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

|共65篇|

齊來下載愛黨 APP,做個「虛擬」中國人

曾在毛澤東時代高高懸掛的愛國標語,已經跟不上新世代。培育新一代愛黨青年的方式,早就滲入網絡,明確打著灌輸中共思想為旗號的「黨 App」,取代當年的大字報,完成一系列政治宣傳任務,清一色紅底圖案,未 Click 入去已感覺得到中共色彩。中國網絡汪洋中數以百計「黨 App」,雖則數量龐大,但沒有個別特色,一般遇到這類型的 App 或網站,我們會稱之為 Content Farm,「黨 App」則可能是富有「新時代中國特色」的 Communist Farm。

【虛擬建國】愛沙尼亞因何令加泰效法?

愛沙尼亞在國際舞台上名不經傳,但在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自治區的獨立運動中,這個波羅的海國家原來早已參了一腳。西班牙「國家報」日前披露,加泰自治區自兩年前起,定期派員到訪愛沙尼亞,學習架構數碼政府的技術,以便日後若遭中央政府阻撓,流亡政府仍能在網絡世界運作。愛沙尼亞作為取經對象,在電子行政方面到底領先多少?其他有意獨立的地區,又能否參考借鏡?

不夜蒲不戀愛,不再反叛的青年,是成長表現?

有研究顯示,過去反叛青年身上的常見習慣,自 21 世紀開始,有迅速下降的趨勢。雖則少了醉酒鬧事和超速駕駛等情況,但當這些青少年問題不再大量發生,反而又變成另一個社會問題:放棄反叛,拒絕長大,新生代可能並沒興趣成為一個成年人。人的成長速度往往會隨著周遭環境而改變。當社會變得艱難和前景不明,會令人加快成長。反之,當社會資源豐富,生活趨向安定,步伐就會減慢。當下的「iGen」往往少了份叛性,多了份隨性,而且更難獲得愉悅 —— 他們沒考慮也沒準備過,要如何成為一個大人,也代表他們無法從反叛的行為中,得到自我滿足。

陶傑:懦夫和暴徒

英國專欄女作家費莉曼(Hilary Freeman)寫了一篇文章,說她的幼女的褓姆癡肥,她看見心中緊張,怕自己不在家時,癡肥的褓姆會不會心臟病發,引起意外。她撰文評論為何英美西方如此多癡肥的人,這樣對社會保健福利是否太重。文章短短 4 小時即收到過千個辱罵的留言,到了下午,美國那邊的早晨,美國的傳媒打電話來訪問她,因為這篇文章已經成為「國際新聞」。

網絡攻擊改寫現代戰爭模式

近日美國總統杜林普下令,將 2009 年成立的「網戰司令部」(Cyber Command)提高級別,升格為聯合作戰司令部。這意味著,美國更加重視「網戰」之於現代戰爭的角色,並將「網戰」轉為未來的國防重心。這變動並非美國沒事找事而作出的決定。牛津國際關係學者 Lucas Kello 在著作指出,所謂「虛擬武器」已有左右大局的影響力,現在威脅著你的電腦網絡 —— 以及國際秩序。

圖像時代如何重塑人類記憶?

人類依賴不同感官記憶,圖象、文字、聲音、觸感乃至味道等等,均有助記取及回憶細節。諸如此類的記憶手段並非中立的媒介,可以加強印象,亦能削弱部分記憶,甚至誤導大腦,製造虛假記憶。在圖象氾濫的社交網絡時代,對比以文字紀錄為主的近代,人類記憶又會有何變化?

18 年前預測世界——蓋茨差不多全中!

1999 年,全球首富比爾蓋茨在其著作「未來時速」(Business @ the Speed of Thought)中大膽寫下 15 個預言,預測未來商業世界走向。現在,17 年貶眼飛逝,蓋茨的預測有沒有成真?對讀其預言和今日現狀就可發現,蓋茨彷如先知神算,預言幾乎全中!

