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共279篇|

【短片】大勢講:英國世代之爭,邱吉爾將被遺忘?

去年年尾,關於邱吉爾的電影接連上映,掀起全球話題。大勢講繼香港兒童學習音樂的情況後,今次由電影「黑暗對峙」開始,討論現今英國社會的世代之爭。這部電影如何引起世人對歷史和政治人物的反思?英國校園中的學子,又如何看待國家的過去?

Moyashi:九龍城寨進行曲(八)—— 你看我看你

當九龍城寨初次被介紹到日本之際,是透過數碼朋克(Cyber Punk)這個類型。在宮本隆司 1988 年版的「九龍城寨」、作為第一部將九寨美學化的作品裡,建築家村松伸所撰的序言以中英日三語,為當時仍名不經傳的九龍城寨,埋下往後數十年的伏筆。

鄭立:精裝難兄難弟 —— 創作並不是,也不可能是空中樓閣

我聽到楚原叔,聯想到的既不是「真情」也不是粵語殘片,而是一套我很喜歡的電影,就是 20 年前左右的「精裝難兄難弟」。這套電影的主角是黃子華,他飾演國際有名的藝術片導演,他卻覺得香港本土的粵語片,大部分都是低成本的膚淺垃圾。在因緣際會下,楚原飾演的電影之神為了教訓他,讓他穿越到 60 年代的香港,要他拍一套 60 年代的粵語片,要得到當時的觀眾認同才能夠回來。

Moyashi:聖巡的真實與虛構

前陣子有朋友來探訪,他不是專程來見筆者,只不過剛好路過筆者家附近,順便打個招呼。說路過有點不準確,因為他是故意「路過」—— 這個朋友正在「聖地巡遊」(或作「聖地巡禮」)。所謂「聖地巡遊」,就是親身到訪電影或動畫等作品的真實場景,感受故事發生的空間。他一面走一面說明,拿出平板展示原場景的圖片,原來樓下的行人路是動畫「加速世界」中的某個場景。筆者在那一刻才發現,自己每天如常經過的行人路、橫過的馬路,竟然是某作品中的場景。

重塑小小電影世界

電影「回到未來」的時光機、「捉鬼敢死隊」的捉鬼車都令人難忘,為了重塑電影中的經典,墨西哥港觀(Cancún)一名攝影師用自己收藏的玩具建構出小小場景,再加入新創作,拍出令人驚艷的照片。

方俊傑:「無聲絕境」—— 殺出一條新血路

我衷心佩服「無聲絕境」的導演 John Krasinski,不單因為娶到 Emily Blunt 做老婆,還因為諗得出「無聲絕境」的概念。明明就是見慣見熟的「末世凶煞」,怪獸襲地球,人類死剩種一步一驚心,配合突如其來的聲效去營造驚嚇效果。個怪獸可以係外星人、係病毒、係變種生物,甚至係人類,類似橋段早早拍到爛晒。「無聲絕境」居然諗得出行去另一邊的極端,創造一個連觀眾食爆谷都會全場聽到的靜默環境,又是一個新境界。

鄭立:鄧寇克大行動 —— 沒槍沒炮,等於不會參與戰爭嗎?

自從香港的義勇軍團在 20 年前解散之後,香港再也沒有軍隊。但這是否代表我們能認為戰爭跟我們無關?就算我們再不想和戰爭扯上關係都好,這也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事情。當然很多人會說,我們沒槍沒炮,也沒受過軍事訓練,對戰爭應該沒有用,所以不會要我們去打仗吧?如果你以為戰爭只有拿槍炮的人才會參與,而平民是不應該和不會被捲入、不會參與也不能有貢獻的話,那麼,我建議你看看「鄧寇克大行動」這電影,你會有不同的看法。

潘度琳:在光影中,懷念張國榮

說到張國榮,我總會先想到他在「家有囍事」的演出。初看此電影時年紀還很小,但已經在張國榮身上看到一個成為巨星的條件 —— Versatility(多才多藝)。演過「胭脂扣」裡那個痴情的十二少,也曾是個經常六神無主的書生寧采臣,轉眼居然可以演喜劇,好笑程度還不亞於周星馳,張的「搶戲」程度絕對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當年的我還是用 VHS 看電影,和妹妹在家中翻看了 50 多次「家有囍事」後已經可以把對白倒背如流。沒想到那 VHS 仍然被我收藏在抽屜,哥哥卻已經走了 15 年。

方俊傑:「再見小熊心」—— 歡樂背後,不願被揭開的痛苦

「再見小熊心(Goodbye Christopher Robin)」會是一齣迪士尼不想面世的電影,正如迪士尼不想員工在戴上頭套假扮卡通人物後會公開地昏倒。暑假還會推出 Winnie The Pooh 的真人版電影「維尼與我」呀,你現在走出來拍齣前傳,詳細講述 Winnie The Pooh 與一眾角色的誕生過程?你話開開心心,都算,問題是悲多於喜。全世界的歡樂,建基於作家一對父子的痛苦之中。這些真相,通常需要被包入封套,好好掩藏的。

