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

|共32篇|

脫與不脫?女人的體毛戰

和不少西方社會一樣,香港人也視女性的腋毛和腿毛有礙觀瞻,因此多數女性都會定期脫毛。而且街上大量脫毛公司廣告,彷似宣言:除毛後的白滑肌膚才是美麗。然而,原來脫毛是 18 世紀末才興起的觀念,在這之前,脫毛反被視作一種原住民的奇怪著迷?在 Plucked: A History of Hair Removal 一書中,美國性別歷史研究者 Rebecca Herzig 解釋女性脫毛的歷史。

現實中的「NASA 無名英雌」

「NASA 無名英雌」近日在港上映,未像「星聲夢裡人」般大獲好評,但在美國,它已掀起免費放映風潮,在美國演員工會獎中成大贏家之一。電影設於 1960 年代,冷戰白熱化,美蘇轉陣太空競賽,然而在 NASA 太空人獲盡鎂光燈時,背後為升空做好準備的黑人女性卻被歷史遺忘 —— 50 年後,「NASA 無名英雌」不卑不亢的把黑人女性的貢獻記下,究竟她們在美國太空總署工作的真實情況是怎樣的?

乳癌 12 種徵兆

乳癌是全球女性的頭號癌症,本港亦不例外,每年新症平均就多達 2,300 宗,而且有年輕化趨勢。關注乳癌組織不乏廣告運動,穿著粉紅服飾、裸體宣傳或是在 Facebook 分享心心圖案可能有益籌款,但無助大眾認識乳癌。有見及此,過來人 Erin Smith Chieze 轉發了世界乳癌機構(World Wide Breast Cancer)的病徵圖,「有用的資訊才能引起真正的關注。」

唐明:中世紀的一點黑色幽默

如果夫婦琴瑟不諧,妻子可以要求丈夫去做身體檢查,而這種檢查,通常由好幾個年高德劭的老太太來主持。如果她們被安排嫁給騎士的話,由於騎士通常是連環殺手和採花賊的合體,流行的做法是自行安排一場拐逃(Abduction),與心儀的男人私奔;或者反過來,綁架自己的意中人也可。

以「風筒」解救女性的玫瑰

當時「the blow wave」風潮的力量不僅僅限於髮型設計技巧上的突破,在艾文斯基眼中,這更是令女性變得更自由的一步:「我的確感覺自己成就了些甚麼⋯⋯我解放了女性,讓她們得以從那些炙熱的吹風機底下逃離⋯⋯我和那些男性理髮師相反——我希望在那些成熟、而明白我正為她們做甚麼的女主顧頭上操業⋯⋯我們聊天、說話,非常愉快。有時候她們會說,『我丈夫不會喜歡(這種髮型)的』。我就會說,『別管妳的丈夫了,好好看看妳自己!』然後稍微給她們上了關於變得獨立的一課。」

潘度琳:逃恥中的不婚女性

日劇「逃恥」憑高收視雄霸日本電視界(第九集於北海道地區錄得 27% 收視,大結局亦突破平均 20% 收視大關),從後趕上已播出四季的人氣劇集「Doctor-X」,創下近年紀錄。「逃恥」的流行程度無疑令日劇再次走到頂峰。

避孕藥註定是女性專用藥?

要避孕,撇除子宮環等叫人望而生畏的入侵性方法,最常採用的便是避孕藥,然而副作用磨人,避孕無異等價交換。以往找數的都是女方,最近有美國臨床研究證明竟有男性避孕針藥同樣能有效避孕,當人們以為翹首以待的男性避孕藥時代終於來臨,卻發現研究原來已因新藥副作用「嚴重」被叫停。

續寫六十年代的性革命

今天人類繁衍後代的最主流方法是:找到真愛、結婚、行房,然後生子;就像在 1960 年代的性革命之前,「避孕」還未成為女性自我保護的基本措施的時候,利用(或被利用)自然賦予的繁殖能力,都是理所當然的事。不過,美國 startup 「Prelude Fertility」卻狂言要將人類繁殖後代的任務與性行為脫鉤,這會是性革命的延續嗎?

