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共127篇|

方俊傑:「活埋 35 夜」——值得用幾多條命來換一條命

寫電影觀後感,最怕劇透。一劇透,預了會被咒罵;有時迫於無奈,不劇透的話,根本無字可寫,就只好自私一點地慷慨就義。都盡量唔好爆結局啦,未開場已經預知結果,就似知道比分後觀看錄播足球賽,真係無癮到極點。所以,見到香港片商將韓國災難片 Tunnel,改名為「活埋 35 夜」,實在很驚訝,也相當吹脹。

方俊傑:「創世魔劫」——人類不比喪屍值得存在

喪屍片大熱,陸續有來。粗疏地分類,一類像「生化危機」(Resident Evil),英雄打怪獸,賣點是官能刺激。你當班喪屍是恐龍是金剛是外星人,也可以。另一類像「屍殺列車」,靈感可能來自 The Walking Dead,講人類面對絕境時的人性顯現,賣煽情。第三類,似這齣英國片「創世魔劫」(The Girl with All the Gifts),講整個人類文明應該如何自處。接受不到聽道理的,可能會嫌悶嫌平淡;喜歡思考一下的,大概會欣賞電影提供另一種視點。評價兩極,很正常。

江皓昕 :「何者」(下)——不是社會的錯,只是參與社會的你的錯

「何者」的特別之處在於它不是一個單純的校內故事,也不是鏡頭一轉角色們已經長大成人,在社會各處努力打拼。故事著眼的正是校內和校外之間的過渡期,每一個人開始意識到要面對社會,做好覺悟的那一瞬間。

江皓昕:「何者」(上)——請用一分鐘時間介紹自己

「接下來,請用一分鐘時間介紹自己。」這是求職面試裡常見的話,準備良佳的人這時會開始連珠炮發,像 Twitter 或微博般只能用 140 字卻要局限極大化地去推銷自己,把平平無奇,沒甚麼了不起的自己說成一副很厲害的樣子——然而一個活生生的人,又怎麼能用一分鐘去說完呢?

江皓昕:「迷幻列車 2」——老是一件不優雅的事

不知你還否記得?1996 年的「迷幻列車」裡,其中一幕在愛丁堡公園,Renton 和 Sickboy 一邊用 BB 彈槍狙擊公園裡的遊人,一邊討論 David Bowie、Lou Reed、Elvis Presley、David Niven、「玫瑰的名字」等,結論是那些曾經才華洋溢,接通了天地線的藝術家,隨年紀老去,都會慢慢失去感覺,不再美麗。Sickboy 說:「It’s certainly a phenomenon in all walks of life。」Renton 反問:「So we all get old and then we can’t hack it anymore. Is that it?」這麼一句反問,由 20 年後他們自己,作了最完美的解答——是的,人會老去,而老是一件不優雅的事。

方俊傑:「漫漫回家路」——白人的真善美

今年奧斯卡的最佳電影提名名單,可以作出幾項配對。具備救世情懷的,「鋼鋸嶺」(Hacksaw Ridge)的白人如上帝顯靈般在外國戰地拯救手足,「天煞異降」(Arrival)的白人則靠阻止外國無故開戰去拯救地球,兩者得到的待遇,都好像勝過白人打救第三世界的「漫漫回家路」(Lion)。

從「月亮喜歡藍」看奧斯卡趨勢

「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勇奪奧斯卡最佳電影兩分鐘後,一陣「oh my God」聲中,「月亮喜歡藍」(Moonlight)團隊上台接過小金人。頒獎過程或者有點尷尬,但「月亮喜歡藍」口碑載道,早前已摘下金球獎,除了奪桂方式意外,其餘毋須過分驚訝,反而是「月亮」一片透露了奧斯卡近年的屬意傾向,甚至預示未來趨勢,更加值得留意。

唐明:懷念經典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當你終於意識到甚麼叫美好的時候,總會忍不住心痛,因為世間值得為之生存,為之留戀的依靠,其實縹緲脆弱,稍縱即逝,空靈如獨角獸,燦爛像天堂鳥;一旦留下印記,永不會磨滅,一旦心間擁有,永不可剝奪,像電影中這段台詞:「那歌聲遠飛天邊,飛越每一個落魄的夢境,好像美麗的禽鳥闖入我們黯淡的籠子,融化了監獄的高牆,在這 一瞬間,最後一個囚犯都覺得自由。」

