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關係

|共67篇|

網絡諜戰真的打起來了?

為何這條未經證實的傳聞,立即引起巨大關注,風傳千里,言之鑿鑿?因為這件事恰好符合世人對於網絡安全的擔憂。如果電腦主機板可以植入類似的間諜晶片,則所有終端硬件譬如智能手機、手提電腦和伺服器都不能倖免。而網絡世界正在無限擴大:譬如家電、全自動汽車,甚至大型工業機器,無不存在網絡安全漏洞。

陶傑:聽言觀行,中外皆然

中國國家主席主持上海進口博覽會揭幕,發表講話,宣佈「五大承諾」:包括一主動擴大進口、降低關稅,而且「不是權宜之計」;二擴大金融業服務業開放、深化教育文化等開放進程、放寬教育醫療等外資股比限制。國家主席講話分量自然不會同凡響。但這種論調中國自從加入世貿以來,西方政府和企業不知聽過幾多次。

要對付俄國間諜?向愛沙尼亞取經

俄羅斯特務近年被指「屢建奇功」,先是懷疑在 2016 年干預美國總統大選,月前又涉嫌在英國毒害前俄國特工 Sergei Skripal 及其女兒。雖然克里姆林宮否認指控,歐美決意還擊,矢志加強搗破俄國間諜活動。惟問題是,怎樣做才有效?美國「華盛頓郵報」相信,經驗豐富的愛沙尼亞可給西方盟友過招 —— 先開名,再羞辱。

貿易戰如何廢掉世貿組織武功?

10 年前,世貿組織是反全球化運動眾矢之的,其推動全球自由貿易看似銳不可擋,任何世貿會議定當被國際示威者招呼。十年人事幾番新,杜林普先後向多國發動關稅攻勢,又與中國大打貿易戰,世貿組織都只能擔當陪襯角色。經濟學家 Arvind Panagariya 便分析指,各國不是公然違反世貿條款,就是鑽空子架起保護壁壘,最終無論誰勝誰負,世貿組織都會被廢掉武功,全球貿易秩序難免有所調整。

異見記者失蹤:伊斯坦堡還是中東流亡者天堂嗎?

沙特記者 Jamal Khashoggi 日前於伊斯坦堡人間蒸發,懷疑已遭殺害,視他為眼中釘的沙特王儲,則被指為幕後黑手。雖然 Khashoggi「自我流放」的定居地為美國,但像他這樣來自中東的異見人士和流亡分子,多年來湧至這座土耳其最大城市。如今 Khashoggi 失蹤,對於這些「有國歸不得」的人,此事構成多大威脅?

俄國陰影下,亞美尼亞如何成就和平革命?

總統連任兩屆,到達任期上限,於是換個位置以總理身份繼續掌權,這正是普京在俄羅斯屹立未倒的權術。前蘇聯國家亞美尼亞的總統,原本打算按照同樣劇本如法炮製,但國民未有就範,民主抗爭漫延全國,半年前成功將總統拉下馬,被譽為「亞美尼亞天鵝絨革命」。當俄羅斯仍然駐軍當地,革命是如何在普京眼底下取得成功?事隔半年了,亞美尼亞又改變了多少?

港口以外,中國看準的還有印度洋上空

國際傳媒近月報道,中國透過「一帶一路」部署,使斯里蘭卡跌入債務陷阱,被迫出租港口填債,令輿論擔心港口最終變成軍事用途,擾亂印度洋勢力平衡。澳洲國防事務學者 David Brewster 撰文提醒,國際社會不應只顧慮海軍活動,目前印度洋周邊國家的機場控制與航空管制權,已經成為中國與印度的新戰場。

不漏洞拉:你不知道的越南船民史(上)

「不漏洞拉」四個音字,絕對是殖民時期的香港人集體回憶,即使不懂越南語亦會琅琅上口。這是當年港英政府一段越南語廣播的開場白,向越南船民解釋船民政策,由 1988 年開始一直播到 1997 年港英旗幟徐徐落下,堪稱時代見證。可是很多人除了記得「不漏洞拉」以外,都未必清楚這段與香港息息相關的歷史,而船民潮背後的政治黑幕,其實超乎外界想像。

Live Norish:從瑞典暴亂看美國政經霸權

上月瑞典西海岸的哥德堡 Gothenburg 和特羅爾海坦 Trollhättan 發生大規模縱火騷亂,事件做成過百架汽車被焚毀。今次臨近瑞典大選發生的暴亂有如電影「V 煞」的劇情,令政治光譜更趨向杜林普提倡的反移民政黨從中獲利。

連接兩韓美好將來,鐵路重啟指日可待?

在南韓固城郡有個空無一人、已經廢棄了的鐵路站,最後一次有人到達這車站已經是 2007 年的時候 —— 這個車站是豬津站(Jejin station),位於南韓最北處。人們或許很難想像這被封鎖的車站,有一天能夠影響兩韓的政治和經濟,甚至解放北韓,但在此之前仍然面對著一些難關。

統戰還是尋根?讓新加坡華人,以中國人自豪

立國只有數十年,主要由移民組成的新加坡,一直以來均鼓勵各族公民,既保留自己的文化特色,同時促進作為新加坡人的國民身份認同。不過,不少人擔心,這項文化與身份平衡的國策,正在中國精心計算下,把新加坡華人對其文化的擁護,化為對「祖國」的忠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