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

|共23篇|

Live Norish:恐襲防不勝防 瑞典開放邊境惹禍?

這一年間,瑞典不時傳出恐襲消息。就在上周五(4 月 7 日),美國總統杜林普的預言靈驗了,瑞典斯德哥爾摩下午發生恐襲,一輪貨車高速行駛,先剷上皇后街(Drottninggatan)的行人路衝向人群,再撞入一家百貨公司,至少造成 4 死 15 傷。瑞典首相勒文(Stefan Lofven)事後對傳媒說道:「恐怖份子永遠不能擊倒瑞典。」到底這番話能否助瑞典人走出恐襲陰雲,回復正常生活呢?

如何制止孤狼式恐襲?

近年歐美發生一連串「孤狼」(lone wolf)恐襲--不受組織指揮,自發施襲--人心惶惶之下,國土安全變成社會重大議題,催生正反回應,積極重塑政治光譜。孤狼未必有跡可尋,突然發難,固然不可能杜絕,但亦不表示政府對其無計可施。美國外交事務教授 Daniel Byman 分析孤狼今昔策略,並提出多項建議,從各方面打擊獨行恐怖分子。

美國人的恐懼邏輯

杜林普下達 90 日旅遊禁令,禁止 7 個回教國家移民入境,聲稱目的在於隔絕外國恐怖分子,維護美國本土安全,但近 40 年來美國恐襲案中,並無一宗涉及該 7 國移民,反而國民牽涉 911 襲擊的沙特、埃及、阿聯酋及黎巴嫩卻不在名單之列。而據統計,美國 2005 年至 2015 年間恐襲致死者有 94 人,槍殺案則造成 30 萬餘人遇害,但美國人似乎對恐怖分子比槍擊狂徒更敏感,甚至不怕槍械,只怕管制槍械。恐懼如此不切合事實統計,背後是一套甚麼邏輯?

土耳其與 ISIS 的恩怨轇轕

新年伊始,伊斯坦堡發生大型槍擊案,釀成過百人死傷,似乎預告 2017 年土耳其仍將動盪不安。去年土耳其恐襲不斷,有庫爾德民兵策動,亦有其他武裝組織發起,但除 11 月一宗汽車炸彈襲擊,伊斯蘭國(ISIS)罕有地承認責任,有分析指 ISIS 試圖引起土國不穩,同時極力避免與其全面衝突。土耳其與 ISIS 轇轕由來已久,有恩有怨;一個固然恐怖,另一個也不全然是反恐。

連 ISIS 都不敢招惹的中東商業新星城市

杜拜、阿布扎比之外,哪裡是中東下一個新興的商業城市?答案可能會讓你嚇一跳:伊拉克北部的第三大城、距離 ISIS 大本營僅 70 公里的艾比爾(Erbil / Arbil)。這裡,是中東少數同時擁有石油、天然氣與水源的區域,資源豐沛。每到春夏交接之際,高山融雪順流而下,呈現乳白色澤,彷彿聖經上所說「流著奶與蜜之地」,整個伊拉克有三分之一的水源靠此地供給。

ISIS 如何遙距指示恐襲?

德國近期恐襲頻生,內政部長 Thomas de Maizière 談及搗破最近三宗恐襲計劃,表示個別兇手背後受到「遙距控制」。所謂遙控,即是 ISIS 一類恐怖組織毋須親自殺到,僅利用互聯網指示信徒發動襲擊,包括近日遊德港人火車遇襲事件,兇手都有與 ISIS 網上聯絡的紀錄。那麼 ISIS 是如何指示信徒犯案?

恐怖分子屍首如何處理?

回教恐怖分子死後,屍體處理十分尷尬,假如按其宗教儀式落葬(例如 2015 年加州槍擊案兇手),似乎正合宗教狂熱分子之意,或會鼓勵更多同類恐襲;若果隨便丟棄屍首,又有組織批評違反人權。各國如何處理恐怖分子的身後事?

歐洲亂局 從伊拉克戰爭開始

伊斯蘭國(ISIS)趁齋戒月,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發動爆彈襲擊,導致 250 人死亡,是 ISIS 成立以來死傷最慘烈的一次的襲擊。自 2004 年起,伊拉克就成為恐怖主義的最大受害者,更被喻為「恐襲之都」。這中東國家的亂局,乃是源於伊拉克戰爭——這場戰爭影響力之巨大無可估量,甚或說,當今世界的亂局,如敍利亞內戰、脫歐浪潮,也是伊拉克戰爭的後遺症。

ISIS 出版的雜誌在說甚麼?

談到恐怖份子的宣傳途徑,你的印象可能還停留於阿爾蓋達那種粗製濫造的低清短片,然而,伊斯蘭國(ISIS)的「公關」早已與時並進,一方面善用 Twitter 等社交媒體招募外國成員,另一方面成立名為 Al Hayat 的「傳媒中心」,提高文宣製作水平——而伊斯蘭國不定期出版的英文雜誌「達比克」(Dabiq)更是他們吸引新成員的重要工具,以華麗、現代感的外表,包裹內裡的凶殘。

ISIS 成份:遜尼、失業、講法文?

美國智庫布魯斯金學會整理數據發現,從歐美出走投效伊斯蘭國(ISIS)者多數來自以下地方:遜尼派穆斯林集中地帶、青年失業率高企國家、法語地區。前兩項或者不難理解,但法文如何促進「聖戰」?研究員指,法國、比利時及突尼西亞等法語地區即大量輸出恐怖份子至中東,原因之一,或出於「禁頭巾法」激化當地伊斯蘭教徒反感,自覺無法兼顧「西方人-穆斯林」身份,終於決裂歸邊。

徹查機場內外圍 仍阻不了 ISIS!

布魯塞爾機場遭遇自殺式襲擊,造成大量傷亡,而凶徒引爆炸彈的地點,偏偏不在安檢重重的禁區,而是登機櫃檯附近。分析指出,911 恐襲後,歐美投放大量資源,對乘客加強安檢,以防劫機炸機,但在入境大堂、寄存行李處、登機櫃檯及停車場,任何人皆可自由出入,保安程度卻與購場商場無異,令恐怖份子有機可乘。

敵人有兩種:以色列怕伊朗不怕 ISIS

敍利亞 5 年內戰未平,以色列作為鄰國,在敍國境內的空襲,往往針對敍國政府軍基地及真主黨成員,而並非西方國家積極討伐的恐怖份子,皆因在以國眼中,阻止伊朗乘機堀起,比一切都來得重要,其外交部總幹事 Dore Gold 亦直言:「對以色列來說,最重要是避免敍利亞淪為伊朗的衛星,納入伊朗的戰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