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共139篇|

江皓昕:「拆彈專家」——紅隧大爆炸,西隧最開心

你知道嗎?Cool guys don’t look at explosion。要判斷一個電影角色會否在爆炸中死去是很容易:當角色是正面看著爆炸發生,瞳孔甚至會倒照出火光,他一定會死。反之假若他是背對著爆炸,衝撃來襲時他先大叫一聲,輕輕躍起,再跌回地上,那他一定不會死。因為在電影世界裡,小如一枚手榴彈,大如金正恩的核彈,人類的尾龍骨都可以無上限地抵消這種威力,從地上爬起時,極其量只會多了臉上幾條疤痕。很高興「拆彈專家」雖然走不出這個爆炸定律,仍出奇不意地挑戰了不少爆炸 cliché,例如一開場時,拆彈專家也要去做卧底……為了說得盡興,以下劇透。

江皓昕:「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怪怪怪怪戲

電影節閉幕的放映結束後,導演九把刀在問答環節突然打一個岔:「希望在拍攝的觀眾朋友們,不要把這場問答過程放上網。我希望其他的觀眾都能有第一次看結局時的驚喜。」也許這正是他一直反覆強調自己只是一個偶爾跑去拍電影的小說家,所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確實很從一個影迷和類型片愛好者的角度出發。是以,本文嘗試會用不劇透的方式談這部電影。

江皓昕:「非正常械劫案」——文藝牛仔的浪漫

非正常地好看。一對走投無路的兄弟,兩個老幼搭檔的刑警,前者做賊,後者捉賊,德州艷陽下槍林彈雨。然而作為一部西部片,「非」也沒有太多槍林彈雨,反倒是戲中每一個人物,上至幾位主角,下至只出現了半場的路人甲乙丙,他們唸的對白更像一發發的子彈。

一念無明雜談:新聞、電影、精神病

翻查去年最賣座十大港產片,絕大部份都是警匪片、喜劇,以及內地合拍奇情片。所以新晉導演黃進拍攝「一念無明」,其實幾自殺式,初執導演筒,還要寫實呈現的精神病人處境,若對香港電影觀眾少幾分信心,未必會開拍。黃進指:「或者好多導演都覺得觀眾想看虛幻嘢或者尋找盼望,但我又覺得港產片不一定限死某個方向。觀眾或許可以透過戲劇,同角色相處兩小時,對一件事、一宗新聞的判斷及立場就差很遠。」

潘度琳:「樹大招風」的三大賊王

林家棟扮演季正雄,深沉而冷竣。一刀刀捅進別人的腹部,望見血流如注而毫無懼色,似乎這才是吃那口大茶飯的真相。林能夠得獎我絕不意外,他的演技無疑較另外兩主角稍勝一籌,但更重要的是他有種令人心寒的氣場。別人說他做戲本來就是皮笑肉不笑,因此與這角色是絕配。

江皓昕:「一念無明」——精準導引,精彩演出

作為一位新導演的首部劇情長片,「一念無明」顯示出的導演造詣高得驚人。好的導演的職責,顧名思義就是引導演員去演,把作為一個人的演員在鏡頭前徹底轉化成另一個人。乍聽簡單,卻似蒸豆腐反而是最難掌握的道理,想到扭盡六壬的極端點子並不困難,困難是把平平無奇的 common people 寫得讓人信服,把日常感情真實而濃烈地呈現在畫面上。要拍人,你先要對做人這回事非常清晰。說到底,電影就是說人的藝術。

流行的法則

「BBC 女孩」誤衝父親直播訪問,意外爆紅--或者其實並不意外,起碼有英媒就逐格分析片段如何暗藏完美戲路,因而輕易俘獲大眾心理。一段片、一首歌乃至一齣戲大熱流行,究竟有無秘方?背後邏輯又是否相同?對美國記者 Derek Thompson 而言,答案是正面的。

方俊傑:「活埋 35 夜」——值得用幾多條命來換一條命

寫電影觀後感,最怕劇透。一劇透,預了會被咒罵;有時迫於無奈,不劇透的話,根本無字可寫,就只好自私一點地慷慨就義。都盡量唔好爆結局啦,未開場已經預知結果,就似知道比分後觀看錄播足球賽,真係無癮到極點。所以,見到香港片商將韓國災難片 Tunnel,改名為「活埋 35 夜」,實在很驚訝,也相當吹脹。

方俊傑:「創世魔劫」——人類不比喪屍值得存在

喪屍片大熱,陸續有來。粗疏地分類,一類像「生化危機」(Resident Evil),英雄打怪獸,賣點是官能刺激。你當班喪屍是恐龍是金剛是外星人,也可以。另一類像「屍殺列車」,靈感可能來自 The Walking Dead,講人類面對絕境時的人性顯現,賣煽情。第三類,似這齣英國片「創世魔劫」(The Girl with All the Gifts),講整個人類文明應該如何自處。接受不到聽道理的,可能會嫌悶嫌平淡;喜歡思考一下的,大概會欣賞電影提供另一種視點。評價兩極,很正常。

江皓昕 :「何者」(下)——不是社會的錯,只是參與社會的你的錯

「何者」的特別之處在於它不是一個單純的校內故事,也不是鏡頭一轉角色們已經長大成人,在社會各處努力打拼。故事著眼的正是校內和校外之間的過渡期,每一個人開始意識到要面對社會,做好覺悟的那一瞬間。

江皓昕:「何者」(上)——請用一分鐘時間介紹自己

「接下來,請用一分鐘時間介紹自己。」這是求職面試裡常見的話,準備良佳的人這時會開始連珠炮發,像 Twitter 或微博般只能用 140 字卻要局限極大化地去推銷自己,把平平無奇,沒甚麼了不起的自己說成一副很厲害的樣子——然而一個活生生的人,又怎麼能用一分鐘去說完呢?

江皓昕:「迷幻列車 2」——老是一件不優雅的事

不知你還否記得?1996 年的「迷幻列車」裡,其中一幕在愛丁堡公園,Renton 和 Sickboy 一邊用 BB 彈槍狙擊公園裡的遊人,一邊討論 David Bowie、Lou Reed、Elvis Presley、David Niven、「玫瑰的名字」等,結論是那些曾經才華洋溢,接通了天地線的藝術家,隨年紀老去,都會慢慢失去感覺,不再美麗。Sickboy 說:「It’s certainly a phenomenon in all walks of life。」Renton 反問:「So we all get old and then we can’t hack it anymore. Is that it?」這麼一句反問,由 20 年後他們自己,作了最完美的解答——是的,人會老去,而老是一件不優雅的事。

方俊傑:「漫漫回家路」——白人的真善美

今年奧斯卡的最佳電影提名名單,可以作出幾項配對。具備救世情懷的,「鋼鋸嶺」(Hacksaw Ridge)的白人如上帝顯靈般在外國戰地拯救手足,「天煞異降」(Arrival)的白人則靠阻止外國無故開戰去拯救地球,兩者得到的待遇,都好像勝過白人打救第三世界的「漫漫回家路」(Lion)。

從「月亮喜歡藍」看奧斯卡趨勢

「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勇奪奧斯卡最佳電影兩分鐘後,一陣「oh my God」聲中,「月亮喜歡藍」(Moonlight)團隊上台接過小金人。頒獎過程或者有點尷尬,但「月亮喜歡藍」口碑載道,早前已摘下金球獎,除了奪桂方式意外,其餘毋須過分驚訝,反而是「月亮」一片透露了奧斯卡近年的屬意傾向,甚至預示未來趨勢,更加值得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