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共34篇|

夕立:百合女團的必然與偶然(上)

前文提到「女團」各成員皆有必要在綜藝節目中建立自己的「人設」。與此同時,「人設」與真實的她們有著複雜的互動關係。握手會使粉絲與偶像的互動變多,然而人設的出現卻意味著彼此之間的互動更趨二次元化,容許動漫甚至同人誌式的幻想在女團出現 —— 當中包括了同性戀想像。

沙特女孩:從出生到死亡,一生都「被監護」

來自沙特阿拉伯的 18 歲少女 Rahaf Mohammed al-Qunun,日前稱受到家庭虐待,在泰國轉機時尋求澳洲的難民庇護。聯合國難民署已認可 Qunun 的難民身份,但 Qunun 的父親否認虐待女兒,雙方各執一詞。是次在社交網絡廣為流傳的事件,已引起人們對沙特阿拉伯實施嚴格監護制度的關注。澳洲廣播公司訪問埃及裔美國記者 Mona Eltahawy,解釋沙特的監護制度如何運作,以及對沙特婦女的影響。

為何男性出生數目總比女性多?

2019 年,香港的「元旦第一 B」是女性。女嬰雖然成功搶閘出生,但整體而言,全球卻總是每年初生男嬰人數高於女嬰。自 1838 年有紀錄以來,英國的英格蘭及威爾斯兩地,男嬰出生數字便一直高於女嬰。儘管男女 105:100 的出生比例被認為是自然、正常,但這種「男女不平等」的現象何以存在?

搖滾風逆轉:打破性別傾斜,女性結他手抬頭

細數音樂史上的傳奇結他手或搖滾天團,長久以來,似乎都是一個由男性主導。不過,時移世易,著名音樂雜誌「滾石」近日便引述美國結他生產商 Fender 的一項調查報告指出,在新生代的結他初學者之中,女性佔近 5 成,數字有顯著上升趨勢。這意味著在不久的將來,結他和搖滾圈子將不再是一個性別傾斜的男性社會,而且,女性結他手的增加,也可能對整個行業起關鍵作用。

陽傘男子:日男也撐傘防曬

踏入 8 月,日本全國高溫不降,尤其是西部地區,將有更多超過 35℃ 的酷熱日子。當局頻頻呼籲,市民應提防中暑,包括在艷陽天下撐傘遮陰。過去男士們為了瀟灑,往往對陽傘敬而遠之。無奈今夏格外炎熱,不少人為免曝曬致病,顧不得甚麼男子漢形象,改與女友妻子女同事看齊,學習做個「陽傘男子」。更神奇的是,他們一試難忘,從此傘不離手。

成人玩偶:從羅馬古詩到大航海時代的文化遺產

在 150 年前的巴黎,獨身主義盛行,著名的法國自然派小說家龔固爾兄弟(Goncourt Brothers)的編年體作品「龔固爾日記」中,曾記述他們去過一家妓院,並聽到一個謠言,說棲身另一家妓院的機械人,跟人類難以辨別。儘管只是男性在歡場尋樂的輕狂之言,卻是首次有類近「Femoid」——即女性人偶(Female humanoid)的記載。當年的傳言,卻成為 21 世紀的預言。第一家性玩偶妓院,今年初正式在巴黎開業,讓栩栩如生的女性人偶,解決單身男子的生理需要。一個男人愛上一個被製造出來的女人,繼而發生性關係,這些有關性玩偶、性雕塑或性機械人的念頭,其實在人類歷史已存在了數千年,最早可以追溯到古羅馬詩人奧維德在「變形記」所記載,比馬龍根據自己心目中的完美女性形象造了一個象牙雕塑,最後他不但愛上自己的作品,更為雕塑起名伽拉忒亞,或就成了後世所有性玩偶的雛型。

解構戀物:達爾文的鬍子、濕疹與進化論

時尚雜誌不時都會撰文教導男士如何打理自己的鬍子,讓少男洗脫稚嫩,加添幾分成熟和瀟灑。面孔上濃密旺盛的毛髮,是男性魅力的象徵。然而,吊詭之處在於體毛和魅力兩者之間的連結,是人類的生物天性嗎?抑或,只是上流人士為樹立時尚而費神姿整?關鍵人物是達爾文 —— 那個歷史上最能以一把大鬍子讓後世銘記的生物學家。因為鬍子與男性魅力的曖昧關係,很可能是其進化論的附加內容。

虛報素食人數,到底有何著數?

