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共308篇|

方俊傑:「街頭祖霸王」—— NBA 球星的名牌效應

勁就勁在班演員是 NBA 名宿,化個老妝來扮耆英。感覺似足當年劉德華、張學友、郭富城 cosplay 拍攝「超級學校霸王」。不熟悉佔戲最重的現役球員 Kyrie Irving?陪襯的球星還包括 Shaquille O’Neal 及 Reggie Miller 兩位球王級人馬,連我這個喜歡足球遠多於籃球的觀眾都不可能沒有印象。現在是自己拿自己的本行來開玩笑,硬笑料就更加硬。

鄭立:我不是黑奴 —— 優待與遷就,才是最大的歧視

在當年的美國,白人並不是完全察覺不到種族的問題,他們會刻意安排種族平衡,在電影裡讓黑人當好人角色,刻意強調不同種族之間的溫情,充滿大愛,包容他們。聽起來這沒甚麼不妥對吧?可是在 Baldwin 眼中,相反,這才是最不妥的。賣弄溫情和大愛,雖然是善意,卻是源自覺得黑人是弱勢者,覺得對他們有罪疚感,這些溫情和大愛的背後其實是贖罪行為,表面看似對黑人好,但真正的目標卻是為了自己良心好過。

紅眼:「小偷家族」—— 為父之恥,血緣的遐想

是枝裕和電影中的緩慢和靜,與 Lily Franky 的痞爛,重疊時總有一種美妙的落差,後者的不守規矩,像是一根惡作劇的針,劃穿了前者經營的靜謐,份外深刻。所以,Lily Franky 總是在是枝裕和的電影中發揮淋漓,也特別喜歡他鏡頭下的 Lily Franky。就像他們再次合作的「小偷家族」。從「誰調換了我的父親」的齋木到「小偷家族」的柴田,Lily Franky 仍然是 Lily Franky,一個無名失實的父親角色。如安藤櫻戲中飾演的信代所說,他(柴田)是個多嘴的麻煩男人,然而,他的貧窮、邋遢和軟弱,以廢人象徵一種去勢,撕開了潛藏於社會觀念下父親的不可抗逆和威嚴印象。

方俊傑:「最後相愛的日子」—— 分手也沒忘掉彼此的忘年戀

「最後相愛的日子」改編真人真事。主人翁 Gloria Grahame 是 4、50 年代的成名荷里活女星,曾經贏過奧斯卡最佳女配角。電影重點不在她的風光史,而是落在人生最後一段歲月。話說去到 80 年代,昔日的紅星已經一把年紀,來到英國利物浦主演舞台劇,遇上沒甚麼演出機會的演員仔,發展出一段忘年戀。二人分手一段時間後,女星重回舊地,已經病入膏肓。一對戀人在最後相愛的日子相濡以沫,慢慢揭開當日分手的真相。

鄭立:運財智叻星 —— 玉帝有旨,叫你留在人間助凡人安渡九七

電影結局,看到黃一飛扮演的衰神,對著陳百祥和觀眾說:「玉帝有旨,叫你留在人間,幫助凡人安渡九七。」明明是那個今天香港人都普遍認為是親北京的陳百祥和王晶,在二十年前,浮現的是一套完全以香港人中心的思考模式,沒有顧慮中國那十幾億對九七沒有憂慮的凡人。

江皓昕:「當祈禱落幕時」—— 電影比原著佳

小說不好看嗎?也不這麼說,水平中上,東野大大出品本來就是有點保證的,只是略嫌保守。所以即使是明知會有電影改編版,當初也沒有太大衝勁要去看,機緣巧合下看到,電影居然比想像中的好許多。阿部寬和松嶋菜菜子的演出自然不在話下,特別想點讚是畫面呈現的質感,現實得來保留著一種美學。

方俊傑:「當祈禱落幕時」—— 加賀恭一郎 KO 神探伽利略

甚麼是出色的故事?東野圭吾撰寫的「當祈禱落幕時」是上佳示範。無謂劇透,我反而聯想起東野圭吾筆下的另一位神探 ——「神探伽利略」。無論是兩季日劇,還是兩齣電影版,跟加賀恭一郎的調查風格截然不同。

紅眼:「來自星凶的愛」—— 與外星人散步才是平常事

「來自星凶的愛」是一個作繭自縛的故事。外星人奪取了人類世界的「概念」,懂得更多文明事情,譬如「婚姻」和「愛情」,然後他就頭痛,思考回路完全超載了。最初,有外星人說,應該三分鐘就可以侵略地球。最後,他說,會留下來相伴,直到世界盡頭。到頭來,人類的「概念」才是真正的侵略者、破壞者。他反過來困住了自己,停止了散步式的移動,掉在蜘蛛網中,學懂了守護「愛情」,卻淪為一個壞掉的外星人。

鄭立:極道美食王 —— 貧乏產生慾望,慾望令人幸福

一個幸福的人生,並不是一開始甚麼都有,相反,最幸福的人生,是一開始甚麼都沒有,在貧乏中對所有東西都有慾望,而在生命當中一個個爭取,突破困難,最終也全部變得滿足。這樣看的話,贏在起跑線,一開始就有車子房子的小孩,反而對於他擁有的東西毫無感覺。不如等他有了渴求,再協助他,讓他憑籍自己的手,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才是真正的能帶來快樂。甚至這也不僅是個人的人生,去到自尊、民主、自由、正義,也是沒有分別。任何你太輕易得到的東西,人類都會感到麻木,而不會珍惜,用這去解釋我們很多社會現象,看來也說得通了。

韓索羅:原力用盡,第一部賺不到錢的「星戰」?

