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拉

|共18篇|

鄭立:德國版「九五至尊」?「希特拉返黎啦」是勵志電影

電影裡的希特拉,真真正正一無所有,雙失中年,他擁有的身外物,只有自己的外表,和一套被視為戲服的軍服。他是否叫希特拉真的重要嗎?希特拉能建立帝國,並不只因為他是有權有勢的德國總理。豐富的才能和行動力,使他在任何地方都能夠崛起,重新建立他的帝國。在我們的社會中,經常會覺得自己出身不好,輸在起跑線,或者已經太遲,可是對這電影的主角而言,並沒有這種事。

把 卐 字傳入德國的男人

在二戰以後,納粹德國所用、傾斜 45° 右旋的「卐」字標誌(Swastika)幾乎等同惡魔符號,帶有沉重的歷史創傷含義,散發邪惡感覺。究竟 卐 字如何傳入德國?納粹又為何採用 卐 字作代表符號?原來,一切可以由德國商人暨考古學家施利曼(Heinrich Schliemann)對荷馬史詩的著迷說起。

回到迫害猶太時代:吞併警力濫殺濫捕的納粹親衛隊

警隊七友七個毆打人,但近半警隊出席集會支持七警,集會警員自比當年猶太人遭納粹迫害,以色列領事館回應傳媒指有關言論失當及表示遺憾。擁有公權力和合法武裝的人毆打市民自稱受害人,在黑白顛倒的年代,更要認識歷史,教化愚昧者。德國歷史上迫害猶太人的,正包括是臭名昭著、竊取公權力、以及吞併警力的納粹親衛隊。

比粗口更難聽的「納粹」

杜林普老被指為再世希特拉,如今風水輪流轉,被機密文件指他受俄府培植兼威脅後,兩度將情報機關外洩文件,與納粹德國相提並論。環顧全球政壇,將人比作納粹德國或希特拉的政客,幾十年來比比皆是。輿論和國民嘩然過後,政客絲毫無損,照樣大言不慚,頂多是在維基百科記下一筆,離世時的回顧中,遭人翻翻舊帳。不過,發言的若是德國政客,情況則截然不同,不單尷尬非常,掀起外交風波,甚至因此斷送官途,烏紗不保。

「我的奮鬥」大賣?根本不算暢銷!

希特拉自傳「我的奮鬥」的版權在去年失效後,德國「現代歷史研究所」(IfZ)隨即推出附有學者註釋和評論的全新版本。該書發行至今,銷量達到 85,000 本,全球媒體均以「火紅」、「熱爆」來形容。不過,BBC 記者 Damien McGuinness 撰文質疑,這些報道誇大其詞,以德國圖書市場而言,此書遠未到「暢銷」二字。

陶傑: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蒙古樂團「黑玫瑰」(Khar Sarnai)訪問俄國。主音蘇赫巴托爾(Amarmandakh Sukhbaatar)在台上的衣飾有一個佛教的「萬字元」( 卍 ),台下一名俄國外交官認為是納粹符號,大怒而將他打至重傷。之後這位蒙古藝人的父親,高舉新聞圖片抗議俄國人暴力,指出,這個符號早在納粹採用之前的三千年,已經廣泛見於東方文化。佛教的「卍」,代表祥和,而其他遠古文化如古希臘,容器亦見此號。

講到三,就成真?

聽聞謊言講一千次就會成真。希特拉在其自傳「我的奮鬥」便有說明,成功的政治宣傳,必須精簡扼要及將之不斷重覆又重覆。其實早有心理學研究發現,重覆陳述的確會讓人覺得陳述更為可信,心理學家稱之為「虛幻真相效應」(Illusion of truth)。要欺騙他人或不必甜言蜜語,多講幾次便可以?

變態領袖排行榜

牛津大學心理學專家 Kevin Dutton 博士分析,杜林普完全不按牌理,希拉莉公然漠視國法,兩者的表現與歷史上一些政治人物如出一轍,都是有精神問題的症狀,他聯繫多位政要人物的傳記作者問卷調查,根據他們的答案,製作出一張「變態人格檢閱」的名單,結論是杜林普排在希特拉之前,薩達姆侯賽因之後,希拉莉則位於拿破崙和尼祿之間。

成為獨裁者前,他們的第一份工是……

除了皇族世家,絕少人天生就是獨裁者。在攀上統治之位,蹂躪人民之前,至少都要如你我一樣,經歷社會洗禮,當過打工仔,然後才會因特定事件啟發刺激,繼而投身革命。宏觀多國近代史,一眾獨裁者的首份工作各有不同,從老師藝術家統統都有。他們初出茅蘆時第一份工,或許就決定了他們日後會對社會、國家,甚至世界所造成的破壞和生靈塗炭。

唐明:名媛、才女、壞女孩和蛇蠍美人?

女人似乎生來要受到評頭論足,親姊妹互相較勁更甚。姊妹花總是氣勢奪人:倒不是說每一個人有多漂亮,但組合在一起,彼此爭奇鬥妍,就好像紅樓夢裡一口氣接連形容迎春、探春、惜春那樣,重彩疊艷,令人目不暇給。英國這一家姊妹花,曾站錯隊、跟錯人、也做錯事,最終不但沒有遭人唾棄,還一直令人著迷,變成了審美的一個 Cult。

江皓昕:「希特拉回來了」——好笑的笑話總是政治不正確

據電影導演解釋,這一部分的畫面都是真的,他們以隱藏鏡頭拍下當德國大街上有一個跟希特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走來走去,市民的反應到底如何。出奇是,絕大部分的德國人都視他為 100 毛般的搞笑藝人,紛紛拿出手機跟希特拉自拍,更有人模仿他做納粹手勢,只有極少數曾親身經歷過二戰的老人家,會在鏡頭前痛罵這一點也不好笑。

黑歷史:美聯社與納粹合作 歌頌希特拉

隨著亞視熄機,本港正式踏入「一台專播」時代,偏偏大台的質素每況愈下,特別是新聞報道,被批評淪為中共及港府的傳聲筒。但原來連全球最大的通訊社,亦曾向政權跪低。近日一名歷史學家揭露,美聯社為求在納粹德國營運,甘願與其合作,向美國報章提供納粹宣傳部撰寫及挑選的資料,間接為德軍隱惡揚善。

做人太假 捐錢愈多?

做太監或高級打工仔,主要職責就是當皇帝大笑時,在身邊陪笑。但有外國調查顯示,雙面人不客易做,每陪笑一次,道德危機就加深一分,令人自慚形穢,繼而尋求心理補償,例如捐錢和洗手。是次研究以實證指出真誠與道德的正向關係,屬全球首例──老生常談原來從未驗證。調查更指公司是虛情假意重災區,打工仔要如何保持心理平衡呢?

[當年今日] 希特拉並非民選總理

1933 年 1 月 30 日,希特拉獲任命為德國總理。反民主論者常以納粹為例,說希特拉也是民選領袖,可見民主亦難免政治災難。其實,希特拉並非由民意推上總理席位。當時納粹黨固然受選民歡迎,1932 年選舉獲 37% 選票,成為國會最大黨,不過,希特拉之所以上位,出於時任總理巴本(Franz von Papen)及其他保守派舉薦,民粹總統興登堡並無理政經驗,自以為能夠控制希特拉,方才認同任命。1934 年,興登堡去世,希特拉封為德國元首,獨攬黨政軍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