Barbie 的後現代生活

自 2009 年起,Barbie 的市場佔有率逐年下跌,擁有專利權的 Mattel 為令這棵「搖錢樹」起身回生,今年初就出招破格,一改以往單一的九頭身比例,加推幾款不同身材、膚色及髮型的款式,高矮肥瘦各樣都有。外界反應不錯,但改變未夠徹底,何解?因為這位絕世美女尚有一大致命傷:膚淺。

唐明:甚麼樣的公主才刁蠻得起?

「愛麗絲公主」高調招搖,出位放肆,足以令人回味。公主的刁蠻任性,必須要有一點個人悲劇,才能言之成理,令人受落。愛麗絲羅斯福與父親的關係疏冷,她的堂兄曾經形容,因為這種父女關係,微妙地扭曲了她的成長,「她是個妙人,但本質上很不開心」。

為何女性犯罪小說爆紅?

2014 年上映的 Gone Girl 風頭一時無兩,票房超過 3 億美元,原著亦熱賣。自這個時代始,女性犯罪小說作家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冒起,逆轉潮流,向原本主導犯罪小說世界的男性作家看齊,甚至有更出色的趨勢。資深電影評論人 Terrence Rafferty 就這種現象解讀,在 Women Are Writing the Best Crime Novels 一文中,指出了好幾個女作家與男作家寫犯罪小說的分別,勾勒女性作家開始「全面進場」的原因。

希拉莉自 HIGH 女人不 BUY

希拉莉穩奪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成為首位代表大黨出戰大選的女性,見慣風浪的她亦難掩興奮之情,高呼「打破玻璃天花板」,又說「這勝利是屬於每個擁有遠大理想的女孩」,自認為女人吐氣揚眉,但不少「姊姊妹妹」反應冷淡,年輕一代更毫不雀躍。是希拉莉OUT 了?還是女權 OUT 了?

唐明:英國立國奇葩——老處女現象

女人獨身和晚婚,在英國是很早就普遍的現實。她們並沒有很多錢,但是總算有自己立錐之地,而不是必須嫁雞隨雞。英國歷史上有名的老處女很多:南丁格爾、珍奧斯汀、布朗特兩姊妹(也可能是因為她們太短命),女權運動的烈士戴維遜、考古探險家貝爾,甚至包括虛構的大偵探馬波小姐——總之婚姻生活不太適合一個這樣的女人。

土耳其之難為了家嫂

做女人難,做土耳其女人,更難。周一總統埃爾多安公言,回教國家不做避孕節育這種事,呼籲女性將生育視為己任,確保國家的人口持續增長,而在同一天,其妻 Emine 則鼓勵婦女就業,希望提升女性就業率。但在當地社會,「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仍根深柢固。對土耳其女性而言,「生育」和「工作」,實在兩者難容。

意大利丁權:有光的地方就有歧視

意大利北部小鎮 Cortina d’Ampezzo 坐落隱世山谷之中,仰視多米洛蒂山脈,久為滑雪攀山勝地,吸引不少政商名流旅居避世。原居民歷史上溯至中世紀,社會風俗遺世獨立,「丁權」就是其中一樣。鎮內有 16000 公頃用地屬於「公共財產」,使用權由 1200 戶原居民共享,任何土地用途均須經過集體決策,而習俗規定「一家之主」須為男性,女性並無正式繼承權。當地女性不滿習俗歧視,上月於原居民大會動議修訂,最終不獲通過。

亢泰:高跟鞋及學童趣事

最近英國社會上有兩件事引起我的興趣,其一是一位女職員有天上班,沒有穿平時公司規定的高跟鞋,上司堅持要她更換,否則就不能上班。她很不服氣,遂發動一個抗議運動(#myheelsmychoice),已有超過 10 萬人簽名支持。由於簽名的人數已經達到讓國會討論的規定,所以要政府改變立法是完全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