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

|共44篇|

奧比斯:足球改變女性的命運

Akhand Jyoti Eye Hospital(AJEH)是奧比斯的其中一間合作夥伴醫院,明白到眼科護理和女性教育是當地兩大的急切需求。因此,特別想了一個方案,把這兩個需求結合,打破當地對女性的傳統觀念與成見。只要父母允許他們的女兒學習足球,我們便會為這些女孩提供免費教育。當這些女孩子畢業後,會培訓她們取得專業資格成為該醫院的視光師和護理人員。發展至今,當地已有 140 個女子加入了這間眼科醫院的「足球學校」,當中有 7 個女孩更成為了比哈爾邦足球隊成員;2 個女孩已是印度國家隊的足將;25 個女孩是實習視光師。

當年的維京軍官 原來是位女士?

1880 年代,一具維京戰士遺骸於瑞典城市比爾卡出土,同葬的還有大量武器盔甲、制定作戰戰略的模擬工具等等,可見其享有崇高榮譽。這具遺體一直被認定是男性,不過最新 DNA 檢驗結果就推翻定論,指出這位維京高階戰士,其實是一位女性。過去學者囿於成見,否認女戰士在維京人中的重要性,令學界至今仍缺乏對女性戰士的全面研究,是次發現可以促使學界重新檢視此前鑑定的維京骸骨性別,有助增進學者對維京的認知。

奧比斯:為全球眼疾女性發聲,讓她們視障「終」斷

多年來,在全球不同角落都一直為「男女平等」這個議題發聲,為女性爭取應有的權利。然而,當大家以為男女不公只是直接影響她們工作待遇、薪酬以及社會地位,其實遠在一些發展中的落後地區,不少女性因飽受歧視而無力處理眼疾,往往活在黑暗當中……

護瞳行動:日行一善的花地瑪

在巴基斯坦,每天都新增數百名失明人士,但國家的醫療服務只覆蓋主要城巿,人口佔全國三分之二的農村地區,卻欠缺具質素的醫療設施。人們要求醫,就得山長水遠到大城巿。可是他們不是缺乏路費,就是無法離家 —— 而婦女首當其衝。傳統文化不允許女性獨自離家。花地瑪身為女醫護人員,特別著重向女性提倡計劃生育,和替小孩注射所需疫苗。另一方面,花地瑪指出,「有許多家庭都深受眼疾困擾,不過對此毫無認知」。實際上,雖然巴基斯坦的失明人口並不少,但五分之四都是可以治療和避免的。

說出來,真會舒服一點?

常言道,男人是 cave animal,有事喜歡「收收埋埋」,躲起來自我療傷;女人則完全相反,心煩就愛呼朋喚友,大吐苦水聊個通宵達旦,直言「不談心事不算姊妹」云云。然而,把煩惱直說出來,真會舒服一點?Deborah Tannen 作為女性語言學家卻在「華盛頓郵報」撰文反駁,分析此話絕非萬試萬靈,有時候甚至會適得其反。

女孩也認為男孩更聰明?

研究過程包括向 5 歲至 7 歲的兒童講述兩個故事:一個故事是講「非常非常非常聰明的人」,另一個講的是「非常非常非常好的人」,然後問兒童,哪一個故事講的是男孩,哪一個是女孩。所有 5 歲的男孩都說聰明的人是男孩,所有 5 歲的女孩也都肯定聰明的人是女孩。但是 6 歲組別的女孩的答案有所動搖,僅僅過了 1 年,她們對「聰明的女孩」的信心下降了 20 %。

日本高學歷女性:我不寄望出人頭地

日本政府積極鼓勵女性就業,隨著學歷普遍提高,更多女性盼望投身職場,力爭上游。然而這些都不過是理想的表象。現實是,不少就讀高等學府的女子,放棄以管理層為目標的「總合職」,而從事業務相對簡單的「一般職」。這些取捨的背後,充滿無奈、掙扎和妥協。

國王還是女王較好戰?

