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

|共26篇|

我上網故我在(二):批判思考難上加難?

培育批判思考需要長期學習。在建立獨立、理性的決定前,需要面對並處理千變萬化的人生境遇,包括面對引起負面情緒和造成認知衝擊的處境,但是沉迷智能手機,妨礙的是真實的人生經驗,而從人生中學習,形成批判思考,就會變得難上加難。

習慣被大人擺佈的孩子,要怎樣為自己的人生做主?

父母代子女下的每一個決定背後,都有一個讓他們成為更好的人的願景。然而家長與學校出於好意的過度控制,可能也在不知不覺中扼殺孩子的成長機會,理想中優秀全能的孩子,最終長大成漫無目標、被動、不堪一擊的成人模樣。日前新書 The Self-Driven Child 就集中分析,兒童長期失去控制感的後果,以及家長要如何學會還孩子多一點自主權,才能成就他日後獨立自主。

林喜兒: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 世上只有你和我

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改編自 Charles Forsman 的同名漫畫,去年 10 月 Channel 4 播出,今個月登陸 Netflix。James 與 Alyssa 兩位 17 歲青年離家出走的故事。James 自認心理變態,喜歡殺害動物,與父親同住,小時候將手伸進滾油中,只為了讓自己有一點感覺。相比起沉默寡言的 James,Alyssa 則喜歡宣之出口,兼且附加粗口,對世事看不順眼。兩個在現實社會中看似不正常的人走在一起,一天決定離家遠去。

想教出好孩子,為何竟然教成犯罪者?

成長於正常家庭,卻走上歧途,犯下嚴重罪行,通常都令人不解,但在一些弒父殺母或是情殺案中,不難看見犯案者都是出身於正常,甚至可算是優渥的家庭,無人料及這些貌似健康成長的孩子會突然犯罪。曾任日本立命館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的岡本茂樹,生前在大學授課及研究外,亦致力協助受刑人更生。順籐摸瓜般尋找犯人的犯罪根源,他發現那多數是來自家人,由此想到可以用罪犯心理角度思考對孩子日常的教育方式,並寫下遺作「教出殺人犯」警醒現代家長。

九字尾:尋找生命意義的年紀

「時機很重要」,這不僅是人生道理,更有科學支持。有研究指人類的認知工作表現與時辰有 20% 關係、醫院在午間 3 點發生麻醉人為意外的機率比起早上 9 點高出 4 倍、在早上考試的學童成績比起在午間考試的好 —— 全都指向同一結論:對的時機做對的事,無往而不利。若將這結論置於整個人生中,那人生的重要時機何在?美國著名作家 Daniel H. Pink 新作指出,每逢歲數到了 9 字尾數關口,人較會作出自己從前未想像過的事﹐但心神一旦不慎,又會存在危機。

解剖暴力:犯罪的是人性還是大腦?

通過基因學、腦神經學和心理學的證據去預測暴力行為並非異想天開,眾所周知,男性天生就與惡劣行為更有關聯,Raine 著作中所搜集的恐怖罪行,犯案者都是男性。另外,部分暴力習性確可遺傳;大腦的部分損傷,尤其是出現在抑制衝動的區域,會令人更有機會在成年後傾向暴力。但還有令人吃驚的發現:譬如,靜止心率低跟反社會行為有所關聯。在大腦發育早期遭受損害,譬如母親在孕期吸煙喝酒,也會對嬰兒日後的行為產生有害影響。而大量吃魚確會減低暴力傾向,這很可能是大量吸收 Omega-3 的脂肪酸對腦神經產生正面影響所致。

給已成年的你:一個讀少年小說的理由

「哈利波特」、「吸血新世紀」、「飢餓遊戲」‧‧‧‧‧‧以青年為主角的電影受眾廣泛,不僅風靡青少年,成人亦是其捧場客。上述的電影,皆基於小說作品改編,包含著青春元素的小說,多屬「青年文學」。這些作品之所以能搬上大銀幕,全因它們廣受不同年齡人士歡迎。也許有人認為,青少年玩意就是青少年玩意,成人不會喜歡。據一項 2012 年的調查顯示,青年小說的讀者中,成人讀者佔 55%;這些故事除了寫給青少年,也給成人看。

幾個步驟,學會日本兒童健康飲食模式

日本人長壽已是不爭的事實,醫學雜誌「刺針」一項全球健康研究的結果顯示,日本人的生活及飲食令他們有著較長的壽命及健康的生活,而日本人健康長壽始於健康的童年 —— 世界各地兒童癡肥和糖尿病發病率飆升,日本兒童的肥胖水平卻一直偏低,而且近年更一直下降,他們有何秘訣呢?日本作家森山直美與專家、醫生和營養學家進行訪談,並根據研究,將這些日本生活方式歸納為可以令孩子健康成長的重要步驟。

