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

|共51篇|

太空旅行造成基因變異?非也

日前大量新聞頭條引用 NASA 新發表研究,煞有介事指太空旅行「導致太空人基因改變 7%,即使重返地球後都未有回復正常。」消息駭人聽聞,不過太空旅行真的會造成基因變異嗎?一切純屬誤會。事實上,真正變的不是基因編碼,而只是基因「表現」(gene expression)。

非洲粟米菌害危機:一堂寶貴的農業課

植物會生病,粟米也不例外,其中一種俗稱「熱帶銹病(tropical rust)」的疾病,是由名為 Puccinia polysora 的真菌所感染。之所以稱作「銹病」,是因為這種真菌會讓粟米的葉面長出像鐵銹的黃褐色斑點,而這種病害只會出現在熱帶地區。因此,它未曾在歐洲的伊比利亞半島出現過,亦因此,自歐洲傳入的粟米,也免受這真菌寄生之苦。但因跨大西洋航空運輸發展,便曾打破當地安寧,甚至於 1952 年進軍到東非的熱帶國家肯亞,一度令政府官員擔心會爆發嚴重饑荒。

沒有遺體,也可重塑歷史名人 DNA?

以往重建死者或動物的 DNA(脱氧核糖核酸),就需要從他的遺體中提取 DNA,但一項新的研究表明,這可能不再是唯一的方法。冰島第一個擁有非裔血統的人死去近 200 年,但他的 DNA 不是取自其遺體,而是透過他的後代去再造,這種做法前所未見,若是成功,能令我們更了解前人的生活,當中更可能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名人。

解剖暴力:犯罪的是人性還是大腦?

通過基因學、腦神經學和心理學的證據去預測暴力行為並非異想天開,眾所周知,男性天生就與惡劣行為更有關聯,Raine 著作中所搜集的恐怖罪行,犯案者都是男性。另外,部分暴力習性確可遺傳;大腦的部分損傷,尤其是出現在抑制衝動的區域,會令人更有機會在成年後傾向暴力。但還有令人吃驚的發現:譬如,靜止心率低跟反社會行為有所關聯。在大腦發育早期遭受損害,譬如母親在孕期吸煙喝酒,也會對嬰兒日後的行為產生有害影響。而大量吃魚確會減低暴力傾向,這很可能是大量吸收 Omega-3 的脂肪酸對腦神經產生正面影響所致。

你之所以是左撇子,與腦部無關

每 10 個人中就有 1 個是左撇子,亦即以左手為常用手,右手為輔助手。關於人為何會生成左撇子的原因眾說紛紜。較可信的說法是與遺傳影響,研究顯示當父母兩人又或其中一人是左撇子時,後代是左撇子的機會較高;但比較可疑的講法是,大腦發展側重會影響人的慣用手是左是右。近日最新的科學研究認為,左撇子的成因與腦部無關,而是與脊髓有關。

有發明必有爭鬥:因 CRISPR 而起的競賽

CRISPR-Cas9 這套基因編輯法近年在實驗室不斷告捷。繼去年成功修改人類胚胎心肌病基因,今年又有望應用於絕種動物復活工程和解救人類不治之症的消息;日前有生物製藥公司宣佈首次展開臨床實驗,人類似乎又往獲得上帝之手之路邁前一步。與此同時,發現 CRISPR 的先驅們亦掀起曠日累時的功名之爭。

基因編輯技術有望解救不治之症

基因編輯技術 CRISPR-Cas9 舉世觸目,它讓科學家得以在基因排序中,精確編輯目標基因,理論上可以消除遺傳疾病,甚至能夠編寫人體基因,對人類未來影響深遠。這項技術在本月取得新突破,一項最新研究發現,將來利用修改版的 CRISPR,或可令糖尿病和肌肉營養不良症(Muscular dystrophy)等不治之症,得以改善病情,帶來治療希望。

第 19 個世界愛滋病日,何時解決不治之症?

各方除了希望增加公眾對愛滋病相關認識外,更希望此病不再污名化,當然,最治標又治本的就是做到「零感染」,或者根治此不治之症。愛滋病重災區非洲最近在這方面出現了曙光。當地衛生研究組織 African Health Research Institute 實驗室主管 Thumbi Ndung’u 就撰文指出,當地研究員正了解控制病毒的免疫機制,並以此開發治療和預防愛滋病病毒的新型藥物和疫苗,並已取得長足進展。

不是疫苗,又是甚麼引致自閉症?

