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

|共58篇|

後悔當媽的女人

為人父母者,恐怕無不認同湊仔很苦。當然,絕大部分人會說,養兒育女這件事,收獲總比付出多。然而「問心嗰句」,有些女士其實後悔當媽,只是礙於社會壓力,不敢把心聲宣之於口。歐洲更有研究發現,這種心態比想像中普遍。早前就有 3 名女性打破禁忌,向英國廣播公司大膽剖白,為何她們寧願從沒懷孕生子。

奧比斯:非洲女性的的性別腳鐐

在非洲,女性失明的機率是男性的 1.4 倍;在南非,視力受損的人中有女性比率佔 57%;在許多非洲國家,女性患白內障的人數是男性的 2 倍,而男性得到手術治療的機會率比女性高 1.7 倍。女性的身份,在非洲,就像是一個腳鐐阻止她們接受適合的治療及步向光明。若非洲女性享有與男性同等的治療機會,非洲因白內障而失明人數將會減少 12%,許多女性會從黑暗中釋放出來,像蘇珊娜一樣。

護瞳行動:女人長命也是苦

長壽不一定是福氣。年老就少不免伴隨著各種病症,眼疾就是其中之一。政府曾在 2014 年發表「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報告書,在香港約 17 多萬視障人士中,近六成是女性,而 70 歲及以上的視障人士則佔 65.4%。近四成的視障人士只有小學程度。以上數字是否有關聯,要再仔細考究。不過護瞳行動眼科顧問林傑人醫生,則從社會角度解讀數字。

保命也要靚 —— 一戰時的睡衣小革命

張愛玲的小說「傾城之戀」的結局是為了成全白流蘇及范柳原二人的開花結果,所以二戰時香港淪陷了,流蘇也顧不得戰亂,只慶幸戰亂造就了自己的戀情。但別說這是虛構故事,戰亂確能令女性有奇特想法,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逃難成了女士們睡前所穿戴衣飾的展台,德軍對英國平民空襲,有人卻希望恐慌可令自己展示一身瑰麗衣着。

overE:為豐滿女性而設的時裝品牌

內衣品牌黛安芬前年的調查顯示,日本女性的胸部愈趨豐滿,從 80 年代六成人皆為 A 罩杯,變成現時四分一人屬 E 罩杯或以上。但時裝界未作相應改變,「傲人」身材反成「惱人」身材,胸大的女士遍尋不獲稱身衣裳,因而尷尬甚至自卑。和田真由子作為其中一員,深明箇中之苦,年僅 26 的她遂創立時裝品牌 overE,為「同病相憐」的姊妹解決問題,讓大家能夠抬頭挺胸充滿自信。

馬甲、長裙、寬肩……女性衣服的演變

甚麼是理想的女性身型?纖瘦、肉感、肌肉…… 一百個人可能會給出一百個答案。在沒有統一審美準則的現代,每人都可自由追求,自己認為的「美」。但對 18 世紀的女性來說,則不那麼幸運。時人對理想女性身型的審視,沒有百花齊放的尺度,只有一件窄小的束腰馬甲 —— 綁緊纖腰成為主流、時尚。往後年代,衣服樣式的變化,亦代表當下的理想女性形象。紐約時裝學院舉辦的新展覽,展示自 18 世紀以來,服裝如何展示和塑造不同時期女性的身型。

保守南韓,墮胎仍是禁忌?

墮胎議題充滿爭議,各地社會文化背景有別,更令各國制定相關法律時,需要面對不同訴求。繼杜林普本月中直播支持反墮胎遊行的演講、波蘭民眾上街爭取相對寬鬆的墮胎法案外,韓國女性亦發起聯署,要求政府廢除實施多年的反墮胎法。有人認為,現行的墮胎法例嚴格,並包含輕視女性的思想,同時為選擇墮胎的女士帶來罪惡感。而藉著左翼總統文在寅上台執政,是次聯署,正好考驗總統是否願意尊重女性的個人選擇。

生還是不生?不只是一個問題

「經濟學人」文章指不育趨勢正在顯著增長。歐洲歷史上婦女不婚不育大多是因為窮困,只能委身做侍女傭人而無法成立家庭。單身而不生育,等同經濟上的失敗,正如珍奧斯汀的小說「愛瑪」所稱,令人羞恥的並非單身和不育,而是貧窮。但現代社會婦女選擇不育則理由繁雜:不喜歡小孩、沒有遇上對的伴侶,或者伴侶已有孩子,而覺得沒必要再生小孩、生理醫療問題等。還有一種被稱為「永久推遲」:把生孩子的計劃放在讀書、求職、工作穩定、買房置產之後,生孩子已經晚了。

樂施會:在父母的支持下,她在家門貼上「我 18 歲前不會結婚。」為甚麼?

