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共159篇|

香港,曾是西方兒童眼中的夢幻之都?

在半個世紀前,不少西方戰後兒童都對香港充滿天馬行空的想像,一切全因為捷克裔畫家 Miroslav Šašek。他曾經旅居世界各地多年,憑藉細膩文化觀察畫出 18 冊兒童繪本,暢銷英美等西方國家。其中,This is Hong Kong 描繪 1960 年代初的香港風貌,是他創作生涯得意之作。在電視還未普及、海外旅行仍然奢侈的年代,這些繪本為兒童打開一扇又一扇窗,令他們對世界有過無限憧憬。

【文化按摩師】放下想像,體驗深水埗的日與夜

「在這幾年,對香港人來說,『空間』是我們經常思考的問題,最簡單就是,我們愈來愈窮,根本買不到樓。」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副教授司徒慧焯說。「現在一想到『Space in Hong Kong』這個題目,大家的氛圍就是居住空間有多細。」但建築師葉頌文關注的另一件事,是香港人對「空間」的概念,或已隨時代有所改變。「你用多少錢,買多少尺,但這是否唯一重要的『空間』呢?」真正讓人們生活質素下降,對未來感到悲觀的,或遠不止於居停尺寸的緊絀。人際「空間」,興許才是城市發展的關鍵。

【文化按摩師】重新「看見」被遺忘的聲音

「我們可以緊閉雙眼不看,甚至不呼吸,但無法關掉耳朵,就算睡著時,身體也在聽著聲音。」身兼音樂家及劇場導演的 Dimitri de Perrot,在劇場、音樂及裝置藝術之間,以聲音為主要創作媒介,尋找創新的跨領域藝術形式,希望大家能體驗生活中被我們漠視的聲音,注意當中細節,喚起內心的記憶。

陶傑:哈罗国际学校简体中文课之爭

若是在一個前殖民地開分校,為了遷就不識正體中文的中國人,連這點也欠缺,則為何一個學額,又值六七百萬港幣、中國家長搶崩額頭?如此香港家長為何不能將子女轉送往北京讀書?那裡不只中文課,數理化教科書都用簡體字。這或許是哈羅香港分校唯一須只向香港消費者交代的理由。

【短片】闖入「太陽馬戲」後台 了解沒有動物的當代馬戲

正在香港出演劇目 KOOZA 的「太陽馬戲(Cirque du Soleil)」,是現時世界最大規模的馬戲團。馬戲團有超過 120 位工作人員,當中約有 50 名表演者,包括負責大環表演的 Ghislain Ramage、服裝部主管 Greg Peyton,還有道具部唯一的技師,香港人 Kevin Chung。

包大人:港版 Humans of New York

人情趣味故事始終是做新聞和公關最厲害的殺著。再重要的政策消息,也要有血有肉;再大的爭議,也要肥皂劇的元素,才炒得火熱。講人情趣味,自 2010 年由攝影師 Brandon Stanton 創立起家的 Humans of New York 必定是經典,這個網站訴説紐約的大小人物故事,靚相加漂亮動人文字,迅即爆紅。近兩年這風潮也慢慢吹到香港。

綠色和平:上樓無望,只因唔夠地? 

最近屯門某新住宅樓盤開售,有大學生喜孜孜向傳媒透露,已獲父母資助成為業主,其父更興奮表示要「斬隻雞慶祝」。香港樓價驚人,年青一輩若無「父幹」,往往上樓無望。政府委任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覓地,甚至提出開發郊野公園、填海、公私合營釋放地產商農地等極具爭議的建議,以應對市民住屋「貴、細、擠」的困境。可是,假如政府只講土地供應,無視規劃不當、房屋資源分配不均等問題,即使移山填海,賠上珍貴的自然環境,恐怕也幫不到真正有需要的市民。

「小心被滑」:與荒謬的規矩對話

「其實做藝術是不是一定要好看,要美侖美奐呢?」矜貴堂皇的藝術展覽愈來愈多,卻逐漸成為上流人士的樂園,令本地設計師馮正權(Loiix Fung)反思:「很多人都覺得藝術就是繪畫、雕塑、攝影、音樂或者舞蹈,可不可以將不起眼的東西變成藝術?」Loiix Fung 將於推廣藝術大眾化的 Affordable Art Fair 展示一個約 2.4 米高的「小心被滑」大型黃色警示牌,一個本來極為常見,數量多到人人都會忽略的街道物件,卻被改造成裝置創作的展品,並期望藉此拓闊觀眾對藝術的看法。

【星級人物】Affordable Art Fair 買得起的藝術革命

你不需要熟讀藝術史才能理解藝術,也不需要身家百萬、經蘇富比或佳士得,才能買得到一件現代藝術品。今次「星級人物」請來 Affordable Art Fair 香港總監 Stephanie Kelly 分享兩件鍾情的作品,並談談 Affordable Art Fair 的來源、藝術的大眾化以及隱藏其中的治療力量。

陶傑:廣東話的經濟史脈絡

粵語是中華文化最早的源頭之一。特區政府和中國若想加強香港下一代對中國的認同,其實只須普及粵語教育、加強粵語的研究即可。閹割和消滅粵語適得其反。因為粵語和潮汕閩南話一樣,有兩千多年的歷史。粵語中保留了大量古漢語的化石,而所謂的普通話,歷史不超過四百年。

鄭立:離騷幻覺 —— 香港離擁有自己的科幻動畫電影有多遠?

「離騷幻覺」的「離騷」,正正是屈原的「離騷」,楚國的屈原,而這卻不是古裝劇,而是一套原音軌就是廣東話的科幻動畫。我就在想,這個導演小時候應該跟我一樣,是在 80 年代成長的,受過那個科幻最繁榮的年代洗禮,希望終有一天能拍出香港的科幻,能看到說廣東話的香港人,駕駛著機甲,在星河中穿梭吧?執著用動畫表現出來的原因,就是因為覺得香港文化值得擁有這樣東西。然後,自己盡力去實現他。

Moyashi:九龍城寨進行曲(八)—— 你看我看你

當九龍城寨初次被介紹到日本之際,是透過數碼朋克(Cyber Punk)這個類型。在宮本隆司 1988 年版的「九龍城寨」、作為第一部將九寨美學化的作品裡,建築家村松伸所撰的序言以中英日三語,為當時仍名不經傳的九龍城寨,埋下往後數十年的伏筆。

包大人:公關的哲學 —— 上善若水

政府今天開始所謂「土地大辯論」的土地供應諮詢,正場尚未開演,但傳媒已率先報道當局的公關陣容。近年記者、編輯,以至公眾對這些「幕後玩家」的身份興趣愈來愈大,公關不時成為新聞和焦點的一部分。要當一個出色的公關,關鍵就是深明「上善若水」之道。老子在「道德經」解釋,水能夠跟萬物融合而不相爭。一個出色的公關其實跟水沒兩樣,能夠跟不同客戶協調而不搶焦點,才算盡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