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

|共68篇|

生不生子都是錯,日本女性的職場兩難

東京醫科大學近日被揭發自 2011 年,下調女性考生成績約 10%,導致不足三成的女學生能夠考上。校方的理由是,女性一旦結婚並生兒育女,更難應付醫院緊急的輪班制度,因而造成醫生人手短缺。但諷刺的是,就在較早之前,自民黨議員杉田水脈投稿週刊,批評 LGBT 性小眾族群不會生育,欠缺生產力,引起牽連大波。生又錯不生又錯,日本女性何以兩邊不是人?

伊斯蘭教法允許馬來西亞童婚?

對馬來西亞這個國家而言,童婚的問題或許突顯了國家的問題:如何既能擁抱伊斯蘭教教法,又捍衛現代法律下,保護未成年人的價值。對新上台執政的政府來說,似乎未有解決辦法。旺阿芝莎在 7 月 10 日時便表示,政府無權使這次的童婚無效。她的講話,帶出了教法與現代法律的衝突下,何者更高:「儘管法律上來說,這是無效的,但在伊斯蘭教法下則有效(Legally it is not valid but under the Islamic laws it is)。」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性幻想也必如何?

有沒有覺得,自己性幻想能力之豐富,總是連自己也嚇一跳?場景情境、人物、數量、形式?儘管未必化幻想為現實,採取行動,但性幻想可以讓人一窺自己的本性。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社會心理學家 Justin Lehmiller 訪問過 4,000 名 18 至 87 歲,不同職業、性別及性別認同的美國人,希望藉此瞭解,性幻想的內容對個人到底有何含義,並在其新書中詳細分析。

馬拉拉有改變巴基斯坦嗎?

2012年,馬拉拉因爭取「女性教育權」而被塔利班分子襲擊,雖然頭部中槍但大難不死。世界各地人士聲援支持,促使巴基斯坦政府推動教育改革。她本人的慈善組織「馬拉拉基金」亦為女孩子創造讀書的機會。如今全國大選在即,政黨「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向公眾保證,要在教育、就業和醫療等方面,取得男女平等權利。那麼馬拉拉過去所做的事,又有為當地帶來改變嗎?英國廣播公司發現,整體分別恐怕不大,只有在個別地方,方能看到轉變。

豹紋情意結:征服者、萬人迷到淫娃毒婦的想像

城市之中,真正捉摸過獵豹的人不多,然而,有的可能是滿街的豹紋著物。有人對一身豹紋打扮情有獨鍾,有人則嗤之以鼻,極度抗拒。這種奇特的愛恨交集現象,還有人類和豹之間似遠還近的連繫,吸引了美國舞蹈家兼作家 Jo Weldon 的興趣,在新作「狂熱:豹紋的歷史」中,就描述了豹紋圖案的起源、演變,及時至今日作為一種時尚元素,它對個人形象的建構。事實上,早在今日被數以萬人前呼後擁的國際歌星和荷里活演員之前,埃及女神 Seshat 在流傳下來的雕刻和畫像中,就已經身披豹皮。

女性為何追求身高差?

撇除「有車有樓」等身外之物,高大、威猛、英俊是不少女士對另一半的外在要求。身形瘦削可以做 gym 操肌,其貌不揚可以整容,但若然生得太矮,則往往難以後天補救,被高過自己的女性判「死刑」。科學研究亦證實,女性往往更喜歡長得比自己高的男士。澳洲心理學家 Beatrice Alba 認為,或出於生物演化過程中,影響女性大腦的偏好,形成今天的男女身高差文化。

Kate Spade 留給職業女性的美學

Kate Spade 的驟然離世,震撼了千萬美國女性。因為在她們心中,這位名設計師出品的手袋,不只是配搭時裝用的名牌,更是躋身成人行列的象徵物。曾任時裝雜誌 Elle 總編輯 17 年的 Robbie Myers 形容:「一個 Kate Spade 手袋,正是很多女孩蛻變成年青女性時的首筆投資。她們就像 Kate Spade 手袋,快樂而有趣,但還在成長。」

日本家庭主婦形象,由戰後家電廣告建立?

