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共140篇|

包大人:公關的哲學 —— 上善若水

政府今天開始所謂「土地大辯論」的土地供應諮詢,正場尚未開演,但傳媒已率先報道當局的公關陣容。近年記者、編輯,以至公眾對這些「幕後玩家」的身份興趣愈來愈大,公關不時成為新聞和焦點的一部分。要當一個出色的公關,關鍵就是深明「上善若水」之道。老子在「道德經」解釋,水能夠跟萬物融合而不相爭。一個出色的公關其實跟水沒兩樣,能夠跟不同客戶協調而不搶焦點,才算盡責。

鄭立:精裝難兄難弟 —— 創作並不是,也不可能是空中樓閣

我聽到楚原叔,聯想到的既不是「真情」也不是粵語殘片,而是一套我很喜歡的電影,就是 20 年前左右的「精裝難兄難弟」。這套電影的主角是黃子華,他飾演國際有名的藝術片導演,他卻覺得香港本土的粵語片,大部分都是低成本的膚淺垃圾。在因緣際會下,楚原飾演的電影之神為了教訓他,讓他穿越到 60 年代的香港,要他拍一套 60 年代的粵語片,要得到當時的觀眾認同才能夠回來。

售樓廣告的哲學

回望 6、70 年代的日本售樓廣告,住宅商品化的過程,某程度是「家庭」商品化的過程。透過銷售住宅的「空間」,連帶將「理想家庭」的印象一併輸出滲透到社會中,建構出以「家族」與「職場」二元空間為核心的社會現實。

The Week:屬於本地獨立音樂的一個星期

近年香港主流樂壇或許失色,但本地獨立音樂界卻熱閙起來,尤見愈來愈多大大小小的獨立音樂節湧現,而在這芸芸音樂活動中,The Week 可謂與眾不同,一連 7 日,請來 25 隊以香港為根的獨立音樂人,在港島九龍各場地表演,展示香港獨立音樂圈豐富多元一面。趁 The Week 即將舉辦第二屆,*CUP 特地專訪了其創辦人 Elaine 與同伴 Joris。

鄭立:鄧寇克大行動 —— 沒槍沒炮,等於不會參與戰爭嗎?

自從香港的義勇軍團在 20 年前解散之後,香港再也沒有軍隊。但這是否代表我們能認為戰爭跟我們無關?就算我們再不想和戰爭扯上關係都好,這也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事情。當然很多人會說,我們沒槍沒炮,也沒受過軍事訓練,對戰爭應該沒有用,所以不會要我們去打仗吧?如果你以為戰爭只有拿槍炮的人才會參與,而平民是不應該和不會被捲入、不會參與也不能有貢獻的話,那麼,我建議你看看「鄧寇克大行動」這電影,你會有不同的看法。

包大人:潮流興口述歷史

近年受人珍視的歷史,叫作「口述歷史」。故名思義,由曾經親身活於歷史現場的見證人現身說法,分享歷史事件,其優點在於這些原始紀錄比史書真實、完整及可信,方便學者文字筆錄、有聲錄音、影像錄影等,抽取有關史料,再與其他歷史文獻比對,日後用作學術分析,補充原有歷史不足之處,還原具體歷史事件的真實性。由於有圖有聲有畫面,容易在社交媒體傳播,加近年數個成功例子,令愈來愈多人和機構使用這模式說故事,成為新興潮流。

護瞳行動:女人長命也是苦

長壽不一定是福氣。年老就少不免伴隨著各種病症,眼疾就是其中之一。政府曾在 2014 年發表「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報告書,在香港約 17 多萬視障人士中,近六成是女性,而 70 歲及以上的視障人士則佔 65.4%。近四成的視障人士只有小學程度。以上數字是否有關聯,要再仔細考究。不過護瞳行動眼科顧問林傑人醫生,則從社會角度解讀數字。

鄭立:青蛙樂園 —— 使用和平非暴力的手段,就能為自己帶來和平嗎?

