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球獎

|共8篇|

江皓昕:「月亮喜歡藍」——如果何寶榮和黎耀輝是黑人

香港終於有一個漂亮的外語片譯名。月亮喜歡藍,意境溫暖而深沉,取自原著舞台劇「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以至電影版中的一句對白:在月色照耀下,黑人看起來也帶點幽藍。這一個「藍」還吃了同音字「男」,點出這是一部同性電影。

星聲夢裡人,如何三面不是人?

愛之深,責之切。當大眾和影評人對一部電影讚譽有加,同時亦會有人會把它批評得體無完膚,最近的例子便有如得到 7 座金球獎、及 14 項奧斯卡獎提名的「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影評人 Noah Gittell 日前便在「衛報」撰文解釋,一部電影如何同時受到種族、性別、爵士樂迷的批評?

「星聲夢裡人」得 7 座金球獎的意義

「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成為第 74 屆金球獎大贏家,取得音樂及喜劇類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導演等 7 座大獎,聲色俱全,是 2016 年荷里活電影的代表作。外媒 Quartz 文化記者 Adam Epstein 觀察,「星」的斐然成績,對金球獎和現時的電影業實有多重意義——破多年紀錄、反映西方電影的路向、回應影視業發展。

電影已死? 馬田史高西斯、列尼史葛這樣說……

第 74 屆金球獎揭盅,「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榮奪 7 個大獎,此歌舞片除了拍得動人,其原聲大碟更是動聽,叫人更在上映前就買碟狂煲,聲色皆全,必會成為經典。然而,像馬田史高西斯、列尼史葛這些大導演,卻對現時的電影業界的發展感到失落,甚至坦言「電影已逝」,為甚麼?

江皓昕:「星聲夢裡人」——勇於做夢的愚者們,城市還是會為你而璀璨

電影結束,半數觀眾沒有即時離座,而是安靜地坐著,等片尾名單捲到最後一行,才雙腳軟軟地站起來——我不知道其他人,至少我留下來的原因不只是因為片尾曲實在是太好聽,也不是要向每一個幕後人員和茶水阿姐致敬,而是缺乏回到現實的動力——電影太好,好得整個人似被抽空了,靈魂還在大銀幕另一面的美夢中,不願回來。

方俊傑:金球獎前瞻——改朝換代的一屆

說句實話,金球獎是有點雞肋。頂多只似奧斯卡的前哨戰。先不計電視劇的界別,只針對電影的界別。(P.S. 又電視又電影,可能已是被輕視的原因。)首先,公布日期在年頭,提名日期在之前的年底,大部分獲提名的電影都未上畫,代入感大減。另外,分戲劇類、音樂及喜劇類,產生兩套最佳電影、兩個影帝、兩個影后,但男女配角、導演編劇,又將兩類合二為一,擺明大細超,同時又削弱認受性。

方俊傑:「黑客軍團」——我們真的有選擇?

去年金球獎,「黑客軍團」(Mr.Robot)的第一季,竟然能夠揮低「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贏得戲劇組最佳電視劇集,唔講得笑。大陸的樂視選來這套作品來力谷,更加唔講得笑。故事講患有社交恐懼症的黑客,被招募加入黑客組織,專門針對跨國的商業集團,個組織名,叫「反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