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

|共12篇|

假新聞泛濫,杜絕有辦法?

假新聞充斥網絡世界,國際社會要求社交平台加強監管之際,意大利反壟斷組織主席 Giovanni Pitruzzella 卻認為與其仰賴企業自律,不如把審查權力交予政府。他呼籲歐盟成立公共機構,讓政府參與驗證真偽的過程,移除被定義為假新聞的信息,並對違例的媒體公司罰款。倡議聽來務實,但華盛頓智庫 Cato Institute 高級研究員 Flemming Rose 及哥本哈根智庫 Justitia 主任 Jacob Mchangama 在「華盛頓郵報」聯名撰文反駁,從多方面引用歷史實例,力證交由政府監管假新聞,只是百害而無一利,甚至比放任假新聞肆虐,對社會構成更多危險。

急速冒起的新聞平台 —— WhatsApp

路透社新聞研究所發表「電子新聞研究」報告,顯示 WhatsApp 正步母公司 Facebook 後塵,成為主要的新聞平台,在部份政治風氣保守的國家,它更是市民留意和討論新聞的普遍渠道。以馬來西亞為例,逾半數受訪者每周至少一次利用 WhatsApp 吸收資訊。分析指出,WhatsApp 的冒起,或出於人們對言論自由的渴望,在強權打壓之下,群眾尋找更為私密的途徑,發表一己之見。

辨別假新聞,從學校做起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真的嗎?美國大選期間假新聞當道,假新聞撰稿員 Jestin Coler 稱,這些「胡說八道」網站的廣告收益,每月可多達 1 萬至 3 萬美元(約 78,000 至 230,000 港元)。除了有利可圖,還是為政權塗脂抹粉的假新聞媒體,如建制媒體「HKG報」圖文並茂捏造德國領事館聲明,做法令人髮指。假新聞禁之不絕,令一方面或要加強大眾免疫力,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教育主管稱,學校應該教學生如何辨別假新聞。

Live Norish:杜林普誤稱恐襲 瑞典如何應對假新聞?

杜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新政府團隊除了炮製出「另類事實」( alternative facts)一詞,被斥玩弄語言偽術之外,新政府還不時狠批主流傳媒散播假新聞、混淆視聽。有趣的是,杜林普上月出席在佛羅里達州造勢集會時,錯誤暗示瑞典遭恐怖襲擊,此言被質疑並非事實,網民隨即嘲諷他才是製造假新聞的罪魁禍首。事隔數天,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近郊移民區發生暴亂,到底是杜林普一語成讖,還是瑞典治安真的因為移民問題變差了?

韓版 Whatsapp 成盲撐朴槿惠的堡壘?

歷時 3 個月的朴槿惠彈劾案塵埃落定,再三拖延下,已成平民的朴終需撤出青瓦台。奇怪是不論判決前後都有大量支持者相挺,從撐朴勢力的大規模集會,到彈劾後其住所外 800 人聚集聲援的盛況,甚至她本人仍堅稱「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集會中更有數人死亡,究竟支持朴槿惠的理據何在?據南韓傳媒揭露,原來是來自鋪天蓋地的假新聞浪潮。

「假聞業經濟」:Facebook 能杜絕嗎?

或許你在網上看過,「FBI 探員調查電郵門期間身亡 疑被佈局成自殺」的報道,而你不知道 Jestin Coler 是誰。沒關係,你只需知道報道純屬虛構,而幕後黑手正是這位 Coler。在網上,他是「非資訊媒體」(Disinfomedia)的創辦人兼 CEO,管理多個偽新聞網站及廿多名「作家」,當中一人就在名為「Denver Guardian」的假網捏造,不要看少該篇「假聞」,10 天取得 160 萬次點擊率,是「假聞業經濟」的經典案例。

「假新聞」有多可怕?

Facebook 假新聞問題引起全球關注,早前 Facebook 與 Google 均宣布調整廣告宣傳的限制,打擊假新聞傳播;亦有網民開始杯葛以點擊率為營運手段的內容農場(content farm)網站。然而,假新聞的問題愈演愈烈,不容忽視。有調查發現,不少 Facebook 用戶甚至混淆了「Facebook」和「Internet」兩個概念,例如在尼日利亞、巴西、印尼、印度等發展中地區,受訪者會向媒體研究人員表示他們平日「只會使用 Facebook ,不會使用互聯網」。

遇上這類新聞和內容,請不要 Like 和 Share……

Facebook 與 Google 日前不約而同地宣布,將從廣告入手,打擊假新聞傳播。Google 將禁止發放誤導內容的網站使用 AdSense 廣告網絡,FB 則更新廣告條款,將具有欺騙和誤導性內容的禁令,擴大至適用於假新聞。雖然 FB 看來打算有所動作,但紐約大學傳播學教授 Clay Shirky 相信,Facebook 不大可能認真處理,原因很簡單,就是 FB 不需要、亦沒動機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