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教

|共15篇|

因為整族人的未來,他們改信伊斯蘭教

印尼雖無確立伊斯蘭教的國教地位,但政府承認的六大宗教(伊斯蘭教、基督新教、天主教、印度教、佛教、儒教)中,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人口佔絕大多數。正因為只有六種宗教取得法定地位,其他宗教顯得弱勢,例如當地不同土著部落各自信奉的原生宗教。三個月前,蘇門答臘島的叢林部族 Orang Rimba 其中 58 個家庭改宗伊斯蘭教,原因正出於國家政策,對非法定宗教及土著的忽視。人們希望通過改宗,改善自己的生存環境。

穆斯林「自古以來」就討厭狗嗎?

英國一名穆斯林的士司機曾因拒載導盲犬而被罰款,雖他解釋此舉是基於宗教原因,但不獲受理。素聞狗在伊斯蘭教中象徵「不潔」(impure),據「布哈里聖訓」第 2322 條:「養狗者的善功每天減少一個基拉特(Qirat),但為農業或牧業之需而養的狗不在其內」;第 172 條又指:「如果狗喝了你們用具裡的水,你們應洗用具七次。」但狗和穆斯林「自古以來」就水火不容嗎?

祆教觀念如何影響西方?

祆教源於波斯,相傳 3,500 年前由祭司瑣羅亞斯德(Zoroaster)--或譯查拉圖斯特拉(Zarathustra)--創立,今日猶有小量信眾。雖然祆教業已息微,但其教義深刻影響世界三大宗教,乃至滲透西方文化思維,歷年更衍生出不少文化符號。沒有瑣羅亞斯德,就未必有天堂、魔鬼和天星小輪。

4 個問題了解敍利亞局勢

敍利亞戰爭 5 年以來,造成 45 萬人死亡,過百萬人受傷,敍國逾半人口--1,200 萬人--流離失所。近日政府軍重奪阿勒頗,戰況似乎進入白熱階段,但幾乎同一時間,激進武裝組織在另一戰場報捷,雙方互有消長,戰況仍未明朗。敍利亞如何走到今日的局面?難民何去何從?這個國家還有沒有未來?

人在印尼,未婚性交就是罪

印尼伊斯蘭倡導團體「Family Love Alliance」聯署去信憲法法院,要求擴大法例中違法性行為的涵蓋範圍,由現時僅指通姦,推展至所有婚姻以外的性交。最高法院現正審議中,預計聽證會結束後,在 12 月或明年初就有裁決。假若決定修法,印尼這個全球第三大民主國,將首次將同性戀性行為刑事化,就連發生一夜情的男女,或是婚前性交的情侶,都會面臨起訴。

如果宗教是一門生意

宗教從來自成一角,神聖不可侵犯(例如,書局不可將聖經分類為小說);挪威經濟學家 Torkel Brekke 卻敢冒不韙,開宗明義視宗教為一門生意。新作「信仰經濟學」(Faithonomics)以經濟活動解構宗教角色,注定遺漏心理層面,但獨特視角提出不少創見,現時宗教衝突無日無之,也許值得國際社會參考。

余以謙:澳洲多元文化主義現危機

澳洲現在也感受到多元文化主義帶來了危機。上月澳洲大選,本是敵對的執政黨和在野的反對黨卻罕見地一致宣告:「嚴格拒絕難民船進入澳洲,嚴格限制移民。」一向標榜奉行多元文化主義的澳洲發生了甚麼事?

恐怖分子屍首如何處理?

回教恐怖分子死後,屍體處理十分尷尬,假如按其宗教儀式落葬(例如 2015 年加州槍擊案兇手),似乎正合宗教狂熱分子之意,或會鼓勵更多同類恐襲;若果隨便丟棄屍首,又有組織批評違反人權。各國如何處理恐怖分子的身後事?

伊斯蘭的性愛天堂

極端回教組織自殺式襲擊頻生,多數報道如此簡單歸結:伊斯蘭殉教者可上天堂,屆時將有 72 位處女服侍,因此恐怖分子無懼死亡,甚至視死如歸。究竟伊斯蘭的天堂是怎樣的?地下如何性壓抑,天上如何性解放?阿爾名利亞專欄作家 Kamel Daoud 一系列關於回教世界的性愛觀的評論或許值得參考。

如何教育選民?看哈利波特

調查的負責人 Diana Mutz 教授在發表會上表示,「哈利波特」影響人們對杜林普看法的能力,和政黨認同(party identification)影響人們對於同性戀者或伊斯蘭教徒的態度的能力是同等的,因為杜林普的政治取向被廣泛視為與「哈利波特」所支持的價值觀對立。閱讀「哈利波特」的美國群眾較傾向討厭杜林普,很可能與著作中隱含反獨裁主義思想有關,以及著作所宣揚接納多元化及包容性的美德。

又愛又恨的巴勒斯坦偷渡者

處於突襲恐懼下,適逢 6 月 8 至 29 日是伊斯蘭教的齋戒月(Ramadan),巴勒斯坦人的入境問題倍受防恐人員關注。以色列國防部已撤銷了齋戒期間近 8.3 萬巴勒斯坦人的入境申請,不過餘下的偷渡難題,似乎未能劃一解決。在「放生」偷渡犯與守住恐襲防線之間,約旦河西岸( West Bank)的哨兵還是左右做人難。

ISIS 成份:遜尼、失業、講法文?

美國智庫布魯斯金學會整理數據發現,從歐美出走投效伊斯蘭國(ISIS)者多數來自以下地方:遜尼派穆斯林集中地帶、青年失業率高企國家、法語地區。前兩項或者不難理解,但法文如何促進「聖戰」?研究員指,法國、比利時及突尼西亞等法語地區即大量輸出恐怖份子至中東,原因之一,或出於「禁頭巾法」激化當地伊斯蘭教徒反感,自覺無法兼顧「西方人-穆斯林」身份,終於決裂歸邊。