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

|共38篇|

石 Sir:灰灰的冬季

踏入 11 月,英國天氣開始轉涼,我便開始明白英國冬天的特色。其一的特色,是下雨。香港下雨天,每每都是一來就幾天連綿不斷,而且雨勢不小,沒有雨具又找不到遮蔭的話,渾身濕透在所難免。英國這邊,下雨是平常事,不論季節,2、3 天就會下一點雨,但通常每次只下那 10 分 8 分鐘,大都只是毛毛細雨,下在身上也不當作一回事。才下那一會兒,這裡的人不單止一般不帶雨具,就算外衣有帽子也未必戴上,下雨時大家如常在街上穿梭。

石 Sir:行使居英權(三)

上次提到持居英權人士的配偶,要如何申請臨時居留權。通過上次提及的申請程序,一切順利獲批之後,申請者需持簽證於限定時間內入境英國,並到申請時填的地址附近的郵局領取「身份證」(Biometric residence permit,簡稱 BRP)。持 BRP 者的臨時居留權只有兩年半的有效期,到期前需申請續期。申請續期的手續及要求,跟第一次申請相若,但多了兩個條件:第一、要證明在英國有一合適的居所;第二、要讓英國政府相信申請者有意與配偶一起於英國居留。

石Sir:行使居英權(二)

之前提及我是行使自少便有的居英權,移居英國。有朋友或已想到,既有英國護照,還算甚麼移民?的確,我移居英國並不需要申請——既不用登記亦無表可填,拿著行李手執護照,飛到英國住下來便可。但老婆並非英藉,只有一本標明沒有居留權的 BNO ,她就要申請才可在英國居留了。英籍人士的配偶如我老婆,若最終希望申請入籍,則先要申請居留權及定居英國。配偶首先要申請有限期的居留權—— Leave to Remain(LTR)。配偶申請 LTR,有 3 項條件:第一,結婚 2 年以上的證明;第二,英語能力;第三,收入或資產證明。

石 Sir:行使居英權(一)

這個居英權我拿在手中近 20 年,以往既沒特別覺得有甚麼好處,亦一直沒想過要行使。主權移交初期幾年,我在國籍那一欄也是似懂非懂地填寫「中國」的 —— 在英殖時代接受了這麼多年的「愛(中)國教育」:整整一科必修的中史,卻只在世界歷史科中稍提英國,社會科目總是談中國改革開放有多好。那時對中國印象良好,認為自命「中國籍」也很合理。有沒有居英權,那時我也沒有很在意,老婆也是在跟我結婚好幾年後,才知道自己嫁了個拿英國護照的「鬼佬」。

移民澳洲擁抱希望?但移民大國分享不了快樂

根據最新出爐的中大調查,超過 3 成人想移民外地,當中澳洲屬最受歡迎目的地。事實上香港人走難首選的澳洲,早已成為移民大國,每 3 個居民就有 1 個是移民。而且有別於其他西方國家,對外來人口持開放態度的澳洲人竟佔多數,認為移民無礙本地就業,反而可刺激經濟增長。話雖如此,比起輿論非難不非難,真正棘手的,是人口不斷膨脹所造成,與香港現況同出一轍的大問題。

石 Sir:食在英國

有次我跟一位來自中國的學生聊天,談到我不吃米飯,學生驚呼:「你這樣……太不愛國了吧?」學生大概只是太習慣類似「中國人天生就得吃飯」的想法,雖大概沒有政治責難的意思,但我也感到啼笑皆非。既然人在英國,何不多品嚐當地餐館?雖然英式菜系乏善足陳,但英國城市各地人口匯聚,不乏世界美食。美式快餐固然滿街可見,意式薄餅由高級餐廳至街頭小店亦有供應。至於由印度 3、4 代移民所做的英式印度菜,在印度本國以外幾經演變自成一支,更是不可不試。

石 Sir:英國生活很貴⋯⋯嗎?

有些朋友不想移民的原因是:在外國生活,很貴啊!其他國家情況怎樣我不知道,英國嘛,我住了幾星期,感覺也說不上很貴。以往曾經純粹以遊客身分遊英國。交通嘛,倫敦隨便乘一次地鐵,市中心之間隨便兩個站動軋就 2、3 英鎊。吃飯嘛,倫敦市中心每位每餐總要十多二十鎊,而且酒店也不便宜。但遊客住在交通方便的倫敦市中心,出入著名景點,消費模式跟一個住在英國的居民實在有點分別。

陶傑:誰也阻止不了英國的伊斯蘭化

英國的伊斯蘭化,源頭在 2002 年。這一年,英格蘭和威爾斯發表了人口普查結果,顯示 10 年之後,首都倫敦的白人人口,將會降到 50% 以下;而倫敦的伊斯蘭人口,未來 10 年將會增加一倍。此一確鑿的統計結果,當時不敢公佈。因為英國政府恐懼會激起民間左翼和社工團體指控政府散播「種族主義偏見」和「伊斯蘭恐懼」 。10 年之後,倫敦的人口只有四成半是白人。英格蘭和威爾斯的基督徒人口,10 年來減少了 400 萬,由 72% 大幅減少至 59%。相對之下,因為移民,伊斯蘭教人口增加了一倍。數字就是數字,數字本身不成為法西斯。羅列出數字的人,也不是納粹。但英國已經進入了類似小說「1984」的言論世界:列舉數字證據,等同鼓吹某種納粹思想。這樣的社會,恐怕沒有甚麼資格批評中國和北韓的人民沒有言論自由。

石 Sir:好友餞行

有朋友說過其中一道移民的難關,就是人到中年,若丟下了自己的人際網絡,如何可以重新建立。這年紀的人,要不有家庭要照料,就是有穩定的朋友圈子,沒必要也沒動力像年輕人那樣,甚麼樣的人都想認識一下。離港之前,跟太太常討論這問題:移居以後,家人朋友都在遠方,從此只我倆相依為命,如何是好,到底是否值得?

石 Sir:「祼移」——英國漂流記

事實今次我是「祼移」:把香港工作辭了,香港住處退租了,全部家當包箱運走了。英國那邊沒有工作、沒有住處,只有一張單程機票,及幾星期酒店的訂單。香港的一切,突然都放下,跟太太每人手提兩箱行李,就飛了過來英國,居於哪個城市也說不準,船運公司只知道貨物要送到英國來,至今也未有確實地址。我倆本計劃居於倫敦,但在倫敦逗留 10 天,現在又跑到伯明翰去了。毫無計劃,見步行步,去了再算。朋友知道我是如此「裸移」,不少都贈我一個「勇」字。

德國難民夢,失業掙扎中

德國政府預計,未來 5 年將有 4 分之 3 的德國難民仍處於失業狀態。負責移民及難民融合事務的委員長 Aydan Özoğuz 向金融時報透露,只有 25%-33% 的新移民,在未來 5 年能進入勞動市場,有些更需 10 年時間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