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共75篇|

陶傑:埋地雷還是送賀禮?

1997 年,香港親中愛國迎接老董上台,眼中施政諸多不順,即聲稱「英國人撤走時埋地雷」,意思就是董建華天生有中華民族的英明智慧,港人治港,當家作主,不可能出事,若出現問題,是以彭定康為首的英國人埋地雷靠害,例如高地價和不肯與董建華合作的公務員隊伍。

陶傑:願天佑香港

林鄭月娥以 777 票當「選」,由於其過程是內服大量「西環抗生素」而成,而不是憑真正的民主實力洗禮誕生,過度使用抗生素的結果,是繞過兒童成長時自然發育的免疫系統,接受人工抗生素加固防守,以為退燒止痛於一時,實際上不只是揠苗助長,而是如港大傳染病學家袁國勇所說:反而減低自身的抗疫能力,令將來入侵的「細菌」(如果親中愛國派認定香港人尤其年輕一代的訴求就是「細菌」的話)增加了抗藥性,結果將會是百病叢生,小病化大,體質空前虛弱,前景堪慮。

英雄:五年後,開始懷念梁振英同志?

特首選舉行將落幕,選舉結果尚有幾天就會揭盅。票源歸邊,胡官牌面已無勝算機會,最大懸念是林鄭能否一如政界所言篤定高票當選,還是鬍鬚能突破困境後上封王?暫時而言,要為數不少的選委集體轉投鬍鬚有一定難度,林鄭贏面仍高,有可能成為回歸二十年來民望最低的當選人,而鬍鬚則是民望最高的落選人。沙盤推演一下,假如林鄭勝選,香港的未來五年會有何變化?五年後,香港會否開始懷念梁振英同志?

英雄:特首選舉的短袖子與私生子

魯迅在「小雜感」一文中曾經寫道,「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國人的想像惟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這段文字鞭辟入裡,將中國人的特性描繪得入木三分。為甚麼要提魯迅這段舊文?全因百年過去,這段說話依然深烙於中國人的 DNA 之中。

如何管理全球最大主權基金?挪威的理財哲學

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中估算,本年度香港財政盈餘為 928 億元,財政儲備則高達 9,357 億元。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表示,自己有一套「新理財哲學」,聲明政府除了要作為「監管者」及「服務提供者」外,亦應該作為「促進者」及「推銷者」,要以投資推動經濟發展。政綱侃侃而談不足為奇。錢多確是煩惱,應該如何花錢是一煩,如何讓自己不花錢是二煩,若論煩惱錢太多的國家,當數挪威的石油主權基金。

英雄:「西環治港」別太難看

近幾年,香港社會的深層次矛盾、本土勢力興起,部分源於政治路線的「一左二窄」、當權者以政治鬥爭手法鞏固權力,亦與中聯辦以有形之手干涉香港政治脫不了關係。兩會期間,即使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指「中聯辦為林鄭拉票」屬謠言;又或林鄭月娥早前強調沒有要求中聯辦為她拉票。可是,近年政治人物與西環愈走愈近,如五年前梁振英當選翌日前往中聯辦「轉達訴求」、葡萄儀去年當選立法會議員翌日「應邀商討問題」等等,中聯辦身影揮之不去,香港人看在眼裡,對張主任的澄清只得莞爾苦笑。

游兒:新同居時代 消失的室友

室友之間的不滿通常是在不知不覺中滋生,例如有一次港女超時工作回家後,把 O 買的唯一一罐冰凍可樂喝掉。又有一晚,港女籌辦完公司活動後累極回家攤在沙發上,不知為何 O 卻氣得炸起來。「我真的不明白你是如何管理你自己的。你嚷著減肥嚷了好幾個月,也不見你去做運動還買雪糕放在雪櫃,而我每星期抽幾天到會所跑步早就瘦了下來。你說花了幾千元去電髮,弄完卻跟之前一模一樣,不過是浪費金錢。」當時的港女被 O 突而其來的氣勢嚇倒而不敢作聲,後來,過了多年之後,港女還是覺得每一個香港人都擁有懶惰和浪費的自由,而一個室友並沒有資格對她的人生指指點點

英雄:林鄭政綱架空公務員,避「三座大山」

政綱建議「招聘有志於政策及項目研究、來自不同專業的青年人,以非公務員合約形式加入政府工作」,這不單是過往「行政吸納政治」的變奏,亦是報功酬庸的方法。假如林鄭當選,延續 CY 執政遺風,這些招聘回來的青年人只有兩類,一是商家財團安插的富二代、紅二代;一是根正苗紅的愛國打手,對真正吸納青年人聲音毫無幫助,黃絲、本土繼續要多幾多有幾多。借助這類掌權而又毋須問責的政治人員,能無視現有體制的束縛,慢慢架空公務員體制的政治角色,成為特區政府架構外的寄生組織。有規有矩?Who cares?

宇澄:內地民眾為何如此撐「七警」?

內地朋友最不解的是,香港人過去一直自喻較「聰穎」、「懂大局」。但今次爭議中,內地民眾就較香港市民「超然」,因為自身並非當局者,內地人更明白何為「整體正義」,而非單單著眼香港人的「審訊公平」。正正是因為「佔中先違法」,警員就打著「正義之師」為名清場,本應值得同情,清場涉及暴力更是在所難免。環顧全球,不論內地公安,美國警察清場時一樣使用武力,香港人選擇性「扮盲」。

陶傑:愛國七警中的法制

特區政府律政司起訴「愛國七警」,啟動法官將七警判入獄兩年,激起兩萬警察憤怒反抗,發動反政府、反法官、反法治的三反示威。中國大陸發動大量炎黃子孫一起支持特區警察,官方喉舌揚言為何香港的法律仍由西方白人及其培養的高等華人來主宰。

綠色和平:香港人,你快樂嗎?

「港青裸辭出走歷盡人生百味」、「情侶窮遊世界愛得及時」,我們每看到這些新聞,或多或少覺得這些都是離地和任性的故事,內心卻又按捺不住懷疑自己:每日暮晨起床上班,為生活博得千金,買盡心頭好,甚至窮盡餘生換來蝸居,但我快樂嗎?為甚麼我們「賣了任性,日拼夜拼,忘掉了為甚麼高興」?這條看似簡單的問題,是很多香港人無法回答的人生難題。

Chester Ho:不談口號式綱領,只談踏實轉型

電影「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描述英國一位患有心臟病的工人申請失業救助金,卻被繁瑣的申請流程折磨得苦不堪言。電影上映後在英國引起極大迴響,有人說電影誇大求職中心的官僚程序,污衊部門的形象,導演卻斬釘截鐵強調故事裡頭的情節都是事實。面對冷漠無情的制度,男主角那句 When you lose your self respect, you are done for,把草根階層的心聲鏗鏘有力地說出來。

陶傑:全球一體化的困局

年輕人買不起房產,並非香港獨有,只是香港問題最嚴重。克林頓上台推動銀行規例鬆綁,以前擁有土地房產不再是有錢人的特權,還惠及麥當勞的一個收銀員和汽車油站工人。結果是銀行瘋狂借貸,風險打包,金融惡性膨脹,造成海嘯。

樂施會:勞力.士 真正的香港之光

香港人來去匆匆,往往忽略了這班在我們身邊辛勤付出的基層勞工。為了使更多市民明白他們的辛勞,樂施會聯同策展人謝至德一起舉辦「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視覺藝術展」。我們期望透過不同形式的藝術作品,呈現基層工友的辛酸以及背後的不公平現象,藉此加深公眾了解在職貧窮背後的結構性問題,與我們一起推動政策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