以往曾有「非正式」估算,聲稱超過 3 分之 1 的印度人都吃素。印度 3 個大型官方調查亦指,相信約有 23% 至 37% 的印度人是素食分子。但人類學家 Balmurli Natrajan 與經濟學家 Suraj Jacob 的最新研究直指,印度並非素食者為主的國家。他們表示,其實只有 20% 的印度人是素食者,但很多調查基於「文化及政治壓力」,誇大食素者的數目,而漏報吃肉 —— 尤其是牛肉 —— 的人數。

日本經濟發展如何影響住宅結構?

最諷刺的是,支持這個家庭住宅空間想像的男性,自己並不存在於裡面。建立在住宅上的家族空間似是日本藝術品「箱庭」一樣,是個費盡心思維持的理想空間。最美好的一瞬間是在外面、透過個人感官發現,從內部滲漏出燈光、飯香、孩子的笑聲,而自己始終身處外部,作為觀察者欣賞。

護瞳行動:女人長命也是苦

長壽不一定是福氣。年老就少不免伴隨著各種病症,眼疾就是其中之一。政府曾在 2014 年發表「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報告書,在香港約 17 多萬視障人士中,近六成是女性,而 70 歲及以上的視障人士則佔 65.4%。近四成的視障人士只有小學程度。以上數字是否有關聯,要再仔細考究。不過護瞳行動眼科顧問林傑人醫生,則從社會角度解讀數字。

新「粉雄救兵」跳出中伏魔咒

長久的觀影經驗教會我們,續集無非是消費口碑的中伏系列,不過最近 Netflix 重啟的真人騷「粉雄救兵(Queer Eye)」似乎就跳出魔咒。儘管新一季徹底更換主持陣容,但同志改造直男梗依舊。開播而來好評如潮,更在「爛蕃茄」獲得 100% 新鮮度,大有超越前作之勢。不過新一季究竟贏在哪裡?不為別的,只為時機正好,甚至說是一場下給生活閉鬱的男士們的及時雨也不為過。

逃避可恥又沒用,男士們去看心理治療吧!

很多感到情緒窒息的男士,害怕面對自己的感情,更遑論理解他人感受。這會令關係緊張起來,更可能導致災難性,甚至暴力的後果。她強調不應把男士全部病理化,但倘若男士能破除世俗眼光,自行尋求心理治療,這些同樣被壓迫的男性,或會成為挑戰父權主義的重要一員,並藉此反思性別定形、合理化性暴力、貶抑女性等文化。有婚姻及家庭治療師指:「假如男性無法面對自身的痛若,他們亦不太可能同情他人的痛苦。」

方俊傑:「神奇女郎」 —— 兩頭唔到岸

執筆時,新一屆奧斯卡得獎名單尚未揭曉;文章出街時,應該公諸於世了。最佳外語片其實是最難估計賽果的項目,因為,跟政治關係太過千絲萬縷。去年,「伊朗式遷居」(The Salesman)擊敗「爸不得妳快樂」(Toni Erdmann),便算爆了個小小冷門。更經典是德國「白色恐懼」(The White Ribbon)跟法國「先知」(A Prophet)齊齊輸給阿根廷代表「謎情追兇」(The Secret in Their Eyes)的那一屆。今屆呢?賽前大熱是瑞典的「方寸見人心」(The Square),但我先看了智利選手「神奇女郎」(A Fantastic Woman)。

賽車女郎:女權分子罪大惡極

一級方程式宣佈,往後賽事將取消聘用賽車女郎,指這個傳統慣例已不合時宜,有違當下的社會價值觀。贏得衛道人士稱許之際,卻有不少賽車女郎反而表示不滿,認為這除了讓她們丟失工作,同時也根本沒有為她們平反。禁令一下,反而判定了過去的指責言論都屬正確,她們只是被贊助商物化消費,衣著暴露的花瓶角色。有賽車女郎認為,批評者根本未有真正了解賽車女郎的工作以至制服樣式,便以女性權益騎劫了她們的工作權益:「我不曾覺得不舒服。我喜歡我的工作,如果我不喜歡,我才不會做。沒有人強迫我們,這是我們的選擇。」無疑是女性主義反被基層女性反噬的一次例證。

藍即男,紅即女,是從何而來?

顏色本身並無「性別」,一切取決於人,賦予顏色何種「性別」;久而久之,形成集體先入為主的印象。因此人對顏色的定型亦非一成不變。以藍與粉紅為例,紐約時裝學院博物館總監 Valerie Steele 指:「在 18 世紀,上流社會的男孩與女孩,分別以穿粉紅及藍色為主。」原因在當時,粉色被認為是男孩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