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

|共74篇|

不忠的女人,不見得是你想的那樣

古今中外,女子總被視為感性動物,認定她們較為忠於伴侶,出軌也是為情而非為性。但事實呢?耶魯大學人類學博士 Wednesday Martin 分析數據,並採訪 30 位專家及女性後,發現那些關於女性性慾的描述,全屬「毫無根據」的假設。她在著作 UNTRUE 破除有關女性與性觀念的常見誤解。伴侶治療師 Ian Kerner 在 CNN 的健康專欄中歸納出以下 3 個。

從 17 世紀科幻小說,進入大航海時代的精神世界

17 世紀英國女小說家 Margaret Lucas Cavendish 於 1666 年撰寫小說 The Description of a New World, Called The Blazing-World,講述年輕女主角被綁架後,誤闖平行時空的星球,在人獸混種的世界登上女皇寶座,作品被視為科幻小說的先驅。如此天方夜譚的情節,看似是超現實,其實折射出 17 世紀歐洲殖民主義下的世界觀,從側面反映哥白尼革命後,知識界對無垠宇宙的妙思奇想。

唐明:強姦是可以一笑置之的事

由於他對於歐洲女性的安危感到警惕,不符合「多元文化」的政治綱領,他在會場上被 Arbour 斥為「初生女性主義者」(newborn feminist),Schama 也說他滿腦子都是性(obsessed with sex),Arbour 女士的言下之意尤為明顯,容我放飛翻譯一下:「老娘搞女性主義鬥爭的時候,你小子還在吃奶,女人是不是受壓迫和侵犯乃是我的地盤,你這白種直男二毛子休得撒野云云。」她聳聳肩,全場為之鼓掌,意思是 Mark 危言聳聽,貽笑大方。

參與戰爭的,為何總是男人?

花木蘭以女性身從軍的故事只是一篇文學作品,但古代不論中外,皆有女性上戰場的確實記載。諸如隋末唐高祖李淵第三女,平陽公主所統率的「娘子軍」、英法百年戰爭期間,帶領法蘭西王國軍隊的聖女貞德,都是馳騁沙場的女性。然而,何以女性在戰場的身影少之又少?蘇格蘭聖安德魯斯大學生物學院研究生 Alberto Micheletti 以生物學角度解釋戰爭為甚是男人的遊戲。

黑人女性不愛游泳,與泳帽設計有關?

曾經,就游泳池的使用權,在 60 年代的美國社會引發了種族歧視的爭議。時至今日,在平權風氣之下,卻可能仍有其他限制,令黑人並不特別喜歡游水。據 2017 年美國游泳基金會的調查報告,有 64% 成年黑人表示,他們並不懂得游水或泳術欠佳,導致普遍黑人都較為沒有興趣習泳的因素,或包括了在成長環境缺乏學習池、負擔不起游泳課程費用,另外,還有一個經常被人忽略的因素:傳統泳帽的設計並不適合黑人女性髮型。

生不生子都是錯,日本女性的職場兩難

東京醫科大學近日被揭發自 2011 年,下調女性考生成績約 10%,導致不足三成的女學生能夠考上。校方的理由是,女性一旦結婚並生兒育女,更難應付醫院緊急的輪班制度,因而造成醫生人手短缺。但諷刺的是,就在較早之前,自民黨議員杉田水脈投稿週刊,批評 LGBT 性小眾族群不會生育,欠缺生產力,引起牽連大波。生又錯不生又錯,日本女性何以兩邊不是人?

伊斯蘭教法允許馬來西亞童婚?

對馬來西亞這個國家而言,童婚的問題或許突顯了國家的問題:如何既能擁抱伊斯蘭教教法,又捍衛現代法律下,保護未成年人的價值。對新上台執政的政府來說,似乎未有解決辦法。旺阿芝莎在 7 月 10 日時便表示,政府無權使這次的童婚無效。她的講話,帶出了教法與現代法律的衝突下,何者更高:「儘管法律上來說,這是無效的,但在伊斯蘭教法下則有效(Legally it is not valid but under the Islamic laws it is)。」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性幻想也必如何?

有沒有覺得,自己性幻想能力之豐富,總是連自己也嚇一跳?場景情境、人物、數量、形式?儘管未必化幻想為現實,採取行動,但性幻想可以讓人一窺自己的本性。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社會心理學家 Justin Lehmiller 訪問過 4,000 名 18 至 87 歲,不同職業、性別及性別認同的美國人,希望藉此瞭解,性幻想的內容對個人到底有何含義,並在其新書中詳細分析。

馬拉拉有改變巴基斯坦嗎?

