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

|共21篇|

歡迎來到北韓大使館……購物!

行軍打仗,每秒鐘都在燒錢。假如美朝真要開戰,北韓固然先要「儲夠彈藥」。但這個長年遭到國際社會制裁的國家,除了開辦餐館、輸出外勞、推動旅遊、外銷軍火,甚至如外界盛傳那樣賣淫販毒,還有甚麼生財之道?「紐約時報」建議你可留意其約 40 座遍布全球的大使館,那些都是北韓的營商之地。

瑞士的政治中立,其實從何而來?

北韓持續挑釁,試完導彈再來核試,美國怒髮衝冠,直言金氏此舉等同「求戰」。正當外界「隔岸觀火」,看美朝有何行動,瑞士則主動請纓,表示願意充當中間人,協助調停化解危機。畢竟在國際政治舞台,瑞士向來扮演中立國角色。這種從不靠邊站的取態,還得從數世紀前說起。

北韓核試後,美國還可做甚麼?

北韓持續試射導彈,威脅全球安全。美國應該動口抑或動手?早前杜林普表示,與平壤對話不是答案,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則在同日否認,指仍未排除外交選項。但當平壤剛完成第六次核試,馬蒂斯亦「改口風」,稱對美國及盟國的任何威脅,都將遭到大規模的軍事回應,可見華府態度愈趨強硬。資深外交政策分析員 Aaron David Miller 及 Richard Sokolsky 卻在「華盛頓郵報」發表評論文章,直指外交仍是有效方法,勸總統別錯判形勢。

網絡攻擊改寫現代戰爭模式

近日美國總統杜林普下令,將 2009 年成立的「網戰司令部」(Cyber Command)提高級別,升格為聯合作戰司令部。這意味著,美國更加重視「網戰」之於現代戰爭的角色,並將「網戰」轉為未來的國防重心。這變動並非美國沒事找事而作出的決定。牛津國際關係學者 Lucas Kello 在著作指出,所謂「虛擬武器」已有左右大局的影響力,現在威脅著你的電腦網絡 —— 以及國際秩序。

概觀東南亞政治腐爛本質

東南亞政局紛亂幾十年,從未休止。馬來西亞快將大選,未知捲入腐敗醜聞的納吉布會否連任;泰國新王還待正式加冕,未知能否鞏固權力;菲律賓恐怖活動頻繁,未知軍隊可否打擊極端分子;中美關係不明朗,未知東南亞局勢如何變化。為何東南亞「亂局」是常態,罕有風平浪靜?我們又應如何理解東南亞政治?東南亞外交專家 Micheal Vatikiotis 的新書或許可提供一些解答。

北韓釋放人質,因金正恩怕了杜林普?

美國青年 Otto Warmbier 造訪北韓,卻被指偷取海報,遭平壤當局拘捕入獄,一年多後獲釋返美,卻是重度昏迷後死亡。北韓政府聲稱,他是嚴重食物中毒所致。外界固然質疑另有內情,但更令人費解的是,金正恩竟「大發慈悲」,答應美方要求,釋放 Warmbier,變相為國際提供對自己口誅筆伐的機會。他之所以有這決定,是否別有用心?

六成半美國人:而我不知道北韓在哪

北韓整天威脅美國,說要炸其白宮殺其總統,好叫帝國主義者膽顫心驚。不過,美國人似乎沒怎在意,並未把這核武小國放在眼內。何以見得?因為他們連北韓在哪,其實都搞不清楚。一項最新民調顯示,只有 36% 受訪者能從世界地圖指出北韓位置。然而,受訪者又不是軍官總統,不知敵國在哪兒,又有甚麼關係?

普京的雙重西方政策

俄羅斯近年針對西方發起一連串政治角力,目的何在,外界揣測紛紜--在 Google 輸入「What does Putin want」,就搜尋到 1,500 萬個結果。誠然,普京本人再難以預計,也不可能懷抱那麼多願望,而就俄羅斯的西方政策來說,不少分析均指向一個解釋:普京一邊削弱西方,一邊與其合作,鞏固俄羅斯的地位之餘,同時要考慮普京的個人利益行事,因此俄羅斯既不會全面開火,亦不會停止對自由民主政體的攻擊。

比粗口更難聽的「納粹」

杜林普老被指為再世希特拉,如今風水輪流轉,被機密文件指他受俄府培植兼威脅後,兩度將情報機關外洩文件,與納粹德國相提並論。環顧全球政壇,將人比作納粹德國或希特拉的政客,幾十年來比比皆是。輿論和國民嘩然過後,政客絲毫無損,照樣大言不慚,頂多是在維基百科記下一筆,離世時的回顧中,遭人翻翻舊帳。不過,發言的若是德國政客,情況則截然不同,不單尷尬非常,掀起外交風波,甚至因此斷送官途,烏紗不保。

百年動蕩:1917 決定 2017

剛踏入 2017,土耳其伊斯坦堡即遭遇恐襲,多人死傷,世間的不幸看似沒有因為新一年而停止,反而繼續延續。我們將要面對的未來世界,原來早在 100 年前,亦即 1917 年被暗中決定下來?匹茲堡郵報(Pittsburgh Post-Gazette)的執行編輯 David M. Shribman 撰文,他指出 2017 年的政治環境,實是由 1917 年的世界局勢所朔成。

美國的亞洲戰略危機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出訪中國,聲稱「美國已經輸了,我們從此分手。」東南亞的得力傳統盟友隨時琵琶別抱,意味美國的長期亞洲戰略受到嚴峻挑戰。冷戰之後,美國取代英國成為全球霸主,積極介入歐、亞事務,面對共同敵人蘇共陣營,美國在兩邊戰線採取截然不同的外交策略:歐洲方面,美國帶頭團結盟國,組成軍事組織 NATO;亞洲方面,則是所謂「hub and spokes」,即是逐一拉攏,建立雙邊關係。美國亞洲研究專家 Victor Cha 認為,這套「權力遊戲」塑造了戰後亞洲的秩序,而中國近年崛起,試圖取代美國外交角色,將動搖亞洲的勢力平衡。

下任美國總統的外交方針

如無意外,希拉莉將成為美國第 45 任總統。大家在消化這個消息的半年間,不妨了解一下希拉莉的外交政策。近日紐約時報一篇訪問開宗明義指出她的立場:「希拉莉是如何成為鷹派的?」一旦成為美國總統,制肘繁多,未必能隨心所欲;但鑑於總統權大,爬梳希拉莉的往績,理解她的外交意見,仍然極有必要。

扭轉美國外交傳統的人

The Atlantic 月刊專題報道分析奧巴馬的外交政策,指出奧巴馬不滿美國傳統外交思維,對傳統盟友如沙特及巴基斯坦均有微言,而且意欲抽身中東,重心轉向亞洲。然而,近日美國擊殺 ISIS 組織高層,更有意派遣地面部隊,協助伊拉克重奪摩蘇爾,似乎與「奧巴馬主義」甚有衝突。美國能夠擺脫中東泥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