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

|共24篇|

江皓昕:「職業特工隊 6」—— 老人家齊打交

凡會進場看「職 6」的觀眾,也期待看一部認認真真、硬橋硬馬的動作片。只要在進場之前看過製作特輯,就會知道湯佬是瘋狂的,當與他同期的荷里活男星都敵不過時間而認命,湯佬還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地維護他的核心價值,絕大部分的動作場面仍然不用替身,親身上陣。儘管,他五十已有六。

當「億萬少年」遇上「瘋狂土豪」時

「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故事改編自新加坡裔美國作家關凱文的同名小說,講述新加坡「超豪男友」從美國帶著他的華裔女友返回新加坡參加婚禮,女友這才大開眼界見識到這群比上帝還要有錢的「瘋狂亞裔土豪」是如何揮金如土。電影以喜劇手法,諷刺當下美國亞裔新富二代所過著的跑車豪宅式奢侈生活,但又正好道出了這 30 年來,風水輪流轉,全球經濟大局的改變。而且,「我的超豪男友」將是荷里活過去 25 年來首部由全亞裔演員演出的作品。

漫威淘金方程式:把電影當連續劇拍

成立於 1939 年的漫威、歷經 4 次併購,在 90 年代中期,一度還面臨破產。如今卻成為母公司迪士尼最會賺錢的金蛋。營業額超過 60 億美元,曾佔迪士尼電影部門收入將近五成,其中關鍵,就在漫威總裁奇雲·費治身上。他替漫威制定最成功的淘金策略,就是:把電影當成連續劇來拍!

007 電影的兩大難題:如何改變?誰來改變?

作為荷里活其中一個最受歡迎的商業電影系列,特務 007 活躍於銀幕 56 年,但任何長壽系列電影都需要面對同一個問題,當作品一再重複搬映,缺乏新意,續集的表現不穩,不少招來劣評。跨度半個世紀的特務之王占士邦亦然,上一代觀眾已老,而新生代對 007 周旋於罪犯、飛彈和女色之間的跨國冒險,顯然不是那麼著迷。風姿綽約的紳士特務,西裝仍然優雅,但在年輕人眼中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老人復刻。在新世代電影文本中,007 這金漆招牌並無優勢,甚至需要大力革新,令老牌故事跟上新電影工業。新一集 007 的導演筒最終落在奧斯卡得獎導演丹尼波爾手上。蘇格蘭貧民痞子或改頭換面成為身穿 Tom Ford 黑西裝開著 Aston Martin 古董房車的貴族特務,第 5 次飾演 007 的丹尼爾基克或將墮進一場與過往不一樣的特務危機。

唐明:奧斯卡也偉大光榮正確了

現在願意老老實實講好一個故事的電影已經不多了,因為老老實實演一個男人不行:這個男人最好內心壓抑,要綻放另一個自我,如果不是身殘志堅,至少也要童年受創;老老實實演一個女人也不行:這個女人一定要拳掃世俗定型,腳踢中老直男,「不愛紅裝愛武裝」,「欲與天公試比高」,

奧斯卡 90 年:頒獎準則的變與不變

從 1929 年以來,奧斯卡踏入第 90 個年頭,路途中捱過不少批評:太主流商業、太保守膽怯、太容易預測、太「白」…… 這些抨撃有根有據斷非無的放矢。然而不論它錯待過多少好作品好演員好導演,奧斯卡多年下來都是人們每年引頸而待的盛典,觀眾詬病過它的偏頗不公,抱怨過它忽視電影本身藝術成就,卻依然見證每一屆的悲喜。多倫多大學電影研究學院的 Charlie Keil 就從今年的提名名單,講述 90 年而來奧斯卡金像獎之變與不變。

男性為何要以自慰來騷擾女性?

荷里活的性醜聞愈揭愈多,從製作人、編劇到導演甚至演員諧星,都被指控曾性騷擾女性,而他們的手法之一,是強逼受害者觀看他們自慰。假若指控屬實,為何這些在行內坐擁權力的男性,偏要在女性不情願之下,在她們面前進行這種私密行為?美媒 CNN 及 NBC 探討這個現象,多名心理學家相信這是出於裸露癖,一些性治療師亦認為,此舉多是為了對人施加控制,而非企圖誘惑對方。

林喜兒:「宿敵」—— 荷里活的殘酷現實

電視界的奧斯卡「艾美獎」將於 9 月 17 日舉行。提名名單中,個人比較留意 Limited Series(即故事以一季完結)這個類別,皆因都是新故事,而且集數不多,比較容易吸引大明星參演。像今屆最佳劇集提名就星光熠熠,有 Nicole Kidman 和 Reese Witherspoon 的 Big Little Lies「小謊言/美麗心計」、Ewan McGregor 的 Fargo「冰血暴」,還有 Jessica Lange 和 Susan Sarandon 的 Feud「宿敵」,幾位明星亦同時被提名最佳男女主角。雖然當中以 Big Little Lies 為大熱,我的偏好卻是 Feud: Bette and Joan。

為甚麼那些不需動腦的「夏日猛片」不可缺少?

