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

|共16篇|

2018:無政變年

過去一年,國際政治風雲變色,杜林普反傳統外交動搖國際秩序,沙特記者 Jamal Khashoggi 遭殺害觸發連鎖外交風波,右翼政治抬頭叫輿論聞風色變,但原來動盪背後有著風平浪靜的一面 —— 自 1950 年以後,2018 年將成為第二個無政變年。

這些年,美國政府的停擺常態

由於預算案談不攏,從上周六起美國政府部分停擺。9 個內閤級部門及數十個政府機構暫停運作,估計 80 萬名聯邦僱員需無薪工作或放無薪假,經濟損失或至 20 億美元,準白宮幕僚長 Mick Mulvaney 更指停擺「很有可能」持續至明年。消息似乎聳人聽聞,美國人卻見怪不怪。因為在過去 40 年,類似的情況已經至少出現過 21 次。

從被迫遷到買組屋,一切新加坡政府都安排好?

在幾乎人人有樓住的新加坡,超過 8 成人口居於政府興建的組屋,其中 9 人擁有業權。新加坡之所以能滿足多數人的住屋需求,其中一個土地來源是向國內的村莊「甘榜(kampong)」徵收土地。但發展至今,國內只餘下最後一個甘榜。有往日的甘榜居民至今仍懷念當年的甘榜時光,但為了城市發展和人民利益,就該由政府決定誰來付出代價?

邱翔鐘:能吏一去 不愁後繼無人?

英國前頂級文官海伍德(Lord Heywood of Whitehall)上月初因癌症去世,得年 56 歲。這位令英國官場痛惜的官員和死在中國名叫尼爾.海伍德的那位混混同姓。本文要講的這位海伍德是完全不同類型的英國人:出身中產家庭,在牛津大學、倫敦經濟學院和哈佛大學受教育,然後進入政府機關做事,擔任公務員,一心一意,枵腹從公。

「自願殖民主義」能使非洲人不再奔向歐洲?

難民潮問題近年困擾歐洲。除了從中東一帶進入的難民,亦有非洲人跨越地中海,到歐洲尋找理想國。德國聯邦經濟合作及發展部非洲專員 Gunter Nooke,近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時,就如何阻止移民湧入歐洲時提到:「歐盟、世界銀行這些組織,應在非洲建立並經營城市,以促進非洲大陸的就業及發展機會。」其爭議性的主張,受到反對者形容為殖民主義,但亦有非洲國家的知識分子表示支持。

人工智能如何撼動全球秩序?

知名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在剛出版新書「21 世紀的 21 堂課」為全球危機把脈斷症,雖然當前的反自由主義浪潮成因複雜,但他推測這股浪潮只會愈加洶猛,關鍵在於我們繼承的全球自由主義體系,都是建基於 20 世紀工業文明,面對人工智能(AI)、資訊和生物科技革命,舊有體系將無力招架。

維繫一個國家的條件

為何有些國家經常會鬧分裂,以致政府總是神經過敏,扭盡六壬誓要消滅地方差異,貶抑甚至禁制地方語言不可;但有些國家縱使文化多元,譬如瑞士就沒有統一語言,但卻未曾聽過當地鬧分裂?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兼政治哲學教授 Andreas Wimmer 解釋,這關乎人民是否有成熟的國族意識,超越種族及地域差異。國族的建立,靠的絕不是狂播國歌。

鄭立:骰子街 —— 發展產業只是輔助,搞基建去利益輸送才是目的

「骰子街(Machi Koro)」是一個日本製的都市建設遊戲,即是「模擬城市」的同類。遊戲的結構非常簡單,他會翻開 10 個隨機抽取的不同建築物,每個建築物上面寫了一個數字,大部分是 1 至 6。擲到甚麼數字,就會啟動相關數字建築物的功能,如果你擲到的骰子數沒有任何對應建築物,那就白擲了。擲完骰取完收入後,每回合你都可以選擇起一個建築物, 例如起經濟建設甚麼的,自然會強化你日後的收入,不過這並非遊戲的目的。畢竟你扮演的是政府,政府的目的是甚麼?自然就是為自己圖利。

結婚的無政府主義

同性婚姻合法化也成了香港選舉的兵家相爭之地,選戰水平終於有一項跟美國看齊。可惜的是,在此點上,最終也沒有明白何謂平權,期待參選人提出取消任何有關婚姻的條例及保障,政府要在婚姻關係上全面撤離,這樣才是真正的平權。到時男男,男女,女女,不知道是男是女,想結就結吧,誰管得你了?

包大人:倡議式公關有如按摩

倡議式公關是一門學問,壓力團體要向政府表達訴求的同時,態度可不能過分強硬,不然就會被標籤為反對派,到時候想跟政府好好的對話可難了。包大人一向認為倡議式公關有如按摩,力度要恰到好處。太用力的話,對方會痛;相反,太溫柔的話,大概連搔癢也談不上。適當的按到對方有感覺,那就足夠了。

包大人:穿了防水衣的林鄭

過去三個多月,特首在處理多項具爭議性題目時,都很懂得避重就輕,絕對不像她綽號「好打得」的性格作風。例如民運人士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離世,妻子劉霞被軟禁,她只柔性慰問死者並回應說相信北京會以「合情合法方式處理」;法庭 DQ 多名泛民議員資格,她則說不認為「行政長官或任何官員應該因釋出善意而對法治妥協」,將焦點轉移,到何君堯「殺無赦」風波,她則不點名批評有關言行不能接受,大玩政治平衡;可以說,林鄭像穿了防水衣一樣,不沾污不沾水,非常滑不溜手,很難將有爭議的事情與她拉在一起。

Chester Ho:一件小事——政府網站修改的歷史資料

過去十年,我們搜集資料的方向已從圖書館、入門網站(如 Yahoo!)轉移到直接在瀏覽器輸入關鍵字搜尋,在搜尋引擎的演算法裡頭,政府網站的可信度是數一數二的;而在公共百科全書,例如維基百科的編輯指引當中,政府網站亦是很重要的資料來源。再者,即使在政府網站以外仍然有其他重量級資料來源,它們大部分都是英文資料,對搜尋器和用戶而言,不會是優先考慮。因此,政府網站上的歷史資料欄目,本身瀏覽量或許不多,但它帶來的影響力著實不少。當我們發現政府網站或者具權威信譽的學術機構刪減重要歷史資料,令內容不再嚴謹的時候,確實應該提出質疑和憂慮。畢竟香港是一個沒有檔案法的地方,守護每一寸書寫我們歷史的地方,都是重要而非小題大做的。

自由

人口可以許多,語錄只有一種。
人民可以許多,政府只有一種。

異議可以許多,失蹤只有一種。
聲明可以許多,真相只有一種。

自由可以許多,手銬只有一種。
姿勢可以許多,鎮壓只有一種。

理想可以許多,下場只有一種。
悲歡可以許多,死亡只有一種。

行使權力

“Never underestimate the power of the State to act out its own massive fantasies.”
– Don DeLillo, American Novelist

切勿低估了政府實現其龐大幻想的權力。
– 唐·德里羅(美國小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