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

|共91篇|

一杯古巴雪糕,一條貧窮和富裕之間的鴻溝

作為現今少數的共產政權國家,古巴一直隱藏著它的傾斜狀態,尤其撼動社會主義體制的貧富階級差距,素來不被政府談及。不過,在當地買一杯雪糕,已能窺見社會主義是如何在破滅之後暗渡陳倉到資本主義。在很多人眼中只是炎夏消暑的冰涼食品,但在古巴,它是一條貧窮和富裕之間的鴻溝。

小灰:飲飲食食最開心(英軍篇)

我自問飲食不算挑剔,不會刻意偏好某幾個編號,好壞亦都有試過,但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主餐為吞拿魚螺絲粉的餐單。在該次分發口糧之前,已經時有聽聞不要拎有魚的餐單。當日我收到吞拿魚意粉,還未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直到當晚,由於吞拿魚是油浸,非常滑腸,令人極之感到便意。但當晚一直有訓練活動直到深宵凌晨,在田野之間只能收緊肌肉,忍人所不能忍。

乳酪的陷阱:平均低估 7 粒糖

在注重飲食營養的今日,乳酪成為普羅大眾所推崇的健康食品,從電視廣告到產品包裝上的說明,都不約而同地強調乳酪的多種益處。但在羅列不盡的「健康光環」背後,超市貨架上的激烈競爭,令大部分乳酪產品為了催谷銷量一再增加甜度。消費者持續進食,感覺良好,其實每日都在攝取過多糖分,墮入了食品公司的糖分陷阱。

全球暖化,食物有責?美國 8 種最具破壞力的食材

世界正為全球暖化所苦,美國人想要解決問題,卻發現溫室氣體來源極為「多元化」,基本小至吃一頓飯,也會造成不少碳排放。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根據美國農業部經濟研究部門的污染數據,公佈了一份關於美國食品和氣候變暖污染關係的報告,選出具氣候破壞性的常見食品。

同一塊麵包,在英國為何有眾多說法?

一塊點心大小的圓麵包(bread roll),加一杯咖啡或茶,是眾所周知、無處不在的早餐配搭,唯獨在英國,如何點這一份早餐則大有學問。根據曼徹斯特大學一項研究,英國各地對麵包的通用說法至少有 7 種,如果把一些更具地域性的特殊叫法都計算在內,更能細數 20 種以上。到底哪一個叫法更為常見及容易理解,往往取決於你身在英國哪一個城市。劍橋大學現代及中世紀語言學院的 Tam Blaxter 認為,在這背後,關乎了各地英國人的身份認同。

薄餅翻身記:從窮人恩物到國民美食

今日港人與三五知己派對歡聚,不時會訂購薄餅套餐,不但方便快捷,亦能適合多數人的口味。然而,那些薄餅大多偏離「正宗」,款式包羅萬有,叫薄餅「始祖」意大利人輕則大開眼界,重則憤怒無比。可是,憤怒總無阻薄餅從「正宗」發展至今日的變化萬千。究竟薄餅這款食物從何而來?又怎樣發展成現時的模樣?華威大學歷史學家 Alexander Lee 追溯薄餅的源流,指出今日受國際大眾喜愛的薄餅,背後一有段關乎經濟、移民與科技發展的有趣歷史。

母乳加固體食物,嬰兒、父母睡得更好?

如何照顧初生嬰兒,是初為人父母者的難題,甚至成為日常生活的煩惱。而自新生命誕生起,寶寶的的睡眠質素如何,父母的睡眠質素也必如何,不少父母均有在夜半時刻被嬰兒哭鬧吵醒的可怕經歷。不過,最新刊登於「美國醫學會雜誌」一項哺育初生嬰兒的研究發現,3 個月大的嬰兒,以混合母乳及固體食物哺育,能提升其睡眠質素。

蠶豆:古希臘的死亡象徵

你未必聽過古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但中學數學課上肯定有學過他創立的畢氏定理。畢達哥拉斯平生有過不少異於尋常的主張,其中他對蠶豆的異常痛恨,就連古希臘和古羅馬人都當作奇聞討論,亞里士多德甚至推測,反蠶豆背後是一場反民主制度的示威行動。這一切究竟因何而起?

食譜有價:如何用一張紙換千萬元?

用 10 億收購譚仔,只為那一滴香湯底秘方?你我只當說笑。但在世界各地,食譜確實有價有市。聯合利華去年就以 1.4 億美元,買下食品公司 Sir Kensington 的茄汁配方。內含 1,500 套食譜的烹飪書 Modernist Cuisine: The Art and Science of Cooking,即使定價逾 600 美元,也能登上暢銷書榜。在這個網上充斥免費食譜的時代,如何能以這些心血結晶獲利,成為廚師們最苦惱的事。

天天吃奇異果 負能量遠離我?

而這種毛茸茸的水果,數年間迅速冒起,價錢不菲,以 Zespri 金奇異果 Size 22 來說,買一個需 3、40 元,卻依然大受歡迎。各位買家難道不感到奇異嗎?不過,如果你知道它的營養價值,又會覺得合情合理。據營養師說法,它擁有一項相當偉大的功效 —— 抗抑鬱。

我們都是資本主義下的「麥樂雞」?

哪件事物最能代表現代社會?可能是電腦、互聯網或人手一台的智能手機。在著名食物經濟學家 Raj Patel 與紐約賓漢頓大學社會學教授 Jason Moore 合著的新作 A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Seven Cheap Things 之中,卻認為沒甚麼比一盒「麥樂雞」—— 雞塊(Chicken nugget)更能象徵資本主義與當代人的關係。

Gloria Chung:千禧世代的粉紅朱古力

朱古力品鑒師 Cherrie Lo 覺得粉紅朱古力的誕生和推廣,有幾點非常之有趣。「首先是產品率先用於 KITKAT 上,雖然在日本和韓國地區賣得比較貴,但在英國的售價非常便宜,10 港元就已經買到一排,而且放於最大眾化的 Tesco 超市率先賣,可見他們的策略是希望這產品變得大眾化。這也是個非常聰明的策略,因為粉紅朱古力的味道帶甜,味道『短』,即是沒有一般朱古力的回甘、餘韻,所以是一種非常之適合作為小吃的朱古力」。

餐桌上的外交

一碗平壤冷麵,就讓韓朝首腦和氣生財,還令冷待北韓多年的首爾人民,排隊等吃金正恩加持的名菜。如此普通的鄉土料理,卻在歷史性和談取得空前成功,非但證明胖子絕非瘋子,更印證了希拉妮的話:「食物是在培養人際關係上最古老的外交工具」。但作為美食外交(Culinary Diplomacy)的學者兼顧問, Sam Chapple Sokol 強調食物政治絕非萬試萬靈。

與美洲探險家無關,番薯靠自己「殖民」世界?

自從哥倫布於 1492 年登陸美洲,其探險隊開始把番薯帶入歐洲,往後番薯亦從歐洲向外廣泛流傳。然而 18 世紀時,英國探險家庫克,於距離美洲超過 4,000 英里、太平洋上的玻里尼西亞群島上發現番薯。番薯的廣泛散佈使科學家大惑不解。雖說番薯早從哥倫布手上流傳,但在歐洲人到達這些偏遠的島嶼前,是誰把它帶到當地?剛發表於科學期刊「當代生物學」的研究,透過分析番薯的基因,得出一項引起爭議的結論 —— 一切與人無尤。早在人類以前,番薯已靠著自己「走遍」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