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

|共59篇|

【星 CUP 人物】Sony Chan:從一句不懂 到講法文棟篤笑

法國棟篤笑藝人及電視節目主持 Sony(陳茗倫),可能是法國最有名的香港人。她以法文創作劇本反映時政,更在異鄉電台大講香港故事。原來,11 歲時與家人移居法國、自言很 Hongkongaise 的 Sony,初時很抗拒講法文,是甚麼令她衝破心理關口?

歐爾班與索羅斯 —— 左右歐盟命途的兩男糾紛

著名金融大鱷索羅斯,因曾經在金融風暴期間狙擊港元而廣為港人熟知;如今索羅斯在家鄉匈牙利,卻反遭歐爾班政府「狙擊」,其為推動民主人權而成立的「開放社會基金會」日前宣佈將總部撤走。這件看似匈牙利本土的新聞,其實已經觸動歐洲各國神經,歐盟如何拆局將左右歐洲政治走向,甚至歐盟自身的存亡。

石 Sir:拙劣的英國效率

你試過在網上做一次銀行轉賬,轉足 10 天也未轉妥嗎?我試過,我真的試過。在英國幾個月,幾乎都已習慣英國人工作錯漏百出:網上購物,貨物寄失了連貨運公司也不知道貨到了哪裡,就此消失於空氣中無法追尋;港人熟悉的那家銀行,其網上系統竟然不認得自家銀行發的信用卡,而不接納我的交易;無線電話帶號轉卡,竟然把號碼轉到另一無辜客戶的賬戶去。英國人辦事能力及效率低下,以前聽聞不少,但當身受其害時,感覺還是挺震撼的。

唐明:「南渡」兩個字最合適

如果中國歷史是一首過份冗長的交響樂,「南渡」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個 motif。如此壯闊而且一再重複的大遷徙,該如何翻譯?好奇查了查「離騷」的翻譯,有稱 “An Elegy”,或者 “Songs of the South”,1949 年最後的這一次南渡,其實也讀出了「輓歌」。

反猶太主義何以在德國死灰復燃?

在二次大戰以後,德國反猶太主義一度式微,但近年卻有死灰復燃之勢,去年德國警方就接報有 1,453 宗反猶事件。有猶太人組織警告,近年崛起的德國極右勢力固然是反猶成因,但部分問題亦源自中東的移民家庭,他們或因以巴衝突而痛恨猶太人,這股仇恨情緒感染下一代,成為反猶問題在校園滋長的成因之一。

石 Sir:居英工作篇 —— 守舊的工作文化

誠如上篇所言,石 Sir 在英國工作經驗有限,以下只限本人所見所聞。上篇稍提到本土英國人工作上常見的不足之處:國際視野稍缺,尤其對亞洲文化不熟悉。而我也觀察到另一點,與此相關:英國人工作態度普遍因循守舊。所謂因循守舊,指不少人的工作態度是:以往是怎樣做就怎樣做,幾十年來怎樣就怎樣,不會改變。

石 Sir:伯明翰?能吃的嗎?

伯明翰這城市,香港人大多曾聽聞其名 —— 不過大概也只僅聞其名,對其一無所知。事實上我在定居伯明翰前,只在這裡待過大半天,除了聽過有出名的伯明翰大學外,其他也不甚了了。當年曾為選居住地而花了大半個月遊訪 10 多個英國城市,想找個大小剛好的城市,既有一定的經濟規模及工作機會,但又不至像倫敦般繁忙。當時在伯明翰參觀大半天之後,就把這裡放在選擇之列。說實話,伯明翰有甚麼非常過人之處,讓人一見傾心嗎?其實沒有。

石 Sir:家有僭建可升官

居所大事,我倆非常重視,所以 9 月剛到伯明翰,已著手四出尋覓居所。10 月底本已有心水物業,價格合適幾乎完成買賣,那時未入寒冬,聖誕前有兩個月,搬遷後好慢慢收拾。但在交易完成前幾天,買賣雙方談不攏只好交易告吹,才要花兩個月另找地方,12 月才能搬家。

石 Sir:我回來了。

這陣子,我跟太太回歸香港省親留了十多天。今次人生第一次以過客身份到香港,見著中港政府高官的各種荒唐,仍舊叫人無言,但人在旅途,感覺離地,就有閒餘留意一下其他生活瑣事。今次回歸,對香港百物騰貴,印象尤其深。

陶傑:挪威與美國

狂人總統杜林普的「糞坑國家論」引起罵戰。但杜林普雖然點名聲稱不歡迎海地等失敗國家,卻聲稱歡迎挪威人多移民美國。挪威似乎不太領情。挪威保守黨人費德雷在推特宣稱:「我代表挪威說一句,謝謝。」挪威網民紛紛拒絕杜林普的好意,聲稱「我們不會來」。

林喜兒:Fresh off the Boat —— 90 年代的美國夢

Fresh off the Boat 改編自紐約名廚 Eddie Huang 的回憶錄,主角 Eddie Huang 回憶在 1995 年,當時 11 歲的他,與爸媽、兩個細佬和嫲嫲從華盛頓的唐人街搬到 Orlando,因為爸爸 Louis 要開展他的美國夢,開一間牛仔主題餐廳。這個台灣家庭來到白人為主的城市,面對文化差異,是融入還是堅持自我?20 分鐘的處境喜劇當然不會跟你嚴肅探討,簡單一點,就是華人家庭移居美國的故事。

Live Norish:關於外來人口與難民

與香港一河之隔,現已全面接管香港的某國的首都,在寒冬來臨時借了一場大火,乘機剷除市郊的城中村,在幾天內驅逐幾百萬的人口,這種無形的暴力,不把人當人的態度,讓看得早已寒了心的人都能無明火起。低端人口,毫無意外地,這詞在香港一夜爆紅。這四個字,令我想起一個早前在挪威引起關注的調查。調查數據經挪威幾份大報報道,不約而同地起了一個本土挪威人看了不爽,外來人新移民等看到更加是罵聲連連的標題:「移民人口比挪威本土出世的人交少一半稅」。

Gloria Chung:給中國人看上的濟州

中國制裁韓國一年多了,首爾明㓊街頭的遊客,大多都是說廣東話的。在濟州就完全相反,濟州島離中國很近,距離北京只有 2 個半小時的航程,從上海去只需 1 個小時,最重要是內地人到濟州不用簽證,因此近 5 年,當地的旅遊和經濟幾乎由中國獨佔,隨著全韓國最大的度假村「濟州神話世界」在 12 月中開幕,濟州,將成為另一個中國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