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共209篇|

唐明:鬍子是個大問題

鬍子長短大小,有沒有那麼重要呢?答案顯而易見,鬍子反映的是一個時代的男性審美價值觀。我們現在很少看到男人留小鬍子,(好像絡腮鬍更為常見)如果閣下不是像波洛這樣養尊處優,對衣著和外表格外講究,每天像貴婦一樣至少有兩個小時的奢侈打理自己的一張臉,留小鬍子完全是自找麻煩。

Live Norish:消失的精靈語 —— Elfdalian

Elfdalian 聽起來像是來自 J.R.R 托爾金魔戒小說中的精靈語,但這其實是一個真正的北日耳曼語系語言,根源自古挪威語,但是自中世紀以來她就孤立地發展,並保留了其他德語甚至冰島語中沒有的古代特徵,最獨特之處是其乃以符文寫成。目前,估計只有 60 個 18 歲以下的人會說 Elfdalian。長期以來,Älvdalen 地區一直在推動 Elfdalian 普及,並希望她在瑞典被正式承認,為後代保留這種文化。也許你會問,為甚麼我們要關心一種瀕危語言?

Moyashi:九龍城寨進行曲(四)—— 病毒九寨印象

嘗試讓不同人看「九龍城寨」的歷史相片,無關國籍,十個有十個都會說自己彷彿曾經看過。有人會說有科幻電影感、很網絡龐克(Cyber Punk)、或者有後末日世界的氛圍。但當你追問他們從甚麼地方看過、知不知道這是甚麼地方、為甚麼有以上的感覺,絕大多數人都答不出口。對自己一個從來沒有踏足過、甚至不知道名字的城市有印象和記憶,其實滿不可思議 —— 尤其九寨能夠跨文化跨地域,令遠在另一塊大陸的人都有印象。

從 1982 到 2049,人類文明與時裝倒退史

「銀翼殺手 2049」(Blade Runner 2049)的前作,是 1982 年 Ridley Scott 執導的「2020」(Blade Runner)。在很多影迷的心目中,此系列不但是電影,也是時代的註腳。前者所描述的是 80 年代視野下所想像的 2019 年,新作則發生在 2049 年,一個在 2017 年所預測的未來。當這部經典科幻片再拍續集,你會發現,人類對將來的期許已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2020」的世界,象徵了上世紀末生於大都會的我們是如何大膽狂妄,充滿創造力。然而到了「銀翼殺手 2049」,卻呈現出人類在末日氛圍之下,是如何的壓抑和挫敗。「2020」對未來時裝潮流所作出的大膽猜想,啟蒙了不少當代著名設計師。觀眾都難免期待「銀翼殺手 2049」會如何預示 30 年後的科技和衣著潮流 —— 結果是沒有的。叫人失望的是,從 2017 年所想像出來的 30 年後光景,科技水平和城市面貌不但沒有遞進,甚至出現某種倒退。而最明顯的地方是,這部續作再沒有讓人耳目一新的造型和打扮。未來感,是上世紀的一種美學,一種來自舊日,不屬於未來的感覺。

鄭立:笑甚麼?阿拉丁,你也是中國人

很多人以為,迪士尼第一套以中國人為主角的卡通電影是「花木蘭」。但是,這其實是一個很大的誤會,因為「花木蘭」是一套 1998 年的電影,而迪士尼在 90 年代初,早就有一套電影以中國人為主角了。那就是阿拉丁。是的,如大家所知,原著的阿拉丁是中國人。他和花木蘭一樣,都是中國人。

唐明:紳士男色的全線崩潰

紳士最大的過人之處是克制自我,本能反應、當下感受、一時情緒,都不可衝破理智的堤壩,冷靜從容的風度,就是他們閃亮的盔甲,這並不代表他們都是無情的自了漢,或反人類的精神變態,壓抑情感是為免有損體面,即使心裡翻江倒海,腦內五雷轟頂,一切愛恨悲愁,頂多像一顆小草那樣從岩石的夾縫裡掙扎冒出,怎可七情上面,還當著別人面,喝醉了酒哭鼻子?

