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

|共23篇|

陶傑:誰也阻止不了英國的伊斯蘭化

英國的伊斯蘭化,源頭在 2002 年。這一年,英格蘭和威爾斯發表了人口普查結果,顯示 10 年之後,首都倫敦的白人人口,將會降到 50% 以下;而倫敦的伊斯蘭人口,未來 10 年將會增加一倍。此一確鑿的統計結果,當時不敢公佈。因為英國政府恐懼會激起民間左翼和社工團體指控政府散播「種族主義偏見」和「伊斯蘭恐懼」 。10 年之後,倫敦的人口只有四成半是白人。英格蘭和威爾斯的基督徒人口,10 年來減少了 400 萬,由 72% 大幅減少至 59%。相對之下,因為移民,伊斯蘭教人口增加了一倍。數字就是數字,數字本身不成為法西斯。羅列出數字的人,也不是納粹。但英國已經進入了類似小說「1984」的言論世界:列舉數字證據,等同鼓吹某種納粹思想。這樣的社會,恐怕沒有甚麼資格批評中國和北韓的人民沒有言論自由。

陶傑:古往今來有幾人

一個人要建立優良的聲譽,可能要幾十年。但要將光環毁掉,可能只需要幾天。昂山素姬一度是西方自由主義者的寵兒,諾貝爾和平奬得主,曾經以柔弱之軀,對抗緬甸軍政府幾十年來的壓迫,呼籲自由和民主。但如英國小說「動物農莊」的預言,兩隻豬男主角「雪球」和「拿破崙」,在令到動物推翻農莊主人之後,自己也成為更殘忍的獨裁者。

在告別紙張的年代讀「紙的大歷史」

在現今社會,日常通訊,讀書辦公,事無大小都走向全面電子化 ——「紙的大歷史」作者孟洛甚至斷然宣告:「紙張實際上已經輸掉和競爭對手的戰爭。」接下來,紙需要尋找一種與從前不同的方式,適應不可逆的數碼化潮流。踏進這個「告別紙張的年代」,或許是時候回顧紙的誕生、追蹤它如何普及至世界各地,並且思考:在未來,紙會扮演怎樣的角色?

世界情婦簡史

發明火車的一刻,等於發明了火車出軌;婚姻一樣。偷情當然不是男人的專利,但絕大部分社會似乎都印證一種現象:社會愈偏袒男性,情婦愈多。歷史是「他的故事」(HiStory),情婦則是其副產物,與父權社會互為表裡,古今東西有各種形式的包養,也就不足為奇。加拿大歷史學家 Elizabeth Abbott 著作「情婦史」(Mistresses: A History of the Other Woman)就爬梳了世界各地的情婦故事,重述歷史晦暗而桃色的一面。

美國人的恐懼邏輯

杜林普下達 90 日旅遊禁令,禁止 7 個回教國家移民入境,聲稱目的在於隔絕外國恐怖分子,維護美國本土安全,但近 40 年來美國恐襲案中,並無一宗涉及該 7 國移民,反而國民牽涉 911 襲擊的沙特、埃及、阿聯酋及黎巴嫩卻不在名單之列。而據統計,美國 2005 年至 2015 年間恐襲致死者有 94 人,槍殺案則造成 30 萬餘人遇害,但美國人似乎對恐怖分子比槍擊狂徒更敏感,甚至不怕槍械,只怕管制槍械。恐懼如此不切合事實統計,背後是一套甚麼邏輯?

陶傑:一個知危而性急,另一方居安而驕懶

杜林普向中東七國下達禁入境令,為期九十日,部分兌現其「在搞清楚恐怖主義來路之前,禁止所有穆斯林入境」的承諾。歐美當然有大量抗議人潮,而此禁令也過於粗糙:第一,沙地阿拉伯是阿蓋達和伊斯蘭國的重大金主,通過杜拜有大量資金往流,沙地卻因為石油戰略利益與美國有關,不受入境制裁。

極右到盡頭:誰也不是丹麥人?

丹麥雖然和其他北歐國家一樣,常被譽為最快樂、最平等的國家,但丹麥同時是移民政策最嚴厲的北歐國家,亦為 OECD 中的接收最少難民的歐盟成員國。外國人入籍丹麥亦絕不容易,如要面對刁鑽到極的入籍試題,但即使有了丹麥公民身份,也不代表你是丹麥人?

獨裁的「救世主」:埃爾多安魅力何在?

土耳其政變一夜告終,清洗行動卻連日未停。自上周六起,已有數萬名官員、士兵、警員、法官、檢控官、教師甚至大學院長,被政府拘捕、辭退或停職。埃爾多安借此剷除異己,集權中央,這份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但土耳其基層對他深信不疑,將這位西方眼中的「獨裁者」,奉作國家的「救世主」。莫非通通被人洗了腦?

伊斯蘭教如何懲罰同性戀者?

美國奧蘭多同志酒吧槍擊案中 49 人不幸離世,阿富汗裔兇徒馬丁(Omar Mateen)曾稱效忠伊斯蘭國;馬丁的父親接受訪問時表示:「神會自行懲罰同性戀者,不是由凡人決定生殺。」此事反映了伊斯蘭文化與同性戀間的衝突,再一次使人深思伊斯蘭教看待同性戀的觀點。目前,不少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對同志的立場相當保守,同性性行為不但非法,最嚴重的可遭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