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共97篇|

以「家庭」為本,撼動人心的泰式管理學

英超球隊李斯特城班主維猜,早前乘坐直升機時不幸遇難逝世。一眾球隊成員、球迷以至當地人均到場悼念向這位來自泰國的班主。更有超過 18,000 名支持者聯署,要求在球隊主場館外豎立維猜的雕像,有人更寫道:「維猜不僅是球隊的靈魂,更是萊斯特郡的靈魂。」早在 2016 年,李斯特城歷史性奪得英超冠軍,便有媒體報道維猜的泰式管理風格,如何凝聚人心,並帶領球隊創造奇蹟。

風光背後:英國足球員的精神問題

英國首相文翠珊繼任命「孤獨事務大臣」後,日前再宣佈設立「預防自殺大臣」一職,希望營造令人較易求助的環境,從而減少輕生者人數。有人或會質疑當局小題大作,但至少英格蘭職業足球員總會認同有此必要,因為該會發現一個可悲趨勢 —— 球員身價屢創新高的同時,因精神問題求助的人數亦創新高。

方俊傑:毒男簡迪的勵志故事

簡迪的故事勵志在原來一個毒男也可以大受異性歡迎,最緊要毒得夠徹底。話說法國贏波後,在頒獎台接受獎盃,個個球員就算無份落場的,都搶住去摸摸個盃,只有簡迪一人在排隊、在等候機會、在疑問自己究竟可不可以觸碰一下個盃,完全不敢開聲提出要求,表情就似坐小巴不敢嗌有落的怕醜男生。

世界盃能否改變俄羅斯?

2018 世界盃曲終人散,各地球迷陸續返國,但東道主俄羅斯似乎依依不捨。總統普京表示,世界盃期間,以 Fan-ID 免簽入境的旅客,直至本年底仍可獲免簽證待遇進入俄國。普京明言希望各位旅客:「與親朋戚友多到俄羅斯。」是次決定,也許是當局推動旅遊的契機。不過,世界盃為俄國帶來的改變或好處,會否僅止於此?或,俄羅斯會否變得更開放?

28 年前,克羅地亞獨立第一仗 —— 足球

同為前南斯拉夫加盟國,這個巴爾幹半島上的國家,知名度本來不及鄰近的科索沃、塞爾維亞,卻屢以運動上的佳績活躍於世界,世界盃正是其一大舞台。然而,足球運動並非第一次成就克羅地亞的名聲,早在 1990 年 5 月,當時仍屬南斯拉夫一部分的克羅地亞,正以一件足球事件為導火線,最終走上獨立之路。

【抉擇世盃】大家都是同族人,就必定要支持嗎?

今屆世界盃來到尾聲,將由首入決賽的克羅地亞,迎戰久未奪冠的法國。前者與東道主俄羅斯同為斯拉夫人(Slavs),按理勉強算有主場之利。但事實上,未必每個俄人都樂見克國捧盃。這不僅因為俄國是被克羅地亞淘汰出局,更因為在歷史及政治上,兩國關係複雜糾結。即使雙方同族也好,感情卻不算得親。

消失之地:曾經不能踏足的世界盃城市

俄羅斯世界盃終於進入最後階段,有球迷在電視屏幕前緊追每場賽事,亦有人選擇親赴現場,見證入球一剎觀眾席上數以千計球迷的歡呼聲。而且,球賽以外,可能更是他們人生首次踏入 Samara、Kaliningrad 或 Nizhny Novgorod 這些城市。未到過這些地方其實毫不出奇:「在 30 年前,你根本不被容許進入這些禁地。」這 3 個城市,雖在今日因為體壇盛事備受全球注目,卻可以追溯回冷戰時期那一段封閉、神秘和充滿政治色彩的過去。冷戰已過,世界盃的喝采聲中,蘇維埃的音容猶在。

【世盃迷思】不同母語的比利時球員,說哪種語言才團結?

