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

|共15篇|

Live Norish:杜林普誤稱恐襲 瑞典如何應對假新聞?

杜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新政府團隊除了炮製出「另類事實」( alternative facts)一詞,被斥玩弄語言偽術之外,新政府還不時狠批主流傳媒散播假新聞、混淆視聽。有趣的是,杜林普上月出席在佛羅里達州造勢集會時,錯誤暗示瑞典遭恐怖襲擊,此言被質疑並非事實,網民隨即嘲諷他才是製造假新聞的罪魁禍首。事隔數天,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近郊移民區發生暴亂,到底是杜林普一語成讖,還是瑞典治安真的因為移民問題變差了?

美國人的恐懼邏輯

杜林普下達 90 日旅遊禁令,禁止 7 個回教國家移民入境,聲稱目的在於隔絕外國恐怖分子,維護美國本土安全,但近 40 年來美國恐襲案中,並無一宗涉及該 7 國移民,反而國民牽涉 911 襲擊的沙特、埃及、阿聯酋及黎巴嫩卻不在名單之列。而據統計,美國 2005 年至 2015 年間恐襲致死者有 94 人,槍殺案則造成 30 萬餘人遇害,但美國人似乎對恐怖分子比槍擊狂徒更敏感,甚至不怕槍械,只怕管制槍械。恐懼如此不切合事實統計,背後是一套甚麼邏輯?

注意:移民加拿大的快速通道

當杜林普連奪數個關鍵州時,網絡一片哀號,不少美國人身體還誠實地搜尋「移民加拿大」等字眼,同一時間加拿大移民局有關移民資訊的網站疑因瀏覽超負荷而一度癱瘓。右翼保守風潮底下,大愛的加拿大或許是自由派的最後樂土。要成功移民,當然是要準備充足,首先是了解哪種人才加拿大最渴求。

最後樂土:加拿大

狂人杜林普當選美國總統,世界各地的自由派無不叫苦連天,質疑西方往日高舉的開放、多元及包容等價值,在今日已名存實亡。先是英國人民恐懼移民、全球化,遂支持脫歐;德國默克爾開關接受難民,引來極大反響;法國民粹領袖勒龐,也甚大機會勝出來年總統大選;現在,新任美國總統更聲言將在邊境築起高牆——在一片右翼保守風潮底下,自由派何處容身?答案是:加拿大。

極右到盡頭:誰也不是丹麥人?

丹麥雖然和其他北歐國家一樣,常被譽為最快樂、最平等的國家,但丹麥同時是移民政策最嚴厲的北歐國家,亦為 OECD 中的接收最少難民的歐盟成員國。外國人入籍丹麥亦絕不容易,如要面對刁鑽到極的入籍試題,但即使有了丹麥公民身份,也不代表你是丹麥人?

戴卓爾主義的終結?

1980 年代,戴卓爾與列根聯手開創新自由主義時代:交易自由高於其他自由;個體和市場之間,不存在所謂社會。國家原子化之下,福利削減、工會式微,人人在自由市場內浮沉,有私利無公益。戴卓爾主義行之三十年後,英國又出現了一位鐵娘子,但此娘不同彼娘,兩人甚至是對立面--起碼金融時報主筆 Martin Wolf 如此認為。

余以謙:澳洲多元文化主義現危機

澳洲現在也感受到多元文化主義帶來了危機。上月澳洲大選,本是敵對的執政黨和在野的反對黨卻罕見地一致宣告:「嚴格拒絕難民船進入澳洲,嚴格限制移民。」一向標榜奉行多元文化主義的澳洲發生了甚麼事?

為甚麼中國移民不受歡迎?

移民:相信是不少香港人恆常自問的難題。一來未必捨得,二來移民有價,為求一本護照,投資置業所費不菲,又要坐移民監,居留權又未必換到公民權,落得二等公民地位。儘管如此,全球投資移民趨勢依然有升無跌,中國崛起最為急速,佔近年美加等地計劃九成申請。究竟是活在他鄉更吸引,還是本國太不堪?

世上最難入籍試題

據 2016 年「全球快樂報告」指,156 個國家之中,丹麥最快樂,香港排名 75 位,僅僅高於陷入內戰的索馬利亞。移民去快樂的國度,香港人會不會開心一點?不過要移民丹麥也不容易,尤其今年公民入籍試「難得不可思議」,有三分二申請人不合格。現任中間偏右政黨上台後,移民政策大幅收緊,包括規定難民過萬港元以上的現金及財產將被沒收,今次再獻新猷,目的在於阻嚇外來人士。想簡單快樂原來不簡單。

脫歐了,他們最開心……

真的脫歐了,有人悔不當初,亦有人義無反顧,前者無處不在,後者多在 Hull。在這個臨海城市,對脫歐投贊成票的,竟然高達 68%。有些人質疑他們純粹用選票洩憤,但更多選民認為有苦自己知。作為最鄰近歐洲大陸的英國城市之一,歐盟對當地所帶來的麻煩甚至傷害,是倫敦留歐派難見,但他們長期承受。所以對 Brexit 的決定無怨無悔,甚至喜聞樂見。

富二代消費藝術:讓全世界知道我低調

住屋是必需品,但想你勢估不到,現在一輛跑車都是留加拿大「富二代」中國人的必備。現在加拿大的「富二代」中國人族群中流行以跑車代步。剛剛成年的小男孩就已經駕著價值超過36萬加幣的林寶堅尼跑車穿梭街巷之中,參加以中國人為主的「溫哥華名車會」,在路上風馳電制。這個「名車會」只接受擁有價值超過10萬加幣的車主入會,約有440名會員,超過90%是中國人。

陶傑:英國人移民澳洲,咁 BNO 去邊?

這一個叫做 Nick,來自曼城,到雪梨之後,遇上政府舊區重建,他提交計劃,利用一個舊廠房開威士忌釀酒廠,利用澳洲種植的小麥,加一條生產線,做出了幾種層次不同的威士忌。

Nick 說:我將一角蘇格蘭文化,加英格蘭人的開拓精神,在雪梨打出天下,威士忌開始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