依從現代文化的普遍想像,男人好像比起女人更為殘酷無情,好勝好戰。這某程度上也是學者 Steven Pinker 和法蘭西斯福山的看法:相對男人,女人通常是和平主義者,較少支持越戰、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更少犯下謀殺罪。上述想像和看法是否真實?從歐洲歷史看,好戰好勝無男女之分,但相比起國王,女王的嗜血程度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經濟愈向上,愈多印度女性放棄工作

印度近年有個怪現象:國家經濟穩步上揚之際,放棄工作的婦女卻愈來愈多。2013 年國際勞工組織的排名顯示,印度的女性勞動比率,在 131 國中排名 121,在全球敬陪末席。世界銀行組織對此深表關注,並由研究人員利用人口統計,以及國家抽樣調查收集的數據,嘗試分析現象的起因。在研究報告中,多名作者強調:「這是令人關注的重大問題。當印度推動經濟增長及促進發展,有必要確保勞動工能充分包容婦女。」

奧比斯:女性與全球盲疾

全球共有三分之二的失明人士都是女性。在發展中國家,女性的社會地位及教育水平都較男性低,甚至有些家庭認為反正女兒長大後都會出嫁,即使有免費治療的機會,也拒絕帶她們就醫。患有眼疾的婦女,要尋求適切的治療,往往困難重重。

日本女性擇偶條件演變史

在刻板印象中,日本女性溫柔賢淑,持家有道,是男人的夢寐對象;那麼對日女而言,甚麼男人最有吸引力?日經專欄作者青樹明子綜合日女擇偶條件的歷年流變,由泡沫時代的「三高」,逐漸演變為「三平」、「四低」,乃至今日追求「三溫」、「三生」,在在與社會變遷息息相關。你是受歡迎的主流對象嗎?

脫與不脫?女人的體毛戰

和不少西方社會一樣,香港人也視女性的腋毛和腿毛有礙觀瞻,因此多數女性都會定期脫毛。而且街上大量脫毛公司廣告,彷似宣言:除毛後的白滑肌膚才是美麗。然而,原來脫毛是 18 世紀末才興起的觀念,在這之前,脫毛反被視作一種原住民的奇怪著迷?在 Plucked: A History of Hair Removal 一書中,美國性別歷史研究者 Rebecca Herzig 解釋女性脫毛的歷史。

現實中的「NASA 無名英雌」

「NASA 無名英雌」近日在港上映,未像「星聲夢裡人」般大獲好評,但在美國,它已掀起免費放映風潮,在美國演員工會獎中成大贏家之一。電影設於 1960 年代,冷戰白熱化,美蘇轉陣太空競賽,然而在 NASA 太空人獲盡鎂光燈時,背後為升空做好準備的黑人女性卻被歷史遺忘 —— 50 年後,「NASA 無名英雌」不卑不亢的把黑人女性的貢獻記下,究竟她們在美國太空總署工作的真實情況是怎樣的?

乳癌 12 種徵兆

乳癌是全球女性的頭號癌症,本港亦不例外,每年新症平均就多達 2,300 宗,而且有年輕化趨勢。關注乳癌組織不乏廣告運動,穿著粉紅服飾、裸體宣傳或是在 Facebook 分享心心圖案可能有益籌款,但無助大眾認識乳癌。有見及此,過來人 Erin Smith Chieze 轉發了世界乳癌機構(World Wide Breast Cancer)的病徵圖,「有用的資訊才能引起真正的關注。」

唐明:中世紀的一點黑色幽默

如果夫婦琴瑟不諧,妻子可以要求丈夫去做身體檢查,而這種檢查,通常由好幾個年高德劭的老太太來主持。如果她們被安排嫁給騎士的話,由於騎士通常是連環殺手和採花賊的合體,流行的做法是自行安排一場拐逃(Abduction),與心儀的男人私奔;或者反過來,綁架自己的意中人也可。

以「風筒」解救女性的玫瑰

當時「the blow wave」風潮的力量不僅僅限於髮型設計技巧上的突破,在艾文斯基眼中,這更是令女性變得更自由的一步:「我的確感覺自己成就了些甚麼⋯⋯我解放了女性,讓她們得以從那些炙熱的吹風機底下逃離⋯⋯我和那些男性理髮師相反——我希望在那些成熟、而明白我正為她們做甚麼的女主顧頭上操業⋯⋯我們聊天、說話,非常愉快。有時候她們會說,『我丈夫不會喜歡(這種髮型)的』。我就會說,『別管妳的丈夫了,好好看看妳自己!』然後稍微給她們上了關於變得獨立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