最近看了一本書,叫「青蛙樂園」,跟「動物農莊」一樣,也是用動物去諷刺現實。簡單來說,這世界上有一個生活環境安康,不受戰爭威脅的青蛙樂園,裡面的青蛙深信著和平的信條,面對一切事情都不抵抗也不使自己有威脅,並相信這是樂園和平與繁榮的基石。為何我會看這本書?我把裡面幾個說法的意思節錄出來,你就會懂了。

Gloria Chung:有初戀感覺的朱古力

為甚麼情人節要吃朱古力?吃 Macaroon 不行嗎?棒棒糖呢?這個問題一直纏繞在我腦海,每年 2 月 14 都會叫我苦惱。無論如何,百多年來,朱古力已經和戀愛扯上關係,好的朱古力會讓人有初戀的感覺。如果你今年要隨俗,向另一半送朱古力,在香港我覺得非常好的選擇並不多。

手機女孩走入年宵 玩本地桌遊知香港歷史

小眼睛、極短齊蔭、身穿標誌性黃衣、黑短褲的貼圖人物 ——「手機女孩(Mobile Girl)」MiM,大家即使沒有真正聽過她的名字,也總會在 Facebook 留言或 Messenger 見過她的貼圖,豎起手指公或是在地上踢腳耍賴,浮誇得來搞笑的畫風令她曝光率奇高。今年年宵,她將走出網絡,推出實體商品,而香港更是其第一次發售商品的地方,促成美事的,就是她的忠實 Fans。

包大人:公關災難後的公關

最近萬寧的印花卷事件足以證明何謂千年道行一朝喪。一次事故,摧毀一個品牌多年以來辛苦經營的聲譽,甚麼萬寧貓萬寧妹妹的可愛面孔通通被人完全忘記。聲譽受損只需一瞬間,但修復工程則數以年計。事實上企業在遇上公關災難後的修復工程非常困難,通常需要不停下功夫才可達到效果。

陶傑:如果錢大康沒有回香港 —— 兼論中國知識人的淮橘定律

所謂留美學人精英,接受香港特區政府禮聘,紛紛回流,為香港效力,為中國貢獻,面對十三億人口大市場,歡欣鼓舞,有一番抱負,榮光相當短暫,繼而毫無例外,最終一一釀成「風波」,並遭受學生和年輕人網絡的辱罵,形成中國人和香港人在西方讀飽書、領了學位,回流的「淮橘定律」。這就是中國成語「橘越淮而枳」的生物環境學定理。同一隻橘子,在淮水以北的土地種植會很肥美,易種至淮水之南,遇到另一種水土,同一橘子和種植方式,結出來的果實爛掉,味道完全不同。

唐明:細枝末節的大事

足球比賽罰射「十二碼」,也就是 10.9782 米,為甚麼不化零為整,裁掉最後那點 0.9782 的小尾巴,改成 10 米呢?沒辦法,現代足球孕生在工業革命的英國的貧民陋巷裡,「十二碼」就是當初那些底層工人的語言。即使我們不知道狄更斯時代,一個街童掙「六便士」是多還是少,也一定能體會一本 “Penny Dreadful” 的讀物是有多麼廉價。

張景宜:「主席萬歲」—— 喊了又是否普天同慶?

這晚,曾鈺成坐在一邊,曾俊華坐在另一邊,舞台在中間,而陳志雲在上面 —— 這是一部政治舞台劇,包含著對港產片、對香港無限的愛。因為陳志雲的演出,不少本地政界人物都來看「主席萬歲」,這算是志雲大師第二次參演舞台劇,夥拍另一位港台元老倪秉郎,演出兩個由港產片輝煌時期,走到今天只有合拍片,才能拿到資金的電影世代。旁人看著,大概意會舞台劇談談電影,說說夢想,實質卻是用上香港的政治歷史,說著小城獨特的地方。

唐明:人醜衣服更醜

因為羽絨服平白造成了個人空間的突然膨脹,穿羽絨的人有沒有想過擠地鐵、搭電梯的問題?就是因為自私的你們穿了羽絨服,本來可以站 15 個人的空間,現在只能打個七折?如果冬天的時候經常造成地鐵慢駛,路面擠塞,上班遲到等經濟效益損失,別忘了,羽絨服其實難逃干係。

血觀音:香港也是台灣的名牌包

相隔五年,終於上映楊雅喆的新作「血觀音」。故事圍繞著棠家三名女子,被母女血緣綑綁,互相利用、痛恨和傷害。結果,親情如衣服,要脫就脫,誠如電影的點題隱喻,觀音斷掌,婊子斷親。然而。電影指涉台灣政治事件甚多,甚至是太多,反而顯出了消費意圖,過度貪心,卻未有真切關注,暴露了電影看似高深實則淺俗的一面。惠英紅氣勢凌人的那句話:「同我講數,你未夠班!」既是戲肉,放在戲外,卻像一位老練的香港影后,摑了機關算盡的台灣導演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