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染病

|共13篇|

1918 年大流感奪命上億 威脅百年未解

100 年前,奪走數千萬性命的一次世界大戰臨近尾聲,生靈塗炭理應到此為止,但始料未及,更催命的西班牙型流感(Spanish flu)肆虐全球,由美洲到亞洲、由北極到太平洋小島無一倖免,估計奪去達 1 億條人命,相當於全球 5% 人口。雖然科學家已確定,疫情由一種 H1N1 流感病毒觸發,但究竟病毒何以傳遍全球,學界仍然莫衷一是,更令人憂慮同樣的滅頂之災可以重現。

慘痛經驗:剛果對抗伊波拉病毒

伊波拉病毒一再出現,剛果已有多宗死亡個案,情況嚴峻,若其成為流行病,全世界都難以獨善其身。不過,惠康信託基金會的疫苗主任 Charlie Weller 在英國廣播公司網站上撰文指:雖無法準確預測下一次疫情將在何時何地發生,猶幸現時已掌握更多關於預防病毒爆發的線索。

打噴嚏時沒紙巾?請用手臂掩住口鼻

政府宣傳片日以繼夜地提醒:「打噴嚏或咳嗽要用紙巾掩住口鼻。」但想打噴嚏的衝動,有時候說來便來,沒有紙巾、手帕的話,又該怎樣才好?有品的你想必會用雙手蓋住嘴巴,寧願讓口水污染掌心,也免得讓病菌四散。可是不好意思,美國的衛生官員糾正你 —— 該用手臂,而非手掌。

全球反反疫苗戰

自從世上第一劑疫苗面世 200 餘年以來,陸續出現的傳染病疫苗不計其數,旨在形成群體免疫作用,遏止傳染病流行。然而近年全球反疫苗人士群體不斷擴大,接種率年年下跌,惡果逐漸顯現,例如撲滅多年的麻疹捲土重來,回歸歐美帶來疫症大爆發。有指拒絕讓子女接種疫苗的家長危害兒童健康,如同虐兒,理應處罰,事實上,歐洲與澳洲多地已立法強制兒童參與疫苗注射計劃,打響一場反反疫苗戰。

倫敦飲水噴泉史

開幕那天成千上萬的人上街慶祝,男士穿著西裝,女士穿著家裡最美麗的衣服,孩子們熙熙攘攘為了瞥見第一個公共飲水噴泉的風采。其後那噴泉每天都有上千人使用,它這麼吸引,皆因在 19 世紀的倫敦,要喝上一口潔淨的水,對低下階層而言殊非容易。

愛滋病疫苗即將面世?

世人關注愛滋病(AIDS)已久,但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今日全球仍有 3,700 萬人感染 HIV 病毒,單在 2016 年便有 180 萬人染病,100 萬人死於愛滋誘發的疾病。幸而愛滋病的療法近年屢有突破,本世紀甚至有機會見證愛滋末日。日前一份發表於國際愛滋學會會議(International AIDS Society Conference)的研究報告表示,新型疫苗臨床實驗結果理想,將會決定是否在年底於非洲進行大規模人體試驗。一旦見效,疫苗能大幅減少新染病的人數,阻斷傳染繼而令其絕跡。

錢可以有多髒?

這個世界比你想的更骯髒 —— 從衛生角度而言。由扶手到 iPhone,無不充斥細菌、真菌和病毒。當你與人握手,或是拉開大門,其實也在與人交換微生物。但現時研究人員更發現,生活上不可或缺的現金,正是主要的「播菌平台」。他們從美鈔上發現林林總總的東西,包括寵物的 DNA、致病的細菌甚至是毒品的痕跡。研究顯示,近八成美鈔都存在可卡因的蹤影。

被遺忘的疾病:殺死千萬人的西班牙流感

1918 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緊隨而來的,是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爆發。兩者相比起來,後者對世界的破壞力有過之而無不及,死亡人數約 5,000 萬至 1 億,比起兩次大戰死傷人數加上還要多,可謂 20 世紀最可怕的劫難。然而,今人或是遺忘人類遇過此頑疾,又或當它是大戰的註腳——這讓「經濟學人」撰稿人 Laura Spinney 決定追溯流行性感冒的歷史,並重訴西班牙流感對世界之影響。

遠古的宿敵將破土而出

地球上最強大的物種應是微生物。他們打敗人類,導致大規模傷亡的例子繁多。自從盤尼西林誕生起,人類不斷研製新的抗生素和疫苗來抗擊,但更難消滅的宿敵原來早早存在。去年位於西伯利亞凍原的偏遠地區 Yamal 半島上爆發炭疽傳染病,約 20 人染病,一名 12 歲男童死亡。有理論聲稱,源頭是 75 年前一頭死於炭疽的馴鹿,死鹿為凍土所掩埋,直至 2016 年夏天由於氣溫高出平均,導致凍土層解封,病毒潛入附近的水土,導致超過 2,000 頭馴鹿受感染,最終傳到當地居民身上。

同類相食的自然史

對現代人而言,人食人是道德禁忌,連動物同類相食也會被視為兇殘,動物學家 Bill Schutt 對此卻表異議,新作「同類相食極自然史」(Cannibalism: A Perfectly Natural History)一如其名,主張不少物種同類相食合乎演化規律,比想像中普遍,人類也不例外,由古代乃至現代亦不乏食人案例。究竟這種禁忌有多自然?

癌症會人傳人?

由 SARS、伊波拉到寨卡病毒,致命傳染病之所以令人聞風喪膽,是因為人會在不知不覺間中招,或經飛沫或經體液,防不勝防。有沒有想過,有一天連癌症都可有傳染性?一份最新研究發現,癌症能夠在貝類生物間以傳播,這是繼在袋獾和犬類後,第三種生物患上傳染性癌症。研究結果不禁惹人恐懼:癌症將來也會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嗎?

重口味接吻病

一個吻,既可定情,也可染病。多個研究指出,世上多達 8,000 萬種細菌,都可在一個 10 秒鐘的 kiss 傳播。雖然愛滋及寨卡不在其中,並不代表你可就此安「吻」無憂,至少以下的 5 種病症,光是四唇觸碰,就足以令你或伴侶後患無窮,輕則頭暈身㷫,重則癲癇腦炎……都是接吻惹的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