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片

|共26篇|

江皓昕:請回答 2000 之「逆流大叔」

「逆流大叔」其實是一部穿越電影,帶我們暫且回到了更簡單、更純粹的香港。無邪年代,香港人原來是低處未算低,樂觀真能救世界。4 個大叔其實就是網絡短片「香港海底奇兵」(不是 Pixar 那部)中跌落坑渠的肥仔,即使站在水中央,渾身濕透,連部單車也失去,然後自己爬上來,大叫一聲:「唉唔 L 驚!」,就繼續人生 —— 而現在呢?對不起,水早已浸到天花板,再吸一口氣吧,香港差不多沒頂的了。

鄭立:追龍 —— 權力使人腐敗,正義感與情義何嘗不會?

如果我說,腐敗並不是源自人類的醜惡,而是源自人類的善良與美德,你會作何感想?在「追龍」這電影中,豪哥帶著一群兄弟朋友來到香港,沒甚麼可以謀生,一窮二白,被人欺負,在社會的邊緣浮沉生存。因為被抓,而遇上了雷洛。雷洛與豪哥關係的出發點,是同理心。引領他們腐敗的起點,與其說是單純的貪婪,不如說是同情心,以及因為感性而承擔和想解救別人的不幸。

江皓昕:「阿飛正傳」—— 北上看一部屬於香港黃金年代的黃金電影

看那些屬於香港的黃金年代的電影吧,有點超現實是我們只可以北上去看,然後像個小老頭般地感嘆時不我與。就像活在 8、90 年代的王家衛其實也不太安分,以「阿飛正傳」來致敬那個他感覺是美麗的 60 年代。有一點卻無可否認,再不可能有「阿飛正傳」這種電影了,天皇巨星正值芳華漂亮,在皇后餐室裡拍的海報是缺一不可。巨星在 03 年隕落,誰又還敢否認,香港的黃金年代不是已經過去了?

鄭立:運財智叻星 —— 玉帝有旨,叫你留在人間助凡人安渡九七

電影結局,看到黃一飛扮演的衰神,對著陳百祥和觀眾說:「玉帝有旨,叫你留在人間,幫助凡人安渡九七。」明明是那個今天香港人都普遍認為是親北京的陳百祥和王晶,在二十年前,浮現的是一套完全以香港人中心的思考模式,沒有顧慮中國那十幾億對九七沒有憂慮的凡人。

鄭立:摩登如來神掌 —— 為何天殘腳野蠻霸道卻不令人討厭?

「摩登如來神掌」是一套 90 年代初的動作喜劇,故事講述兩個香港走私者,因緣際會之下將一個沉睡幾百年前的古代公主復活,卻不慎也同時復活了沉睡的武林魔王天殘,為了從他手上保護公主而對抗他的故事。天殘這角色不是一個奸角,不是壞人,他沒法讓人恨他和想擊倒他。其實,他是個很討人歡喜和成功的角色,就只是不適合套入那個正邪對決的套路裡而已。

鄭立:精裝難兄難弟 —— 創作並不是,也不可能是空中樓閣

我聽到楚原叔,聯想到的既不是「真情」也不是粵語殘片,而是一套我很喜歡的電影,就是 20 年前左右的「精裝難兄難弟」。這套電影的主角是黃子華,他飾演國際有名的藝術片導演,他卻覺得香港本土的粵語片,大部分都是低成本的膚淺垃圾。在因緣際會下,楚原飾演的電影之神為了教訓他,讓他穿越到 60 年代的香港,要他拍一套 60 年代的粵語片,要得到當時的觀眾認同才能夠回來。

張景宜:「主席萬歲」—— 喊了又是否普天同慶?

這晚,曾鈺成坐在一邊,曾俊華坐在另一邊,舞台在中間,而陳志雲在上面 —— 這是一部政治舞台劇,包含著對港產片、對香港無限的愛。因為陳志雲的演出,不少本地政界人物都來看「主席萬歲」,這算是志雲大師第二次參演舞台劇,夥拍另一位港台元老倪秉郎,演出兩個由港產片輝煌時期,走到今天只有合拍片,才能拿到資金的電影世代。旁人看著,大概意會舞台劇談談電影,說說夢想,實質卻是用上香港的政治歷史,說著小城獨特的地方。

「藍天白雲」:壓逼出來的善良

是十幾年前紐約一宗弒親案,勾起了電影「藍天白雲」導演張經緯對殺人者心態無止盡的探尋 —— 香港移民後裔聯同非洲裔男友用皮帶勒死雙親,只因父母反對二人交往 —— 即使當事人後來乾脆認罪迅速結案,他內心的疑團不曾解開:究竟人為甚麼會弒親?回溯古希臘悲劇「俄狄浦斯王」,將弒父聯繫到命運的必然,說到近年社會愈發常見的倫理案,電影「藍天白雲」呈現的,便是他與演員對成長、道德、倫理甚至暴力的解讀。早前張經緯便與其中兩位主演梁雍婷和顧定軒接受了 *CUP 專訪。