日本真正開始大量生產家庭電器、確立品牌,是 50 年代中期的事情。家電的技術發展、商品銷售策略與戰後民主化、以至建構家庭形象脫不了關係。或者有人認為,只要兩個以上的人住在一起就稱作家庭,但事實是「家庭」的概念在不斷轉變,今天我們對現代家庭的概念絕非「自古以來」。單單是家庭電器廣告的轉變,已經可以觀察到家庭中的女性,如何轉化為「主婦」,而這個「主婦」的形象,又經歷數次的變化。

後悔當媽的女人

為人父母者,恐怕無不認同湊仔很苦。當然,絕大部分人會說,養兒育女這件事,收獲總比付出多。然而「問心嗰句」,有些女士其實後悔當媽,只是礙於社會壓力,不敢把心聲宣之於口。歐洲更有研究發現,這種心態比想像中普遍。早前就有 3 名女性打破禁忌,向英國廣播公司大膽剖白,為何她們寧願從沒懷孕生子。

奧比斯:非洲女性的的性別腳鐐

在非洲,女性失明的機率是男性的 1.4 倍;在南非,視力受損的人中有女性比率佔 57%;在許多非洲國家,女性患白內障的人數是男性的 2 倍,而男性得到手術治療的機會率比女性高 1.7 倍。女性的身份,在非洲,就像是一個腳鐐阻止她們接受適合的治療及步向光明。若非洲女性享有與男性同等的治療機會,非洲因白內障而失明人數將會減少 12%,許多女性會從黑暗中釋放出來,像蘇珊娜一樣。

護瞳行動:女人長命也是苦

長壽不一定是福氣。年老就少不免伴隨著各種病症,眼疾就是其中之一。政府曾在 2014 年發表「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報告書,在香港約 17 多萬視障人士中,近六成是女性,而 70 歲及以上的視障人士則佔 65.4%。近四成的視障人士只有小學程度。以上數字是否有關聯,要再仔細考究。不過護瞳行動眼科顧問林傑人醫生,則從社會角度解讀數字。

保命也要靚 —— 一戰時的睡衣小革命

張愛玲的小說「傾城之戀」的結局是為了成全白流蘇及范柳原二人的開花結果,所以二戰時香港淪陷了,流蘇也顧不得戰亂,只慶幸戰亂造就了自己的戀情。但別說這是虛構故事,戰亂確能令女性有奇特想法,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逃難成了女士們睡前所穿戴衣飾的展台,德軍對英國平民空襲,有人卻希望恐慌可令自己展示一身瑰麗衣着。

overE:為豐滿女性而設的時裝品牌

內衣品牌黛安芬前年的調查顯示,日本女性的胸部愈趨豐滿,從 80 年代六成人皆為 A 罩杯,變成現時四分一人屬 E 罩杯或以上。但時裝界未作相應改變,「傲人」身材反成「惱人」身材,胸大的女士遍尋不獲稱身衣裳,因而尷尬甚至自卑。和田真由子作為其中一員,深明箇中之苦,年僅 26 的她遂創立時裝品牌 overE,為「同病相憐」的姊妹解決問題,讓大家能夠抬頭挺胸充滿自信。

馬甲、長裙、寬肩……女性衣服的演變

甚麼是理想的女性身型?纖瘦、肉感、肌肉…… 一百個人可能會給出一百個答案。在沒有統一審美準則的現代,每人都可自由追求,自己認為的「美」。但對 18 世紀的女性來說,則不那麼幸運。時人對理想女性身型的審視,沒有百花齊放的尺度,只有一件窄小的束腰馬甲 —— 綁緊纖腰成為主流、時尚。往後年代,衣服樣式的變化,亦代表當下的理想女性形象。紐約時裝學院舉辦的新展覽,展示自 18 世紀以來,服裝如何展示和塑造不同時期女性的身型。

保守南韓,墮胎仍是禁忌?

墮胎議題充滿爭議,各地社會文化背景有別,更令各國制定相關法律時,需要面對不同訴求。繼杜林普本月中直播支持反墮胎遊行的演講、波蘭民眾上街爭取相對寬鬆的墮胎法案外,韓國女性亦發起聯署,要求政府廢除實施多年的反墮胎法。有人認為,現行的墮胎法例嚴格,並包含輕視女性的思想,同時為選擇墮胎的女士帶來罪惡感。而藉著左翼總統文在寅上台執政,是次聯署,正好考驗總統是否願意尊重女性的個人選擇。

生還是不生?不只是一個問題

「經濟學人」文章指不育趨勢正在顯著增長。歐洲歷史上婦女不婚不育大多是因為窮困,只能委身做侍女傭人而無法成立家庭。單身而不生育,等同經濟上的失敗,正如珍奧斯汀的小說「愛瑪」所稱,令人羞恥的並非單身和不育,而是貧窮。但現代社會婦女選擇不育則理由繁雜:不喜歡小孩、沒有遇上對的伴侶,或者伴侶已有孩子,而覺得沒必要再生小孩、生理醫療問題等。還有一種被稱為「永久推遲」:把生孩子的計劃放在讀書、求職、工作穩定、買房置產之後,生孩子已經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