘗試一些特別的方法,這樣就出事了。所以你不夠流行。」「我畫的那些太奇怪了,不是太多人喜歡。」儘管被千里之外的羅浮宮看上,這位本地漫畫家卻如此自況。

從羅浮宮到雪糕博物館:博物館的 Instagram 化

網絡流傳法則:「不留影等於從沒發生過。」難得逛一回博物館留影三兩張上傳 Instagram 是不可少的。臨近年尾,Instagram 就公佈今年用戶最喜愛博物館,從羅浮宮到雪糕博物館,不單反映遊人參觀博物館的新玩法,亦可見館方如何因應 Instagram 法則改變展覽模式。

Moyashi:身體視覺侵蝕

來自廣島的山本大也,在主題「空間侵蝕」下,展出了一系列擬真似假的畫作。以欺騙觀眾眼睛為目的,讓人產生錯覺。彷彿是畫中事物從框中脫出,進入現實世界,混和虛假與真實,故名「空間侵蝕」。當筆者在畫廊入口駐足閱讀展覽說明之際,經過的職員向我搭話,叫我仔細看旁邊的燈掣。原來那個不是燈掣,而是一幅小小的畫作。原來牆身的佈置也有下工夫,卻害我一直在注意各處角落的插頭是不是假貨。

Moyashi:秘密都市 Metropolis —— 過期的烏托邦

烏托邦與反烏托邦本來就只有一線之隔,或者說反烏托邦其實是過了食用限期的烏托邦。想像會構建城市,將生活導向更佳的未來。然而一旦想像破綻,美好的風景就會成為地獄的繪卷。上世紀的共產風潮退燒後,剩下的是過期的想像,還有死的都市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