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

|共12篇|

30 多年的「道德內戰」:愛爾蘭墮胎公投

今年的 5 月 25 日,將會決定數十萬名愛爾蘭女性的命運。當天這個天主教國家會以公投形式,決定是否廢除憲法第八修正案 —— 該條文規定,未出生的胎兒與其母親擁有同等的生命權,婦女只有在性命受到威脅時,方能合法終止懷孕,違者最高可被判入獄 14 年。正方宣揚「同情」、「關懷」與「改變」,反方呼籲「愛孩子」、「拯救生命」和「拒絕持牌殺人」。惟臨近投票時刻,民意仍有巨大分歧,在道德、自由與宗教之間,激辯從上世紀持續至今。

邪教的「聖地巡遊」:為麻原彰晃祈福

23 年前,日本發生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導致 13 人死亡及 6,300 多人受傷。策動襲擊的奧姆真理教雖已瓦解,但被指以「阿雷夫」這個團體續存下來。日本媒體最近發現,在剛結束的黃金周長假,有年青信眾親臨關押麻原彰晃的監獄,進行所謂的「聖地巡禮」,揭露新世代信徒對這位在囚教主的強烈崇拜。

熊與文明:從神話到玩偶

神與熊,熊與人,在世界各地多處古老部落傳說中,皆可互變,故此世界各地不少土著都將熊看作人的同類或守護神。以前日本北海道土著阿伊努人(Ainu)每逢冬末,就在野外捉幼熊,在村莊裡供奉這隻幼熊,視之為神。土著以最佳糧食甚至人乳養飼這隻幼熊,到幼熊長大後,就將之化作牲品祭祀,以將神熊送上天,以後這隻熊就會保祐整族人。在北美洲,亦有部落族人認為人與熊來自同一祖先。在現今都市,許多人家中依然有熊,但非真熊,而是熊公仔。這些熊公仔為何至今依然受歡迎呢?或許正因為人與熊自古以來就常常共處,亦曾作守護神,而在童話故事中,則能化身成王子。

因為整族人的未來,他們改信伊斯蘭教

印尼雖無確立伊斯蘭教的國教地位,但政府承認的六大宗教(伊斯蘭教、基督新教、天主教、印度教、佛教、儒教)中,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人口佔絕大多數。正因為只有六種宗教取得法定地位,其他宗教顯得弱勢,例如當地不同土著部落各自信奉的原生宗教。三個月前,蘇門答臘島的叢林部族 Orang Rimba 其中 58 個家庭改宗伊斯蘭教,原因正出於國家政策,對非法定宗教及土著的忽視。人們希望通過改宗,改善自己的生存環境。

鄭立:「洋腸派對」—— 相信謊言是因為害怕絕望

最近在 Netflix 看了「洋腸派對」,它的確有很多黃色笑話與性暗示,但這些都是為了確立它「政治不正確」的特色。這個故事的真正主題是信仰。超級市場裡的食物流傳著一個信仰,那就是被賣出之後,只要他們忠於和歌頌人類,這些食物就會被人類在家裡疼愛,享受更好的生活。當然它只是一種維穩技巧,當主角說角穿了這一切,大眾卻和現實一樣,拒絕接受世界和想像中的不一樣。有些人會覺得,這是個無神論的故事,不過,我不覺得這個故事是在探討神是否存在,或者死後世界天堂地獄的問題。讀者如果你曾相信過香港會有雙普選的話,你覺得是哪一年會實現呢? 是不是今年? 我們和一舊超級市場的蕃茄,又有甚麼不同呢?

為何科學不會取代宗教?

50 年前,美國人類學家 Anthony Wallace 預言,未來全球宗教將讓位予先進科學。當時他是這樣說的:「隨著科學知識不斷精進普及,全球對超自然力量的信仰終會逝去。」除他以外,多個社會科學學者亦相信隨著科學進步,現代生活理性化,全球文化都會無可避免地向世俗化、西化、自由民主化發展。然而物轉星移,昔日預言尚未應驗,相反宗教勢力仍在壯大,為何在講究科學精神的 21 世紀,宗教仍可佔據主流?

沈旭暉國際郵覽台:葡萄牙聖母顯現 100 周年,郵票折射的滄海桑田

2017 年 5 月 13 日,相傳是聖母顯現葡萄牙 100 週年,現任教宗方濟各親赴花地瑪(Fátima)現場朝聖,更罕有地用葡萄牙語演講。教宗訪葡期間,葡萄牙總統、國會主席等「全程陪伴左右」,全球百萬遊客和信徒為見證這個歷史時刻,也湧入了這座人口 8,000 的小城,當中亦包括筆者。

如果宗教是一門生意

宗教從來自成一角,神聖不可侵犯(例如,書局不可將聖經分類為小說);挪威經濟學家 Torkel Brekke 卻敢冒不韙,開宗明義視宗教為一門生意。新作「信仰經濟學」(Faithonomics)以經濟活動解構宗教角色,注定遺漏心理層面,但獨特視角提出不少創見,現時宗教衝突無日無之,也許值得國際社會參考。

在這裡,無神論是死罪

在不少伊斯蘭國度,政教不只合一,而且宗教至上,「妄議宗教」可被視為褻瀆,輕則體罰,重則處以公開斬首。例如,沙特月前判處一名於 Twitter 宣揚無神論的人監禁 10 年,鞭刑 2000 下。致命風險亦來自民間私刑:孟加拉三名無神論 blogger 公開質疑宗教後遇害等等。在以下 13 個伊斯蘭國家,無神論者隨時遭處極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