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

|共3篇|

陶傑:英國教育的「大鍋飯」危機

英國高考 GCE A-Level 星期四放榜。這是英國教育部考試改革之後,第 1 年將各科試題深化的試驗。數以 20 萬計名英國高中生被視同「考試改革」後第 1 屆的實驗品。大學的官僚不會理會政府如何提高考試合格和優良的門檻的標準,只關心每年收的學生仍然維持一定數額,事關撥款,大學有自己的利益要考慮。一旦改革,涉及官僚部門是如何艱難。加上高文浩因暗算保守黨的莊漢生,去年在爭奪保守黨魁一役中表現不光采,更形成教育界的抵制。英國的教育就這樣沿用工黨的「大鍋飯」文化繼續下去,其勢難當,最終與美國的社區大學看齊?

歐洲免費大學教育有多好?

紐約州州長 Andrew Cuomo 於 1 月初宣布,從 2017 新學年起,州內的高等教育學府將實行免費教育。入讀州立或市立大學的本科生,凡是家庭全年收入不到 10 萬美元,學費都獲得豁免。屆時約有數以十萬計學生受惠。計劃促使紐約州成為美國首個提供免費高等教育的州份。反觀追求福利和平等社會理想的歐洲諸國,卻早已實行免費高等教育多年。

拉曲線評成績,孰好孰壞?

美國高等教育為人垢病的,其一有「成績通脹」,也就是愈來愈「好 grade」,美國老一輩畢業生看現今學生的成績數據,或會用「嬌寵」、「該死的」、「千僖世代」等字眼來形容,跟香港的「九十後唔捱得」異曲同工。但另一方面,有學者卻關注「成績通縮」的問題,那就是教授以拉曲線來評等,造成的不公平與破壞合作的惡果,誰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