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片

|共33篇|

鄭立:小生怕怕 —— 點解有鬼,皆因我講多錯多

「小生怕怕」的故事,講述鄭文雅飾演的女主角是個寡婦,先後有三人當選成為她的丈夫,但他們都慘遭命運輾碎。為了確保自己遺下的資源不要益政府,三隻鬼決定主動欽點一個大家認同的人選替補。那個人就是譚詠麟飾演的節目主持,這三隻鬼只因為他們都喜歡聽他的節目,就小圈子的決定由他當 Plan B 了,十分兒戲。本來萬事俱備,以為可以奪回這關鍵一席,守住鄭文雅平凡的幸福。

江皓昕:「逆向誘拐」—— 初嚐推理的水土不服

片中的中環拍得頗為漂亮,有格調也並不過份吃力地販賣本土,取的角度充滿心思,是一種對城市滿有關懷的感情投射。黃浩然導演的上部作品「點對點」也流露著這種感情,加上「逆向誘拐」有關世代之爭、裝睡的人等現今社會氣氛描繪,姑勿論在片中的描述是否過於片面又兒戲,黃導演還無疑是個用著他的方式,去愛著香港的人。

鄭立:半斤八兩 —— 節儉與刻薄,有時只是一線之差

「半斤八兩」就是一個被刻薄的勞工,怎樣立功解決問題,最終贏過自己老闆,吐氣揚眉,取而代之的故事。站在打工仔的角度來看,實在是很抒壓,這也解釋了這故事為何在當年大受歡迎。只要你細心看的話,這電影不斷強調一件事,許冠文之所以是慣老闆,並不是因為單純的自私,而是這源自他真心相信的價值觀。

鄭立:蛇形刁手 —— 灰姑娘全部角色男體化再變成功夫片

成龍飾演的簡福,一開始是個被收養的孤兒。被師父看不起之餘,又同時被同門的師兄弟們欺負虐待,被人打兼做雜務,雖然很想學功夫但沒資格學,眾多師兄弟在練功時,他在抹地,想偷學武功還要被罵和虐待。後來因為偶然善良幫了一個老人,原來他是蛇形拳的師父,決定要傳授他武功。這根本就是「灰姑娘」的劇情吧?

鄭立:金雞 —— 我們需要的政客只是演員,找演員當特首就是正解

我們可能不願意承認,但市民支持政客的標準到底是甚麼呢?因為他的政見,因為他的能力,因為他對香港未來的方向和取態嗎?還是,我們是看他的形象是否正面,是否長得好看,以及我們對他是否有親切感?撫心自問,現實的香港,標準本來就是後者而不是前者。「金雞」只是溫柔地把這個事實寫出來而已。

鄭立:恭喜發財 —— 我們香港人全是孤兒仔,你哋唔自愛,無人救到你哋

最近沙中綫出現沉降,應該會令很多人想起這套 30 多年前的賀歲片,這套賀歲片就叫作「恭喜發財」,台灣叫作「神仙龍虎豹」,這應該是最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場景。只是當時這是幻想,今天不會變成事實吧?

江皓昕:請回答 2000 之「逆流大叔」

「逆流大叔」其實是一部穿越電影,帶我們暫且回到了更簡單、更純粹的香港。無邪年代,香港人原來是低處未算低,樂觀真能救世界。4 個大叔其實就是網絡短片「香港海底奇兵」(不是 Pixar 那部)中跌落坑渠的肥仔,即使站在水中央,渾身濕透,連部單車也失去,然後自己爬上來,大叫一聲:「唉唔 L 驚!」,就繼續人生 —— 而現在呢?對不起,水早已浸到天花板,再吸一口氣吧,香港差不多沒頂的了。

鄭立:追龍 —— 權力使人腐敗,正義感與情義何嘗不會?

如果我說,腐敗並不是源自人類的醜惡,而是源自人類的善良與美德,你會作何感想?在「追龍」這電影中,豪哥帶著一群兄弟朋友來到香港,沒甚麼可以謀生,一窮二白,被人欺負,在社會的邊緣浮沉生存。因為被抓,而遇上了雷洛。雷洛與豪哥關係的出發點,是同理心。引領他們腐敗的起點,與其說是單純的貪婪,不如說是同情心,以及因為感性而承擔和想解救別人的不幸。

江皓昕:「阿飛正傳」—— 北上看一部屬於香港黃金年代的黃金電影

看那些屬於香港的黃金年代的電影吧,有點超現實是我們只可以北上去看,然後像個小老頭般地感嘆時不我與。就像活在 8、90 年代的王家衛其實也不太安分,以「阿飛正傳」來致敬那個他感覺是美麗的 60 年代。有一點卻無可否認,再不可能有「阿飛正傳」這種電影了,天皇巨星正值芳華漂亮,在皇后餐室裡拍的海報是缺一不可。巨星在 03 年隕落,誰又還敢否認,香港的黃金年代不是已經過去了?

