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

|共62篇|

風險投資者能助希臘解決人才流失嗎?

有些人總把「愛國」掛在口邊,卻把子女送出海外留學,讓下一代在彼岸落地生根。希臘人倒不一樣,很多青年學成歸國,想在祖家闖一番事業。可是自從希臘在 2010 年瀕臨破產,年輕人過得尤其艱苦。25 歲以下人士的失業率高達 45%,該國也是全歐創業最難及最貴的地方。於是在過去 8 年,18 萬名畢業生出國去找工作機會,研究亦指 76% 青年考慮遠赴海外升學或就業。希臘當局深明人才流失足以重創經濟,遂組織研究或遙距課程,尋找誘使優秀青年回國的因素。不過,似乎沒有甚麼比直接砸錢,來得更具吸引力。

Live Norish:一場看不見但深受其害的戰爭

北歐中比較少人提及的小國冰島近年迎來一股「淘金熱」。人口只有 34 萬,曾因金融危機而破產的冰島近年以低廉又環保的水力發電,令冰島的數據中心所需的電費比全球其他數據中心便宜了近 30% 到 50%,因而吸引了耗電量大的加密貨幣礦場遷到冰島開業。現時冰島的加密貨幣礦場用電量已經超過冰島全國居民用電量的總和。近年加密貨幣令全球不少人趨之若鶩,很多人不惜千金購買「挖礦」設備。在南韓愈來愈多「阿豬媽」與 Oppa 加入炒幣及掘礦行列,全民皆「挖」,蔚然成風。去年,南韓 Bitcoin 的交易量更佔全球 20%,因為太多民眾購買,政府想推動的加密貨幣監管法案,因民間反對聲音太大而被撤回。

Chester Ho:數碼轉型 —— 人比錢更重要

無論大小企業面對數碼轉型浪潮,都分別遇上不同的問題。大企業雖然有財力採用最新的技術,但要把原有系統升級、數碼化,以至整合不同業務的系統,需要各部門通力合作,而改革的起點是企業管理層了解數碼轉型的重要性;小企業部門較少,使用的系統往往比較簡單,但公司預算相對有限。數碼轉型之難在於不容易尋找轉型的瓶頸,因為問題的癥結可能是容易忽略的小節。

股市泡沫是天然的龐氏騙局?

2018 年,股民有個好新年,全球股市連日報捷,香港恒生指數 14 日連升,為 18 年來最長的連升日數。牛氣沖天,市民樂也融融又亢奮。股市有升有跌,除了是基本的供求關係,是反映經濟的寒暑表以外,大市飛升還可歸功於股市本身的「放大機制」。在諾貝爾經濟學家 Robert Shiller 而言,這機制甚至可看作是天然的龐氏騙局。

希臘與中國締結良緣,全因樓價低迷?

對不少歐洲以外的投資者而言,購買部分歐洲國家的房地產,最大好處,可能是附送的居留權,並藉此踏上成為歐洲居民之路。西班牙、葡萄牙、匈牙利及希臘等國,設有「黃金簽證(Golden visa)」制度,外國人若於本國投資達一定金額,即時可獲當地居留權,並可自由進出神根區域。對手握大量資金的中國投資者來說,可以此橫行歐洲,省卻辦理簽證的麻煩手續。

鄭立:鬱金香泡沫 —— 鬱金香只是一種花,沒有任何東西支持,是個遲早會爆破的騙局

這個「鬱金香泡沫(Tulip Bubble)」,聽名字就知道它開宗明義是一個股票 Game,故事講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還流行鄭錦昌的時代,當時的人投資的並不是股票而是鬱金香。雖然主題是鬱金香,但你不需要理會它是否鬱金香,它和一切你可以投資的事物,不論股票、現金還是房產,運作上是沒分別的。鬱金香也好,股票也好,黃金也好,房產也好,比特幣或其他加密貨幣也好,人類自古以來投資就是這回事,所有投資都一樣。

比特幣之外,還有他們未被炒起……

比特幣市值每日刷出新紀錄,讓不少人跌破眼鏡,並後悔當初不敢放膽去淘。但現時升幅癲狂,價高勢危,也是投資者不願沾手的主要原因。歷年來其實都有奇人異士另覓新徑,投資比特幣以外一些新興和冷門的虛擬貨幣,有人賭比特幣會繼續升,亦有人賭得更瘋狂,認為比特幣在不久的將來就會被同類型的繼承者取代,早著先機才是賺大錢的不二法門。

陶傑:台灣的商人總統

「商人無祖國」,郭台銘挾一百億美元資本轉戰美國,一語震驚華人社會。雖然 2016 年年底,郭老闆聲稱不會由中國撤資,但美國總統是商人,美台兩家企業家隔了一個太平洋,四目交投,惺惺相惜。杜林普宣佈將企業利得稅減至 15%,比香港還低。對於大亨郭台銘,自然不可能抗拒。

陶傑:士商的殊途同歸

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揚言「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際,郭台銘在美國威斯康辛州投資 100 億美元,響應總統杜林普召喚,協助美國工業復興,聲稱「商人無祖國」、「市場就是我的祖國」。由於中國無法在北韓問題向美國交卷,美中貿易戰一觸即發。郭台銘得風氣之先,趁早閃溜,也是非常敏銳的商人觸覺。人望高處,水往低流,商人都願意去低稅率、低貪污、低政治干預的地方,因為有多一點的自由。

財富

“The only way not to think about money is to have a great deal of it.”
– Edith Wharton, American writer

不貪戀金錢的唯一方法就是擁有大量金錢。
- 伊迪絲·華頓(美國作家)

朱浩霆:投資界女權興起

Emma Watson曾說:「只有 7% 的導演是女人,為甚麼我們不說女人的故事,或讓女人說她們的故事?」。投資界也是一樣,根據基金評級機構晨星(Morningstar)於去年底發表的報告「Fund Managers by Gender: The Global Landscape」,全球基金經理人的男女比例為 5:1。就讓我們說說投資界的女權故事。

鄭立:革命 CFO——跟孫中山學習創業財務

孫中山剛立志革命時,他的想法也和很多人一樣非常「Indie」,打算用捐款和革命黨成員的會費(換個你們喜歡的說法:Subscription)去支援革命。這一丁點錢,當然是杯水車薪。畢竟革命不是開雲吞麵檔,要的資本也自然比較大。他很快就意識到,當時的中國要找到投資者,實在不容易,就算有,也不會很大。

鄭立:創業者應該有薪水嗎?

如果這個企業是合資的,特別是有投資者出錢,例如基金投資者時,就會出現這問題。自然地,創業者沒有錢才會需要出錢的人,企業裡有一個會行動但不太有錢的創業者,以及投資者投下的資金。那我們應該用這些資金,去支付一個固定的薪水給那位創業者嗎?

鄭立:對創業家而言,甚麼是金融?

很多創業者想得到投資,也想最後能夠從創業中得到收穫,這些都是取得資金的行為。但是他到底是拿甚麼出來換資金呢?他自己也搞不懂,那些創業者常常以為自己的股權值錢,說願意拿股權換資金,最後卻沒有人理會他,因為他打從一開始,就看不通這是一個金融行為。創業家必須理解,甚麼是金融行為?金融是非常的多樣化,要完全理解,是一種專業,但創業家必須理解的卻只是一個部份:「收入潛能與現金的互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