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關係

|共77篇|

「溝女課程」如何令人萬劫不復?

獨男為脫獨,不惜重金求教所謂「溝女大師」學習如何贏取女神芳心。諸如此類的課程,其實早於歐美蔚成風氣,有研究發現,這類把人際互動化約為公式的調情技巧,很多時都無法幫助獨男脫獨,但他們還是會自掏腰包繼續上課,其背後存在一套操縱學員心理的邏輯。

人與機械人的終極關係:戀愛

美劇「西部世界」講述人類在主題樂園中,對模擬真人的機械「接待員」為所欲為。而在現實,的確有人嘗試開設機械人妓院。不過,洩慾工具也許不是人與機械人的最終關係。作家及記者 Greg Nichols 認為,某天機械人將跨過與人類之間的鴻溝,與人類戀愛。

古希臘弱勢社群的復仇武器 —— 流言蜚語

諸事八卦、講是講非,在古今中外都談不上美德,但英國古典學教授 Fiona McHardy 指出,在古希臘時期,社會低下階層無權無勢,想要伸張正義或報仇雪恨,說三道四散播流言往往是可靠手段,在不健全的司法制度下,流言更可以殺人。

日本校園欺凌史

有香港中學男生被同學剝褲凌辱,數名男生在旁嬉笑,校方指這並非欺凌,只是同學玩得過火。但有該校的學生指,該校的欺凌情況普遍,屢次投訴不果後因而轉校了事。日本的校園欺凌問題嚴重,未成年者的自殺案中,其中 3 成的原因是源自學校問題。校園欺凌除了直接毆打、還有集體無視、強迫盜竊、強迫在女同學面前自瀆,曾有將受害者迫到自殺的案例,更有部分事件是加害者親手把受害者殺死。

機不離手的你,為何還買賀卡?

這個年頭,雖已沒多少人寫信,卻還有不少人寫卡。逢年過節,賀卡架前都站滿了人,逐張拿起盤算著要送給誰。而據網媒 Vox 報道,美國也有類似「盛況」。縱然整體盈利逐年下跌,業界龍頭 Hallmark 亦要大幅「瘦身」,但賀卡仍有龐大市場,每年創造 75 億美元銷售額。

【討厭聖誕人士專用】聖誕節求生指南

誰說聖誕普天同慶?假期理應休養身心,但聖誕聚會擠滿你的日程;眼見街裡愛人一對對,孤家寡人自覺格格不入,有伴侶者亦要為聖誕驚喜費煞心神,「放閃」背後有苦自己知。說穿了,聖誕從不普天同慶,是時候正視自己的負面情緒了!英國健康心理學教授 Karen Rodham 提供 5 大專業意見,與天下討厭聖誕人士共渡時艱。

在團隊中獲得安全感,工作表現也更佳

工作佔生活大部分時間,如果整天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身心俱疲之餘,又不能發揮所長。這不只是打工仔的「無病呻吟」,已有研究表明,工作團隊如果令員工擁有「心理安全感(psychological safety)」,成員可以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工作,提出意見或批評而沒有後顧之憂,就可以表現更好、更有效地解決問題。

青年不再愛做愛?

日本有所謂「草食男」、「草食女」的「無性趣」一族,引申出國家「少子化」的問題。但現時即使在美國,青年性慾減退的現象亦逐漸浮現出來。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在 1991 至 2017 年的調查發現,在高中時期有性交經驗的青少年,比例由 54% 降至 40%。即使是其他發達國家如英國,亦出現類似問題。何以當代青年變得不愛做愛?專欄作家 Marisa Bate 於英國「電訊報」撰文,解釋新一代性愛倒退(sex recession)的現象。

完美主義者為何愈來愈多?

完美主義往往都讓人又愛又恨,它有時代表了積極奮鬥的決心,但同樣地,它從來都是一個人性的弱點。走向極端的完美主義者,不但無法擺脫抑鬱和焦慮,更是一個讓人遠離成功,走向毀滅的漩渦。儘管世界愈來愈不完美,但社會上的完美主義者,人數卻逐年上升。巴斯大學 Thomas Curran 和約克聖約翰大學 Andrew Hill 兩位博士生於今年初聯合發表的一項研究報告認為,今日在英國、加拿大和美國三地的大學生,比起 90 年代抱有更強烈的完美主義心態。

不忠的女人,不見得是你想的那樣

古今中外,女子總被視為感性動物,認定她們較為忠於伴侶,出軌也是為情而非為性。但事實呢?耶魯大學人類學博士 Wednesday Martin 分析數據,並採訪 30 位專家及女性後,發現那些關於女性性慾的描述,全屬「毫無根據」的假設。她在著作 UNTRUE 破除有關女性與性觀念的常見誤解。伴侶治療師 Ian Kerner 在 CNN 的健康專欄中歸納出以下 3 個。

兄弟姊妹對你的影響,比你想像更深

有兄弟姊妹的人,父母大抵都會說過:「希望你們長大可以有伴,而這個伴可以代替父母陪你走更遠的路。」之類的說話,說話的目的是為了兄弟姊妹之間相親相愛也好,是為平息爭吵也好,無可否認,他們大都是在一生中出現時間最多的人,前「大西洋」副總編輯 Ben Healy 近日就撰文探討,兄弟姊妹是否比父母更具影響力。

不用智能手機或社交媒體的人,教曉我們甚麼?

無論在上班途中、用膳時間、如廁期間、臨入睡前,我們已習慣機不離手,無時無刻在社交媒體更新好友動向、國際趣聞、分享自拍照以刷存在感…… 我們似乎都忘了,10 多年前智能手機還沒那麼普及的年代,我們是如何過活的?英國有大學對拒絕使用智能手機或社交媒體的「少數族群」展開研究,從他們身上重新反思社交媒體對我們生活的影響。

低頭族長者 心理更健康

有人覺得智能手機削弱人際關係,讓人低頭獨對智能手機,躲進網絡世界,代替親身互動,每個人都成了孤島。筆者近期的一項研究卻發現,對 55 歲至 70 歲人士而言,手機是眾多通訊工具中,最有助他們鞏固與維繫其強連結的關係,因而令他們感到更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