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共126篇|

張景宜:「主席萬歲」—— 喊了又是否普天同慶?

這晚,曾鈺成坐在一邊,曾俊華坐在另一邊,舞台在中間,而陳志雲在上面 —— 這是一部政治舞台劇,包含著對港產片、對香港無限的愛。因為陳志雲的演出,不少本地政界人物都來看「主席萬歲」,這算是志雲大師第二次參演舞台劇,夥拍另一位港台元老倪秉郎,演出兩個由港產片輝煌時期,走到今天只有合拍片,才能拿到資金的電影世代。旁人看著,大概意會舞台劇談談電影,說說夢想,實質卻是用上香港的政治歷史,說著小城獨特的地方。

唐明:人醜衣服更醜

因為羽絨服平白造成了個人空間的突然膨脹,穿羽絨的人有沒有想過擠地鐵、搭電梯的問題?就是因為自私的你們穿了羽絨服,本來可以站 15 個人的空間,現在只能打個七折?如果冬天的時候經常造成地鐵慢駛,路面擠塞,上班遲到等經濟效益損失,別忘了,羽絨服其實難逃干係。

血觀音:香港也是台灣的名牌包

相隔五年,終於上映楊雅喆的新作「血觀音」。故事圍繞著棠家三名女子,被母女血緣綑綁,互相利用、痛恨和傷害。結果,親情如衣服,要脫就脫,誠如電影的點題隱喻,觀音斷掌,婊子斷親。然而。電影指涉台灣政治事件甚多,甚至是太多,反而顯出了消費意圖,過度貪心,卻未有真切關注,暴露了電影看似高深實則淺俗的一面。惠英紅氣勢凌人的那句話:「同我講數,你未夠班!」既是戲肉,放在戲外,卻像一位老練的香港影后,摑了機關算盡的台灣導演一巴掌。

亢泰:拜倫派與歌德派

拜倫和歌德是兩位世界著名的詩人,一個是英國人,一個是德國人,可是我這裡指的卻同這兩位詩人無關。這正是中文巧妙幽默的特點,我們利用同音異意的辦法來表達一種觀點。這拜倫派和歌德派的說法產生於 1956、1957 年,那時共產黨執政已有 7 年,與 1949 年前相比,中國社會有了許多改善,恢復了民族自豪感,人人都對未來抱有很大希望。社會上有許多人為此歌功頌德,他們當時的確得到許多社會事實的支持,所以人數非常多,他們就是所謂「歌德派」。社會上也有一些人想得更遠一些,他們覺得中國當時實行的「新民主主義」要向前發展,發展成甚麼樣呢?他們覺得英國的議會民主制很有參考價值,老百姓選出他們的代表,這些代表在一起討論如何管理國家事務也許是一條可行的道路,他們就被稱為「拜倫派」。

包大人:環保公關好易做?

氣候暖化、環境污染惡化等,令大眾開始醒覺地球生病了,開始關注環保問題。環保議題較易理解和「落地」,環團想進行公眾教育,也較易獲得公眾支持。以為環保公關好易做?非也。社交媒體盛行,環團或機構隨時「中招」而不自知。

Moyashi:香港核心的外圍

上星期六日,立教大學亞洲地域研究所舉辦了一連兩日的「香港回歸 20 周年紀念研討會:香港的過去・現在・未來」。作為一個香港人來旁聽,其實是想偷窺他者如何談論自己。當然筆者想聽的並非打飛機的讚美,而是這十年間幾近光速飄移的社會變化中,連香港人都無法捕捉確切的意義、許多事物都流進陰謀論的深淵時,他者是如何理解與梳理這一切的亂象。但從另一方面,或許只有在外面的才看得清裡面。

Moyashi:九龍城寨進行曲(五)—— 九龍空間的界限

沒有任何政治機關管理,沒有明確的擁有者,純粹由居民個別交涉,可以想象「九龍城寨」事實上不是一個被定義的都市。與其說存在一個明確的「九龍城寨」的空間,不如說是我們將「英殖民地」中空白區域定義為「九龍城寨」。以「中心 – 邊陲」式的權力結構觀看,九寨其遠離權力(帝國)核心的解構性,不難理解為何會被視為末世的典型風景。

被搶,奪回,再被搶 —— 南非鮑魚的黑暗循環

鮑魚——香港人過年、喜宴必備食品,愛其貌似元寶,矜貴又吉祥。在眾多鮑魚之中,南非出產的鮑魚,不論是乾鮑、鮮鮑,還是罐頭鮑都是港人至愛,但在喜慶食品的背後,卻有着如「血鑽」般的黑暗故事,走入南非鮑魚之肆,會發現小小的鮑魚,足以掀起一連串罪案。

Healthy aging:擺脫名為長壽的惡夢

今人平均比半個世紀前的前人多活 20 年,但活得長不代表活得健康,正如香港人長壽全球稱冠,老人也不見得特別健康幸福。在剛過去的文化節「蘇黎世與香港的約會」中,蘇黎世大學與香港大學一眾學者齊集公眾論壇,討論「健康老齡化」研究進展與成果,如何讓高壽人類健康地老去。

陶傑:歷史學三步走

中國歷史怎樣教?課程如何設計?試卷試題應如何作答?魔鬼在一切細節裡。因為歷史教育可以令學生成為理性邏輯思考的現代公民,也可為成為政治宣傳灌輸的奴民,視乎如何設計推行。兩千年前司馬遷對於歷史有 3 句話,今日仍擲地有聲:「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這是讀歷史、學歷史、成為歷史學家的三大層次和階段。讀歷史、想歷史、最終之說歷史,將歷史經驗延伸應用於現實。一個國家或一個社會,必須有這三個階段的三種人。

陶傑:成就一個領袖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聲稱,要成立所謂公務員培訓學院,從中培養香港未來的「領袖人才」。世界上有沒有「領袖學」(Leadership)?新加坡國父李光耀雖然已不在人世,但李光耀早已告訴了你:「我沒有聽說過,有哪一個領袖是領袖學課程教出來的。」做領袖,一要有天分,二要有性格,三要有時勢和命運。有幾多學問和學位,絕對不重要。領袖靠的是一份與生俱來敏銳的觸覺和判斷,以及乾坤獨斷的剛毅和強悍。有時天分決定了性格,許多時候性格又決定了命運。世界不同的時勢,像大洗牌,又淘盡幾多英雄和狗熊。

笑看風雲過,「紅衫仔」卸甲榮休

香港的「大時代」終於來到曲終人散的時候。擁有 32 年歷史的港交所(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交易大堂,在今年 10 月之後就會正式停用,俗稱「紅衫仔」的出市員亦會卸甲告退。笑看風雲過,交易大堂曾經是香港金融業的黃金大舞台。但隨著時代改變,股票交易已走向全面電子化,像電視劇互比手勢和大聲叫價的畫面已不復見。然而,有哪些東西可以取代出市員,描繪真正發生在股票市場的事件?答案可能是沒有。就算沒有交易大堂和「紅衫仔」,當港股大跌,大家還是會穿越回 1992 年「大時代」的那種臨場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