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

|共14篇|

Sergio Marchionne 辭世:他救了意大利車壇,卻拋棄了意大利

被譽為意大利車壇救星的 Sergio Marchionne,上週末突然以健康問題為由,辭任 Fiat Chrysler(快意佳士拿)行政總裁一職,於急忙交接的幾天之後,因肩部手術出現併發症,猝然離世,享年 66 歲。作為曾一手帶領這些意大利車企面對經濟滑坡和全球化挑戰的傳奇人物,儘管外界對 Marchionne 的做法褒貶皆有,但他的成就,幾乎就跟意大利汽車工業的發展劃上等號。

玻璃大樓的先驅:海德公園「水晶宮」

英國人於 1851 年舉辦首次萬國工業博覽會,廣邀各國人來參觀,故此,會內的建築和設備,一定要新,而且生產技術亦要夠高超。當時不少人為博覽會的建築與佈局獻計,而執事者選取了建築師約瑟夫.帕克斯頓的提議,以鋼鐵與玻璃於海德公園建造玻璃大殿,後人稱之為「水晶宮(The Crystal Palace)」。

下町工廠黃昏:東京的後工業化

對比明治大正工業高速發展的年代,現今關東地區尤其東京的製造業已經嚴重衰落。曾經令昭和日本引以自傲的下町工廠,雖然未至於絕種,但數量無疑逐年遞減。這與工廠本身的技術能力無直接關係,而是與日本高經濟成長期往後的產業結構、乃至外圍的經濟環境相關。

瑞士鐘錶勢成夕陽工業?

曾幾何時,一隻體面的名錶,是打工仔初出茅廬、結婚等人生重要時刻,首選以誌紀念的厚禮;不過今天這種慶祝方式,就不會出現在年輕人的選擇之列。68 歲的 LVMH 集團瑞士鐘錶部門總裁 Jean-Claude Biver,見證新一代與鐘錶業漸行漸遠:「現今時間無處不在,憑甚麼要這些孩子花錢買錶看時間?」

中國要搞「綠色經濟」,還能急速增長嗎?

從前中國經濟爆炸式增長,是以環境破壞為代價,空氣、土地、水資源一一遭殃。要收拾殘局,中國政府無可避免要更嚴格控制和監管工業污染。自 2018 年起,中國拒收多類「洋垃圾」,包括低質的廢木、廢紙、廢膠等。多年來,中國政府發誓要走綠色道路,但進展甚微,一來是監管不力,上行下不效;二來是政府亦懼怕「力度太大」,從而拖累經濟,造成失業。

「爛牛」爛在骨子裡

今天的爛牛和過去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製造手法。今天使用的布料比過去強韌得多,80 年代的牛仔褲可以自然磨損穿洞,但是今天若想要同樣自然磨損的效果,只能通過刻意加工,消費者沒可能穿爛一條牛仔褲,必須特地購買經過加工的「爛牛」—— 聽來是不是很諷刺?

請人又貴又難?中國廠商改請機械人

「中國企業-員工匹配調查」的最新報告顯示,中國不再是廉價勞工天堂。在過去 10 年,實際工資翻了一倍有多,其勞動成本不及墨西哥、泰國、馬來西亞、越南及印度便宜。但更大的問題是,薪金高了也留不住人,造成流失率甚高。成本上漲之下,即使當局大力資助補貼,雖有不少公司長期虧損,當中以國企最為嚴重。為了轉虧為盈,或是提升利潤,愈來愈多公司向自動化埋手,買機械人頂替真人。

陶傑:坐言起行

大選贏得漂亮,入主白宮之後,刻不容緩,到了要交貨的時候了。傳媒對杜林普的偏見很嚴重。「紐約時報」出版人已經認錯。但大亨勝選後,循例見奧巴馬,一對手謙卑地作祈禱狀,垂在胯下,心理學家說他內心慌張。好事者即刻起哄:杜林普本來沒想到贏,只一心搞局,哪知弄假成真,現在心慌了。

愈美麗愈醜惡:當代污染下的「藝術」

一幀幀色彩斑斕的「風景相」,揭露了人類最自私、醜惡的一面。攝影師 J. Henry Fair 過去 10 年走訪世界各地,坐在小型飛機內,透過小小的窗口,拍出一系列工業污染下的抽象照。在 Fair 的鏡頭下,廢氣、油污、排泄物、化學物料,長年累月流入江河潮泊,又或是釋放半空之中,通通化作有毒的「顏料」,為地球添上美得恐怖、美得噁心的色彩,但這些構圖精美、對比強烈的相片背後,卻是人類對能源苛索無度、急速改變的飲食習慣和失控的消費主義,而對這座星球造成的傷害和破壞。

來了美帝米老鼠,上海工人請過主

去年就有報道指,上海市政府下令「大掃除」,要求園區附近 153 間工廠在今年底前關閉,務求減少污染,確保「迪士尼藍」。如今樂園開幕在即,有外媒卻發現,工廠是否「無得留底」,似乎取決於規模大小,並非排污多寡。而因「關廠令」失業的數百工人,此刻更前路茫茫,因為當局對他們既無補水,亦無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