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關係

|共28篇|

成為辦公室政治家的條件

辦公室政治不可避免,但不等於各位白領要染黑雙手,深陷其中。做到既不損人,又能利己,才是真正的辦公室政治家。掌握辦公室智慧,可提升工作表現、影響力及領導能力,有助事業發展。相反,缺乏政治技巧的人,即使聰明能幹、老實勤力,職場之路亦難以暢通。不想成為任人刀俎的魚肉,又不想魚肉他人,不妨學習成為辦公室政治家,為自己爭取利益外,不失個人尊嚴。

石 Sir:好友餞行

有朋友說過其中一道移民的難關,就是人到中年,若丟下了自己的人際網絡,如何可以重新建立。這年紀的人,要不有家庭要照料,就是有穩定的朋友圈子,沒必要也沒動力像年輕人那樣,甚麼樣的人都想認識一下。離港之前,跟太太常討論這問題:移居以後,家人朋友都在遠方,從此只我倆相依為命,如何是好,到底是否值得?

Live Norish:遠嫁北歐之前的心理準備

TVB 節目「嫁到這世界邊端」,讓嫁到當地的香港女性與觀眾分享異國人妻辛酸。有些女士幻想嫁到外國就生活無憂,住大屋,揸靚車,不過現實與理想總有一段距離。來到陌生的地方,語言、文化、工作以及人際交往都是困難重重的。在異國文化衝突下,物離鄉貴,人離鄉賤,其實北歐並不如媒體所講的那麼平等、那麼幸福。在異國文化衝突下,物離鄉貴,人離鄉賤,有時甚至想食碗魚蛋粉,也只能發夢幻想。

鄭立:最佳損友闖情關——王晶教你如何進行不對稱間諜戰

最佳損友系列除了笑片外,貫穿的主題竟然是「間諜戰」,只是第一集主角是被滲透的一方,而第二集則是主角去滲透敵陣。和第一集「最佳損友」呼應,讓主角勝利的還是人與人的感情與關係,再次戰勝了陣營和門閥的壁壘。間諜這種看似充滿陰謀詭計的題材,考驗的卻是人類之間真誠的感情,在我們常常要顧慮被鬼滲透的問題時,是否該反思一下?我們是否太不注重人與人關係的質量,才導致必須疑神疑鬼?

6 種值得深交的同事

白領皆知,你與同事的關係如何,你的職場生活也必如何。但時間和精力有限,要跟所有同事都打好關係,根本是天方夜譚。商業媒體 Fast Company 綜合多名專家意見,歸納出辦公室內最重要的 6 種人,值得你主動加強溝通,令工作更為輕鬆、愉快和有意義。

鄭立:最佳損友——超越敵我陣營的力量是人與人的感情

我今次談「最佳損友」這個電影,對大部分人而言,它就是王晶的無厘頭式笑片。但對我而言,我卻認為這是一套主題為道德的啟蒙作品。這個故事是兩種價值觀的對抗、兩種不同道德的對抗。徐定富作為反派,重視的是「表面的、社會性的道德」;而徐定貴作為主角,最後救贖他的是「內在的、自我的道德」。

說出來,真會舒服一點?

常言道,男人是 cave animal,有事喜歡「收收埋埋」,躲起來自我療傷;女人則完全相反,心煩就愛呼朋喚友,大吐苦水聊個通宵達旦,直言「不談心事不算姊妹」云云。然而,把煩惱直說出來,真會舒服一點?Deborah Tannen 作為女性語言學家卻在「華盛頓郵報」撰文反駁,分析此話絕非萬試萬靈,有時候甚至會適得其反。

人愈大,愈少朋友?