每年上映一部「星球大戰」新作,仿佛已成為近年慣例。不過,經歷了好幾次的回歸和覺醒,原力也有用盡的一日,如今「星球」的光芒正逐漸變得黯淡。作為「星戰」系列的第 10 部電影,剛上映的「韓索羅:星球大戰外傳(Solo:A Star Wars Story)」很有可能創造歷史 —— 首次令其片商迪士尼蝕錢。

方俊傑:「未來殺姬」—— 回憶不必靠科技

唔知幾時開始流行起「殺姬」,是 Scarlett Johansson 扮相帶點性感的「Lucy:超能煞姬」?隔無耐,Charlize Theron 打到飛起的,就叫「原子殺姬」。來到這一次是Amanda Seyfried,又叫「未來殺姬:Anon」。很不幸地,今次,是接近「Lucy:超能煞姬」式講大道理,而並非「原子殺姬」式一味官能刺激;很幸運地,Amanda Seyfried 又全裸又床戲,性感程度遠勝 Scarlett Johansson 及 Charlize Theron。所謂的不幸和幸,是相對的,是建基於你以為「未來殺姬:Anon」是一齣科幻動作片的假設。事實上,你更應該把「未來殺姬:Anon」當成一集「黑鏡」。

紅眼:「星光睡美人」—— 令人又愛又恨的高橋一生

當「民王」盡責又腹黑的貝原秘書,到「四重奏」溫柔但諸多不滿的中提琴手家森,讓觀眾認識了高橋一生,你才發現,過去多年都看漏了這個散發著奇特光芒的男人,也總會留意他接下來的演出有沒有更多發揮空間,畢竟像這種恰到好處的演員不多,理應琢磨成大器。從接演的作品和廣告數量來看,他確實已經薄有名氣了,但一生的代表作呢,好像未有。

Disney 世紀收購遭「搶親」,鷸蚌相爭 Netflix 得利?

在去年底,Disney 已表示有意將荷里活最大製片廠之一 21st Century Fox 收歸旗下。但這宗潛在收購現時出現變數,因為兩家娛樂王國的商業婚姻之間,突然冒出第三者。Disney 的競爭對手,美國影視及電信巨頭 Comcast 近日發出聲明,指公司正考慮對 21st Century Fox 開出一個新收購方案,條款比 Disney 所提出的收購方案和價錢更為優厚。當這場備受矚目的收購戰纏繞著三家影視巨人之際,有一家公司顯然毫無興趣,並輕鬆地超越了他們 —— Netflix。

鄭立:異空戰士 —— 比起犧牲,改變方法去解決問題更重要

面對兵敗如山倒的形勢,我們常說「盡做」,結果損兵折將犧牲時,我們也感到甘心無憾,像是就算失敗,只要犧牲,一切就會變得正確,一切的責任已經盡完。不追求打贏一場仗,而追求輸得悲壯光彩,這是正確的嗎?可以爭議。但在「異空戰士」這電影中,卻把這個可能性排除了。

鄭立:摩登如來神掌 —— 為何天殘腳野蠻霸道卻不令人討厭?

「摩登如來神掌」是一套 90 年代初的動作喜劇,故事講述兩個香港走私者,因緣際會之下將一個沉睡幾百年前的古代公主復活,卻不慎也同時復活了沉睡的武林魔王天殘,為了從他手上保護公主而對抗他的故事。天殘這角色不是一個奸角,不是壞人,他沒法讓人恨他和想擊倒他。其實,他是個很討人歡喜和成功的角色,就只是不適合套入那個正邪對決的套路裡而已。

Moyashi:Akira —— 30 年前的 30 年後

1988 年 7 月大友克洋編導的動畫電影 Akira 於日本首映。今年迎接放映 30 周年。故事設定東京於 1988 年發生大爆炸,第 3 次世界大戰隨之開始,電影開幕之際已經是 2019 年。其中一樣最令人驚嘆的是,電影預言了 2020 年的奧運,雖然還未完工的場館在劇末決戰中被炸個稀巴爛。距離 Akira 的世界還有一年、奧運還有兩年,場館被超能力者破壞的未來或者不會發生,但分歧點過後的是希望還是絕望,恐怕大友克洋今時今日也說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