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

|共28篇|

從 1982 到 2049,人類文明與時裝倒退史

「銀翼殺手 2049」(Blade Runner 2049)的前作,是 1982 年 Ridley Scott 執導的「2020」(Blade Runner)。在很多影迷的心目中,此系列不但是電影,也是時代的註腳。前者所描述的是 80 年代視野下所想像的 2019 年,新作則發生在 2049 年,一個在 2017 年所預測的未來。當這部經典科幻片再拍續集,你會發現,人類對將來的期許已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2020」的世界,象徵了上世紀末生於大都會的我們是如何大膽狂妄,充滿創造力。然而到了「銀翼殺手 2049」,卻呈現出人類在末日氛圍之下,是如何的壓抑和挫敗。「2020」對未來時裝潮流所作出的大膽猜想,啟蒙了不少當代著名設計師。觀眾都難免期待「銀翼殺手 2049」會如何預示 30 年後的科技和衣著潮流 —— 結果是沒有的。叫人失望的是,從 2017 年所想像出來的 30 年後光景,科技水平和城市面貌不但沒有遞進,甚至出現某種倒退。而最明顯的地方是,這部續作再沒有讓人耳目一新的造型和打扮。未來感,是上世紀的一種美學,一種來自舊日,不屬於未來的感覺。

Fast Fashion 真的唯快不破?

Fast Fashion 盛行了十多年,雖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普羅大眾的消費心態還是會逐漸轉變,如今在一線城市,部分人已開始厭棄這種快餐一樣的快時尚。斷捨離當道,貴精不貴多,過量的時裝供應反而讓人疲勞和麻木,昔日開店時大排長龍的 Fast Fashion 品牌,正面臨時代考驗。H&M 正面臨著高峰過後的瓶頸,由於高端時裝開始大眾化,而大眾又開始對廉價時裝反感,導致 H&M 煞車,轉拓另一群崇尚簡約高品質的消費者。

快、還要更快!Fast Fashion 要加速,關鍵是大數據?

「金融時報」指出,當 fast fashion 已經成為一片競爭激烈的紅海時,唯一的勝出之道就是:「快,還要更快;平價,還要更平價。」而在柳井正眼中,真正的對手並非來自既有戰場,而是 Amazon、Google,「隨著資訊化的進展,國家的界線、行業的界線將會隨之消失,它們勢必成為強大的競爭對手。」

「爛牛」爛在骨子裡

今天的爛牛和過去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製造手法。今天使用的布料比過去強韌得多,80 年代的牛仔褲可以自然磨損穿洞,但是今天若想要同樣自然磨損的效果,只能通過刻意加工,消費者沒可能穿爛一條牛仔褲,必須特地購買經過加工的「爛牛」—— 聽來是不是很諷刺?

KI ecobe:消滅血汗工廠和浪費的組裝鞋

我們買鞋多,皆因除了襯衫需要,還要配合天氣和場合,雨天要穿防水鞋,戶外活動要穿運動鞋……一人擁有十幾對鞋似乎無可厚非。南韓就有設計師設計出組裝鞋,將鞋拆件成鞋底、內櫳、鞋墊、鞋帶等組件,讓用家自由配搭組裝,一鞋多穿,除了減少浪費,更免卻化學黏合劑的使用需要。

從頭溶掉你著完的 fast fashion

Fast fashion 的興起是地球浩劫這一點無容置疑,低質流水式生產加上來去如風的時尚潮流,意味一季過去後又是時候丟棄一堆犧牲品。在美國,每年有 1,400 萬噸衣物被棄置,當中只有 0.1% 舊衣會被非牟利團體和環保機構回收再造,這個現象香港也不能倖免。不過最近有科學家研發新再造技術,有望增加再造舊衣重生成新衣的機會。

中日拉鏈戰爭

絕大部分時裝公司都會外判拉鏈工序,因而造就過百億美元的龐大市場。其中,日本企業 YKK 以近半市佔率位居龍頭,銷路遍佈全球,中國福建潯興拉鏈科技則靠巨大國內市場發跡,對 YKK 的領導地位逐漸構成威脅。不起眼的細節背後有何商業競爭,又透露了甚麼營商法則?

