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

|共49篇|

石 Sir:居英工作篇 —— 守舊的工作文化

誠如上篇所言,石 Sir 在英國工作經驗有限,以下只限本人所見所聞。上篇稍提到本土英國人工作上常見的不足之處:國際視野稍缺,尤其對亞洲文化不熟悉。而我也觀察到另一點,與此相關:英國人工作態度普遍因循守舊。所謂因循守舊,指不少人的工作態度是:以往是怎樣做就怎樣做,幾十年來怎樣就怎樣,不會改變。

石 Sir:伯明翰?能吃的嗎?

伯明翰這城市,香港人大多曾聽聞其名 —— 不過大概也只僅聞其名,對其一無所知。事實上我在定居伯明翰前,只在這裡待過大半天,除了聽過有出名的伯明翰大學外,其他也不甚了了。當年曾為選居住地而花了大半個月遊訪 10 多個英國城市,想找個大小剛好的城市,既有一定的經濟規模及工作機會,但又不至像倫敦般繁忙。當時在伯明翰參觀大半天之後,就把這裡放在選擇之列。說實話,伯明翰有甚麼非常過人之處,讓人一見傾心嗎?其實沒有。

石 Sir:家有僭建可升官

居所大事,我倆非常重視,所以 9 月剛到伯明翰,已著手四出尋覓居所。10 月底本已有心水物業,價格合適幾乎完成買賣,那時未入寒冬,聖誕前有兩個月,搬遷後好慢慢收拾。但在交易完成前幾天,買賣雙方談不攏只好交易告吹,才要花兩個月另找地方,12 月才能搬家。

石 Sir:我回來了。

這陣子,我跟太太回歸香港省親留了十多天。今次人生第一次以過客身份到香港,見著中港政府高官的各種荒唐,仍舊叫人無言,但人在旅途,感覺離地,就有閒餘留意一下其他生活瑣事。今次回歸,對香港百物騰貴,印象尤其深。

陶傑:挪威與美國

狂人總統杜林普的「糞坑國家論」引起罵戰。但杜林普雖然點名聲稱不歡迎海地等失敗國家,卻聲稱歡迎挪威人多移民美國。挪威似乎不太領情。挪威保守黨人費德雷在推特宣稱:「我代表挪威說一句,謝謝。」挪威網民紛紛拒絕杜林普的好意,聲稱「我們不會來」。

林喜兒:Fresh off the Boat —— 90 年代的美國夢

Fresh off the Boat 改編自紐約名廚 Eddie Huang 的回憶錄,主角 Eddie Huang 回憶在 1995 年,當時 11 歲的他,與爸媽、兩個細佬和嫲嫲從華盛頓的唐人街搬到 Orlando,因為爸爸 Louis 要開展他的美國夢,開一間牛仔主題餐廳。這個台灣家庭來到白人為主的城市,面對文化差異,是融入還是堅持自我?20 分鐘的處境喜劇當然不會跟你嚴肅探討,簡單一點,就是華人家庭移居美國的故事。

Live Norish:關於外來人口與難民

與香港一河之隔,現已全面接管香港的某國的首都,在寒冬來臨時借了一場大火,乘機剷除市郊的城中村,在幾天內驅逐幾百萬的人口,這種無形的暴力,不把人當人的態度,讓看得早已寒了心的人都能無明火起。低端人口,毫無意外地,這詞在香港一夜爆紅。這四個字,令我想起一個早前在挪威引起關注的調查。調查數據經挪威幾份大報報道,不約而同地起了一個本土挪威人看了不爽,外來人新移民等看到更加是罵聲連連的標題:「移民人口比挪威本土出世的人交少一半稅」。

Gloria Chung:給中國人看上的濟州

中國制裁韓國一年多了,首爾明㓊街頭的遊客,大多都是說廣東話的。在濟州就完全相反,濟州島離中國很近,距離北京只有 2 個半小時的航程,從上海去只需 1 個小時,最重要是內地人到濟州不用簽證,因此近 5 年,當地的旅遊和經濟幾乎由中國獨佔,隨著全韓國最大的度假村「濟州神話世界」在 12 月中開幕,濟州,將成為另一個中國娛樂城。

石 Sir:搵食在英國

正如前篇所說,英國住屋開支遠低於香港,整體開支不高,而且生活質素不差,就算薪金比不上香港,生活也實在過得不錯。在香港幾乎賣命地工作賺錢,才能勉強過活;在英國,要過生活不用賺很多錢。我甚至跟朋友說:既然高級和低級職位薪金差不了多少,我倒不如在英國找份最基本的工作,但求賺點生活費,平常不用特別忙碌,閒時看書寫字,運動一下,甚至陪陪家人去英國各處享受自然美景,豈不快哉?

