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

|共98篇|

迷戀舊時代:廢棄電話亭裡的英倫時光

對很多英國人來說,回憶是寶貴的。儘管散落各地的紅色電話亭早就不是一個功能性的公共設施,但這個極其標誌性的時代產物,卻代表了英國過去一段漫長歲月的富強和榮耀,也是英國人至今仍無法捨棄這些舊物的原因。歷年來都有英國人特意回收這些電話亭,進行二次創作,把它們改頭換面,以其他姿態重現於城市街道和鄉村小鎮上,除了作為藝術裝置擺設,亦試圖賦予一些新時代下的實際用途,譬如將電話亭換上急救設備,或者變成一家迷你咖啡館、自助圖書館甚至手機維修店。在上一個輝煌時代留下來的紅色電話亭,或在當下早已過時,但它從未被國民淘汰,甚至盡用糜軀,成為不少年輕創業者的基石。

印度個人財富增速,為何將是世界之冠?

長久以來,印度的富豪大都來自家世顯赫的企業家族,不過隨著年輕創業家崛起,印度的財富分配產生了巨大變化,愈來愈多白手興家的平民成為富裕階層。據 AfrAsia Bank 估計,未來十年,印度的個人財富增長速度將達到 200 %以上,超越中國成為全球第一。其調查報告指出,全球財富增長最強勁的 10 個亞洲城市之中,印度就佔了 6 席。

新模擬科技:先造遊戲,後造世界

大學畢業前 1 個月,眾人正為前途奔波之際,Herman Narula 卻在無意中走上創業路。他在畢業論文研討會上,認識了劍橋同窗 Rob Whitehead,兩名電玩迷一見如故,隨即合伙成立初創公司 Improbable。惟二人志不在開發遊戲,而是設計出模擬演算數據平台 SpatialOS,令遊戲世界更加逼真宏大,甚至能對現實世界進行大型模擬,協助人類作出決策。

鄭立:有哪個古惑仔不是商人?

有一次,我跟我的朋友談別的事情時,突然說起我們在做的事情,我們大家都是做商業的,大家都是商人。對方很快就明白了,說:商人,那即是古惑仔啦。我搖搖頭反對說,我雖然是從商,不一定是行古惑吧? 他答,所謂商人,就是不當員工,卻因為甚麼事情都做,卻不是那些有個固定的本業,例如開工廠,開店舖的商人,而不斷有錢銀到手有收入的人,不就是古惑仔嗎? 有哪個古惑仔不是商人?

鄭立:所謂企業式運作就是面對現實

我有一個認識很久,也比我創業久的朋友。在我剛剛創業時,我領悟了一些東西,便問他:其實我以前做一些活動或組織的東西,雖然沒有錢財經手,但原來跟創業很相似。這也能算是創業嗎?我的朋友說,是。創業並不單純是指開公司,你去成立一個團隊,搞一個活動,或者是建立一個國家,也是創業。

鄭立:經濟獨立是獨立的首決條件

你在某企業找到一份工作,是有了收入來源,但你真的不依賴人嗎?有很多工作,你其實是非常依賴你的公司的。第一種情況是你的能力很難用在別的地方,比方說,警察,你所學的技能不是在外面完全沒用,但很多企業在請你時也會覺得有困難。另一種是你的工作太過依賴制度內的人脈關係,地位與權位,例如官僚,大企業某些幹部,甚至中學教師。

犬版 airbnb 和 uber:狗界的共享經濟

共享經濟不只是酒店業和運輸業的專利,除了閒置的住屋空間和座駕外,現在連寵物也投身共享產業之內。美國社會日漸把寵物人性化,飼主常以養育者自居,自稱為寵物的「媽咪」和「爹哋」,並設法把最好的東西給予牠們。這種情感模式造就新奢華主義冒起,寵物吃優質食品只是其次,平日的美容和慶生才是正經事。各類開支促使美國人每年花費數百億在寵物身上,當地企業瞄準這個龐大市場,發展出以狗隻為主的寵物寄託業務。

福岡:守業大國的 Start-up 之城

對遊客來說,福岡可能只是拉麵聖地;但是對不少外國創業者而言,福岡儼然是初創公司最合適的起點。眾所周知日本人擅長守業多於創業,不過在福岡這個沿海城市則與眾不同,近 10 年國內外的人才和創業家源源不絕地流入,使它超越國內各個大城市成為發展最快的後起之秀,晉身成初創公司的新樞紐。

鄭立:白手興家的原罪

萬一你是白手興家,創業成功,名成利就,那豈不是苦盡甘來,歡天喜地嗎?當然,這是值得欣喜的事情,不過,你會發覺,你甚麼都沒做,就多了一些不知為何總是看你不順眼,想你失敗的敵人。你會莫名其妙,很多時你不認識他們,甚至人生完全沒有交集,為何他們會無端討厭你?

鄭立:控制你的妒忌心,老闆

很多有過創業經驗的人,跟你談甚麼人會創業,很常會見到這樣的說法:一個人創業,不太可能純粹為了錢。大家都會說,其實創業者,多數是有一道底氣。所謂有一道底氣,簡單來說,就是不甘於平凡。可能你追求的還是大富大貴,但並不是單純的富貴,就這樣繼承你老母的遺產或者中一次六合彩,不是這種富貴,而希望自己因為自己創造的財富而顯貴。

鄭立:革命 CFO——跟孫中山學習創業財務

孫中山剛立志革命時,他的想法也和很多人一樣非常「Indie」,打算用捐款和革命黨成員的會費(換個你們喜歡的說法:Subscription)去支援革命。這一丁點錢,當然是杯水車薪。畢竟革命不是開雲吞麵檔,要的資本也自然比較大。他很快就意識到,當時的中國要找到投資者,實在不容易,就算有,也不會很大。

鄭立:創業者應該有薪水嗎?

如果這個企業是合資的,特別是有投資者出錢,例如基金投資者時,就會出現這問題。自然地,創業者沒有錢才會需要出錢的人,企業裡有一個會行動但不太有錢的創業者,以及投資者投下的資金。那我們應該用這些資金,去支付一個固定的薪水給那位創業者嗎?

鄭立:商人很現實,但你知道短視的現實是危險的嗎?

在香港這樣的社會中,「很現實」,在意義上,常常並不是一種貶低反而是一種讚美。在香港很喜歡用務實,現實這樣的事情是形容自己或稱讚別人,倒過來說,如果說一個人很理想主義,那多數是有著諷刺意味或者貶義。在香港你說一個人理想主義,大概就是指說的話不切實際,務虛而一事無成。

鄭立:如何令你的專制變得開明?

投票這個制度,並不是為了產生最正確最有效率決策而存在的;投票制度,是為了保證那最接近大家的共識而存在的。在管理一個封閉系統,例如社會與國家時,因為成員不可以隨時加入與離開,而所有決策都是公共的,投票會是重要的。在社會中,政府不應做出太違反共識的事情,否則不滿的成員增加,但他們無法離開,這樣很容易導致內部崩潰。可是企業不是社會,企業正是社會的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