英國和美國的威士忌之爭

比起荷里活的招牌作「007」,大受好評的諜戰片新血「皇家特工」系列,由英國公司 Marv Films 製作,導演 Matthew Vaughn 又是英國佬,其英倫血統更為純正。第一集「皇家特工:間諜密令(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成功以輕鬆歡樂的節奏顛覆了傳統諜戰片佈局。載譽歸來,近日上映的「皇家特工:金圈子」,故事舞台有一半從倫敦搬了去美國。導演很懂酒史,更懂得經營細節。兩大特工團隊都有偽裝,Kingsman 是老牌裁縫店,Statesman 則是老牌釀酒廠。以威士忌來做文章,意圖也極明顯,電影的副標題,其實可以當成英國和美國的威士忌之爭。

方俊傑:要怎樣解讀「美麗有毒」

今次,輪到「美麗有毒」,Sofia Coppola 憑本片獲得康城影展最佳導演。我完全不明白。電影水平不能跟「迷失東京」相提並論,大概跟「瑪麗皇后」差不多,好過「迷失某地」及「閃閃靚賊」少少。最出色的地方,不錯,又是張海報設計。如果已經足夠在康城影展揚威,我會很懷疑其他參賽作品究竟差到甚麼樣子。

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雖死猶生,何為大體?

台灣導演陳志漢的記錄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講述台灣人徐玉娥女士將遺體捐獻到輔大作為「大體老師」的經歷,從而延伸一段圍繞著她和家人、學生以至輔大教師,於死後才開展的,沉默而親密的關係。生死有命,萬般帶不走,但還是有人冀望能以某種形式,於世間留下一些東西。遺體捐贈所傳承的,是無形的經歷和體驗。但華人社會素來有「留全屍」的傳統觀念,以至捐贈者不多。其中的人,或不止對死後有一定忌諱,對死亡本身也是,以為泰然面對,卻更可能只是不敢正視。

陶傑:愛國者的品格

「打死不離三父女」的印度式愛國主義宣傳並不討厭,因為即使在競技場上,其他的摔跤選手沒有被醜化,也沒有渲染仇恨,電影集中在兩個摔跤女兒的奮鬥,最終為國爭光,此一過程不須煽動家仇國恨,打倒任何強權。看「打死不離三父女」令人快樂而不是亢奮,令人欣喜而不是仇恨。愛國主義與個人奮鬥、親情和國家感情,巧妙地在交織在一起,而且以父女的感情為主,其他一切次要。

唐明:蕭斯塔科維奇來寫「鄧寇克交響曲」?

從音色上來分,海岸上等著撤退的陸軍,適合大提琴部,籠罩在愁雲慘霧裡,置身凶險的焦慮、恐懼、哀傷,可以烘托潮水拍打海岸的冰冷和淒涼;然後是空軍,可以用小提琴部,如閃電行雷,衝刺、駁火的畫面,閃亮激越的音色,這都是小提琴的拿手好戲;至於千家萬戶的私人小船,顯然適用於銅管,他們一開始只在遠處三兩冒出,好像微弱渺茫,但當他們此起彼伏,終於連成一片,勢力壯大之後,簡直就是震耳欲聾,響徹天際,在這個海天一色的陷阱裡終於衝開缺口。

紅眼:特攝夢工場,還是明星夢一場?

主攻女性讀者的日本娛樂新聞網站 Modelpress,日前公佈了最有男朋友感覺(彼氏感)的男星榜單。一兩年前紅到發紫的「暖男」福士蒼汰和「鹽系」坂口健太郎,如今居然只是掹車邊入圍。至於力壓菅田將暉、岡田將生和窪田正孝這些熱門人選的,首三位分別是山崎賢人、吉澤亮和竹内涼真。「男友力」排行榜十強裡面,正好就有
4 個假面騎士和 2 個紅戰士。若只是當中一兩人做過特攝英雄,那還算是偶然;過半數人氣小鮮肉來自特攝劇集,則顯然是日本演藝圈的新興現象了。

方俊傑:「愚行錄」—— 愚者行世

電影明明在反映日本社會現狀,但香港人卻完全能夠對號入座。問心,你是否也認識很多對陌生人對情人對朋友帶來傷害後,能夠輕易合理化,甚至無視,甚至覺得被傷害者只是想搞大件事,然後會安安樂樂不帶一點內疚便輕鬆過活的香港人?電影或小說當然可以寫到以上人物遭遇殺身之禍,大快人心。現實嘛,多數是手執大權,天也收不到。以此作準則,現實世界的確比杜撰的世界,更加殘酷一千倍。

電影版 Netflix ── 大幅減價是福是禍?