石 Sir:灰灰的冬季

踏入 11 月,英國天氣開始轉涼,我便開始明白英國冬天的特色。其一的特色,是下雨。香港下雨天,每每都是一來就幾天連綿不斷,而且雨勢不小,沒有雨具又找不到遮蔭的話,渾身濕透在所難免。英國這邊,下雨是平常事,不論季節,2、3 天就會下一點雨,但通常每次只下那 10 分 8 分鐘,大都只是毛毛細雨,下在身上也不當作一回事。才下那一會兒,這裡的人不單止一般不帶雨具,就算外衣有帽子也未必戴上,下雨時大家如常在街上穿梭。

石 Sir:行使居英權(三)

上次提到持居英權人士的配偶,要如何申請臨時居留權。通過上次提及的申請程序,一切順利獲批之後,申請者需持簽證於限定時間內入境英國,並到申請時填的地址附近的郵局領取「身份證」(Biometric residence permit,簡稱 BRP)。持 BRP 者的臨時居留權只有兩年半的有效期,到期前需申請續期。申請續期的手續及要求,跟第一次申請相若,但多了兩個條件:第一、要證明在英國有一合適的居所;第二、要讓英國政府相信申請者有意與配偶一起於英國居留。

石Sir:行使居英權(二)

之前提及我是行使自少便有的居英權,移居英國。有朋友或已想到,既有英國護照,還算甚麼移民?的確,我移居英國並不需要申請——既不用登記亦無表可填,拿著行李手執護照,飛到英國住下來便可。但老婆並非英藉,只有一本標明沒有居留權的 BNO ,她就要申請才可在英國居留了。英籍人士的配偶如我老婆,若最終希望申請入籍,則先要申請居留權及定居英國。配偶首先要申請有限期的居留權—— Leave to Remain(LTR)。配偶申請 LTR,有 3 項條件:第一,結婚 2 年以上的證明;第二,英語能力;第三,收入或資產證明。

石 Sir:行使居英權(一)

這個居英權我拿在手中近 20 年,以往既沒特別覺得有甚麼好處,亦一直沒想過要行使。主權移交初期幾年,我在國籍那一欄也是似懂非懂地填寫「中國」的 —— 在英殖時代接受了這麼多年的「愛(中)國教育」:整整一科必修的中史,卻只在世界歷史科中稍提英國,社會科目總是談中國改革開放有多好。那時對中國印象良好,認為自命「中國籍」也很合理。有沒有居英權,那時我也沒有很在意,老婆也是在跟我結婚好幾年後,才知道自己嫁了個拿英國護照的「鬼佬」。

移民澳洲擁抱希望?但移民大國分享不了快樂

根據最新出爐的中大調查,超過 3 成人想移民外地,當中澳洲屬最受歡迎目的地。事實上香港人走難首選的澳洲,早已成為移民大國,每 3 個居民就有 1 個是移民。而且有別於其他西方國家,對外來人口持開放態度的澳洲人竟佔多數,認為移民無礙本地就業,反而可刺激經濟增長。話雖如此,比起輿論非難不非難,真正棘手的,是人口不斷膨脹所造成,與香港現況同出一轍的大問題。

石 Sir:食在英國

有次我跟一位來自中國的學生聊天,談到我不吃米飯,學生驚呼:「你這樣……太不愛國了吧?」學生大概只是太習慣類似「中國人天生就得吃飯」的想法,雖大概沒有政治責難的意思,但我也感到啼笑皆非。既然人在英國,何不多品嚐當地餐館?雖然英式菜系乏善足陳,但英國城市各地人口匯聚,不乏世界美食。美式快餐固然滿街可見,意式薄餅由高級餐廳至街頭小店亦有供應。至於由印度 3、4 代移民所做的英式印度菜,在印度本國以外幾經演變自成一支,更是不可不試。

石 Sir:英國生活很貴⋯⋯嗎?

有些朋友不想移民的原因是:在外國生活,很貴啊!其他國家情況怎樣我不知道,英國嘛,我住了幾星期,感覺也說不上很貴。以往曾經純粹以遊客身分遊英國。交通嘛,倫敦隨便乘一次地鐵,市中心之間隨便兩個站動軋就 2、3 英鎊。吃飯嘛,倫敦市中心每位每餐總要十多二十鎊,而且酒店也不便宜。但遊客住在交通方便的倫敦市中心,出入著名景點,消費模式跟一個住在英國的居民實在有點分別。

陶傑:誰也阻止不了英國的伊斯蘭化

英國的伊斯蘭化,源頭在 2002 年。這一年,英格蘭和威爾斯發表了人口普查結果,顯示 10 年之後,首都倫敦的白人人口,將會降到 50% 以下;而倫敦的伊斯蘭人口,未來 10 年將會增加一倍。此一確鑿的統計結果,當時不敢公佈。因為英國政府恐懼會激起民間左翼和社工團體指控政府散播「種族主義偏見」和「伊斯蘭恐懼」 。10 年之後,倫敦的人口只有四成半是白人。英格蘭和威爾斯的基督徒人口,10 年來減少了 400 萬,由 72% 大幅減少至 59%。相對之下,因為移民,伊斯蘭教人口增加了一倍。數字就是數字,數字本身不成為法西斯。羅列出數字的人,也不是納粹。但英國已經進入了類似小說「1984」的言論世界:列舉數字證據,等同鼓吹某種納粹思想。這樣的社會,恐怕沒有甚麼資格批評中國和北韓的人民沒有言論自由。

石 Sir:好友餞行

有朋友說過其中一道移民的難關,就是人到中年,若丟下了自己的人際網絡,如何可以重新建立。這年紀的人,要不有家庭要照料,就是有穩定的朋友圈子,沒必要也沒動力像年輕人那樣,甚麼樣的人都想認識一下。離港之前,跟太太常討論這問題:移居以後,家人朋友都在遠方,從此只我倆相依為命,如何是好,到底是否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