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

|共30篇|

機會難得的業主美夢 —— 日本政府送你一間屋?

最新的「全球城市住宅指數」,香港全球排名由上季第 6 跌至第 14 位。對許多人來說,要「上樓」仍難過登天。但在日本,「上樓」可能是輕而易舉的事,事關日本人口減少,面對住屋數量比家庭總數要多的問題。政府會將鄉村地方丟空多時的「吉屋(空き家)」送給合資格申請人。只要符合條件,成為業主不再是夢。

Moyashi:一蚊雞別墅

如果說別墅一楝只售 1 日元,你會有甚麼想法?香港人絕對會立即問哪裡付錢,但正常人應該會質疑是否有內情。對,是有內情的。伊豆別墅以「1 日元」放售貌似不可思議,但事實是戶主年齡已高,早已無心無力到伊豆隻假,但每月仍需支付兩萬多日元的管理費。負責的地產經紀人表示:「屋主本來是說免費放出來,但法律原因所以惟有以 1 元放售。」

Live Norish:北歐社創(一)—— 瑞典長幼共居

「跨代共居」(Intergenerational Cohousing)是指青年與長者共用居住空間和設施,為歐美社會創新研究以緩解青年住屋問題的對策之一。瑞典知名的社創家 Niklas Adalberth 早年推出計劃,輕鬆地示範了瑞典社會如何實踐長幼共居。透過網站登記付費成為會員後,便可根據地區、喜好、身體健康狀況和業主或租戶配對。

綠色和平:上樓無望,只因唔夠地? 

最近屯門某新住宅樓盤開售,有大學生喜孜孜向傳媒透露,已獲父母資助成為業主,其父更興奮表示要「斬隻雞慶祝」。香港樓價驚人,年青一輩若無「父幹」,往往上樓無望。政府委任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覓地,甚至提出開發郊野公園、填海、公私合營釋放地產商農地等極具爭議的建議,以應對市民住屋「貴、細、擠」的困境。可是,假如政府只講土地供應,無視規劃不當、房屋資源分配不均等問題,即使移山填海,賠上珍貴的自然環境,恐怕也幫不到真正有需要的市民。

夏威夷人住近活火山,全因土地問題?

岩漿如海嘯般淹沒農田、吞噬房屋和汽車…… 一幕幕災難電影般的畫面,最近出現在夏威夷基拉韋亞火山(Kilauea Volcano),附近 1,700 名居民緊急疏散。其實基拉韋亞火山噴發是否沒有先兆呢?不,恰恰相反,這座火山自 1983 年起便持續活躍,但為何有這麼多人「明知山有火,偏向火山行」,偏偏要住火山腳不可?其中一個原因,正正是房價問題。

日本經濟發展如何影響住宅結構?

最諷刺的是,支持這個家庭住宅空間想像的男性,自己並不存在於裡面。建立在住宅上的家族空間似是日本藝術品「箱庭」一樣,是個費盡心思維持的理想空間。最美好的一瞬間是在外面、透過個人感官發現,從內部滲漏出燈光、飯香、孩子的笑聲,而自己始終身處外部,作為觀察者欣賞。

英國「解決」低端人口之法

北京近月來驅趕「低端人口」,大力清理基層人民所住的所謂「違規樓房」,「低端人口」面對迫遷,但附近的房屋坐地起價,令他們只能踏上無家可歸一途。雖不是被強行驅趕,但遠在英國的「低端人口」也正面臨着相似的問題,無家可歸的家庭愈來愈多,但他們並非社會邊緣人,只是在職貧窮戶。

倫敦大火背後的房屋問題史

倫敦格倫費爾大廈(Grenfell Tower)祝融之禍甫歇,政治火卻愈燒愈旺,曝露了英國長年以來的社會房屋問題:出事大樓警報、灑水系統及走火指引一概欠奉,2011 年更估計有四分三同類房屋存在火災危險;管理公司貪小便宜,採用易燃鋁板翻新外牆;市政府漠視住戶訴求及安全報告,寧花 2,600 萬鎊整修同區行人路以吸引旅客,對基層居民卻置之不顧。要了解英國如何走到這一步,便需回顧社會住屋發展史,還悲劇一個脈絡。

阿嬋:荷蘭半製成寓所 100 萬做業主

香港市場上的新樓,大多都已有基本而統一的裝潢,但位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的 DeFlat Kleiburg(下稱 Kleiburg),在看似摩登亮麗的外牆之下,內裡的單位竟是空殼一個,沒有任何裝潢、家電、間格,全部都要由買家自行負責。然而這項目不單很受荷蘭人歡迎,更是今年 Mies van der Rohe Award 的得獎者,到底這些單位有何魅力?

英國「第 9 大銀行」:父母銀行

香港每當有新樓盤發售,傳媒總愛到現場抓住和子女一同揀樓的慈父慈母,打聽是否代子女付首期,甚或全數付款,有受訪者亦笑言買樓要「識投胎」。上樓靠父幹,讓一眾無產階級青年百般酸味在心頭。父幹重要不只是香港專利,法通保險早前在英國進行的調查發現,「父母銀行」(Bank of mum and dad)是英國第 9 大的房貸來源,與提供按揭服務的「約克郡建築協會」相若。

陶傑:全球一體化的困局

年輕人買不起房產,並非香港獨有,只是香港問題最嚴重。克林頓上台推動銀行規例鬆綁,以前擁有土地房產不再是有錢人的特權,還惠及麥當勞的一個收銀員和汽車油站工人。結果是銀行瘋狂借貸,風險打包,金融惡性膨脹,造成海嘯。

同一屋簷下的房屋問題

梁振英以本土框架思考香港居住問題,且挑起激化中港對立,令某些由自由市場開發衍生的樓房方案,不可以借鏡及推廣,例如當年洗腦廣告的碧桂園、樟木頭的樓盤。林鄭自吹自擂社福開支大增,那為何香港的長者仍遭受「劍橋式」待遇?如果香港跟內地關係不是如此僵,香港或可在深圳、廣東租地建屋,引入私營機構管理,至少解決中下層人士及長者的退休問題。

阿嬋:Pruitt Igoe 的公共房屋傳奇是現代建築的錯?

世界建築節(World Architecture Festival)剛於柏林結束,俗稱 Zaha Hadid 繼承人、信奉絕對自由市場的建築師 Patrik Schumacher 在座談會上,就如何解決倫敦的房屋問題,提出了幾點「激進」建議,例如倫敦應該把所有街道、廣場、公共空間和公園私有化,包括著名的地標 Hype Park。正當我嘗試消化這些言論之際,剛巧我身處的城市,某小型戲院正進行建築電影節,其中一套紀錄片 The Pruitt-Igoe Myth,竟似是在遙距呼應我的疑惑。

Live Norish:世上最大野心的房屋政策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立的瑞典,戰後不用重建,卻因為百廢待興的歐洲供應戰後重建材料而得到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當時大量人口由農村湧入各大城市去尋找機會,城市房屋嚴重短缺,故政府推出百萬房屋政策去紓緩房屋壓力。對於一個當時人口只有 800 萬的小國來說,百萬房屋政策可算是當時世上最大野心的房屋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