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共24篇|

「日本製造」:從何時起是日本人的驕傲?

「Made in Japan」,今天看起來是多麼著目的國家品牌,單靠這個名號,同樣的產品可以賣貴一倍。如果回顧上世紀的歷史,「日本製造」可以追溯至 1960 年的朝日新聞中。當時 SONY 刊登在報紙上的手提電視機廣告中,聲稱企業的技術力是「日本的驕傲之一」,可說是「日本製造」的起源。但事實上,上述的廣告製作,與 60 年初期的日本商品外銷沒有因果關係 ——「日本製造」的名牌策略,並非外銷戰略的一部分。

日本家庭主婦形象,由戰後家電廣告建立?

日本真正開始大量生產家庭電器、確立品牌,是 50 年代中期的事情。家電的技術發展、商品銷售策略與戰後民主化、以至建構家庭形象脫不了關係。或者有人認為,只要兩個以上的人住在一起就稱作家庭,但事實是「家庭」的概念在不斷轉變,今天我們對現代家庭的概念絕非「自古以來」。單單是家庭電器廣告的轉變,已經可以觀察到家庭中的女性,如何轉化為「主婦」,而這個「主婦」的形象,又經歷數次的變化。

英國人想生三胎,唯王子才辦得到?

威廉王子再度添丁,英國上下同樣興奮。自由撰稿人 Dawn Foster 亦在「衛報」撰文道賀,只是她的題目稍為「獨特」,名為「威廉和凱瑟琳,恭喜你們 —— 養得起第三胎」。因為該文的真正用意,是要抨擊社福制度的不健全,令「三胎」變成唯王室才能負擔得來的「奢侈品」。就連美媒 CNN 亦指,在很多英國青年的眼中,「一家五口」是個遙不可及的夢。

要關心父母,就別做直升機子女

對子女進行直升機式管教監控似已成常態,但若反客為主,父母被子女直升機式監控,狀況又是如何?與直升機父母一樣,直升機子女對父母的所謂「適度關心」,與過度擔心其實只有一線之差,子女事事插手,年老父母又豈會不感困擾?「華爾街日報」為此訪問了幾位父母和子女,發現一些心理學專家親身面對問題時,也是「能醫不自醫」。

日本何時出現「家庭」?

日本的「家庭」是甚麼時候被發明呢?自古以來?因為有武家更有大名,歷史書中戰國時代總是哪一家在打哪一家。但大家都忽略了一個事實:日本平民直到明治初年才獲批准擁有姓氏。「家庭」對於一般日本人,是明治開國才被發明的概念,屈指算起來才百多年的歷史。

成功之道,兄弟姊妹大不同?

出生次序決定你的命運?兄弟姐妹命運各殊,性格亦南轅北轍,部分可能與出生次序有關 —— 有論者指,長子長女通常是行政總裁、創辦人等領導者,更有可能透過傳統途徑取得成功;排中間的孩子往往結合了兄弟姐妹的特點,重視關係,是工作上的好夥伴;排行最小的孩子習慣於得到注意和尊重,並不怕打破規則,自己去定義何謂成功。

售樓廣告的哲學

回望 6、70 年代的日本售樓廣告,住宅商品化的過程,某程度是「家庭」商品化的過程。透過銷售住宅的「空間」,連帶將「理想家庭」的印象一併輸出滲透到社會中,建構出以「家族」與「職場」二元空間為核心的社會現實。

後悔當媽的女人

為人父母者,恐怕無不認同湊仔很苦。當然,絕大部分人會說,養兒育女這件事,收獲總比付出多。然而「問心嗰句」,有些女士其實後悔當媽,只是礙於社會壓力,不敢把心聲宣之於口。歐洲更有研究發現,這種心態比想像中普遍。早前就有 3 名女性打破禁忌,向英國廣播公司大膽剖白,為何她們寧願從沒懷孕生子。

方俊傑:「無聲絕境」—— 殺出一條新血路

我衷心佩服「無聲絕境」的導演 John Krasinski,不單因為娶到 Emily Blunt 做老婆,還因為諗得出「無聲絕境」的概念。明明就是見慣見熟的「末世凶煞」,怪獸襲地球,人類死剩種一步一驚心,配合突如其來的聲效去營造驚嚇效果。個怪獸可以係外星人、係病毒、係變種生物,甚至係人類,類似橋段早早拍到爛晒。「無聲絕境」居然諗得出行去另一邊的極端,創造一個連觀眾食爆谷都會全場聽到的靜默環境,又是一個新境界。

日本經濟發展如何影響住宅結構?