每年暑假都有一大堆「夏日猛片」,今年也不例外。「變形金剛」、「蜘蛛俠」、「反斗車王」等電影接連上映。這些「大片」大多都沒有深意,不需觀眾費盡心思揣摩大義,只需安坐戲院吃著爆谷,就可從兩小時的光影中得到愉悅。電影評論人 Alissa Wilkinson 列舉 4 大原因指出,這些「夏日猛片」雖然是「傻瓜電影」,但對於今人來說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紅地氈簡史

對很多演員來說,走紅地氈比演戲更難。特別是女星,在那短短數百米距離,從樣貌身材到儀態品味,都要被人評頭品足,議論半天,心理壓力絕非一般。不過,紅地氈的歷史,比任何影展頒獎禮都要長,最早可追溯至 2,400 年前由古希臘悲劇之父 Aeschylus 創作的「阿伽門農」。那時候的紅地氈上,沒有明星,只有血腥。

「神奇女俠」如何改變荷里活?

首部以女性為主角的英雄電影「神奇女俠」(Wonder Woman)近日上映,口碑載道。雖然本質上「神奇女俠」還是和「蝙蝠俠」一樣同屬超級英雄系列,但短短一個星期,它便在多方面衝擊荷里活——不但創下了女導演的開畫票房歷史,更為對荷里活電影業界的男女生態有重大影響。

從「月亮喜歡藍」看奧斯卡趨勢

「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勇奪奧斯卡最佳電影兩分鐘後,一陣「oh my God」聲中,「月亮喜歡藍」(Moonlight)團隊上台接過小金人。頒獎過程或者有點尷尬,但「月亮喜歡藍」口碑載道,早前已摘下金球獎,除了奪桂方式意外,其餘毋須過分驚訝,反而是「月亮」一片透露了奧斯卡近年的屬意傾向,甚至預示未來趨勢,更加值得留意。

陳蕾:荷里活黑歷史

荷里活素有夢工場之稱,歌舞愛情片 La La Land 以追逐夢想為主幹,向經典影片致敬的橋段為人津津樂道,在今年奧斯卡橫掃 14 項提名,追平最多提名紀錄。不過,荷里活也曾有一段迫害自由意識的過去,70 年前的「荷里活黑名單」提倡意識形態審查,令不少業內人士受獵巫式打壓,星光夢碎。

愛情喜劇的沒落

舊時,荷里活流行過「愛情喜劇」(Romantic Comedy)。90 年代尾,在頭 20 大票房冠軍之中,總有兩、三部是愛情喜劇;於 2005 年,更有 5 齣愛情喜劇打破 1 億美金票房。然而,今日的大片廠已甚少拍像「暗戀你暗戀妳」、「弊傢伙…搞大咗」這類集愛情和歡笑於一體的電影,最近已要數到「失戀自作業」,系列電影及浪漫愛情片繼而霸佔了主流之位。為何愛情喜劇會沒落呢?

唐明:還有一種羅曼蒂克叫傻氣

我是老歌舞片的死忠粉,最喜歡男女主角像 Tom 和 Jerry 的配搭:一個在後面追得氣喘吁吁,一個在前面笑得裝腔作勢,然後各種陰差陽錯,好事多磨,最終破涕為笑。這種歌舞片裡的愛情故事,沒有甚麼智力的競爭,心計的糾纏,從不考慮地位、身家、工作前景之煩憂,也不受生活瑣碎之汙染,甚至說不上情慾的挑逗,男女主角只是兩個親愛的玩伴——永遠的 Fred and Ginger,其實有點像英國電影「兩小無猜」。

「星聲夢裡人」得 7 座金球獎的意義

「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成為第 74 屆金球獎大贏家,取得音樂及喜劇類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導演等 7 座大獎,聲色俱全,是 2016 年荷里活電影的代表作。外媒 Quartz 文化記者 Adam Epstein 觀察,「星」的斐然成績,對金球獎和現時的電影業實有多重意義——破多年紀錄、反映西方電影的路向、回應影視業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