在孟加拉,雖然法例訂明女性的最低結婚年齡為 18 歲,但童婚問題在當地僻遠的鄉村地區依然普遍,很多父母將女孩視為家庭負擔,她們往往在 13、14 歲時,就被迫輟學,由父母安排嫁給陌生男子,一生未嘗自由戀愛,更無法探索個人志趣,發展潛能。全球,有超過 7 億名女性,在兒童階段(即 18 歲以下)便被迫結婚,而孟加拉是童婚率最高的 10 個國家之一。

麻省理工專家預言:女性 50 歲後,更具競爭力

「中女」、「攝灶罅」、「黃面婆」、「女人三十爛茶渣」…… 諸如此類的標籤,在女性告別二字頭後,都被強加在她們身上。社會將女性的價值與年齡掛鉤,認定她們失去青春,就等同失去競爭力。尤其在職場及商界,年長女性似是難以容身。不過,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AgeLab 研究中心主任 Joseph F. Coughlin 反駁,隨著人類的壽命愈漸變長,女性在 50 歲後,將會更具優勢才對。他日前接受美國 NBC 訪問,詳述這些「熟女」有望抬頭的根據。

藝評:廁所與制服 —— 觀泰姆比.姆沙利-瓊斯「等待」

「等待」是南非著名藝人泰姆比.姆沙利-瓊斯(Thembi Mtshali-Jones)根據她自己的生平故事改編的獨腳戲,藉世界文化藝術節 2017 在香港上演。泰姆比所敘述演出的是一個在主流媒體中已不算陌生的女性勵志故事。她的獨腳戲最大的力量不在表演,不在舞台形式,而在於以她生平爲藍本的故事本身。這提供了我們一個機會去思考劇場的原初,尤其是在熱鬧簇擁的參與式、實驗性的劇場浪潮下,重新思考「故事、講述、重現」的樸素力量。這齣戲最美好的地方,便是舞台上那個真實的人,展現一種由她本身的生命所澆造出來的真實的人性,這是由南非這個飽歷滄桑的國度所賦予的生命重量。真正令你感動的,也最爲恆久不息的,是人性的微光。

奧比斯:足球改變女性的命運

Akhand Jyoti Eye Hospital(AJEH)是奧比斯的其中一間合作夥伴醫院,明白到眼科護理和女性教育是當地兩大的急切需求。因此,特別想了一個方案,把這兩個需求結合,打破當地對女性的傳統觀念與成見。只要父母允許他們的女兒學習足球,我們便會為這些女孩提供免費教育。當這些女孩子畢業後,會培訓她們取得專業資格成為該醫院的視光師和護理人員。發展至今,當地已有 140 個女子加入了這間眼科醫院的「足球學校」,當中有 7 個女孩更成為了比哈爾邦足球隊成員;2 個女孩已是印度國家隊的足將;25 個女孩是實習視光師。

當年的維京軍官 原來是位女士?

1880 年代,一具維京戰士遺骸於瑞典城市比爾卡出土,同葬的還有大量武器盔甲、制定作戰戰略的模擬工具等等,可見其享有崇高榮譽。這具遺體一直被認定是男性,不過最新 DNA 檢驗結果就推翻定論,指出這位維京高階戰士,其實是一位女性。過去學者囿於成見,否認女戰士在維京人中的重要性,令學界至今仍缺乏對女性戰士的全面研究,是次發現可以促使學界重新檢視此前鑑定的維京骸骨性別,有助增進學者對維京的認知。

奧比斯:為全球眼疾女性發聲,讓她們視障「終」斷

多年來,在全球不同角落都一直為「男女平等」這個議題發聲,為女性爭取應有的權利。然而,當大家以為男女不公只是直接影響她們工作待遇、薪酬以及社會地位,其實遠在一些發展中的落後地區,不少女性因飽受歧視而無力處理眼疾,往往活在黑暗當中……

護瞳行動:日行一善的花地瑪

在巴基斯坦,每天都新增數百名失明人士,但國家的醫療服務只覆蓋主要城巿,人口佔全國三分之二的農村地區,卻欠缺具質素的醫療設施。人們要求醫,就得山長水遠到大城巿。可是他們不是缺乏路費,就是無法離家 —— 而婦女首當其衝。傳統文化不允許女性獨自離家。花地瑪身為女醫護人員,特別著重向女性提倡計劃生育,和替小孩注射所需疫苗。另一方面,花地瑪指出,「有許多家庭都深受眼疾困擾,不過對此毫無認知」。實際上,雖然巴基斯坦的失明人口並不少,但五分之四都是可以治療和避免的。

說出來,真會舒服一點?

常言道,男人是 cave animal,有事喜歡「收收埋埋」,躲起來自我療傷;女人則完全相反,心煩就愛呼朋喚友,大吐苦水聊個通宵達旦,直言「不談心事不算姊妹」云云。然而,把煩惱直說出來,真會舒服一點?Deborah Tannen 作為女性語言學家卻在「華盛頓郵報」撰文反駁,分析此話絕非萬試萬靈,有時候甚至會適得其反。

女孩也認為男孩更聰明?

研究過程包括向 5 歲至 7 歲的兒童講述兩個故事:一個故事是講「非常非常非常聰明的人」,另一個講的是「非常非常非常好的人」,然後問兒童,哪一個故事講的是男孩,哪一個是女孩。所有 5 歲的男孩都說聰明的人是男孩,所有 5 歲的女孩也都肯定聰明的人是女孩。但是 6 歲組別的女孩的答案有所動搖,僅僅過了 1 年,她們對「聰明的女孩」的信心下降了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