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共42篇|

財政不忠,同樣危害婚姻

想要長相廝守,貴乎坦承溝通。但在錢銀方面,愛侶怕是難以辦到。網站 CreditCards.com 的調查顯示,3 分 1 受訪美國人認為「財政不忠」比婚外情更惡劣,但多達 1,500 萬人擁有「秘密」戶口或信用卡。為何再是親密,仍會藏起存摺?更重要的是,萬一「私己錢」或是卡債曝光,對關係有多大影響?

獨生子女,性格一定欠佳?

獨子獨女很多時會被認為要甚麼有甚麼、不懂得分享,而且普遍都是自私的,好像大多有「公主病」、「王子病」。但最近美國科學雜誌「科學人」就還獨生子女一個清白,引用研究證明,他們雖然是有些微不同,但過往的說法對他們也不公允。

2019 年旅遊趨勢:以 DNA 作嚮導

小時候學生手冊上要填上籍貫一欄,說明自己家庭來自哪個地方,更有一段時間興起尋根之旅,回到自己家庭發源地一探究竟。不過,如果一個家族移居某地已久,其實頗難查找自己的根源,DNA 測試或可以幫上忙,近年就有旅遊業者注意到這一點,為旅客度身訂造以 DNA 尋根之旅。

方俊傑:「生命中的美好意外」—— 成佛成仙的智慧

寫過「反斗車王」等迪士尼動畫劇本,Dan Fogelman 本身就應該要擅長用一種有趣味得來老少咸宜的方法去散播正能量。為悼念亡母,執導的新作「生命中的美好意外」,筆鋒一轉,化喜為悲,看到尾,都是喜。花盡心思搞出一個相對複雜的故事,其實只想說 8 個字: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日本一代育兒男

不少人對日本家庭的印象是丈夫在外工作,每月把掙得薪金都交予妻子,由身為全職家庭主婦的妻子決定丈夫的零用錢。劍橋大學研究員 Hannah Vassallo 在其新作 Cool Japanese Men 中,形容:「全心投入工作,是男子氣概的典範。」但近年來,這種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分工正漸漸變化。Vassallo 訪問的日本爸爸,正樹立育兒男士的先例,用更多時間照顧孩子。

【親情的負擔】帶著父母上班日

養兒 100 歲,長憂 99.9,美國有公司能深深體會這種心情,讓父母有機會參與子女的職場生活,了解子女上班後,一整天究竟在做甚麼,恍如在子女孩提時參與其學校中的大小事一樣。但畢竟昔日的孩子已長大,對於爸媽在辦公室中蹓躂,甚至做出各種本著好心,實質卻令人尷尬的脫序行為,不少員工都覺得困擾非常,但正面去想,這可能也是父母藉此了解子女工作的好機會。

兄弟姊妹對你的影響,比你想像更深

有兄弟姊妹的人,父母大抵都會說過:「希望你們長大可以有伴,而這個伴可以代替父母陪你走更遠的路。」之類的說話,說話的目的是為了兄弟姊妹之間相親相愛也好,是為平息爭吵也好,無可否認,他們大都是在一生中出現時間最多的人,前「大西洋」副總編輯 Ben Healy 近日就撰文探討,兄弟姊妹是否比父母更具影響力。

夫妻是否生育?在印度要由奶奶決定

印度現時人口高達 13.5 億,有望超越中國成為第一人口大國。來自美國的獨立記者 Hannah Harris Green,到訪印度東部賈坎德邦(Jharkhand)農村地區,發現推動計劃生育的最大困難,是過去政府與民眾,甚至家庭自己內部溝通均有不足。

組織家庭新方向 —— 民事伴侶

兩個人一起生活,但不是直系親屬,亦非夫婦,這種關係一般不會得到法律保障。不過,文翠珊近日宣佈,英格蘭和威爾斯符合資格的同居人士,將可以選擇成為民事伴侶(Civil partnerships),令不同性別組成的伴侶及其家人可以得到更好的法律保障,但其實給予伙伴一個法律地位,法國早已有此例。

夕立:對讀「小偷家族」、「誰知赤子心」的鬱結

是枝裕和金棕櫚得獎電影「小偷家族」在香港,甚至在整個東亞地區都大收旺場。不少影評人藉此電影回顧是枝裕和整個「家族」電影的系譜。此電影可謂他集大成之作:沒有履行養育責任的父母、養育時動了真情的假父母,兩大母題皆處理得很出色。然而平心而論,他在 2004 年執導的電影「誰知赤子心」,卻比「小偷家族」更能掀動觀眾情感,更致鬱。

男主內又何妨?韓男請侍產假增多

「男在外、女主內」的觀念,在南韓社會根深柢固,即使政府向初生嬰兒父親提供長達 1 年的男士侍產假,初期仍只有零星申請個案,但風氣正在緩慢改變,今年上半年全國已有 8,463 名男士放侍產假,較去年同期大增 66%。這看似是普通的家庭福利政策,背後其實關乎到南韓國力之盛衰。

紅眼:「小偷家族」—— 為父之恥,血緣的遐想

是枝裕和電影中的緩慢和靜,與 Lily Franky 的痞爛,重疊時總有一種美妙的落差,後者的不守規矩,像是一根惡作劇的針,劃穿了前者經營的靜謐,份外深刻。所以,Lily Franky 總是在是枝裕和的電影中發揮淋漓,也特別喜歡他鏡頭下的 Lily Franky。就像他們再次合作的「小偷家族」。從「誰調換了我的父親」的齋木到「小偷家族」的柴田,Lily Franky 仍然是 Lily Franky,一個無名失實的父親角色。如安藤櫻戲中飾演的信代所說,他(柴田)是個多嘴的麻煩男人,然而,他的貧窮、邋遢和軟弱,以廢人象徵一種去勢,撕開了潛藏於社會觀念下父親的不可抗逆和威嚴印象。

「日本製造」:從何時起是日本人的驕傲?

「Made in Japan」,今天看起來是多麼著目的國家品牌,單靠這個名號,同樣的產品可以賣貴一倍。如果回顧上世紀的歷史,「日本製造」可以追溯至 1960 年的朝日新聞中。當時 SONY 刊登在報紙上的手提電視機廣告中,聲稱企業的技術力是「日本的驕傲之一」,可說是「日本製造」的起源。但事實上,上述的廣告製作,與 60 年初期的日本商品外銷沒有因果關係 ——「日本製造」的名牌策略,並非外銷戰略的一部分。

日本家庭主婦形象,由戰後家電廣告建立?

日本真正開始大量生產家庭電器、確立品牌,是 50 年代中期的事情。家電的技術發展、商品銷售策略與戰後民主化、以至建構家庭形象脫不了關係。或者有人認為,只要兩個以上的人住在一起就稱作家庭,但事實是「家庭」的概念在不斷轉變,今天我們對現代家庭的概念絕非「自古以來」。單單是家庭電器廣告的轉變,已經可以觀察到家庭中的女性,如何轉化為「主婦」,而這個「主婦」的形象,又經歷數次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