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

|共43篇|

鄭立:對創業家而言,甚麼是金融?

很多創業者想得到投資,也想最後能夠從創業中得到收穫,這些都是取得資金的行為。但是他到底是拿甚麼出來換資金呢?他自己也搞不懂,那些創業者常常以為自己的股權值錢,說願意拿股權換資金,最後卻沒有人理會他,因為他打從一開始,就看不通這是一個金融行為。創業家必須理解,甚麼是金融行為?金融是非常的多樣化,要完全理解,是一種專業,但創業家必須理解的卻只是一個部份:「收入潛能與現金的互換」。

鄭立:投資者是你的長期盟友

如果你只把投資者看成是金主的話,你就是把你和投資者,視為兩個利益立場不一樣的陣營。如果你賺錢而投資者賠錢的話,你會覺得自己賺了;如果你把盟友視為你陣營的一部分,盟友的錢流到你身上,你沒有賺錢,最多是資源分配的比例改變而已。當然實際上你的錢好像多了,投資者的錢好像少了,但這是一個觀念的問題,你這樣想,代表你沒搞清楚你和投資者的真正關係。

留住人民幣,不如瞓身比特幣

中國炒起比特幣,最大主因自然是中國走資潮和人民幣的貶值趨勢,資金湧入比特幣,其中一個好處是它可以用美元作交易,不受人民幣走勢影響。背後另一原因則是虛擬貨幣在中國的認受性相對數年前大幅提高了,一般市民對其運作亦已掌握,甚至遠高於香港和台灣等地。畢竟內地流行電子錢包,吃飯結帳、購物付款以至新年「發紅包」,都以虛擬貨幣進行,據說連雀館打牌都可以用微信支付。國民幾乎都不怎樣用真鈔了,如果微信、淘寶這些平台可以對應比特幣,人民幣真有可能淪為廢紙。

中國人的特別走資技巧

近年因中國房地產過熱,同時中國經濟發展開始放緩,部分國民希望多元化投資,減低風險。而自 2014 年開始,中國的資金大量外流。近期中國嚴格限制貨幣外流,但現時卻有新技術新花招,利用灰色地帶讓資金外逃,為中產階層打開投資大門。

注意:移民加拿大的快速通道

當杜林普連奪數個關鍵州時,網絡一片哀號,不少美國人身體還誠實地搜尋「移民加拿大」等字眼,同一時間加拿大移民局有關移民資訊的網站疑因瀏覽超負荷而一度癱瘓。右翼保守風潮底下,大愛的加拿大或許是自由派的最後樂土。要成功移民,當然是要準備充足,首先是了解哪種人才加拿大最渴求。

中資收購案的原罪

當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已成事實,向人民幣叩首低頭就是必然?對「北望神州、抓緊機遇」的港人而言,向人民幣俯首跪拜或許沒錯,西方列強則似乎有相反答案。繼早前英國延遲審批中國國企的核電廠計劃、澳洲否決中資收購電網後,近日歐盟和德國對中資龐大收購計劃的阻撓,再次顯示西方對紅色資本抱有戒心的抵抗態度。

鄭立:停損是創業家的謙虛

甚麼是謙虛?每當我們想像這個詞語時,總會想到一個溫和,容易相處,不囂張,有禮,處處說自己沒甚麼了不起的人。我們很容易就會覺得,所謂謙虛,其實就是一種略帶內斂的態度。但是,溫和有禮、對人謙和,這些都是謙虛者會有的行為,但並不是謙虛的本質。謙虛的本質,是承認自己的不足和錯誤。

剔走柏林,德國更美好?

國家經濟的火車頭,一定是首都嗎?在德國這個歐洲最大經濟體,實情顛覆你的想像。德國經濟研究所(Institut der deutschen Wirtschaft Köln)的最新研究發現,若是撇開柏林的經濟產值來算,德國反會更加富庶,這種現象在歐洲可謂萬中無一。為何柏林作為一國之都,卻對國家經濟建樹甚微,甚至長拖後腿?