隨著 Netflix 等在線影視服務發展蓬勃,「坐定定睇電視」、「入戲院睇戲」的傳統市場正逐步萎縮。但若把電視與電影分開探討,電影院可能尚有一線生機。因放映設備上,影院始終比流動或家居裝置更完善。就此, Netflix 執行團隊始創成員 Mitch Lowe,現正在另一家公司,嘗試以新的月費模式,改變院線生態。

人口控制能阻止世界末日?

「獵殺星期一」的故事背景設於 2073 年的地球,在這未來時空之中,由於人口過剩,人類面臨滅亡危機,亦迫使政府嚴格推行節育條例,限制每個家庭只能擁有一個孩子。這很大程度來自 18 世紀英國經濟學家 Thomas Robert Malthus 的人口過剩推論。如同「獵殺星期一」的故事設定,過去近 30 年嚴格實行「一孩政策」的國家,只此一家 —— 那就是中國。

鄭立:鐵甲威龍 2 —— 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會錯,最後會變成怎樣?

這故事裡,有一段是很有意思的,鐵甲威龍因為手段太過直接,不夠和平,惹人非議,引發一些公關風波,被電影裡的角色稱之為「公關災難」。所以公司修理鐵甲威龍的時候,為了順應社會的道德要求,在他的程式裡加了一大堆規條。要守住所有規條的結果是,為防公關災難,明明對方已經開宗明義施加暴力,不斷開槍射他時,他還試圖友善地和對方講道理,照足程序做事。

方俊傑:「非常速盜」—— 不存在強者鬥強者的結局

「狂野時速」跟風作一直不多,終於又有套「非常速盜」,明顯是向元祖級的「狂野時速」學習。兩兄弟以偷車為夢想和興趣及事業,加索女穿插,還有相對合理的飛車場面,沒有大明星坐鎮,咪就係 17 年前的「狂野時速」?Vin Diesel 當年也名不見經傳。「非常速盜」的最大新意是亮出一大堆古董名車,觀眾似是去了博物館一樣。

方俊傑:烽火動物園——女主角 Jessica Chastain 的個人表演

如果單看故事大綱,你一定覺得「烽火動物園」(The Zookeeper’s Wife)有點似「舒特拉的名單」(Schindler’s List)。同樣以二次大戰作背景,講述平民百姓如何從德軍手中,拯救猶太裔無辜生命。想當年,「舒特拉的名單」是 Steven Spielberg 出盡九牛二虎之力的製作,用來衝擊奧斯卡,簡直有種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烽火動物園」是女監製找來女導演加女編劇,改編由女作家撰寫的小說,故事原型來自主人翁的回憶錄,主人翁也是女性。這不是一齣「軍艦島」,沒有很煽情或很熱血或很悲壯的場面,它比較側重描寫女主角的感受,是幾乎每一場戲也圍著 Jessica Chastain 在轉的程度。

鄭立:最佳損友闖情關——王晶教你如何進行不對稱間諜戰

最佳損友系列除了笑片外,貫穿的主題竟然是「間諜戰」,只是第一集主角是被滲透的一方,而第二集則是主角去滲透敵陣。和第一集「最佳損友」呼應,讓主角勝利的還是人與人的感情與關係,再次戰勝了陣營和門閥的壁壘。間諜這種看似充滿陰謀詭計的題材,考驗的卻是人類之間真誠的感情,在我們常常要顧慮被鬼滲透的問題時,是否該反思一下?我們是否太不注重人與人關係的質量,才導致必須疑神疑鬼?

陶傑:世界尊重的「出貓特攻隊」

當華語片 20 年來淪陷之際,韓國電影固然後來居上,泰國電影也隨著經濟實力的提升,出現可喜的成績。香港人以為泰國片精於拍降頭術養鬼仔一類恐怖電影,但「出貓特攻隊」講一家中學,階級貧富懸殊的學生,兩個窮學生成績好,懂得考試,接受「眾籌」為有錢的學生考公開試而發財,將能出國的機會拱手讓給「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