【讀者投稿】「以青春的名義」—— 難得一見香港製造青春片

老實講,2017 年的香港電影多少令我有些失望。彭浩翔的「春嬌救志明」完成了這部港男港女三部曲的交代,作為全年票房最好的港產片實至名歸。只是在靈氣上比不上前兩部,實在可惜。舞台劇出身的彭秀慧其首部執導作品「29 + 1」讓人認識到鄭欣宜的演技,但電影本身缺乏亮點。澳門電影「骨妹」的誠意十足,不過梁詠琪讀台詞能力尚有大量改進的空間。就在這香港回歸 20 周年快結束之時,一部「以青春的名義」的出現才讓我重拾對香港電影的希望。

江皓昕:「拆彈專家」——紅隧大爆炸,西隧最開心

你知道嗎?Cool guys don’t look at explosion。要判斷一個電影角色會否在爆炸中死去是很容易:當角色是正面看著爆炸發生,瞳孔甚至會倒照出火光,他一定會死。反之假若他是背對著爆炸,衝撃來襲時他先大叫一聲,輕輕躍起,再跌回地上,那他一定不會死。因為在電影世界裡,小如一枚手榴彈,大如金正恩的核彈,人類的尾龍骨都可以無上限地抵消這種威力,從地上爬起時,極其量只會多了臉上幾條疤痕。很高興「拆彈專家」雖然走不出這個爆炸定律,仍出奇不意地挑戰了不少爆炸 cliché,例如一開場時,拆彈專家也要去做卧底……為了說得盡興,以下劇透。

一念無明雜談:新聞、電影、精神病

翻查去年最賣座十大港產片,絕大部份都是警匪片、喜劇,以及內地合拍奇情片。所以新晉導演黃進拍攝「一念無明」,其實幾自殺式,初執導演筒,還要寫實呈現的精神病人處境,若對香港電影觀眾少幾分信心,未必會開拍。黃進指:「或者好多導演都覺得觀眾想看虛幻嘢或者尋找盼望,但我又覺得港產片不一定限死某個方向。觀眾或許可以透過戲劇,同角色相處兩小時,對一件事、一宗新聞的判斷及立場就差很遠。」

潘度琳:「樹大招風」的三大賊王

林家棟扮演季正雄,深沉而冷竣。一刀刀捅進別人的腹部,望見血流如注而毫無懼色,似乎這才是吃那口大茶飯的真相。林能夠得獎我絕不意外,他的演技無疑較另外兩主角稍勝一籌,但更重要的是他有種令人心寒的氣場。別人說他做戲本來就是皮笑肉不笑,因此與這角色是絕配。

江皓昕:「一念無明」——精準導引,精彩演出

作為一位新導演的首部劇情長片,「一念無明」顯示出的導演造詣高得驚人。好的導演的職責,顧名思義就是引導演員去演,把作為一個人的演員在鏡頭前徹底轉化成另一個人。乍聽簡單,卻似蒸豆腐反而是最難掌握的道理,想到扭盡六壬的極端點子並不困難,困難是把平平無奇的 common people 寫得讓人信服,把日常感情真實而濃烈地呈現在畫面上。要拍人,你先要對做人這回事非常清晰。說到底,電影就是說人的藝術。

江皓昕:銀河廿周年,讀十周年的「銀河映像,難以想像」

銀河映像 20 週年,隔個星期,報章網絡就會出現一篇杜琪峯或韋家輝的訪問,這類訪問,銀河粉絲必定已經讀得曉背。其實早在 10 年前,也就是銀河 10 週年,本地作家潘國靈編過一本「銀河映像,難以想像」,一本介乎於 Hardcore fan book 與電影學術研究的硬皮書,專門分析銀河映像的十大電影,今天值得再拿出來讀讀。

江皓昕:「少年滋味」——迷茫的豈止少年

伊坂幸太郎在小說「孩子們」中寫過:「這世上,沒有『孩子們』,只有一個又一個的孩子。」看畢張經緯的「少年滋味」,突然想起這句話。伊坂的意思,是認為世界上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每個孩子都有各自的夢想、機遇、成長背景、困難、家庭抱負、以及日後的人生軌跡。每一個在成長路途上跌跌撞撞的靈魂,其實都是獨立個體,不能套以一個統稱。

【讀者投稿】「樹大招風」——回不去的香港

近年來,香港本土運動風起雲湧。電影界不免受其影響,促使一股「被政治綁架」的本土電影浪潮。銀河映像推出了一部「樹大招風」,不但在製作上代表著香港電影業界最高水準,在內容上對當下形勢的明諷暗喻亦有銀河一貫的巧妙,有香港電影中罕見 97 回歸前的時代精神(Zeitgeist)。可惜,那個香港再回不去了。

雷米諾雅:新藝城的光輝歲月

四月份除了第 40 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外,還有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及香港電影資料館聯合主辦的「開心‧奇兵‧新藝城」的影片放映及座談會。新藝城的成功,可說是 80 年代電影圈的一個神話。還記起當年在旺角始創行的日子。那時新藝城大部分賣座電影,都是從一間面積只有 80 多呎的奮鬥房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