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

|共40篇|

不是疫苗,又是甚麼引致自閉症?

在美國,每 68 名美國兒童中,就有一人患自閉症。香港自閉症兒童則由 1992 年的 2,400 人激增至 2016 年的 10.8 萬人。許多病童的父母試圖理解為何他們的孩子會得病,並把自閉症歸因不同的後天原因,其中疫苗引發自閉症之說亦已流傳多年。但美國梅奧醫院(Mayo Clinic)自閉症研究人員 Sunil Mehta 博士就指:「我們幾乎比任何人都確定,疫苗不會導致自閉症。」其致病關鍵在於先天。了解基因如何在不同方面引致自閉症,有助於日後從根本作出治療。

貓 —— 千百年來的我行我素

「人類最應該向貓看齊。因為再沒有比貓更冷淡、更無情、更任性,並且絕不任由人類擺弄的動物了!」—— 「貓奴」作家三島由紀夫如是說。貓的基因也證明了牠們的孤傲,實在是藏在骨子裡。研究顯示,在貓科動物進入人類生活的幾千年後,牠們仍可以自由進出人類圈,而且基因沒有太大改變。

末日之後,哪種蟲不死?

水熊蟲(Water bear)的學名,名為緩步類動物(Tardigrades)。這些蟲的身體極小,只是長約一毫米,在世界各地的水裡居住,品種大概有一千種。在顯微鏡中,只看到這種蟲的身體有四節,每一節都有雙臂游水,頭部有嘴,嘴部以刀狀的器官覓食。但是學者愈研究得多,就愈覺得水熊蟲神奇。到了現在,在動物學界之中,水熊蟲簡直是「小明星」了,沒有人不認識牠。為甚麼水熊蟲會這麼出名呢?就只是因為兩個字:「命硬」。

一夫多妻會釀成基因災難?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又稱摩門教,聞名於曾經實行一夫多妻制度,於 1890 由當時的教會會長伍惠福(Wilford Woodruff)發布宣言,要求教會成員遵守當地的婚姻法律,不再堅持一夫多妻制度。不過在官方名義放棄一夫多妻制度不久後,一夫多妻的後果卻逐漸浮現了。

患一病,動全身基因?

基因編輯技術 CRISPR 面世之時,學界相當雀躍,認為遺傳研究已踏入新紀元:憑藉主動修改及代入基因,技術將能窮盡每個基因的特性,由以往科學促進科技,演變至由科技促進科學。不過故事總是峰迴路轉:早前有研究指出,主動竄改基因能夠引發數以百計意想不到的基因突變;而近日更有 3 位史丹福科學家指出,一項特徵隨時牽涉上萬個變異基因,當中不少作用細微而分散,而且互為影響,單單改動一項基因,未必有助理解人體奧妙。遺傳學新紀元似乎是一個漫長的紀元。

末日之前,怎樣為地球生命備份?

正如不幸有許多種,末日也有不少方式:戰爭、疾病、核冬天、氣候變化、殞石撞地球等等,今日末世論愈來愈不似危言聳聽。歷劫之後重建地球,除了「努力造人」,最好每種生命均有後備,毋須由頭起步篳路藍縷。為生命體備份,做法不及末日種類之多,那人類有甚麼選項?

最需要保護的物種

當世界步入第六度物種大滅絕(The Sixth Extinction),生態多樣性亦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不過對於物種保育,大眾往往只知愈多愈好。「自然」科學期刊近日一篇研究調查全球 1 萬多種物種保育狀況,提出除了數目,當局更應考慮該物種在演化軌跡上的獨特性,按此加強部分地區與物種的保育,便能大幅增加生態多樣性。生物學研究中,有些動物確實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文化決定人類演化進程?

有說人禽之別,在於文化之有無。根據聖安德魯斯大學演化及行為生物學教授 Kevin Laland,這種說法只對一半。動物也能模仿、發訊、運用工具,表現出獨特的行為,例如雛鳥會模仿雀群,學習唱出特定的頻率,近乎人類的文化;然而,猿猴無法像人一樣作曲寫詩,或是設計飛機大炮。箇中分別,Kevin Laland 認為在於人類既創造文化,亦為文化所塑造,從而發展出獨特的演化軌跡。

如何規管人類基因改造?

基因改造日益普遍,焦點已由食物轉往人類。憑藉劃時代技術 CRISPR-Cas9,理論上日後能隨意修改基因,以健康基因取替缺憾基因,杜絕一切遺傳病之餘,亦可塑造「理想」的胚胎,而事實上,「人豬合體」經已成功培植,人類改造工程要面對的僅餘道德爭議,而非技術問題。有科學家警告,假如欠缺規管,基因革命的潛能只會加深恐懼。那麼,社會應該如何監管這種從上帝奪回的權力?

八爪魚:基因操縱大師

八爪魚未必是外星生物,但其生物構造仍然令科學家大感疑惑:3 個心臟、8 隻半自動觸手、隨意改變顏色和質地的皮膚、解決複雜問題的智能。最近更有研究發現,八爪魚、墨魚、魷魚一類頭足綱(Cephalopoda)軟體動物會大量修改基因,自行改寫演化歷程,被指或有助發展出成熟大腦,進而成為水中天才。

要滅絕蚊種,難題在……

蚊子惹人討厭?消滅它們吧……有些科學家的確這些想,並付諸實行,因為蚊子是古老的致命疾病傳播者,如瘧疾。以「刺激有遺傳偏差的基因去影響整個族群」的做法稱為「基因驅動」(Gene drives),例如以加入或破壞基因來製造具缺陷基因的蚊子,帶有 2 個缺陷基因的蚊子則不能繁殖。如此惡毒的做法,卻還要解決一大難題:自然抵抗性。

你有資格捐精嗎?

加拿大電影「星爸克超有種」(Starbuck)講述一個男人捐精 3 年,播下 533 條生命,然後……捐精看似容易隨便,其實門檻極高,必須「very hard」。在美國,綜合各方面的要求,成功申請成為捐精者的機率平均低於百分之一,難過考入哈佛。有意播種人士不妨參考美國捐精備忘,自我審查一番再作打算。

美憂 DIY 生化武器,香港要怕麼?

恐怖襲擊現多以炸彈、槍械進行。不過喪屍電影大行其道,電影「生化危機」也去到最終章,而香港也領教過生化襲擊:有人在大陸食野味,感染沙士回港散播,殺傷力絕不輸於任何炸彈。美國正防備自家製的生化武器,而香港呢?強國的野味,是強國的內政,誰管得了?

人造大腦,真正的 Mini me

其實總想揭開高官們的頭蓋,看看他們的腦是不是有事,不過弄污雙手似乎不好,終於科學上有好消息了!位於英國劍橋的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分子生物學研究所,耗資 2.12 億英鎊建成,內裡跨時代的研究項目,全部也足以成為荷里活的電影題材。其中之一,是 Madeleine Lancaster 團隊正在進行的項目,其荒誕程度,與其說是科學,不如說是巫術更貼切:他們正轉變人類的皮膚成為迷你版人造大腦,正在培育的大腦,有 300 多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