球星都愛說,踢世界盃是非一般的經驗。不光能為國爭光,亦因為同聲同氣。從落場的球員到場外的球迷,大家都以一樣的語言來歡呼怒吼,那份一體感絕非踢職業聯賽能夠比擬。但今屆殺入四強的比利時,卻是一支操多語言的國家隊。即使同為隊友,卻你有你說法文,我有我說荷蘭文。怎讓他們良好溝通合作無間,成為球隊爭標的一大關鍵。

方俊傑:最佳球員

足球賽事,有一項細節,我向來相當有意見。有關 MVP 的選舉。細如一場球賽的 MVP,往往在完場之前已經選出並公佈,視最後的幾分鐘如無物。假如,補時階段,某表現平平無奇的球員突然神勇,憑一己之力轟入反敗為勝的一球,不值得被選為最有價值球員?但入球時間推前十分鐘的話,又必定獲選喎。你話奇怪不奇怪。

【世盃補課】足球員為何愛「插水」?

足球術語「插水(diving)」,是指球員假裝被對手侵犯受傷,以欺騙球證取得有利己方的裁決。世界盃賽場上,要數插水之最,想必是巴西球員尼馬。當然,會在賽事上做出「插水」的球員不僅尼馬一個,目的皆為騙得罰球等裁決。有研究人員認為,「插水」是球員類似於自然界的一種欺騙行為,藉此換取優勢。不過,一次成功的「插水」,背後亦有不同考慮。

方俊傑:準球王大戰 —— 3 個十號仔的對決

假如麥巴比保持到對阿根廷的高水準表現,能夠帶領法國殺入四強,無論面對尼馬的巴西還是夏薩特的比利時,也是一場新一代與更新一代的對決。夏薩特跟尼馬給標籤成球王接班人都有好幾年,不過,歷史告訴我們,真正的接班人從來是石頭爆出來的。所以,我睇好麥巴比呀,贏埋四強就贏埋決賽啦。仲使理下線?

不似預期

“We didn’t underestimate them. They were just a lot better than we thought. ”
- Sir Bobby Robson, Former English football manager

我們沒有低估他們,他們只是比我們預期中更強。
- 波比笠臣(前英格蘭國家隊教練)

石 Sir:球迷奇遇記

儘管我不算標準球迷,但四年一度的世界盃,我以往也盡量抽時間觀看 —— 最少我也能向一起觀賽的太太解釋甚麼叫「越位」。既已移居英國,又正值世盃期間,我就以追捧英格蘭作為惡補足球的切入點,追看球賽。早前更特意走到英式酒吧去,跟大夥英國人一起看世界盃直播英格蘭賽事,滿座全場,都盯緊高掛各處的熒幕。

方俊傑:大佬可以走線嗎?

話爆冷話爆冷,如果巴西跟德國沒有絕殺,可能真會一地眼鏡碎。現時情況是傳統強隊其實大部分平平安安審慎樂觀,連阿根廷都死唔斷氣。執筆時,A 組跟 B 組的最後一日賽事未舉行,留低一項懸念:究竟西班牙跟葡萄牙有沒有動到走線的念頭?A 組首次名結果先出,B 組確實存在走線的空間。連續三晚,都有走線的必要性及可能性,值得花心思鑽研一下。

一係入一係唔入,如何把握互射 12 碼?

「 12 碼,一係入,一係唔入。」阿根廷對冰島,美斯射失 12 碼,被稱為阿根廷罪人。 12 碼很多時成為決定戰果的關鍵,尤其是用以決勝負的互射 12 碼。在 40 年前,假如在 90 分鐘及加時後仍然戰和,只靠擲硬幣決定勝負。自 1978 年世界盃引入互射 12 碼規則,共有 26 場比賽以 12 碼決勝,當中包括兩場決賽。「經濟學人」分析就提出提高互射 12 碼得勝率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