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

|共42篇|

Live Norish:瑞典長者電競戰隊

早在今年 1 月,本地一所青年智庫便建議政府發展電競業,以改善香港產業結構過分單一,促進香港經濟和多元產業發展,開放更多青年的就業選擇。該報告更列出五大建議供政府參考。原本以為電競只是年青人的喜好,想不到瑞典出了一支長者電競戰隊 —— Silver Snipers,扭轉公眾認為「電競選手都是沉溺上網的青年」的這個印象。

最佳辦公背景音樂:遊戲配樂?

若問專心工作時應否聽歌,反應大概言人人殊,不過科普記者 Sara Chodosh 就大力推薦工作時聽遊戲配樂。為甚麼?難道不怕遊戲音樂令人心猿意馬?事實恰恰相反,研究指,遊戲配樂本就旨在刺激聽者感官,使其全情投入不分心,即使放於工作或學習,也能提高工作動力,保持專注。因此說,遊戲配樂選得好,工作更專注。

Moyashi:人生存除了需要餅還需要柏青哥

柏青哥是日文パチンコ(Pachinko)的音譯,另外有翻譯成彈珠機店。大家到日本旅遊時,可能都留意到一間間門口擺放著「新台入替」等意義不明招牌的商店,驟眼看貌似「X 國冒險樂園」,但自動門打開後所傳出的聲浪,比地盤打椿還高,那就是柏青哥店。

桌上遊戲助 CIA 吸實戰經驗?

David Clopper 在美國中情局(CIA)任職 16 年,擁有雙重任務:既是高級收集分析師,亦為部門製作紙牌和桌上遊戲,參加者既有情報官,也有時局分析員。不過,遊戲無關娛樂,純為訓練而設。Dungeons and Dragons 和 Pokémon 等遊戲名作,都是他的「創作」靈感。

如何從小教音樂?

香港家長鍾情音樂教育,云云兒童興趣班之中,鋼琴、小提琴乃至冷門的二胡、琵琶無所不學,每年校際音樂節的表演學生更多達 13 萬人。不過埋首樂器未必出於興趣,更多只為一紙證書傍身,扼殺了孩提愉快學習的機會。近年歐美教育界興起「興趣培養法」(Reggio Emilia approach),能否應用於兒童音樂學習,香港又能否借鑑?

戰爭玩具給兒童上的課

戰爭明明是會死人的事情,但我們卻不顧忌給小朋友玩戰爭玩具。戰爭玩具到底是鼓吹戰爭,還是給小朋友先上一課?1902 年,英國作家 E.J. Hawley 寫了一篇小故事,故事中一名男生 Bertie 正在和他的玩偶玩耍,那是一個英國士兵玩具及敵人波耳。Bertie 興高采烈地想像前者殺死敵人波耳,恰巧反映了當時英國在殖民戰爭勝利後高漲的愛國主義。

孖寶兄弟回來了

業績幾度浮沉,卻在早前靠 Pokemon GO 在手機遊戲界拿足彩頭,使過往企硬不做手機遊戲的任天堂「打倒昨天的我」,將另一經典孖寶兄弟捧上手遊舞台。任天堂從 2012 年開始出現虧損,做了幾十年遊戲界老大自然不甘就此退下火線,出招自救。事實上,孖寶兄弟深入民心的形象也是千錐百鍊而來。

鄭立:狼人——你要怎樣做好一隻狼?

有看過這專欄早期的文章,應該有聽過說,狼人原本就是一個社會學的實驗。實驗目標就是找出到底少數的秘密組織成員,能否控制一大群沒有資訊的人,做出有害他們的行為。說穿了,村子就是一個團體,一群人,而狼就是這個團體裡的間諜,因為狼的目標和其他村民是相反的。

紅眼:不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

與 iPhone 7 同日公佈的,是 Sony 的家用遊戲機 Playstation 4 Pro。且說 PS4 Pro 的護航遊戲當中,號召力數一數二的,應屬「Final Fantasy」。我不太相信 iPhone 或者 Playstation 可以推出十五代,其實當初「Final Fantasy」的開發公司 Square 都沒想過他們這個沽注一擲的 RPG 遊戲可以延續十五代,「Final Fantasy」的名字本就隱含了團隊背水一戰的決心。

鄭立:荷蘭大革命——你是統派還是獨派還是鄉事派?

「荷蘭大革命」這遊戲就是講八十年戰爭的故事,在遊戲裡有五個政治勢力,你扮演你所屬的政治光譜,取得最高的分數為勝利。不同勢力的相容程度有別,荷蘭不像香港,不是行比例代表制,不鼓勵先找同路人開刀。例如三人遊戲,一個玩者控制兩個獨立派,一個玩者控制兩個統派,剩下的是鄉事派,所以這遊戲絕對是表現「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理念。

鄭立:「瓷器:中國」——洋鬼子的遊戲真的不合國情

之前介紹過一個遊戲,叫作「白天尼亞」(Britiannia),在國外是名作,也出現了一個很類似但套了中國題材的遊戲⋯⋯那個遊戲就叫作「瓷器:中國」。要怎樣形容這遊戲呢?我覺得最好的四個字,就是「不合國情」,本來設計得好玩的系統,被改造成⋯⋯基於厚道與客觀的緣故,我不直接解釋,用例子去解釋。

鄭立:白天尼亞——鬼島的故事

這個遊戲的主角,是一個島,那個島位於一個古老舊大陸的邊緣,懸在那邊的外海。玩者們控制四個不同顏色,每個顏色代表了幾百年歷史中,所有對這個島的侵略者們,每回合都會對這島進行侵略,政府就這樣換來換去,週而復始。這個島,就是白天尼亞(Britannia)。你可能問,為何聽起來這麼像台灣的歷史?是的,這世界上的島國史,總有其相似之處。

鄭立:泰坦——根本是桌遊版寵物小精靈

有玩過電腦遊戲的人,應該都玩過一種遊戲,是一個英雄帶著一群軍隊去四處冒險打仗的戰略遊戲。例如戰神、英雄無敵、神州八劍、御封戰將、神州八劍⋯⋯神州八劍很重要所以要說兩次。而這些遊戲其實借鏡自同一個祖先,是一個桌遊—— 1980 年推出的「泰坦」。這個遊戲封面上有個凶神惡煞的肌肉佬,大家一定以為很暴力,錯了,這個遊戲根本就是老少咸宜的寵物小精靈。

鄭立:雲九——重點是浪子回頭金不換!

如果你有看過 TVB 的「大時代」,一定聽過有一個人叫作丁蟹,其股市金句令人津津樂道。有甚麼桌遊是最適合你叫出這些金句?答案,就是這一個「雲九」(Cloud 9)。盒子表面上是氣球遊戲,實際上,它是一個投機遊戲,完全能讓你感受到妖股橫飛,大起大落的香港股市,以及股災的樂趣。

Pokémon Go:重新愛上城市漫遊

1863 年,法國作家波德萊爾發表著名文章「現代生活的畫家」(The Painter of Modern Life),生動描述了當代社會的 flâneur——隨著摩登城市興起,遊走於城市角落,旁觀都市生活,被眾多誘惑吸引,不時抗衡。波德萊爾始料不及的是,科技發展瞬速,交通方便,點對點直達目的地,城市浪蕩的魅力大減。在人們甚至可以足不出戶地購物、生產及生活的時候,願意付出時間,用心體驗城市的 flâneur,少之又少。然而,因為 Pokémon Go,今日人們重新發掘城市之美,愛上城市,成為新式 flâne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