站在反恐最前線的 Google

上年 6 月,有巴黎恐襲死難者家屬對 Google 提告,指控 Google 違反「反恐法」,容讓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使用其影片平台 Youtube 宣揚極端思想,令 IS 得以發動恐襲。當時, Google 只重申有明確規定限制內容發佈,亦一直有刪除恐怖組織的帳戶。一年後今日,Google 高級副總裁 Kent Walker 表示 Google 將進一步打擊恐襲,並從人工智能、人手、資訊審查手段與內容四方面對付極端思想傳播。

美日雅虎的迥異命運

美國雅虎一度是搜尋器代名詞,長年經營失利,近日終於步入歷史舞台,由無線電訊商 Verizon 收購,Yahoo 之名不再,變成 Altaba--從昔日網絡界巨頭淪落到依附阿里巴巴股份為生;另一邊廂,日本雅虎(Yahoo Japan)經年業績平穩,國內影響力盛,「母公司」反過來需要仰賴其授權費牟利。為何一虎經營生風,一虎則慘落平陽?日本經濟新聞記者杉本貴司比較美日雅虎營運策略的分歧,指出有三大因素導致迥異命運。

唐明:當活著都成了記憶

鄧麗君永遠停留在她離開時的年紀,而其他人終於都超過了她的年紀,她從過去的前輩、大姐,變成了所有人的小妹;就好像我現在終於驚覺,原來從小仰慕的甚麼大神,並不是甚麼白髮蒼蒼的老頭,他們留下曠世傑作的時候,其實都比我現在年輕,譬如偉大的蕭斯塔柯維契第七交響曲,原來人家作曲的時候才 35;譬如莫札特,大概在大多數樂迷眼中已經是個 baby。

在 Facebook 上,你偷夠片了嗎?

論吸引力,字不及圖,圖又不及片,近年 Facebook 便積極發展影片分享功能。2014 年中,Facebook 的每日影片瀏覽數約在 10 億以上,但據 Zuckerberg 在 2015 年初公布的首季數據,每日影片瀏覽量已超過 40 億,增幅驚人。影片瀏覽量極速增長,光鮮數字卻有黑暗的一面,Facebook 頁面充斥侵權影片,但 Facebook 看似不怎麼積極去處理盜片問題,甚至社會名流也參與盜片大業。

對 Facebook 講大話,對 Google 說真話

Facebook down 了,全球 down 了。我們彷彿頓失方向,低頭不知看甚麼,抬頭又怕找話講,更別說無法貼相打卡,叫生活都黯然失色。偏在此時,經濟學家 Seth Stephens-Davidowitz 於「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文章,高呼「別讓 Facebook 叫你苦」,因為社交平台與現實世界落差之大,如同平行時空,沒甚麼好執著。你不相信?他在文中列舉多個例子,揭露 Facebook 上的正直充實美滿富足,不是從生活中斷章取義,就是把真我隱藏起來,營造一個擁有智慧、財富、品味、健康的自己。

網上最大謊言:點擊同意條款

不論是社交網站、購物網站抑或串流媒體,舉凡需要登記使用的網站,除了要你提供個人資料外都不能免俗彈出長如文集的「使用條款與細節」,密密麻麻的排版中佈滿不知所云的法律名詞,冗長深奧偏偏頁尾還故作大方提供同意或拒絕的選項。不過有實驗發現此等條款根本無人會讀,麻木點擊同意,不禁叫人質疑究竟「使用條款」意義何在。

電郵這回事,這國家的人早就不用了

緬甸鎖國數十載,2012 年在改革派軍政府領導下,再次對外開放。脫節了這麼久,想要追上潮流,本應毫不容易,但意外的是,這個國家直接跳過座檯電腦和電子郵件,一下子來到智能手機和通訊軟件,與外界無縫接軌。對他們來說,電郵擠爆收件箱這種事,好比天方夜譚。

meme 股票市場:炒賣網絡紅與黑

meme 這一無處不在、難以解釋的網絡文化,它可以是一個滑稽的動圖、恰巧捕捉到別人尷尬一刻的相片、一段「不明覺厲」的文字、一個搞怪的漫畫、甚至是一個引人共鳴的 hashtag。它們來得洶湧,猝不及防的篤中你笑穴,然後悄悄淡出。Reddit 有網友發起 meme 股票市場,用「股價」追蹤每個 meme 帶來的熱潮。

低頭大國——芬蘭

2017 人間樂土?似乎非芬蘭莫屬。自小接受優質教育,免受填鴨之苦,仍可學問滿懷。長大後不做律師醫師,做系統工程師同樣吃香,儲些錢再找投資,創業創新也有出路。今年起,政府更試行「全民基本收入」,有望將這種「人人有錢分」的計劃實施到底,鼓勵人再學再試,相信問誰都羨慕。但原來這個冰雪之地,不單有錢有才還有網 —— 說的是手機無限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