江皓昕:「我,不低頭」——每一個政府高官和公務員也該看的電影

社會是個吃人遊戲,小撮人操縱著大部分人生死,而那小撮人還不自知。80 歲的英國老導演堅·盧治(Ken Loach)以拍攝有社會關懷和批判意識的獨立電影而馳名,新作「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爆冷贏得了康城影展金棕櫚獎及英國電影學院的最佳電影獎,拍的正是利物浦城裡一個失業老人和一個單親母親抗衡冰冷又無人性的社會福利制度。說是抗衡,說白了也就是被追著打。

方俊傑:「情繫海邊之城」——影帝需要演技需要人際網絡還是身家清白?

先不說長期活在事業發展順利得多的阿哥 Ben Affleck 之下,前大舅兼知己 Joaquin Phoenix,聲名都比 Casey Affleck 強得多。Casey Affleck 一直似依據巨星們的社交網絡才能生存。2008 年憑「叛逆暗殺」獲提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事業算有點起色,卻在拍攝 I’m Still Here 的 2010 年,被製片人及攝影師控告性騷擾,事件最終以庭外和解收場,但 Casey Affleck 的發展可謂倒退。誇張點說,是有點被遺棄。

方俊傑:「藥到命除」——貪心到失控

很久沒有看過一齣似「藥到命除」(A Cure for Wellness)貪心到接近失控的電影。一開場,華爾街上,野心勃勃的年青人,被幾個高層圍住,被指示去瑞士山區療養中心,盡快帶正在靜休的大老闆返公司,解決公司危機。志切上位的年青人,當然立即行動,希望對事業發展有重大幫助。去到,遇意外,斷腳,昏迷三日,大老闆又神神秘秘,被迫留在與世隔絕的人間仙境。咁咪順便接受療程囉,過程中,童年時老豆跳橋的往事被不斷牽引出來。治療方法又不是想像中舒適和安全。職員很古怪,院長更加古怪,成間療養中心都係富貴老人,係得一個好像很無知的小妹妹,又係古古怪怪。

10 齣電影認識二戰猶太人劫難

香港警察集會自比猶太人遭納粹德軍迫害,險釀外交風波,反映二戰屠猶史的知識仍然有待普及。以下 10 齣電影,不論是紀錄片、真人真事改編抑或託事發揮,都有助理解受害猶太人的處境,而更重要的,是激發人類的同理心,認清恃強凌弱的可怕,以此為戒。

江皓昕:「月亮喜歡藍」——如果何寶榮和黎耀輝是黑人

香港終於有一個漂亮的外語片譯名。月亮喜歡藍,意境溫暖而深沉,取自原著舞台劇「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以至電影版中的一句對白:在月色照耀下,黑人看起來也帶點幽藍。這一個「藍」還吃了同音字「男」,點出這是一部同性電影。

陳蕾:荷里活黑歷史

荷里活素有夢工場之稱,歌舞愛情片 La La Land 以追逐夢想為主幹,向經典影片致敬的橋段為人津津樂道,在今年奧斯卡橫掃 14 項提名,追平最多提名紀錄。不過,荷里活也曾有一段迫害自由意識的過去,70 年前的「荷里活黑名單」提倡意識形態審查,令不少業內人士受獵巫式打壓,星光夢碎。

江皓昕:「第一夫人」——沒多少個妻子會親眼目睹丈夫被爆頭

英文片名「Jackie」,Jacqueline Kennedy 的暱稱,就是創作人開宗名義的跟觀眾說:「小心,這會是一部很私人隱密的人物故事。」所謂私人隱密的意思,就是主角雖然是美國第一夫人,故事卻聚焦於她的個人情感變化和心理狀態。站在世界之巔,我們不談國仇家恨,只談風月。

愛情喜劇的沒落

舊時,荷里活流行過「愛情喜劇」(Romantic Comedy)。90 年代尾,在頭 20 大票房冠軍之中,總有兩、三部是愛情喜劇;於 2005 年,更有 5 齣愛情喜劇打破 1 億美金票房。然而,今日的大片廠已甚少拍像「暗戀你暗戀妳」、「弊傢伙…搞大咗」這類集愛情和歡笑於一體的電影,最近已要數到「失戀自作業」,系列電影及浪漫愛情片繼而霸佔了主流之位。為何愛情喜劇會沒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