罄竹難書的安倍馬里奧

一場奧運的終結,最令人形象深刻的,竟非一眾頂尖運動員,而是一條巨型綠色水管,以及從水管冒出來、模仿超級馬里奧的安倍晉三。
外界對此普遍受落,高呼新奇有趣,反觀日本國內,批評之聲不絕於耳。不少國民更為反感,在他們眼中,即使安倍扮演著馬里奧,仍無法掩飾他的種種惡行……

鄭立:創業家的成功不建築在別人的貧窮上

洛克菲勒可是效益主義者的人辦,絕對是不擇手段。他完全把商業視為戰爭,並以戰爭的方式去從事商業。這種暴烈的商業戰爭使他獨佔了市場,掌握了全世界七成的石油工業。在這方面來說,他可說是一個徹底的仆街。但是,為何說他的巨大財富並不從別人的貧困得來的?

滑浪拯救經濟

以前是一個小漁村,經年發展,變成旅遊勝地……說的不是香港,而是秘魯的曼科拉(Mancora)。曼科拉全年常夏,靠陽光與海灘,以及得天獨厚的優質浪,吸引大量衝浪客到訪,每周遊客多達 3,000 人。「滑浪經濟」(Surfonomics)全球每年造就 500 億美元收益,平均每個滑浪勝地也有 2,000 萬美元進帳。浪花過後,留下的不只是泡沫。

散戶請注意:愈是愛財,愈是莫財

想要投資獲利,先要放下貪念?美國道富銀行應用研究中心進行調查,訪問全球 3,000 名的散戶投資者,結果發現,近六成被評為「拜金度」高的受訪者,他們的財務結果都差強人意,反觀不太著緊錢財的一群,倒能作出較佳的投資選擇。何解愈是愛財,竟然愈是莫財?

Uber 啟示:中國是打不敗的

彭博報道,叫車公司「滴滴出行」將收購對手 Uber 中國分部,合組估值 350 億美元的新公司;暫時,Uber 中國仍會維持獨立,繼續營運。這場收購,為兩間公司在中國市場這兩年來的激烈鬥爭劃上句號,同時也正式宣布:Uber 敗在中國手上。Uber 在中國擴展業務的壯志幻滅,其因由值得其他矽谷科技公司參考借鑑。

朱浩霆:這時候,我想起了墨基爾

墨基爾認為「專家」依據的基本分析及技術分析準確性存疑。他認為市場走勢隨機,影響公司盈餘的重大事件多是隨機發生的。股市走向既沒固定模式亦沒往績可尋,故難以預測。2005 年,他於學術期刊 Financial Review 發表一篇題為「反思有效市場假設:30年後」 Reflection on the 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 30 Years Later 的論文,發現不論美國本土或國外的主動式基金,皆無法長遠穩定地跑贏大市,而且主動式基金收費較高,影響實際回報。

日本的朱克伯格在哪裡?

創業難,守業更難,在日本,情況卻完全相反。這個東洋島國,擁有 28,000 多間百年老店,堪稱全球之冠,但自行創業者,卻少之又少,積極度排全球尾二,僅高於南美國家蘇利南(Suriname)。難以說服金主注資,或是想法紙上談兵,都是全球創業者共同面對的難題,但日本男子想要做生意,比任何人都多一重難關,那就是他的老婆。

鄭立:為何創業者要明白消費的本質

上兩輩都很提倡節儉,就是說我們要省錢,他們相信「食幾多著幾多整定的」,人一生能夠用的錢和物資,先天已設下了上限,你今天用了明天就沒有。你今天用多了一把梳子,未來就少了一把梳子。所以你要明天有得用,今天就不能用。要注意的是,我上面寫的是消費,不是「浪費」,但抱著上述思想的人,很常會將消費和浪費,混為一談。

鄭立:用投資者的角度去看事情

我認識很多創業家都說找不到「金主」,金主這個說法其實很玄妙,他好像就是一群無厘頭就會出錢的人。甚至說,一種慈善家?總之,有錢就拿出來,要怎樣用你就不要管了這樣。我覺得這個詞語,是很容易令人誤解的。這些人,是有想過從出錢中得到回報的投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