最諷刺的是,支持這個家庭住宅空間想像的男性,自己並不存在於裡面。建立在住宅上的家族空間似是日本藝術品「箱庭」一樣,是個費盡心思維持的理想空間。最美好的一瞬間是在外面、透過個人感官發現,從內部滲漏出燈光、飯香、孩子的笑聲,而自己始終身處外部,作為觀察者欣賞。

推崇「自我責任」的日本,核災後釀成更多悲劇

災難當前,走或留彷佛都是個選擇,但在 2011 年福島核事故發生之際,「避難」不是一個有充足時間去冷靜思考的問題。在對無形的核輻射恐懼下,大家都有不管如何先離開的想法,網上甚至有人批評居於福島,又沒有離縣避難的父母是「殺人者」。

潘度琳:九百萬種的孤獨和寂寞

讀到有關英國設立孤獨事務大臣一職,不免有點唏噓。這大概是地球上第一個孤獨事務大臣,沒有先例可循或前車可鑑,在現代社會中的悲哀誕生。寂寞是人類社會當前的重大議題。恆常感到寂寞的英國人達到 900 萬之多,而且佈滿各年齡及階層 —— 老年人 1 個月不跟人說話連繫;有大約一半的殘疾人士會無緣無故感到寂寞;超過一半的家長亦曾經面對寂寞問題而感到不知所措;感到寂寞及被孤立的比例更達 6 成……以一人之力面對龐大的孤獨人口,本來就是一件很孤獨的事。

殺人犯有罪,所以殺人犯家屬也有罪?

坂元裕二寫下「四重奏」一劇,令他再受廣大劇迷追捧。其實近年他更愛探討社會議題,包括年青夫婦的生育觀,以及單親媽媽的窮苦生活,而若論主題的爭議性,則非 2011 年的「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莫屬,因為該劇關注一個長久被忽視的群組 —— 加害者家屬。他們活得卑微,長年受電話騷擾,妹妹遭人欺凌,全都默默承受,只因背負「犯人至親」的罪名。男女主角分屬加害者與受害者的親人卻互生情愫,多少有點戲劇化,但對加害者家屬的處境描述,則確切地反映了現實。

托兒沙漠:在工作與小孩之間,我們掙扎

雙職父母既要外出工作,又得照顧年幼子女,若是家中沒有長輩幫忙,就只能依靠托兒服務,但托兒服務要不是選擇不多,服務參差,要不就是太貴,難以負擔。美國亦正面對同樣問題,一些州份更出現「托兒沙漠(childcare deserts)」的情況,日間托兒費用愈來愈高,正為年幼孩子尋求托兒服務的父母背負重擔,卻得不到援助。

體罰對子女百害無利:短命、低智、暴力傾向

近日香港發生一宗駭人聽聞的案件:5 歲女童疑遭家人長期虐待毒打致死,其 8 歲哥哥亦是遍體鱗傷,滿是體罰的痕跡,情況叫人心痛。雖然虐兒與體罰有差別,「棒下出孝子」亦是華人家庭教育傳統精神之一,然而,自 2007 年起聯合國已規定體罰違反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任何形式的體罰均不應接受,更何況體罰對管教子女幫助實在有限,或會導致子女壽命縮短、較低智商、易陷入反社會情緒病,甚至令他們發展出暴力傾向。

林喜兒:Transparent —— 天生的甚麼人

Transparent,不是透明這樣簡單,其實是語帶雙關,內藏玄機,是 Transgender 加 parent 的意思,直接點出故事主人翁。一個洛杉磯猶太家庭,父親 Mort/Maura Pfefferman(Jeffery Tambor 飾演)是位退休教授,早已跟妻子 Shelly 離婚,一天決定把秘密公諸於世,告訴子女他是男兒身女兒心。老來出櫃穿上女裝,子女如何面對?

幫 28 萬員工建托兒所,這家日本企業成世界五百強

矢崎總業,主力產品是汽車專用的連接線,年度營業額將近 2 兆日元,海內外超過 28 萬名員工,與美國德爾福公司互搶世界第一的寶座。員工福利與公司競爭力一樣強勁,源自矢崎總業創辦人矢崎貞美 70 年來的堅持 —— 把員工當成自家人一樣照顧。公司托兒所學費低廉,每月只要 7,350 日元。員工如果不想通勤,可以住在宿舍,租金僅薪金的 5%,遠低於周圍房價;停車場不用錢,餐廳裡 3 餐費用只要 525 日元,所有的福利都好到不可思議。這樣的家族主義,不但確保其公司戰力,更成了國際化的競爭力。如此好的福利待遇,應該花費不少成本,真的有辦法全變成業績嗎?矢崎裕彥說:「不能想要有所回報才去做,一定要真心付出,對方才能感受到你的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