2012年,馬拉拉因爭取「女性教育權」而被塔利班分子襲擊,雖然頭部中槍但大難不死。世界各地人士聲援支持,促使巴基斯坦政府推動教育改革。她本人的慈善組織「馬拉拉基金」亦為女孩子創造讀書的機會。如今全國大選在即,政黨「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向公眾保證,要在教育、就業和醫療等方面,取得男女平等權利。那麼馬拉拉過去所做的事,又有為當地帶來改變嗎?英國廣播公司發現,整體分別恐怕不大,只有在個別地方,方能看到轉變。

豹紋情意結:征服者、萬人迷到淫娃毒婦的想像

城市之中,真正捉摸過獵豹的人不多,然而,有的可能是滿街的豹紋著物。有人對一身豹紋打扮情有獨鍾,有人則嗤之以鼻,極度抗拒。這種奇特的愛恨交集現象,還有人類和豹之間似遠還近的連繫,吸引了美國舞蹈家兼作家 Jo Weldon 的興趣,在新作「狂熱:豹紋的歷史」中,就描述了豹紋圖案的起源、演變,及時至今日作為一種時尚元素,它對個人形象的建構。事實上,早在今日被數以萬人前呼後擁的國際歌星和荷里活演員之前,埃及女神 Seshat 在流傳下來的雕刻和畫像中,就已經身披豹皮。

女性為何追求身高差?

撇除「有車有樓」等身外之物,高大、威猛、英俊是不少女士對另一半的外在要求。身形瘦削可以做 gym 操肌,其貌不揚可以整容,但若然生得太矮,則往往難以後天補救,被高過自己的女性判「死刑」。科學研究亦證實,女性往往更喜歡長得比自己高的男士。澳洲心理學家 Beatrice Alba 認為,或出於生物演化過程中,影響女性大腦的偏好,形成今天的男女身高差文化。

Kate Spade 留給職業女性的美學

Kate Spade 的驟然離世,震撼了千萬美國女性。因為在她們心中,這位名設計師出品的手袋,不只是配搭時裝用的名牌,更是躋身成人行列的象徵物。曾任時裝雜誌 Elle 總編輯 17 年的 Robbie Myers 形容:「一個 Kate Spade 手袋,正是很多女孩蛻變成年青女性時的首筆投資。她們就像 Kate Spade 手袋,快樂而有趣,但還在成長。」

日本家庭主婦形象,由戰後家電廣告建立?

日本真正開始大量生產家庭電器、確立品牌,是 50 年代中期的事情。家電的技術發展、商品銷售策略與戰後民主化、以至建構家庭形象脫不了關係。或者有人認為,只要兩個以上的人住在一起就稱作家庭,但事實是「家庭」的概念在不斷轉變,今天我們對現代家庭的概念絕非「自古以來」。單單是家庭電器廣告的轉變,已經可以觀察到家庭中的女性,如何轉化為「主婦」,而這個「主婦」的形象,又經歷數次的變化。

後悔當媽的女人

為人父母者,恐怕無不認同湊仔很苦。當然,絕大部分人會說,養兒育女這件事,收獲總比付出多。然而「問心嗰句」,有些女士其實後悔當媽,只是礙於社會壓力,不敢把心聲宣之於口。歐洲更有研究發現,這種心態比想像中普遍。早前就有 3 名女性打破禁忌,向英國廣播公司大膽剖白,為何她們寧願從沒懷孕生子。

奧比斯:非洲女性的的性別腳鐐

在非洲,女性失明的機率是男性的 1.4 倍;在南非,視力受損的人中有女性比率佔 57%;在許多非洲國家,女性患白內障的人數是男性的 2 倍,而男性得到手術治療的機會率比女性高 1.7 倍。女性的身份,在非洲,就像是一個腳鐐阻止她們接受適合的治療及步向光明。若非洲女性享有與男性同等的治療機會,非洲因白內障而失明人數將會減少 12%,許多女性會從黑暗中釋放出來,像蘇珊娜一樣。

護瞳行動:女人長命也是苦

長壽不一定是福氣。年老就少不免伴隨著各種病症,眼疾就是其中之一。政府曾在 2014 年發表「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報告書,在香港約 17 多萬視障人士中,近六成是女性,而 70 歲及以上的視障人士則佔 65.4%。近四成的視障人士只有小學程度。以上數字是否有關聯,要再仔細考究。不過護瞳行動眼科顧問林傑人醫生,則從社會角度解讀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