可否不要變老

“Men do not quit playing because they grow old; they grow old because they quit playing.”
– Oliver Wendell Holmes, Sr., American Writer

人不會因為變老就不再玩樂,只會因為停止玩樂而變老。
– 奧利佛·荷姆斯(美國作家)

少年焦慮:被低估的情緒災難

少年年輕,本應不識愁滋味,但香港近兩年卻發生 74 宗學生自殺個案,兒童及青少年的精神健康堪憂,而當中最令人渾然不覺的就是焦慮,總以為青少年那種無以名狀的擔心是「想多了」。但過去 10 年來,美國焦慮症患者已經超過了抑鬱症人數,也是大學生尋求輔導服務的最常見原因,「紐約時報雜誌」最近就此作出了深度調查,探討青少年焦慮問題急增的原因。正確做法是要保護他們,或是推動他們面對自己的恐懼?

甚麼年紀才交到益友?

隨著年齡增長,人會傾向和自己有類似價值觀、生活目標、甚至人格的人交朋友。心理學家 Elizabeth B. Hurlock 指出,35 歲是一個關鍵年齡,過了 35 歲,每個人對自己的興趣、志向、理想、需求都已經很清晰,不必再像年輕時那樣在交友過程中摸索自己,變得不再輕易交朋友,或者,會更多考慮文化教育背景、經濟等因素。如果這些理性的交友考慮顯得更現實、更注重利益,而不像小時候那樣「單純」,無疑是忽略了志同道合的重要及人格的成熟,以為「天真爛漫,兩小無猜」更為高尚。

失敗很痛苦,如何化苦為良藥?

人生中少不免會遇上數不盡的失敗,但是有能力從失敗中學習,是成長的關鍵 —— 從失敗中學習能使人謙卑、增強適應力和增添靈活性。可是,大多學生從小就被教導成害怕失敗。教育之道,就是要糾正這「歪風」,強調「成長思維」,鼓勵學生從過去的失敗中學習,並要求他們定期反思,而不光光是反芻失敗。

不夜蒲不戀愛,不再反叛的青年,是成長表現?

有研究顯示,過去反叛青年身上的常見習慣,自 21 世紀開始,有迅速下降的趨勢。雖則少了醉酒鬧事和超速駕駛等情況,但當這些青少年問題不再大量發生,反而又變成另一個社會問題:放棄反叛,拒絕長大,新生代可能並沒興趣成為一個成年人。人的成長速度往往會隨著周遭環境而改變。當社會變得艱難和前景不明,會令人加快成長。反之,當社會資源豐富,生活趨向安定,步伐就會減慢。當下的「iGen」往往少了份叛性,多了份隨性,而且更難獲得愉悅 —— 他們沒考慮也沒準備過,要如何成為一個大人,也代表他們無法從反叛的行為中,得到自我滿足。

初老第一關:35 歲

雖說人在不同年齡層均有其專長,年紀大不等於衰老,但老去始終是不少人的夢魘。不過,怎樣才算老?每人心中或許都有一把尺,可能認為只要心境年輕,即使活到 99,亦不算老;又或一過 18,便不再青春‧‧‧‧‧‧由此可見,衰老與否,已不再單純以年齡決定,亦視乎心態、健康等因素。人事顧問公司 Robert Half 便告訴大家,人在 30 多歲,面對人生和事業的轉捩點,便可能迎來第一個「變老」的挑戰。

窮人的孩子早發育

中國的樣板戲曾有「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之語,但是窮人的孩子被迫輟學,幫補生計,分擔父母之憂,是不得已而為之,沒甚麼值得讚美,除了生活現實,有研究認為還有無法避免的生理原因:窮人的孩子通常過早發育。

尼爾:重新連接上真實的自我

本專欄上一個月的「入戲太深的路西法」一文之中,談到一個「假我」的說法,這讓筆者聯想到客體關係理論(Object Relations Theory),著名的心理治療者 D. W. Winnicott(1896-1971)從無數的臨床經驗之中,組識了「真我—假我」的論述,引起後人深思。真與假是相對的看法,可是,真是甚麼?假又是甚麼?

成長進行曲

被包裹著的靈魂
從夢裡醒過來
卸下一層層的年輕薄衣
吿別了青春的約定
光環便從你的身體滑落
讓春天都走慢了
慢慢在生命線上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