紅眼:日本人拍的外國電影,與外國人拍的日本電影

在那個陳奕迅仍然會唱兒歌的年代,「鋼之鍊金術師」對於死亡、人類記憶、神明與真相等題材,都有著非同一般少年漫畫層次的探討,其震撼力讓人畢生難忘。十年過後,真人電影版的「鋼之鍊金術師」,則帶來另一次元的震撼。衝擊理智,挑戰耐力,完全考驗觀眾對原著漫畫和愛德華兄弟的愛。如果電影中那個虛構的仿歐洲舞台,每出現一個染金髮扮外國人的日本人面孔,就扣一分,而他們每說一句日文,就再扣一分。那麼,有本田翼都無用,完場時應該已經負一千分。

007 電影的兩大難題:如何改變?誰來改變?

作為荷里活其中一個最受歡迎的商業電影系列,特務 007 活躍於銀幕 56 年,但任何長壽系列電影都需要面對同一個問題,當作品一再重複搬映,缺乏新意,續集的表現不穩,不少招來劣評。跨度半個世紀的特務之王占士邦亦然,上一代觀眾已老,而新生代對 007 周旋於罪犯、飛彈和女色之間的跨國冒險,顯然不是那麼著迷。風姿綽約的紳士特務,西裝仍然優雅,但在年輕人眼中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老人復刻。在新世代電影文本中,007 這金漆招牌並無優勢,甚至需要大力革新,令老牌故事跟上新電影工業。新一集 007 的導演筒最終落在奧斯卡得獎導演丹尼波爾手上。蘇格蘭貧民痞子或改頭換面成為身穿 Tom Ford 黑西裝開著 Aston Martin 古董房車的貴族特務,第 5 次飾演 007 的丹尼爾基克或將墮進一場與過往不一樣的特務危機。

方俊傑:「瘋.魔」—— iPhone 拍長片算賣點?

大導演愛用 iPhone 拍電影,部分可能是收了蘋果錢,部分可能想證明自己能夠點石成金。由朴贊郁利用 iPhone 4 拍攝 30 分鐘恐怖短片 Night Fishing 的 2011 計起,已經有 7 年歷史,iPhone 都去到 X 級了。 Steven Soderbergh 用 iPhone 7 Plus 完成長片「瘋.魔(Unsane)」,還算不算一項賣點?

方俊傑:「悍戰太平洋 2:起義時空」—— 中國救地球?

原本應該沒有「悍戰太平洋 2:起義時空(Pacific Rim: Uprising)」,就算有,也不是這種形態、這個時期吧。話說 5 年前,喜歡拍怪獸的 Guillermo del Toro 突然一反常態,拍了一齣特技鉅片「悍戰太平洋(Pacific Rim)」,口碑平平,美國票房僅僅過億,也不算理想。但怪獸與機械人摧毀香港的情節,似乎深受國內同胞歡迎,受歡迎到要收購埋間電影公司,立即開拍續集。

方俊傑:「航劫 168 小時」—— 實事求是探問以巴衝突

「慕尼黑」有猶太裔大導演 Steven Spielberg 加持,角度接近中立,也獲得提名奧斯卡。事件發生在 1972 年,「航劫 168 小時」則發生在 1976 年,大可當成事件的延伸看待。對,電影無意借題發揮,借一宗歷史上有名的劫機和拯救行動來炮製甚麼官能刺激,它其實希望呈現最敏感的以巴衝突,而且用一個全方位的角度。如果,你對仍然未獲平息的以巴衝突有興趣,肯定會看得津津有味,加深對來龍去脈的了解。

Fernweh:旅行,因為思鄉

香港人對旅行都有種莫名的心癮,德國人則對此欲罷不能的心情專有一詞 「漫遊癖」(Wanderlust) 形容,不過,鮮為人知的是他們還有一詞「思念遠方」(Fernweh)說明渴望浪跡他方的愁緒。美國作家 Judith Thurman 曾有言:「每個追夢者都知道,你完全有可能對一個從未踏足的地方產生鄉愁,甚於熟悉的家鄉。」正好描述德國人這種 Fernweh。

方俊傑:「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宜遠觀的油畫

同為愛情故事,「忘形水」是醜得來唯美,怪得來淒美,而且有很強烈的社會性;「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就真是純純正正旅遊節目般心曠神怡。除了景色,也在氣氛,男主角幸福到超級離地,除了不愁生活,還要成長於一個有品味的家庭,家人會開通到鼓勵自己隨意任性才不枉此生。有人形容電影拍得似一首詩,我會覺得似一幅油畫,不真實的,用來遠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