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學

|共9篇|

李衍蒨:鐵棺內的女人

鐵棺內的屍體穿著白色袍和及膝襪。這個棺木裡的屍體保存得異常地好,就算皮膚看上去也很細嫩。亦因為屍體保存狀況良好,調查人員當時立刻把現場封鎖成爲兇案現場。不久,隨著調查的展開,知道了眼前的屍體並不是死於最近,而是一位逝世超過 150 年的女士。

李衍蒨:骨頭上的「震撼新發現」

一般我們都只著重於骨骸及屍體的改變,甚至只執著於有機物質於死後的變化,卻有時候忽略了一些周邊環境於棄置,甚至運送屍體間接對屍體或者骨骸的影響,如動物、地心引力、水源等都是要考慮的因素。 因此,在法醫人類學及法醫考古學中,埋葬學的運用及分析佔據著重要的一環。

當年的維京軍官 原來是位女士?

1880 年代,一具維京戰士遺骸於瑞典城市比爾卡出土,同葬的還有大量武器盔甲、制定作戰戰略的模擬工具等等,可見其享有崇高榮譽。這具遺體一直被認定是男性,不過最新 DNA 檢驗結果就推翻定論,指出這位維京高階戰士,其實是一位女性。過去學者囿於成見,否認女戰士在維京人中的重要性,令學界至今仍缺乏對女性戰士的全面研究,是次發現可以促使學界重新檢視此前鑑定的維京骸骨性別,有助增進學者對維京的認知。

李衍蒨:兇案疑雲?

還記得本年 6 月初香港連續不停下雨,下了差不多幾個星期嗎?我人雖然在外,但因為大雨的關係,收到本港一些記者的查詢 —— 有讀者報料於港島某一區找到一塊帶牙齒的骨頭,怕是有甚麼不好的事情,於是想我確認是否人骨。

李衍蒨:碎骨的主人

今天一進實驗室,我就把 3 大箱子的骨頭分別放到 3 組學員面前(每個箱子的大小約莫兩箱橙般)。學員都對這些箱子感到困惑,因為它們跟一般的銀色箱子不一樣。我後來解釋道,這些箱子來自塞浦路斯舊墳場,骨骸可能來自 1800-1974 年期間。重點是,每個箱子裡都不只一副骨頭,裡面的最少人數(Minimum number of individuals, MNI)要由他們來斷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