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

|共30篇|

石Sir:好友餞行

有朋友說過其中一道移民的難關,就是人到中年,若丟下了自己的人際網絡,如何可以重新建立。這年紀的人,要不有家庭要照料,就是有穩定的朋友圈子,沒必要也沒動力像年輕人那樣,甚麼樣的人都想認識一下。離港之前,跟太太常討論這問題:移居以後,家人朋友都在遠方,從此只我倆相依為命,如何是好,到底是否值得?

石 Sir:「祼移」——英國漂流記

事實今次我是「祼移」:把香港工作辭了,香港住處退租了,全部家當包箱運走了。英國那邊沒有工作、沒有住處,只有一張單程機票,及幾星期酒店的訂單。香港的一切,突然都放下,跟太太每人手提兩箱行李,就飛了過來英國,居於哪個城市也說不準,船運公司只知道貨物要送到英國來,至今也未有確實地址。我倆本計劃居於倫敦,但在倫敦逗留 10 天,現在又跑到伯明翰去了。毫無計劃,見步行步,去了再算。朋友知道我是如此「裸移」,不少都贈我一個「勇」字。

德國難民夢,失業掙扎中

德國政府預計,未來 5 年將有 4 分之 3 的德國難民仍處於失業狀態。負責移民及難民融合事務的委員長 Aydan Özoğuz 向金融時報透露,只有 25%-33% 的新移民,在未來 5 年能進入勞動市場,有些更需 10 年時間以上。

東德人口減,難民還是解救出路?

據德國聯邦統計局調查及聯合國統計,2015 年德國人口為 8,200 萬人,至 2050 年人口將下降至 7,450 萬人,屆時每 5 人之中,便有 2 人為超過 60 歲的長者。德國自 70 年代起,死亡率已高於出生率,即人口持續減少。近 20 年來,德國出生率遠低於法國和英國,而與日本相若。但德國本身卻不是一個搓勻的麵糰,不同地區的經濟和人口情況可謂南轅北轍。

商機無限的美國監獄

立法人是民選議員,執法者是公僕,司法人員是獨立公務員,按理來說,刑法人員作為法律的最後一環,應該同屬公家人手;但在美國,私營監獄卻是常態,由 19 世紀中葉起一直運作至今,可以上市,甚至是投資界的搶手貨,肇因囚犯強制勞動屬於合法,監獄以極低薪酬換取勞力,與企業合作提供服務,從中謀取暴利。單計聯邦監獄在囚人士,2016 財政年度就為政府賺取 5 億美元。

Live Norish:杜林普誤稱恐襲 瑞典如何應對假新聞?

杜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新政府團隊除了炮製出「另類事實」( alternative facts)一詞,被斥玩弄語言偽術之外,新政府還不時狠批主流傳媒散播假新聞、混淆視聽。有趣的是,杜林普上月出席在佛羅里達州造勢集會時,錯誤暗示瑞典遭恐怖襲擊,此言被質疑並非事實,網民隨即嘲諷他才是製造假新聞的罪魁禍首。事隔數天,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近郊移民區發生暴亂,到底是杜林普一語成讖,還是瑞典治安真的因為移民問題變差了?

美國人的恐懼邏輯

杜林普下達 90 日旅遊禁令,禁止 7 個回教國家移民入境,聲稱目的在於隔絕外國恐怖分子,維護美國本土安全,但近 40 年來美國恐襲案中,並無一宗涉及該 7 國移民,反而國民牽涉 911 襲擊的沙特、埃及、阿聯酋及黎巴嫩卻不在名單之列。而據統計,美國 2005 年至 2015 年間恐襲致死者有 94 人,槍殺案則造成 30 萬餘人遇害,但美國人似乎對恐怖分子比槍擊狂徒更敏感,甚至不怕槍械,只怕管制槍械。恐懼如此不切合事實統計,背後是一套甚麼邏輯?

注意:移民加拿大的快速通道

當杜林普連奪數個關鍵州時,網絡一片哀號,不少美國人身體還誠實地搜尋「移民加拿大」等字眼,同一時間加拿大移民局有關移民資訊的網站疑因瀏覽超負荷而一度癱瘓。右翼保守風潮底下,大愛的加拿大或許是自由派的最後樂土。要成功移民,當然是要準備充足,首先是了解哪種人才加拿大最渴求。

最後樂土:加拿大

狂人杜林普當選美國總統,世界各地的自由派無不叫苦連天,質疑西方往日高舉的開放、多元及包容等價值,在今日已名存實亡。先是英國人民恐懼移民、全球化,遂支持脫歐;德國默克爾開關接受難民,引來極大反響;法國民粹領袖勒龐,也甚大機會勝出來年總統大選;現在,新任美國總統更聲言將在邊境築起高牆——在一片右翼保守風潮底下,自由派何處容身?答案是: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