在美國,每 68 名美國兒童中,就有一人患自閉症。香港自閉症兒童則由 1992 年的 2,400 人激增至 2016 年的 10.8 萬人。許多病童的父母試圖理解為何他們的孩子會得病,並把自閉症歸因不同的後天原因,其中疫苗引發自閉症之說亦已流傳多年。但美國梅奧醫院(Mayo Clinic)自閉症研究人員 Sunil Mehta 博士就指:「我們幾乎比任何人都確定,疫苗不會導致自閉症。」其致病關鍵在於先天。了解基因如何在不同方面引致自閉症,有助於日後從根本作出治療。

貓 —— 千百年來的我行我素

「人類最應該向貓看齊。因為再沒有比貓更冷淡、更無情、更任性,並且絕不任由人類擺弄的動物了!」—— 「貓奴」作家三島由紀夫如是說。貓的基因也證明了牠們的孤傲,實在是藏在骨子裡。研究顯示,在貓科動物進入人類生活的幾千年後,牠們仍可以自由進出人類圈,而且基因沒有太大改變。

末日之後,哪種蟲不死?

水熊蟲(Water bear)的學名,名為緩步類動物(Tardigrades)。這些蟲的身體極小,只是長約一毫米,在世界各地的水裡居住,品種大概有一千種。在顯微鏡中,只看到這種蟲的身體有四節,每一節都有雙臂游水,頭部有嘴,嘴部以刀狀的器官覓食。但是學者愈研究得多,就愈覺得水熊蟲神奇。到了現在,在動物學界之中,水熊蟲簡直是「小明星」了,沒有人不認識牠。為甚麼水熊蟲會這麼出名呢?就只是因為兩個字:「命硬」。

一夫多妻會釀成基因災難?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又稱摩門教,聞名於曾經實行一夫多妻制度,於 1890 由當時的教會會長伍惠福(Wilford Woodruff)發布宣言,要求教會成員遵守當地的婚姻法律,不再堅持一夫多妻制度。不過在官方名義放棄一夫多妻制度不久後,一夫多妻的後果卻逐漸浮現了。

患一病,動全身基因?

基因編輯技術 CRISPR 面世之時,學界相當雀躍,認為遺傳研究已踏入新紀元:憑藉主動修改及代入基因,技術將能窮盡每個基因的特性,由以往科學促進科技,演變至由科技促進科學。不過故事總是峰迴路轉:早前有研究指出,主動竄改基因能夠引發數以百計意想不到的基因突變;而近日更有 3 位史丹福科學家指出,一項特徵隨時牽涉上萬個變異基因,當中不少作用細微而分散,而且互為影響,單單改動一項基因,未必有助理解人體奧妙。遺傳學新紀元似乎是一個漫長的紀元。

末日之前,怎樣為地球生命備份?

正如不幸有許多種,末日也有不少方式:戰爭、疾病、核冬天、氣候變化、殞石撞地球等等,今日末世論愈來愈不似危言聳聽。歷劫之後重建地球,除了「努力造人」,最好每種生命均有後備,毋須由頭起步篳路藍縷。為生命體備份,做法不及末日種類之多,那人類有甚麼選項?

最需要保護的物種

當世界步入第六度物種大滅絕(The Sixth Extinction),生態多樣性亦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不過對於物種保育,大眾往往只知愈多愈好。「自然」科學期刊近日一篇研究調查全球 1 萬多種物種保育狀況,提出除了數目,當局更應考慮該物種在演化軌跡上的獨特性,按此加強部分地區與物種的保育,便能大幅增加生態多樣性。生物學研究中,有些動物確實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文化決定人類演化進程?

有說人禽之別,在於文化之有無。根據聖安德魯斯大學演化及行為生物學教授 Kevin Laland,這種說法只對一半。動物也能模仿、發訊、運用工具,表現出獨特的行為,例如雛鳥會模仿雀群,學習唱出特定的頻率,近乎人類的文化;然而,猿猴無法像人一樣作曲寫詩,或是設計飛機大炮。箇中分別,Kevin Laland 認為在於人類既創造文化,亦為文化所塑造,從而發展出獨特的演化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