不少年過 30 的人,都有如此感慨:身邊的朋友好像愈來愈少了。近日紐約時報重登 2012 年一篇由文化記者 Alex Williams 撰寫的文章,編輯注曰:「雖然文章陳舊,但所探討的主題卻永不過時。」Williams 在文中寫道:「無論你有多少朋友,最終會感到一個宿命:20 歲時期到處能認識到交心摯友(B.F.F.)的年代已經過去。現在則只能結交泛泛之交:算是朋友的朋友(K.O.F.)。」

贏取信任的 5 個方法

一般人認為為信任需要時間慢慢培養,可是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所長 Adam Galinsky 與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Maurice Schweitzer 在「朋友與敵人」(Friend and Foe)一書中,挑戰這個古老假設。他們從多項的行為心理學研究中,歸納出快速建立信任感的因素:關鍵在於溫暖和能幹。

做人要識嗌「唔好」

有時你覺得自己不夠時間,是因為你不懂得「Say NO」,結果時間都花在錯誤或無關重要的事情上。美國侯斯敦大學商學院教授 Vanessa M. Patrick 稱:「能善用 No 溝通,反映你是在自己人生中的駕駛座。」不過,Say No 也有技巧和策略。Patrick 與波士頓大學市場學教授 Henrik Hagtvedt 2012 年的研究表示,回答「我不會」(I don’t)比「我不能」(I can’t)讓受驗者能夠更容易抽離不願意的承諾。

辦公室混蛋,是你還是你同事?

混蛋到處有,公司特別多?精神科醫生 Jody J. Foster 擁有 MBA 學位,對職場關係素有研究。她揚言:「我可以告訴你,我參加過這麼多演講和研討會,從沒有人會說,自己不曾跟麻煩友共事。」為此,她著有 The Schmuck in My Office 一書,分析各類型可惡同事,並傳授應對心得。以下是其中 5 種辦公室衰人,恐怕總有一個(甚至更多)就在你左近。

Live Norish:挪威社會的 Janteloven

有人說,要了解 Scandinavian(挪威,瑞典和丹麥人),就要先了解 Janteloven(law of Jante)。這是丹麥裔挪威作家 1933 年小說 En flyktning krysser sitt spor(英文版本名字為 A Fugitive Crosses His Tracks),在虛構的 Jante 村裡要遵守的法則。作者並不是憑空杜撰那些規例,靈感來自北歐人的行事習慣和社會風氣。小說面世以後,這 Janteloven 竟慢慢得到大眾認同,確認這是北歐人不宣之於口的行事規範。法則有十條,但其實總适來說,核心意思就是「你不能太突出,不要以為自己很特別」。

日本 OL 新常態:租「朋友」合照

年過廿五的 OL 花錢「租朋友」,請來年紀相仿的女孩,充當閨密慶生;二十出頭的女白領,花錢招來 3 名陌生女子,裝作 girl’s talk 聚會…… 你覺得很浮誇?在日本,這樣的都會女性愈來愈多。她們每次出錢又出力,只為拍照放到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有些人為求盡善盡美,甚至保持同一姿勢拍照 10 次。如此不辭勞苦,為的又是甚麼?

當「凝望」成為一種交友活動

低頭族之所以低頭,除了是沉迷 Facebook 捉小精靈,也是避免與人四目交投,怕對方看穿自己、看低自己,又或是看不到自己。既是缺乏自信,卻又猜疑對方。我們唯有借用智能手機,找個藉口躲開目光,藏身虛擬社交平台,截斷現實眼神接觸。澳洲的 Igor Kreyman 則反其道而行,他創立組織「Human Connection」,定期舉辦「互相凝視」活動,希望從兩人的靈魂之窗,聯繫彼此的靈魂。

這樣的孤獨患者,你認識嗎?

吃飯逛街看電影都能一人成行,旁人的眼光卻都訴說著:你沒人陪,你有問題。不是社交技巧糟糕,就是被社會遺棄。但最新研究反駁,這不一定屬實。科學家指出,部份離群獨處者或是對社會提示(social cue)非一般敏感,為了自我保護,選擇疏遠人群。很多人對孤獨無法宣之於口,但醫學界警告,若把這種情緒置之不理,恐會有損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