鄭立:運財智叻星 —— 玉帝有旨,叫你留在人間助凡人安渡九七

電影結局,看到黃一飛扮演的衰神,對著陳百祥和觀眾說:「玉帝有旨,叫你留在人間,幫助凡人安渡九七。」明明是那個今天香港人都普遍認為是親北京的陳百祥和王晶,在二十年前,浮現的是一套完全以香港人中心的思考模式,沒有顧慮中國那十幾億對九七沒有憂慮的凡人。

鄭立:摩登如來神掌 —— 為何天殘腳野蠻霸道卻不令人討厭?

「摩登如來神掌」是一套 90 年代初的動作喜劇,故事講述兩個香港走私者,因緣際會之下將一個沉睡幾百年前的古代公主復活,卻不慎也同時復活了沉睡的武林魔王天殘,為了從他手上保護公主而對抗他的故事。天殘這角色不是一個奸角,不是壞人,他沒法讓人恨他和想擊倒他。其實,他是個很討人歡喜和成功的角色,就只是不適合套入那個正邪對決的套路裡而已。

鄭立:精裝難兄難弟 —— 創作並不是,也不可能是空中樓閣

我聽到楚原叔,聯想到的既不是「真情」也不是粵語殘片,而是一套我很喜歡的電影,就是 20 年前左右的「精裝難兄難弟」。這套電影的主角是黃子華,他飾演國際有名的藝術片導演,他卻覺得香港本土的粵語片,大部分都是低成本的膚淺垃圾。在因緣際會下,楚原飾演的電影之神為了教訓他,讓他穿越到 60 年代的香港,要他拍一套 60 年代的粵語片,要得到當時的觀眾認同才能夠回來。

張景宜:「主席萬歲」—— 喊了又是否普天同慶?

這晚,曾鈺成坐在一邊,曾俊華坐在另一邊,舞台在中間,而陳志雲在上面 —— 這是一部政治舞台劇,包含著對港產片、對香港無限的愛。因為陳志雲的演出,不少本地政界人物都來看「主席萬歲」,這算是志雲大師第二次參演舞台劇,夥拍另一位港台元老倪秉郎,演出兩個由港產片輝煌時期,走到今天只有合拍片,才能拿到資金的電影世代。旁人看著,大概意會舞台劇談談電影,說說夢想,實質卻是用上香港的政治歷史,說著小城獨特的地方。

「藍天白雲」:壓逼出來的善良

是十幾年前紐約一宗弒親案,勾起了電影「藍天白雲」導演張經緯對殺人者心態無止盡的探尋 —— 香港移民後裔聯同非洲裔男友用皮帶勒死雙親,只因父母反對二人交往 —— 即使當事人後來乾脆認罪迅速結案,他內心的疑團不曾解開:究竟人為甚麼會弒親?回溯古希臘悲劇「俄狄浦斯王」,將弒父聯繫到命運的必然,說到近年社會愈發常見的倫理案,電影「藍天白雲」呈現的,便是他與演員對成長、道德、倫理甚至暴力的解讀。早前張經緯便與其中兩位主演梁雍婷和顧定軒接受了 *CUP 專訪。

【讀者投稿】「以青春的名義」—— 難得一見香港製造青春片

老實講,2017 年的香港電影多少令我有些失望。彭浩翔的「春嬌救志明」完成了這部港男港女三部曲的交代,作為全年票房最好的港產片實至名歸。只是在靈氣上比不上前兩部,實在可惜。舞台劇出身的彭秀慧其首部執導作品「29 + 1」讓人認識到鄭欣宜的演技,但電影本身缺乏亮點。澳門電影「骨妹」的誠意十足,不過梁詠琪讀台詞能力尚有大量改進的空間。就在這香港回歸 20 周年快結束之時,一部「以青春的名義」的出現才讓我重拾對香港電影的希望。

江皓昕:「拆彈專家」——紅隧大爆炸,西隧最開心

你知道嗎?Cool guys don’t look at explosion。要判斷一個電影角色會否在爆炸中死去是很容易:當角色是正面看著爆炸發生,瞳孔甚至會倒照出火光,他一定會死。反之假若他是背對著爆炸,衝撃來襲時他先大叫一聲,輕輕躍起,再跌回地上,那他一定不會死。因為在電影世界裡,小如一枚手榴彈,大如金正恩的核彈,人類的尾龍骨都可以無上限地抵消這種威力,從地上爬起時,極其量只會多了臉上幾條疤痕。很高興「拆彈專家」雖然走不出這個爆炸定律,仍出奇不意地挑戰了不少爆炸 cliché,例如一開場時,拆彈專家也要去做卧底……為了說得盡興,以下劇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