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建

|共28篇|

鄭立:卡卡鬆 —— 起完房子,起完路,最終露宿街頭的遊戲

卡卡鬆是法國西南部一個名城,曾經是中世紀歐洲最大的有牆城市,後來在 19 世紀法國政府想要拆城牆時,當地的居民抗爭之下才留下來,成為了旅遊景點,也令現在大家才有「卡卡鬆(Carcassonne)」這桌遊可以玩。遊戲的規則非常簡單,像砌圖一樣,玩者每回合都會輪流抽一片圖板,可能是教堂,可能是道路,可能是屋苑,把它拼上去大地圖,直至去到抽完最後一張碎片就完成。

港口以外,中國看準的還有印度洋上空

國際傳媒近月報道,中國透過「一帶一路」部署,使斯里蘭卡跌入債務陷阱,被迫出租港口填債,令輿論擔心港口最終變成軍事用途,擾亂印度洋勢力平衡。澳洲國防事務學者 David Brewster 撰文提醒,國際社會不應只顧慮海軍活動,目前印度洋周邊國家的機場控制與航空管制權,已經成為中國與印度的新戰場。

中東高鐵的「國家任務」

廣深港高鐵通車數日,不但「一地兩檢」制度引發爭議,其售票系統和行李問題,亦陸續惹來乘客不滿,加上載客量未達標,所謂高鐵新時代,成效無從評估,讓市民難以放下憂慮。而相隔不到兩週,同樣盛載著「國家任務」的沙特阿拉伯高鐵也即將通車。當一列高鐵為中港兩岸消除屏障,打開祖國之門,遙遠的沙特阿拉伯高鐵,所連結的卻是宗教和經濟的朝聖之門。

鄭立:珊瑚物語 —— 拿某個理由填海,填完卻用別的理由用掉

當然辯論是多餘的,因為用膝蓋想都知道政府會霸王硬上弓,反正誰都知道香港的高官只是一些毀滅香港後去英國、加拿大退休的生物。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最好的反應是怎樣呢?當然是玩桌遊了,毫無疑問,「珊瑚物語(Reef)」是一個有關填海的桌遊,讓大部分無法晉身政府當公務員的我們,共享摧殘毀滅珊瑚的樂趣。

怕蝕底更蝕底?停止追逐沉沒成本

有沒有試過買一張電影票,入場後卻發現是齣「爛片」,但因不設退票,為免蝕錢只好坐到完場?對於已經付出且無法收回的支出,經濟學稱之為「沉沒成本」。但小至日常生活,大至基礎建設,人們偏偏常犯經濟學家眼中的錯誤:繼續投放時間或資源。

鄭立:蠟筆小車 —— 咁大個人仲係度玩蠟筆?錯,我係玩桌遊!

「蠟筆小車」跟風間和娜娜子,沒有任何關係,是一個美式桌遊。玩者們經營一間鐵路公司,到處運貨,目標就是盡快賺夠錢上岸,脫離苦海。一開始你會抽到一些任務卡,每張任務卡上有 3 個不同的柯打,就是說,「只要你把甚麼貨物運到哪裡,你就可以得到多少錢」,比方說要運金去日本,運奶粉去深圳,運煙去香港,運狗去廣西,運四川解放軍去北京之類。

在伊斯坦堡風景裡,如何看到經濟危機?

土耳其貨幣里拉早前暴瀉,觸發經濟危機,震驚全球,但長期留意伊斯坦堡樓市的觀察家對此絕不驚訝。伊斯坦堡過去 10 年大興土木,撐起整個土耳其經濟,但無論興建摩天大廈,還是建造全球最大機場,發展商幾乎完全仰賴低息外匯貸款,新建豪宅又以吸引波斯灣富豪為目標,以致早有分析警告經濟增長的基礎不穩,勢必不堪一擊。

連接兩韓美好將來,鐵路重啟指日可待?

在南韓固城郡有個空無一人、已經廢棄了的鐵路站,最後一次有人到達這車站已經是 2007 年的時候 —— 這個車站是豬津站(Jejin station),位於南韓最北處。人們或許很難想像這被封鎖的車站,有一天能夠影響兩韓的政治和經濟,甚至解放北韓,但在此之前仍然面對著一些難關。

當「一帶一路」進入柬埔寨:無好帶挈,只有分裂

作為東南亞最貧窮的國家之一,為吸引中國企業投資,柬埔寨成為中國「一帶一路」的合作夥伴,期望發展成東南亞商貿路線的核心地域。其中,柬埔寨唯一的深水港口都市施漢諾(Sihanoukville),短短 2 年時間,市內已隨處可見正在施工的中資建設項目,而且,施漢諾正逐漸成為下一個澳門,在「一帶一路」的背後,中國賭業或已移師到鞭長莫及的施漢諾,進行著當地無從制止的洗黑錢活動。而這股日益熾熱的黑金風氣,亦累積了當地柬埔寨人對中國企業的不滿。

世界盃能否改變俄羅斯?

2018 世界盃曲終人散,各地球迷陸續返國,但東道主俄羅斯似乎依依不捨。總統普京表示,世界盃期間,以 Fan-ID 免簽入境的旅客,直至本年底仍可獲免簽證待遇進入俄國。普京明言希望各位旅客:「與親朋戚友多到俄羅斯。」是次決定,也許是當局推動旅遊的契機。不過,世界盃為俄國帶來的改變或好處,會否僅止於此?或,俄羅斯會否變得更開放?

陶傑:這筆賬如何算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終於宣佈不同意大馬東海岸鐵路的融資方式。在此之前,幾乎同一日內,前首相納吉被正式拘捕。馬哈迪此舉當然在暗示:納吉任內收了大量中國的賄賂,同意東海岸鐵路的不平等融資條約,包括接受中國國企銀行的貸款及以後的還款條件。

一帶一路放慢腳步 「大撒幣」恐不再?

有人形容,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是對外的「大撒幣」行動。近年來,中國確實向不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作大規模投資及貸款。然而「大撒幣」的情況自今年起有所改變。「中國財新網」於本年 3 月發表的「一帶一路指數」文件顯示,中國與其他國家的貿易規模,已較一年前為小。「一帶一路」之所以減少對外國的資金投放,或在於中國開始憂慮,接受貸款的國家,將來是否有能力償還債務。

鄭立:夏威夷 —— 夏威夷,就是華夏威震蠻夷

「夏威夷(Hawaii)」三個字,你聽到會想起甚麼?陽光沙灘?水果?草裙舞?還是偷襲珍珠港呢?我的話就是偷襲珍珠港,如果真的是偷襲珍珠港,這個桌遊就應該是一個日軍打美軍很熱血的軍事桌遊吧?可是不是,這遊戲一點也不陽光,你怎會想到一個叫夏威夷的遊戲,內容竟然是學習扮演政府高官搞基建?

俄羅斯辦的世界盃,其實跟很多俄人無關

世界盃正式開波,全球人口再次(短暫)成為足球的俘虜,至今從未打入決賽週的印度,更有計劃停工停課來觀戰。弔詭的是,作為東道主的俄羅斯,卻不見得正舉國歡騰。相對於 11 座主辦城市的熾熱狂烈,距離莫斯科車程不遠的城鎮 Fedino,氣氛相對平靜。其實當地不乏球迷,只是對他們來說,伴隨世界盃而來的喧鬧和投資,都似是遙不可及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