白宮時裝指南:就職舞會穿甚麼?

杜林普即將「登基」,成為新任美國總統。作為第一夫人,梅拉尼婭(Melania Trump)在就職舞會的打扮,亦成為外界焦點。普羅大眾看的,無非是她有多高貴性感,穿甚麼牌子款式。但對這位白宮女主人而言,當晚的一襲華衣,不只要艷壓群芳,更加要昭示未來。

紅眼:難聽一點叫手信,好聽一點是 Fashion

是的,時間會把你的美學推翻,來到今年,Gucci、Saint Laurent、Valentino 這些奢侈品牌卻在時裝秀上相繼告訴你,街邊賣的手信,沒錯是手信,放在它們店裡賣的,是 Fashion。自去年秋冬到今年春夏,有 60 多年歷史的刺繡外套儼然成為時尚新寵,浮誇成為時尚,老土卻是品味,繼 Gucci 推出大為注目的綠色刺繡外套,還有 Saint Laurent 那件夏威夷風情十足的椰子樹刺繡外套,從 Kanye West、Justin Bieber、Harry Styles 到 GD、李玟,連明星都不怕頻頻撞衫,人人愛穿。

綠色和平:「雙 11 光棍節」皆大歡喜的幕後真相——阿里巴巴是唯一的贏家?

2016 年中國「雙 11」全球狂歡節在上周五結束,當天的社交媒體被網友的「血拼貼士」和「血拼戰績」洗版,陷入普天同慶的消費節日氣氛;另一邊廂阿里巴巴宣布旗下的天貓商品銷售額達 1,207 億元人民幣,比去年 912 億元增加 32%,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更估計未來幾年 900 億人民幣的銷售額將成常態。不過,消費者「執到寶」,企業銷售額破紀錄,這場看似皆大歡喜的盛事背後,背後的輸家可能到現在仍被蒙在鼓裡。

雷米諾雅:時尚界的創意雙雄

我一直認同已故蘋果教主 Steve Jobs 對藝術創意才能的觀點。近年來時裝界裡的兩位創意達人:分別是來自荷蘭的新晉設計師 Iris van Herpen 和出生於維也納的時裝攝影師 Bela Borsodi。兩人都是教主所描述的「對周遭事物具有深入洞察能力的創意者。」

雷米諾雅:永恆不滅的時尚牛仔褲

1849 年,大批礦工湧至加利福尼亞州,形成了淘金熱。由於工作操勞刻苦的關係,質料堅韌、耐用的牛仔褲便應運而生。牛仔褲的歷史充滿了傳奇。它經歷了無數的政治與社會文化的變遷,傳統的靛藍牛仔褲雖已有百年歷史,至今仍歷久不衰。

紅眼:把 AK-47 穿上身

英國脫歐,大批港人開心到失控,事實上,換轉是法國、意大利、德國脫歐,各位購物狂都一樣會開心到銀彈狂噴。整個地球可能只有兩個國家,即使匯價跌到貼地,都未必吸引到購物狂拖箱血拼。其中一個,你們知道的,就不說了,而另一個是人類公認的戰鬥民族俄羅斯。

二手舊衫去哪兒?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在物質富裕的香港,衣服隨四季變換,款式過氣尺寸不對褪色甩線,稍不合意就棄之如履。直接丟掉總覺浪費,送到慈善機構,倒算做件好事,再買新的也少點罪惡感。但你捐出去的,有多少真是窮人禮物?又有多少成了二手「新貨」?到匈牙利城市 Szekesfehervar 走一趟,或許能找到答案。

宇野:回顧 1930 年代的美學(上)

30 年代是一個精神至上的年代,流行對過去美好的時光的回顧。早前第 69 屆康城電影節開幕,開幕電影又是活地亞倫的作品。Café Society(咖啡公社)講述了發生在 30 年代荷里活夏天的故事,這裡面人人都光鮮漂亮。在加州的裡陽光裡閃著光。在那樣一個「倒楣的年代」,捉襟見肘中永遠不忘變美,多麼勵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